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涨金色梦乡 电影里的那些经典台词

第四十五章 他们的差别 我心里嘀咕,这宇先生到底跟在我旁边是要干甚么?他是觉得今天很无聊,所以要看看在我有身上有没有甚么令他觉得很好笑的事情,可以让他好好地笑一笑,解解闷吗?
对了,他昨天晚上不是活动很多?今天这么早来上班?难道他没有玩到天亮?
或者是,他真的没有睡觉,玩到天亮以后就直接来上班了,又或者是,他听了慕容旭执行长的话,没有玩到天亮,只玩到半夜,回家睡两三个小时就来了……那他的精力也太好了吧?
好奇的我,决定要来偷看他有没有黑眼圈。我缓缓地侧过头,眼睛往上斜,视线往他的眼睛飘去。
……好像有淡淡的一圈黑眼圈。我还想再看清楚一点,眼睛不知不觉地用力,结果,宇先生突然低下头,一对美丽的眼眸与我的刚刚好对在一起。
「凝双,妳在看我吗?」宇先生微微瞠着眼睛看我。
「没有啊!」我赶紧别过头否认。
「呵呵……」宇先生笑了两声,但是笑得很客气,不是他嘲笑我的那种大笑。
原本我以为他会继续逼问我,没想到他却没有这么做。走过一个转角的时候,他突然停下脚步,我没有马上跟着停下来,
「凝双。」他叫住我。
我这才停下脚步,转过身去。
「妳的包包。」他笑着把包包递给我。
我退了两步,伸出手去接过包包。
「今天我来接妳下班回家。」宇先生突然说出了这句让我惊讶的话,说完,就準备转身离去,完全没有要等我回答他的意思。
「欸……」这次换我叫住他了。
「怎么?」
「慕容旭执行长的司机先生说会送我回去。」我说。
「不,我来送妳,王健司机边,我会去跟他说。」宇先生全然没有要询问我意见的意思。
「可是……」
「不用可是了,我来接妳。」宇先生说完,对我眨了下眼睛,一挥手,转身就快步走掉了。
我望着宇先生那和慕容旭执行长几乎不分轩轾的高挑英挺背影,都还没反应过来这到底是甚么情况的时候,我又看到好几个女职员笑嘻嘻的对他打招呼,而他的回应算是热烈的吧……如果和慕容旭执行长相比起来的话。
赫然我察觉到,那些女职员对慕容旭执行长的态度,和对宇先生是截然不同的。
对宇先生,慕容集团的乔韩宇副执行长,她们的态度比较热情,相对来说,也就是比较轻挑,在说「副执行长早」时,脸上笑靥如花,音调比蜂蜜还甜,彷彿她们随时都可以对宇先生抛媚眼,送飞吻,撩裙摆。
当然,宇先生也会给予不辜负她们期待的回应。
然而,对慕容旭执行长,她们虽然极其的爱慕,但是却因为这爱慕中,还带有几分的景仰,几分的敬畏,所以在慕容旭执行长的面前,她们完全不敢那样肆无忌惮的嘻嘻哈哈,反而是战战兢兢的偷偷爱慕着,暗中祈求着慕容旭执行长能够赏给她们一个不经意的微笑。
在察觉出这分别之后,蓦然我有些得意。
天啊,原来我程凝双虽然头脑不灵光,但是我的观察力居然好像还挺敏锐的!
我沾沾自喜,不知道到此时若是有别人经过我身旁,看到我的脸,会不会见到我在窃笑?
中午休息的时候,我坐在银行部门前的广场乘凉休息,方洁璇秘书突然来广场找到我,把一个纸袋子递到我面前给我。
「这是妳破掉的那件洋装,我现在还给妳,很抱歉没能修好它。」她很快地对我说。
我站起身,一边接过袋子,一边惊讶地问,「方秘书,妳没有跟执行长出国吗?」
「这次出国很临时,其他的秘书已经先跟执行长去新加坡了,执行长交代我先留下来整理一些重要的文件,我现在才要去机场。」说完,方洁璇看了一下手錶,「哎呀,执行长的司机等我很久了,我要走了,不然赶不上班机!」
丢下最后一句话的时候,方洁璇秘书早就蹬着她的高跟鞋,趴哒啪哒的小跑步,往地下停车场的方向跑去。
方洁璇秘书的背影,曲线玲珑有緻又苗条,很赏心悦目。
昨天晚上慕容旭执行长说的话,突然在我耳边响起,「如果连这点小事都办不好,怎么在我底下做事?」
那时慕容旭执行长指的是帮我选洋装的孙经理,但是我突然明白过来,这其实是泛指每一个在他手下做事,职务又很高的人。
所以方洁璇秘书一定也比我想像中的还要能干。
强将手下无弱兵,就是这个意思吧?
而我……
连走路都会跌倒……
我默默叹了口气,走回有银行部门的那栋建筑物,把纸袋子放到置物柜里,然后开始下午的工作。儘管我的工作又轻鬆又简单,但是我很认真的工作,因为我做的工作虽然毫不起眼,但是我觉得这样会让我感觉和慕容旭执行长比较接近……
假设我和慕容旭执行掌之间的距离有一百万公里,那我认真地扮演好我的小角色,我跟他之间的距离可能会缩短一公分。
一公分,好悲情喔……
唉唉……等等,程凝双,妳不是要认真工作吗,怎么思绪又飘到慕容旭执行长的身上?
