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深哦花儿香 电动棒夹住不许受不了

第四十三章 专车接送 早晨闹钟在枕头边叫我起床的时候,我真想一拳奏扁闹钟。
昨天晚上慕容旭执行长对我微笑太久了,我不知道翻到几点才睡着,又不敢看闹钟,以免有心理压力,内心会一直狂叫,「啊,两点了,我还没睡着……啊,三点了,我还没睡着……」
那就更不用睡了。
吃过早餐,我出了育幼院,正要出去等公车时,看到一辆很漂亮的黑色汽车停在育幼院门口。
我望着那辆车,奇怪这附近怎么会有这么漂亮的汽车出现时,汽车的门开了,一位穿着制服的年轻男子下了车,绕过汽车尾巴走向我。
「请问是程凝双小姐吗?」穿制服的年轻男子很有礼貌地问我。
「……对,我是。」我才十六岁,被这么有礼貌说是「程凝双小姐」,差点要脱口而出,「不对。」还好我没这么说。
「太好了。好深哦花儿香 电动棒夹住不许受不了」年轻男子露出斯文的笑容。
「请问……我认识你吗?」
穿制服的年轻男子面带笑容,回我,「您不认识我,我是慕容旭执行长的司机,是执行长派我来接您的。」
「啊……甚么?」我瞠大了眼睛,怀疑自已所听见的。
于是,穿制服的年轻男子又非常有礼貌地说了一次,「慕容旭执行长派我今天早上来接您去总部上班。」
「接……接我上班?」我惊讶到合不拢嘴。
「是的,请您上车。」司机先生说着,就走到了车子后座那裏,帮我开了车门。
「这……」我踌躇着,没有移动脚步。
「请上车。」司机先生又说了一次,站在车门边等我。
这时,我的手机忽然响了,我赶紧由包包里拿出手机。电话是方洁璇打来的,她跟我说,慕容旭执行长有派车子接我去上班,让我放心上车,又问我早餐吃了没有。我回答了她的问题,可是当我还想要问方洁璇问题时,她就跟我说再见,很匆忙的挂了电话,好像很忙的样子。
我把手机收回包包里,看了一眼那位司机先生,然后就坐进了汽车的后座。司机先生看我坐好了,就拉了旁边的安全带,告诉我怎么繫安全带。
这一定也是慕容旭执行长交代司机先生的吧?
车开出了育幼院所在的这条窄窄的街道,我还有点浑浑噩噩的。车子里很安静,也没有放音乐。这辆汽车跟昨晚慕容旭执行长所开的那辆汽车不一样,常听闻那些有钱人或是大老闆都有很多汽车,看来我已经亲身体验到了。
我的心里有好几个很大的问号,不过,说到底,那些疑问都抵不过一个失望。
慕容旭执行长既派人来接我,为什么他不亲自来接我呢?他昨晚都亲自送我回来了……
我这样可能太过得寸进尺,但是我内心真的是这样渴望的。如果能看到他本人,我愿意走四个小时的路到慕容集团总部上班,累死也没有怨言。
不过,刚刚在电话里,那方洁璇的声音很急,讲话很快,难道他们已经开始忙碌了?
我也不知道问司机先生好不好,但是我还是忍不住开口问了,「那个……司机先生,我想请问,为什么执行长会派你来接我去上班?」
可能我的问话不是很得体,但是随便啦,没有人教过我要怎么说话,我就照自己想问的来问就好了。
「执行长是今天清晨五点打电话给我,问我能不能销假上班,因为他说,您的脚受伤了,上下班不方便,让我直到下星期都来接您上下班。」司机先生说。
「清晨五点……直到下星期……」我愣愣地,还在状况外,「那执行长呢?……我是说,你不用接送他吗?」
「执行长已经在清晨的时候出国去了。」
「出国?」
「是的,执行长临时有一个重要的事情要到新加坡去处理,接下来几天都不在国内。」
「啊……」我低喊一声,「去新加坡了吗?」
不知道是不是我表现得太惊讶或是太失望,被司机先生给看出来了,因为接下来司机先生对我说,「慕容旭执行长正式接任执行长一事,虽然消息尚未对外宣布,但其实他已经做执行长的事情有一阵子了,慕容集团里的大小事务都要他决策,所以很忙,临时出国是常有的事情。」
听了这话,我赶紧问,「那正式宣布成为执行长后,是不是就更忙了?还是与现在差不多?」
「这我也不知道,或许会更忙一些吧,」司机先生回我,「听说董事会对于执行长的能力,全部都钦佩不已,大家早就希望他赶紧正式上任,对外公布了,但是执行长本人却又拖了一阵子。」
这句话引起我的好奇心,「为什么?」
「没甚么,就因为执行长不想让人觉得,今天他能坐上慕容家这全球排名在一百名内的跨国大企业的执行长的位子,只是因为他是慕容家的孙子。他希望他的能力可以让全部的人都心服口服,同时他也交出了漂亮的成绩单后,才正式对外公布。」
「……」我听了,半响说不出话来,但心里对慕容旭执行长的仰慕,已经像喜马拉雅山那么高了。
「其实很多商业週刊或财经新闻,最近这一阵子都讨论得沸沸扬扬了。等到执行长由新加坡回来,我想,应该就会正式对外宣布了。」
「喔……」
听完司机先生说的话,我没话说了,默默地把头转向了窗外。

第四十四章 很难抖掉的肩膀 司机先生把车子开到了慕容集团总部的地下室去,他停车的位子,我记得是慕容旭执行长停车的位子。
