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 乱小说 爱情来了挡不住电视剧

Chapter02- (02) 晚上,我辗转难眠,只能乾瞪着窗外洒进的月光,低叹。
总觉得头很沉重,阵阵的抽痛害得我睡不着,似乎也有一些鼻塞,躺着就几乎无法呼吸,浑身都在发烫。
不会是感冒了吧?我想。
家庭 乱小说 爱情来了挡不住电视剧 今天一吃完冰要回家就变天,开始下雨颳风的,害得我淋了一身湿回家。
从床上爬下来时,有一度站不稳,整个人摇摇晃晃的,要扶着墙才有办法走路。不知道是因为不舒服的关係,所以造成我感到有些畏寒,忍不住颤抖。
步下楼梯,我到厨房盛了杯热水,嘴唇发颤着喝下,暖了暖身子,但头还是很痛,痛到我觉得脑袋好像被钻洞一样。
我从柜子里拿出止痛药,吞了一颗下去,希望至少能暂缓头痛,让我能够入睡。
但天总不从人愿,我整晚都蜷缩在被子内,不断的发抖,牙齿打颤着,睡也睡不着,喘着气,脑袋热得昏沉,就这样直到天亮。
第一次我听到闹钟响却连去按掉它的力气都没有,听着闹钟不断的响到停,然后隔五分钟后又再度响起。我眼皮沉重得完全掀不开,感到睏倦难受。
「姊,妳的闹钟好吵……」书宁带着充满睡意的声音在我门外说着,我却连张个嘴回应都不行。
见我没回应,书宁又疑惑的问了声,「姊,妳在吗?」
我双手揪着棉被,好想要闹钟别叫了、也想叫书宁别喊了,头真的很痛,什么也无法思考。
听到书宁打开门的声音后,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她跑过来我床边时还有凉风,我完全忍受不了,「姊,妳没事吧?妳脸好红。」
我勉强的半睁开眼,隐约看见书宁紧张的模样,但我无法开口说我没事、我很好之类的话。现在就是连呼吸都觉得很奢侈。
从来没想过原来活着是这么累人的事。
今天,书宁到校去替我请了假,而我被爸妈匆匆忙忙的抱上车,一路开往医院,挂了急诊。听说我烧到四十度,还在医院里吊了快两小时的点滴。
爸在我吊完点滴后,才去上班,去上班前还不忘叮咛妈要好好照顾我。因为我的发烧,爸迟到,妈请假,我觉得抱歉,但是全身瘫软无力,就是有再多对不起想说,也都被逐渐袭来的浓浓睡意给沖刷掉。
等我一觉醒来,烧有比较退了,领了几包药后,妈就带着我出院,开车问我有没有想吃的东西,吃饱后才能够吃药。
儘管自己的肚子瘪瘪的,有种空虚感在刮着胃壁,但是,不管是什么都无法激起我的食慾,每一样东西看起来都没有那么吸引人。
「真的不吃个饭什么的吗?妳不能空腹吃药。」妈从后照镜看着我,蹙眉。
「可以吃点没有奶油或果酱的蛋糕吗?饭太油了。」我觉得自己暂时无法吃下任何油腻的东西,连闻到饭菜的味道都有些反胃。
妈点点头,开往蛋糕店去,抓了钱包后下了车。我靠在车窗上,让还是有些烫的额头贴在冰凉的窗子上。
几乎有那么一瞬间,我不知道现在是真实的还是虚幻的,脑中跑满了刚刚的梦。与其说是个梦,不如说是把过往的回忆再重播一次。
就只是这样罢了。
而在梦里依旧清晰的──是那天大雨里的哭喊。
等妈上车后,她带回一条蜂蜜蛋糕,甜甜的香气就这样扩散在车内,唾液在嘴里分泌,总算是有些食慾了。
回到家,妈替我泡了杯热奶茶,我坐在餐桌前慢慢的吞下一块又一块的蛋糕,却不觉得这些东西有真的进到肚子里。
但为了吃药,没办法。
吃饱了,我就把自己用衣服裹得厚厚的,像一颗粽子。吃完药后就整个人窝在沙发上面,昏沉的转着电视,紧紧抱着毯子,然后在沙发上睡睡醒醒。
一整天都在梦境和现实中来回交错,有时醒着却以为在作梦,做梦时却以为醒着。我甚至不晓得我今天怎么吃完午餐,药呢,哪时候吞进去的?
