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到永恒的人一定是孤独的---《人都是要死的》


 
作者:西蒙娜·德·波伏娃,法国存在主义作家,女权运动的创始人之一。毕业于巴黎高等师范学院。
 
波伏瓦是存在主义哲学家、文学家萨特的终身知己。他们是一对自由情侣、是一个不可分割的精神实体;他们那长达半个世纪没有婚姻束缚的“契约式爱情”,既惊世骇俗,又荡气回肠,而他们各自与其他异性及同性间的性生活既遭非议,又引人关注。不管人们如何评头论足,波伏瓦的一生活得充实而真切。其不容置疑的才华、追求卓越的自由心灵和富有传奇色彩的爱情,都具有永恒的魅力。在二十世纪的法国文坛上,波伏瓦永远是一个靓丽的人物,值得学术界的研究和探讨。
 
人类长久的认为,真正的人生应该是有活过、爱过然后再死去。死亡不是生命的对立面,而是生命的完成后不可缺失的最后一段路。有的人说自己不怕死,怕的是自己还没有活够和爱过就忽然的饿死去了。虽然说死亡是人生中的一部分,但是也要先走过自己的人生,才能够有勇气走到终点去吧。而真正的死亡就是一种向死而生,所谓的向死而生就是说人首先要认识到自己是一个驱使性的存在,死亡是每个人最终搞得归宿,只有能够正确的认识到这一点才能够积极的去面对人生。
 得到永恒的人一定是孤独的---《人都是要死的》
《人都是要死的》一书中的女演员雷吉娜已经厌倦了自己的功成名就,也已经厌倦了人与人之间的争夺赛,她已经完全的证明了自己的实力和存在,再当每一个辉煌的时刻,她都能够感觉到时间一直在流逝,自己也一样在慢慢的消逝,一种本质上的失败感油然而生。直到她遇见了福斯卡,知道了长生不老的秘密后,飞一般的去到了福斯卡的身边,她以为自己抓住了福斯卡永生的记忆就能够获得自己真正存在的证明。
 
福斯卡喝下长生不老的药水之后,一开始他是兴奋的,因为自己是不会死去的,他就开始实现他的理想和抱负。可是城邦之间争夺权力的战争反正受到了邻国对富饶的意大利的侵犯。德国国王马克西米连的侵犯让福斯卡认为必须要建立一个统一的世界才能够算得上真正的有所作为,来证明他的存在。他用阴谋、智慧和耐心的等待帮助德国王子登基。四十年之后,福斯卡不仅没有建立起自己理想的帝国,反而使帝国逐渐的走向崩裂。基督教也分裂成了两个派别,派别之间的斗争也逐渐的日益激烈了起来。他们逐渐的侵犯到了美洲去,把印第安人赶尽杀绝,他像所有逇残暴的统治者和殖民者一样,认为这样的方式就是正确的。可是当福斯卡亲自的来到了美洲才意识到,他们所正在摧毁的是他在同一进程完成后想要建立起的理想之国。随后她来到了这个美丽的美洲大草原探险,之后又来到了喧嚣动荡的巴黎,获得热情真诚、热爱生活的玛利亚纳的爱情。紧接着自己就参与到了革命的战争之中去,最后,他还是成为了一个彻底的孤独者。
 得到永恒的人一定是孤独的---《人都是要死的》
虽然福斯卡长生不老,能够永葆青春,但是几千年来,他经历了各种各样的生活,他也可以选择各种各样的生活,但是就是不能够选择上往。因此,永生对于他来说算得上是某种惩罚。他所有的感受都是短暂的,他所认识的人都已经死了,他们无数的后代也已经死了,只有他还活着,和更多的人一切或者。他感受不到生命的尽头,他也不能够感受到为了在死之前去实现自己梦想的那种激动,他的生活难以充实,他不知道在以后几年前甚至几万年的时间里面自己能够做些什么。他不会死去,但是也是不存在的。雷吉娜把他救活后的转变就可以明显的表明出存在和不存在,死亡和不死亡的相对性了。福斯卡还诠释了存在主义的另一个中心的命题,每个人都是可以自由选择的,但是既然是自己的自由选择就要承担起选择的后果。
 得到永恒的人一定是孤独的---《人都是要死的》
永恒不是我们人类所能拥有的,但是确实我们渴望的。死亡让我们从世界上消失,但是死亡也促使我们能够积极的去面对自己的人生。
 
历史虽然是反反复复的,差不多都相同,相同的事情反复的去做也是没有任何的意义的。可是因为每一代的人都渴望能够通过自己的努力去取得理想的成就,就会存在一朝推翻一朝的现象。结果相同,可是执行这件事情的人不同。不同的人都试着用不同的方式去制造新的东西,用自己的方式去阐述人生,在有限的生命里面完成生存以及创造的使命。我们所感觉到的痛苦也是有必要体验的,这是我们感受生命,证明自己存在的唯一途径,而死人就是无法感知痛苦的。在这样的理论上,我们就可以模糊的阐释出生与死之间的矛盾关系了。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62757.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