在司机先生倒车进停车格的时候,对面的停车格那裏驶进了一辆开得颇快的宝蓝色跑车,咻的一声停进了停车格,技术高超。
我认得那辆跑车,那是宇先生的跑车。
果然,就在我坐的这辆车刚停妥时,对面的跑车门开了,宇先生从跑车里走了出来。
与此同时,司机先生来帮我开了车门,我赶紧拉回视线,动手试着解安全带。
「今天下班的时候,再麻烦程小姐到这里来,我在这里等您。」司机先生对我说。
还好安全带很容易解开,我解开安全带之后,回了司机先生一声,「好。」然后就拿了我的包包下车。
谁知我一下车,迎头就撞上了刚走来车边的宇先生。
「啊!」我吓了一跳,喊了一声,不禁退了一步。
就在我啊那一声时,司机先生正好恭敬地喊了一声,「乔先生。」
「怎么是妳坐着我哥的车过来?」宇先生一边问,一边一手拉住了倒退中的我,使我免于差点跌坐回车子里的窘境。
「我……」我看着宇先生,结结巴巴。
「乔先生,是执行长请我去接程小姐的。」司机先生看我答不出来,就帮我回答了。
「为什么?我哥不自己去接吗?」宇先生惊讶地问。
「执行长清晨出国去了,所以特地打电话交代我,说程小姐脚受伤了,让我去接程小姐。」
听完了司机先生的回答后,宇先生自然而然地把眼光往我的脚落了下去,看到我两只膝盖上大大的OK绷。
宇先生的眼光看起来挺锐利的,彷彿在审视着甚么,因此我很自然地把脚就往后缩了一点。
宇先生摸着下巴,又将眼光移到我的脸上,若有所思地望着我,然后眼睛盯着我,嘴里却在问司机先生,「是我哥亲自打电话给你的吗?还是方洁璇秘书打的?」
「是执行长本人亲自打给我的。」
「嗯……好。」半响后,宇先生好像想通了甚么似的,重新笑开来。他微微弯下腰,要从从我手里拿走我的包包,「来吧,我帮妳拿包包。」
「啊,谢谢,不用了……」
这时宇先生发现我的手上也有贴OK绷,便硬是由我手中拿走包包,「妳的手也受伤,让我来拿吧!」
「我可以用揹的。」我说这话时,包包早就在宇先生的手里了。
「我可以帮妳揹。」宇先生说完,真的就把包包揹在他的肩上。
「不用啦……」
我想要伸手拿我的包包,没想到宇先生居然顺势抓住我抬起来的手,拉着我的手腕,笑着对我说,「我送妳上楼。」
然后不由分说的,宇先生就拉着我走了。
「我自己可以走……」我觉得莫名其妙,想要挣脱他的手,但是挣脱不了。
宇先生的脚步很快,我不知道他走那么急做甚么,我跟不上他,只好小跑步,但是如此一来,我的膝盖虽不是伤得很严重,但还是被摩擦得有点痛,我只好忍不住对他说,「可不可以慢一点……」
经我这一讲,宇先生才想起来我的脚上有伤,下一秒钟,他就放慢了脚步,低下头来对我说,「对不起,我忘记了,我们现在走慢一点。」
「你为什么走那么快?」我又忍不住地问他。
「刚才的司机叫王健,你别看他是我哥的司机,他对我哥很忠心的。」宇先生放慢脚步以后,就把手臂搭在我的肩上。
「他很忠心,跟你走很快有甚么关係?」我一边说,一边耸着我的肩膀,想要抖落他的手臂,但是没有抖掉。
「因为我不想让他看到更多我们两的事情。」
「咦……甚么?」我愣了一下。
甚么叫做「我们两的事情」?我跟宇先生有甚么事情吗?
宇先生低下头,看到我傻傻愣愣的表情,突然笑了出来。
「有甚么好笑的?」我撇了下嘴,心里有点不大高兴。因为我被宇先生笑,已经不是第一次了,而且我都不知道他在笑甚么。
奇怪,我有那么好笑吗?
因为是由司机直接专车送来,所以我到的时间尚早,在电梯里,居然没有碰到其他的职员,所以宇先生的手依旧搭在我的肩膀上。
我悄悄的弯曲我的膝盖,目的是想让我的肩膀离开他的手臂,但是没想到我的想法被他视破了。
「我的手臂很重吗?」他问,脸上又出现了那种既帅气又轻挑的笑容,然后还加重了手臂的重量。
幸亏一楼马上就到了,我马上半蹲,顺利溜出他的手臂範围,然后快步走出电梯,又再接再厉,快步走到大厅。
虽说早到了,但是离上班时间也不远了,慕容集团里这么多员工,上班时间又都很忙碌,会提早来的一定有,只是或许开车来的不多,像我这样搭乘大众交通运输工具的人不会由地下室电梯上来,所以儘管电梯里没人,大厅应该还是会有不少人。
人很多的话,宇先生应该就不敢乱搭手臂在我肩膀上了。
果然大厅里已经有员工在走动了。我鬆了一口气,放慢了脚步。
宇先生从后面追上来,但是他脚长,所以一副不慌不忙的样子。
「走那么快,脚不痛了?」他揶揄我。
「刚刚突然不痛了。」我在心里悄悄白了他一眼。
我走的方向,是往置物柜那裏的方向,宇先生和我肩并肩走着。
沿路上都有女职员开心地和宇先生打招呼,这也就算了,但是些女职员和宇先生打完招呼后,都还要再瞄我几眼,这让我有些小小的不耐烦。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6325.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