不晓得,只知道自己的肚子彷彿是个水袋。
好不容易,药效退了些,我也没有早上那么难受,就从沙发上爬了起来,像只企鹅一样摇摇摆摆的走上楼,抓出更大件的外套,又是把自己包得更紧,这次我更像雪人。
「妈,我可以出去走一走吗?」我走到厨房,看着正在忙晚餐的妈。
妈转过头来,似乎是有点惊讶我醒了,「妳这样出去吹风感冒会更严重。」
「我衣服穿得很够,可以的。只是在附近逛一逛,而且我也没什么不舒服了。」
妈为难的看着我,然后又思忖了一下。
「那只能出去一下子,不能逛太久,知道吗?」
我应了声,才缓步的走出去。
外面的风呼呼的吹着,总觉得即使穿得这么厚了,风还是能从袖口灌进来。
我吸吸鼻子,盯着地板一步一步的走着,要说出来是活受罪,那也是自找的。一直待在家里,总有种沉闷,寂静中还听得见沉默的咆哮,那种氛围让人太想逃。
附近似乎有家便利商店,也许我该进去坐坐,至少别让我这脆弱到不行的身体被冷风吹倒,那时候还不见得有人会扶我起来。
就在我打算过马路时,忽然有人扯住我的手臂,我一时失去平衡,往那个扯住我的人身上倒。我的头撞到一个十分温暖的胸怀,嗅到的气味却是陌生的,我忍不住抬头。
「书宁。」是个颇为眼熟的男孩,嘴里喊的还是书宁的名字。
我愣了一下,轻轻推开这个人,「我不是书宁。」
话一出,我才发现自己的声音很低哑,非常吓人,那个男孩也惊讶的看着我,认真的端详了我好一下。
「抱歉,我认错人了。」男孩不好意思的搔搔头,我这才打量起他的外表,皮肤白白净净的,有一双很漂亮的眸子,还有适合微笑的嘴角,乌黑的头髮把它整个人衬得极为突出,是个很好看的男孩。
「没关係,本来就有很多人会认错我和书宁。」我拉高领口,咳了咳。
「妳是书宁的……姊姊?」男孩似乎很讶异。
「嗯。」
「是吗,原来是这样啊。书宁一直都不愿意向我介绍妳呢,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不过书宁有和妳谈过我吗?我是书宁的男朋友。」男孩温柔的微笑,笑容中隐含的宠溺是我所不能够想像的。
而最让我不能够接受的,是男朋友这个事实。
「没有谈过……」语落,男孩失望的垂下肩膀,我赶紧摆摆手,解释道,「因为书宁比较少和我讲自己的私事,除非我问。」
男孩一愣,然后才点点头,虽然情绪好像还是有点低落,但看起来好多了。
「要过去对面的便利商店再聊吗?我想买个东西。」我指指对面,买东西是个藉口,实际上是我已经快要不能够忍受冷风不断吹袭。
「好。」
等我们一进到温暖的便利商店后,我二话不说就拿了两瓶温热的奶茶去结帐,然后回到窗边去,把其中一罐递给那个男孩。
「谢谢。」男孩一脸受宠若惊,我不禁笑了出来。
「你还没说你的名字吧?我叫谢书凡,和书宁只差一个字,我的凡是平凡的凡。」我拉开扣环,喝了口温热的奶茶,然后问起他的名字。
「我叫赖维宸。」他轻轻的笑了笑,让我发现了刚刚没注意到的酒窝。
「嗯。」我摇了摇奶茶的铝罐,深呼吸了下,「不过你怎么会出现在街上?不用上课吗?」
赖维宸仰头饮了大半,然后放下罐子,「我下午没课。」
「你已经是大学生了?」我错愕的问。
「是啊,看不出来吗?」赖维宸呵呵笑了几声,从他还有些童颜的脸,实在看不出有大学生的模样,顶多就和我同年龄罢了。
「那你是什么时候和书宁在一起的?」我绞着手指,有些焦躁。
「书宁还是国三的时候吧,不过我那时候已经高三了。」赖维宸注视着窗外行走的人,眼神有种说不出来的沉稳,这才完全信了他的年龄。
「……年龄不会差太多吗?当初。」我敛下眼角,手撑在桌上摀住脸,呼吸有些急促。
「没想那么多……总觉得就是喜欢上了,那种感觉很难去忽略吧,所以我就鼓起勇气去告白了。」我听见赖维宸有些尴尬的笑声,自己心里却有说不出口的苦闷。
那梁恺尧呢?他算什么?
