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能够做出自我牺牲的妇人---《一个女人一生中的24小时》


 
作者:斯蒂芬·茨威格,奥地利作家诗人、剧作家、传记作家。生于维也纳一个企业主家庭。代表作有短篇小说《象棋的故事》《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长篇小说《心灵的焦灼》,回忆录《昨日的世界》,传记《三大师》和《一个政治性人物的肖像》。
 
茨威格出身富裕犹太家庭,青年时代在维也纳和柏林攻读哲学和文学,日后周游世界,结交罗曼·罗兰和弗洛伊德等人并深受影响。创作诗、小说、戏剧、文论、传记,以传记和小说成就最为著称。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从事反战工作,1934年遭纳粹驱逐,流亡英国和巴西。1942年2月22日在巴西自杀。
 一个能够做出自我牺牲的妇人---《一个女人一生中的24小时》
在茨威格的作品中,主要都是以“情感、激情---轻语、女性”为主题的,通过描写人物的内心世界,来展现出各种各样复杂又丰富的感情活动和心理状态,恰恰和中国读者的审美期待世界相融合。这些小说文本中或多或少重视对少男少女青春萌动搞得心理剖析,或者记录被情欲的诱惑而犯下的激情之罪的成年男女的痛苦的心灵独白,或者描写一些暮年男女激情情感历程的悲苦的回忆。读者在茨威格的作品里面找到了那个吸引人的情感世界,并且产生了共鸣。
 
两次世界大战之间的欧洲是一个不太太平的世界,看似安全的表面上隐藏着的更多的是动荡不安,战争阴云的笼罩让世界各处都出现血腥和混乱。生活在这样的一个时代的欧洲人难免会受到环境的影响:物质的缺乏、环境的压力和精神上的复担。
 
尽管茨威格的小说中的人物在物质生活上属于不愁温饱、不受威胁的有产者阶层,然而茨威格知道这样的物质生活并不能够逃脱掉精神上的困扰,为了体验,茨威格给他们的人物设置了一些特殊的生活的环境:陌生女人的生活圈子非常的小,没有人指点和提醒的,毫无阅历的女人等等。这些人物沉溺在自我的内心世界之中,是被遗弃的人,这些人物通常都是比较空虚的、孤独和自闭的,他们所缺乏的是正常社交的机会,缺乏正常并且平庸日子中的充实感,久而久之,也渐渐的失去了社交的能力和愿望,在感情上也失去了一个比较正常的解放管道。但是心灵上积累的越多,受到了压抑就会越大,只要能够有一个合适的机会,它就能够爆发出一股强大的力量。
 一个能够做出自我牺牲的妇人---《一个女人一生中的24小时》
混乱又碎裂的生活环境,资本主义社会里人与人之间冷漠的关系,造成了大量情感沦落者,他们内心的孤独和无助常常让他们表现出一切僭越情理上的行为,那完全是一种不自觉的挣扎,是溺水者妄想抓住一根救命稻草的徒劳。正因为如此,茨威格作品中的人物都有一种出乎意料的勇气和傲气。
 
茨威格笔下的人物常常都是比较有着奇特的行为的,还有一些违背一般意义上的伦理道德。所以,当激情过后,当事人或羞于开口,或者是不屑于与世俗妥协,把自己的真实暴露在人世间,被世人嘲笑甚至是耻笑。但是惹你心灵的负荷量过于的沉重,一旦到达了极限,倾诉的欲望就会随之即来,这些长期压抑处于失语状态的人,需要有合适的对象和合适的机会,语言就会排山倒海的来。茨威格不仅知道并且还把握了这一点,几乎不让任何的语言或者无用的描写引导提示和中断倾诉者,从而削弱了表现的力量。大连官的、激切的近乎神经质的告白,与其说是对人倾诉,不如说是独白,一种游荡在社会边缘的焦灼不安状态下的喃喃自语,一种借助陌生人对这个人的往事来进行重温。
 
茨威格也正是抱着这种对生活在那个时代、那个混乱的世界中的人表示深切的理解和同情,才选择了这样的表现形式;或者说,也只有这样的行为,才让茨威格的作品中的人物的情感得到充沛的表白,让读者通过这些人物还叙述那个时代对人物的扭曲和异化,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把那个时代推上了审判席。
 一个能够做出自我牺牲的妇人---《一个女人一生中的24小时》
《一个女人一生中的24小时》中的主人公c太太是一位白发苍苍高雅的英国籍贯的老妇人,她恬静、华贵,给人一种亲切的感觉但是又给人一种她距离感。我们无法想象这样的一位妇人曾经也疯狂过、执迷过。在生命中令她永远无法忘记那个二十四小时。她不顾一切的爱上了一双赌徒的受,从而也迷恋上了那个面貌英俊的年轻人。热情驱使着她,让她一再做出一些出格的事情,违背了一个中产阶级妇女的道德和贞操。
 
