文学就是力量,反对一切世界上的虚伪---《无欲的悲歌》


 
作者:彼得•汉德克,奥地利著名先锋剧作家,小说家。他创作的《卡斯帕》,在现代戏剧史上的地位堪与贝克特的《等待戈多》相提并论,被誉为创造“说话剧”与反语言规训的大师。他的小说《守门员面对罚点球时的焦虑》《重现》《无欲的悲歌》等渗透了作家本人的生活经历和思想观念,他用最简单的笔调状出具有丰富内蕴的作品。
 
汉德克是20世纪德语文学最重要的几位作家之一,被称为“活着的经典”,他于1973年获毕希纳文学奖,2009年获弗朗茨•卡夫卡奖。
 文学就是力量,反对一切世界上的虚伪---《无欲的悲歌》
小说《无欲的悲歌》的写作是来自于一个意外的故事。1971年的时候,汉德克的母亲玛利亚·汉德克因为不能够忍受病魔和生活上的双重折磨而选择了自杀。他一次把这件事情作为素材,写下了这本说来纪念自己的母亲,同时也完成了他在写作上的变革。早年的汉德克是叛逆的,偏重实验性的写作,来挑战传统为己任。到了上个世界七十年代,他慢慢的将目光转向身边,在嘲笑传统的其他地方将批评的矛头直接指向了社会的弊端上。《无欲的悲歌》作为这个时期的代表作,里面兼具了多种的要素,既是自传体也是实验性文本。一方面,汉德克通过飘忽的文字一步一步的揭开母亲的人生,一方面又对社会的不公进行批判,嘲讽现代社会如何将母亲从一个健康活泼的妇女转变成一个成天躺在病床上的行尸走肉,解开事件的前因后果,让我们看到了一种触目惊心的真实的场景。
 文学就是力量,反对一切世界上的虚伪---《无欲的悲歌》
汉德克认为,现实世界是格外的虚伪和冷漠的,因此揭露现实的丑陋和重新构建一个完美的新世界是他写作的主要两个主题。在他的作品中,战争和暴力的影子无处不在。母亲年轻搞得时候正是欧洲大陆萌生战争的时候,战争和贫穷直接改写了她的人生轨迹。首先就是纳粹德国吞并了奥地利,不久之后希特勒就挑起了时段,将战火蔓延了整个欧洲。两个哥哥因此成了炮灰。接下来的经济萧条造就了家庭贫困的环境。外祖父积攒了一辈子的钱在一夜之间就化为了乌有,全家人只好省吃俭用的面对生存的危机。
 
汉德克本来可以站在远处以一个局外人的眼光去看待这一切,冷静的重述了母亲的一生,但是牢固的亲情束缚了他的双手,以致他没有办法做到伸展自如,置身之外的谈论亲人的生死。于是,他带着剧作家的敏感去听、看、感受这个无比真实又残酷的世界,质问究竟是什么击溃了母亲的意志。母亲这样的改变并不是一天的时间就能完成的,而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其中伴随着历史的发展和生活上的磨难。战争让母亲失去了正常生活的权利。在汉德克看来,日复一日的琐碎的生活对人性的摧残并不亚于战争。它磨灭着人的个性,让人类丧失梦想和激情,终将变成一个没有情感的机器。
 文学就是力量,反对一切世界上的虚伪---《无欲的悲歌》
汉德克从来都不是热衷于讲故事的作家,他的一系列作品似乎都和讲故事在对着干。人类因为故事得意发展壮大,所有的图腾、宗教、国家、民族乃至现代的集团公司,背后都是借由故事才能够支撑起来的,得以成为印在人们脑中的坚定的信念。对于怎么样的讲故事,如何的去接受故事,人们早就已经发展出了一套法则。这些法则也非常的强大,可以说目前百分之九十的成功案例都是来源这些法则,广受阅读的作家、极具号召力的演说家、屹立百年的企业、深入人心的总价等等,不管是个人还是集团,他们都是在遵循着这一法则将自己的故事讲述到人们内心深处去的高手。
 文学就是力量,反对一切世界上的虚伪---《无欲的悲歌》
写《无欲的悲歌》的时候,汉德克才三十刚出头。此时的他就像是约翰·列侬一样酷劲十足,身上有着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勇气和尖锐。他认为,人生本来就是一出戏。因此,小说写的就是人生,同样也是一处戏。就像标题中指出的一样,汉德克的生活情景剧不是装满笑声的喜剧,而是一出实实在在的悲伤的歌,是人用来作为道具的自然悲剧,其种好有条不紊的剥夺的人的尊严。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63455.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