「你了解……书宁上高中之后的生活吗?」我不确定的问着。
赖维宸有些疑惑,看着我,「我不太会去干涉书宁的生活,不管是家里还是学校。」
那就是不了解了。
「那你们的感情一定很好吧。」我乾笑几声,别过头。
「还不错。」
之后,我和赖维宸又随意的闲聊几句,不过我已经没再多问有关他和书宁之间的事了,好像知道得越多,我们几个人之间原有的平衡,就会打坏得越多。到时候谁也救不回来,不只是两败俱伤这么简单而已。
明明这件事,原本应该与我无关,但我想自从我和梁恺尧谈起话,还有认识赖维宸后起,我大概也无法全身而退了。
「我想回家了。你呢,有打算去哪吗?」聊了十几分钟后,我深深觉得不该继续下去了,所以开口说了想回家。
因为忽然间我什么也不想谈了,不想了解书宁和赖维宸之间的事,也不想去思考梁恺尧若是知道了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我想去公车站接书宁。」赖维宸浅笑,我却瞬间感到心慌。
不可以,万一梁恺尧也在呢?万一他跟着书宁一起回来了怎么办?
不就什么都穿帮了?
「我有听书宁说今天有社团活动,所以会留下来的样子。还是先别去接吧?免得没等到。」我急忙的扯谎,扯得连自己都心虚。
「是这样吗?」赖维宸愣了一下。
「嗯,如果有社团活动的话书宁都会比较晚回来。」我觉得脑袋好像打结一样,完全不受控制,就这样胡扯。
「好吧,那我还是先回家好了。」赖维宸无奈的耸耸肩,然后朝我一笑,「总之,还是很高兴我终于认识书宁的姊姊了。」
「那个……你不要跟书宁说你认识我。」我咬唇。
「……为什么?」赖维宸不解的偏头。
「书宁既然没介绍你让我知道,也没向你介绍我,那就是她自己有打算,先别说出来吧,免得她生气了。」我尴尬的微笑。
「是这样啊……我了解了。」
赖维宸跟着我走出便利商店后,就朝着公车站的反方向走了。我好不容易鬆了一口气,力气就好像都被抽走了一样,整个人就快站不住。
而当我看见对面站着的人是梁恺尧时,瞬间从脚底板开始往上发冷。
下一个念头一出现,我转身就跑。
我知道自己是心虚到不自觉落荒而逃。

Chapter02- (03) 我的体力还没有完全恢复,而我也知道迟早会被他抓住,但我就是想逃,因为我自己有一种愧疚,愧对于他,那是从书宁身上衍生出来的。
除了体力不佳之外,穿得厚重也是一个原因,我越跑越慢,鼻子也一阵酸,总有种被他抓到后就会哭出来的预感。
「别一看见我就跑。」他大手一伸,立刻就揪住我的领子,我可怜兮兮的回望着他,眼眶很热。
他怔住,似乎没想到我的表情会是这样。
「干嘛?」我哽咽,用手胡乱的抹过眼睛。
从没想过面对一个人也会这么心虚。
「妳还好吧?」他拧眉,半蹲着与我平视。
我用手摀住脸,不想看着他的眼睛,好像只要被他多看一会,我就什么都招了,我才不要这样。
「喂,别不说话啊。」他的声音带着无奈,手轻轻放在我头上。
才短短一剎那,我就真的忍不住哭出来。那种哭是连自己都很努力要叫自己闭嘴别发出声音、眼泪给我收回去的极度严厉却仍办不到的。
「不要看着我啦,你很烦。」我转过身去,背对着他不断用袖子抹过泪水。