在哪二十四小时里面,c太太曾为了一个陌生的赌徒而有了放弃一切的念头,倘若译者弗洛伊德的理论应该是合情合理的。这样一股昏乱的热情可以在一瞬间摧毁掉坚守的种种,只因为感性冲昏了头脑。可是到后来,c太太一厢情愿的牺牲并没有让这个年轻的赌徒洗心革面,换来的却是当众的侮辱和情感的欺骗,这样的记过让c太太之后的人生走上了羞愧、痛苦和自责的阴影之路。
 
在赌徒的身上我们看到他有着“双重人格”。他的人格的一面是:他想要成为一个优秀的贵族的青年。在他受到c太太的帮助的时候,他的心中已经有了获得新生的喜悦之情了。他在感受到自己原来是有希望的,感觉到幸福的时候,他原本连睡觉都不能够让自己静下来,但是在这个时候他的睡姿可以说是非常的轻松和自如了。他在得到了c太太的帮助的时候表现出来的感谢和忏悔让c太太都感觉到惊讶。这种忏悔让她一再的心软,表现出难以形容的激烈的情绪,而这样的情绪越来越热切了。他还在c太太的面前对着上帝发誓自己永远都不会再去赌钱了,甚至把自己的生命和荣誉都放在这句誓言里面。
 一个能够做出自我牺牲的妇人---《一个女人一生中的24小时》
可是发誓还是不能够让他走出赌博之路。因为另一方面,赌徒非常的自我,他赌钱的欲望可以说比情欲还要强烈,他在和c太太表示忏悔的时候,一谈到赌钱的时候眼睛就会炯炯有神,当他看到钱这个东西的时候,就不能够控制自己了,正因为他的热情,最后,逐渐的走向了万丈深渊,自杀了。
 
有人说女人是感性的动物,男的也会因为情欲所痴狂但是一生中可能只有那么一次,。而女人则不是,她们会多次犯下同样的错误,完全意识不到自己是有多么的愚蠢,难以醒悟。这样说来,c太太也只有这一次的冲动,这也是比较可贵的。虽然说这种说法有点极端,但是也是很有道理的,之所有大多数的女性很少做一些出阁的事情,也许她们的思想有寄托的把。可是,c太太的痴狂为什么在失去了丈夫之后出现呢,那是因为她的精神失去了原有的寄托。
 
所以说,没有寄托是可怕的,当然当今社会是提倡女性应该具有独立人格的,并不是依赖他人,与寻求精神寄托并不矛盾。
 一个能够做出自我牺牲的妇人---《一个女人一生中的24小时》
这篇小说并不是以故事情节来获得好评的,而是以最细腻、精致的出把人物内心激烈的痛苦所表现出来,茨威格的心理分析都是平铺直叙的,但是到处都充满了人格之间的斗争,通过外在的行为语言,内在的心理分析,很多在人物身上不恰当的行为,不该发生的感情,不合常理的想法都能够找到一个合适的解释,把人物心灵纠结的过程表现出来,让读者们能够感受到灵魂的震动。
 
小说在人道主义相冲突的内涵中,以牺牲的精神作为人性具体的表现。C太太是衣蛾充满仁爱和牺牲精神的人道主义的女性形象,通过对她“非理性机激情”的刻画来揭露出资本主义社会丑陋虚伪的社会关系,赞美了人与人之间的同情、仁爱、自我牺牲来拯救的精神,也能够深刻的表达作家人道主义救世的理想。茨威格的人道主义情怀基调是现实主义,他尤其选择资产阶级社会中那些柔弱的女性的不幸遭遇来作为素材,谴责对女性的不尊重和对人善良品质的危害,在男权社会下相比较是同情女性的,并且为女性所付出的代价做出的牺牲给予了深深的感激。
 
最终《一个女人一生中的24小时》中的c太太做了那么大的牺牲之后还是么有能够阻止青年重返副厂,告诉人们这种以一个人的高尚品德来改善和提高人的家精神境界进而来达到改造社会道德的人道主义理想有着明显的空想。在抽象的作品当中,茨威格是满怀激情的,他同情那些受侮辱的弱者,在现实中也没有能力去改变他们的不幸,所有就只能够祈求宽恕,提倡自我牺牲精神。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63240.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