我悄悄趁没有人注意到我的时候,用手敲了敲我的头,让盘踞在我脑海中的慕容旭执行长先暂时到我脑海角落里的板凳上坐一下。
给慕容旭执行长坐冷板凳还是有用的,因为我思绪没有乱跑了。
只不过,快到下班时间时,我平静下来的思绪又开始紊乱,因为我想到宇先生说要亲自送我回家。

第四十六章 吃饭的理由 下班时间到了以后,我一走出银行的玻璃自动门,就神经质的到处张望。
没看到宇先生……
我稍稍鬆了一口气。与其被会让我神经紧张的宇先生带回家,我宁愿被只会专心开车,不会主动跟我攀谈的司机先生带回家。
但是下一秒我就不太确定了。宇先生早上告诉过我,他要跟司机先生说由他带我回家,那司机先生会不会就不来了?再怎么说,宇先生也是副执行长,又是喊慕容旭执行长「哥」的,司机先生没有理由不听他的话吧?
我打定主意,我等一下先快速到地下室去,如果那位王健司机先生在地下室等我,我就赶紧上他的车回家,如果没有,我一定要在宇先生找到我之前赶紧冲去坐公车。
到了有置物柜的房间里,我脱了背心拿了包包,準备要往电梯的方向走去,只是,我一出房间门,就非常惊讶的发现宇先生已经在置物柜房间的外面等我了。
「啊!」我一个不小心就喊了出来。
「干嘛表情那么惊悚?我又不是杀人魔。」宇先生本来背靠在墙上,见到我走出来,就笑着走向我。
「你真的来接我?」我愣愣地说。
「对啊,我不是开玩笑的。我们走吧。」说完,他一手又搭上了我的肩膀,带着我往电梯那裏走。
「欸……」
「我已经跟王健说了,今天由我接妳回家。」宇先生说。
「那我自己回家。」
「妳这是要拒绝我哥吗?」宇先生突然搬出了慕容旭执行长。
「甚么意思?」我问,没有马上转过头脑。
「我哥临出国前因为对妳放心不下,特地亲自打电话给正在休假中的司机,请他销假接送妳上下班。可是今天我告诉司机,说今晚由我来代替他送妳回家,妳如果拒绝我,也就是间接拒绝我哥,不是吗?」宇先生说得很快,好像不用逗点一样。
还好我听得一字不漏。但是他这几句话说得虽快,却堵得我无话可说。我不禁愕然,难道我的弱点被宇先生抓到了吗?
「喔……」我沉默了。
宇先生见我没再拒绝,更放心的搭着我的肩膀走。他的脚步很快,像我这种身高的人,跟慕容旭执行长或是宇先生这种身高的人走在一起,真的是很辛苦。
「欸……可以走慢一点点吗?」我的膝盖又有一点痛了。
「喔,对不起,我忘了……」宇先生突然想起我的膝盖,骤然放慢了脚步。
经过大厅时,宇先生很识相的把手从我肩上放了下来,我顿时鬆了一口气。我们用正常速度的步伐走到电梯那裏,进了电梯,电梯里只有我们两个,我刻意和宇先生保持距离,以免他的手又搭上我的肩膀。
宇先生注意到了,正笑着要说甚么时,电梯门开了,我低下头,正想学早上那样出其不意的溜出电梯里时,居然被宇先生早一步的把手臂搭上了我的肩膀,带着我走出电梯。
「欸……」我失败了,懊恼的抬头看了宇先生一眼。
在宇先生的电眼里,却闪烁着胜利的光芒,嘴角也浮现出一丝胜利的上扬角度。
好吧,我知道了,用过一次的伎俩,我就不能再用第二次好涨金色梦乡 电影里的那些经典台词了,会不灵的。
我默默地跟着他,走到了他宝蓝色的跑车边,他帮我开门,让我进了他的跑车。汽车的座位有点低,我觉得有点怪怪的。
「不习惯?」他笑问,看出我因为座位低而感到不自在。
「对。」我没有想要隐瞒。
我见他要弯下腰来,赫然意识到他是要帮我繫安全带,我不知道他是怎么发现我不大会用安全带,但我也没空想那么多。
「我自己来。」我慌忙说,然后在汽车座位上扭来扭去找安全带。
「在这里。」他拉出安全带给我。
「谢谢。」我有点窘,不过算了,我早就窘惯了,也不差多这一次。
在宇先生的注视之下,我因为不自在而显得笨拙,好不容易扣好了安全带,然后我望向宇先生,有点小地鼠示威的意思。宇先生露出一排漂亮的牙齿笑了一笑,帮我关上车门,绕到他自己的那一边驾驶座去,开了车门,进到车子里。
车子发动以后,宇先生很快就把车驶出了地下室。当我的视线接触到天空时,我第一眼就看见了满天的彩霞。
一缕缕如薄丝般的白云,被夕阳染成一片火红,绵延了一片天际,直到地平线的那一端,异常的美丽。
显然宇先生虽然在开车,也是一眼就见到了这满天浪漫的彩霞。
「好美啊!」宇先生发出了讚叹之声。
「对。」我附和宇先生,同时心里感到有点惋惜。
如果是和慕容旭执行长一起看到这片晚霞,那该有多好啊!
开到了第一个大十字路口时,刚好转成红灯,宇先生停下车子,转头望向我,对我说,「凝双,我们去吃饭,然后我再带妳回家。」
「啊……甚么!」我别过头,吃惊地望着他。
「去吃饭呀。」宇先生轻鬆的又说了一次。
「为什么?」我不懂,这也太突然了吧……
「因为我觉得今天的夕阳这么美,我们不去吃饭,太可惜了。」宇先生嘴角勾着一抹笑说。
当他说出这个理由的时候,我不禁愕然。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6327.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