「真是的,爱哭鬼。」他绕到我面前,将我搂入怀中,用手按着我的头靠在他胸口。
这种时候,连罪恶感都开始出来作祟,心虚、愧疚就快把我压垮,很想用力把他推开,叫他滚,却做不到。
我不断吸气、吐气,几乎哭得不能自己,他则完全没说话,只是微微加重拥抱的力量,用手摸着我的头。到了最后一刻,我才真的抓住他胸口的衣服,让自己也抱着他,痛哭失声。
「别哭了。」
他像昨天的杨家侑一样,靠在我耳旁,低语着。不一样的是,我并没有感到尴尬或不自在,而是有着一种连自己都感到惊讶的轻鬆。
从这天开始,我知道自己犯了大错,无法弥补的。
等我心情稍微平复,他陪我坐在路灯下的长椅上,双手交握,视线直直放在他自己的眼前,凝视着什么我并不知道,但是表情平淡,若有所思的。
「书宁呢?你会来这里,表示你是陪书宁坐车回来的吧。」我用面纸擦过自己眼角的泪痕,整个人缩在长椅的另一端问着。
「我陪她下车,看她走回家后,我才过来的。」他收回目光,低头,「原本只是想买瓶喝的,没想到看见妳。妳跑,我当然就追。」
我不语,捏紧手上的面纸。
「我甚至不晓得妳为什么要哭,我只有听书宁说妳今天发烧请假而已。」他将脸埋进他自己的大掌内,声音低沉,「但我觉得妳不是因为身体不舒服才哭。妳做了什么吗?觉得对不起我的事情。」
我的心猛地一缩,屏气。果然还是被发现了吗?
「……没有。」我故作镇静,揉了揉面纸,「我为什么要对不起你?」
他转过头来,用着深沉的目光凝视着我,彷彿说着,妳自己很清楚为什么。
「虽然我很希望妳对我说实话,但我好像也没什么资格要求妳。」他浅笑。
「你还是赶快去坐车吧。晚了,我也要回家了。」我不想继续这个话题。
「是差不多了没错。」
他站起身,伸了伸懒腰,微微偏着头,注视着我的目光和煦,就像是完全知道我在想什么一样,那抹促狭的笑容。
「别一直看着我,小心爱上我了。」他开玩笑的说着,但我却没来由的心慌了。
就在準备各走各路回家时,他站在十字路口上,低头敛眉,抿唇,随后扬起头,问了一句让我怎么样也无法回答的话──
「刚刚和妳一起坐在便利商店里的男生,是谁?」
「姊,我跟妳说喔,今天超多人来找我的!」吃完晚饭时,书宁和我都坐在沙发上,我裹着毯子。
「为什么?」我擤擤鼻子,问着。
「都来问我妳为什么请假啊!姊妳超有人气的!来的人还不只有你们班的咧,还有三年级的学长姊喔!」书宁非常兴奋的说着,我不禁苦笑。
「大概是烹饪社的学长姊吧。」
「不知道。总之,每个人知道妳感冒发烧之后,都要我回家后告诉妳,要好好休息多喝开水,不舒服就不要勉强自己。」书宁就像在背课文一样,轻鬆的说着。
我耸耸肩,拿起桌上的热水,喝了几口。
「不过姊,妳这样子明天能上课了吗?」书宁疑惑的看着我。
「可以,休息一天就很够了。反正烧也退了,再请假也没意思。」我捧着温热的杯子,忍不住叹气。
「如果是我就会多请几天。」
「真是的。」
我看着书宁自在的转着电视,好想问她,为什么和赖维宸交往了却还又要和梁恺尧在一起?可不可以就选一个?
但我明白现在并不是问的好时机,只能静默着等待。
我拿毯子盖住自己的头,倒在沙发上面,一动也不动的。忽然明白了无知其实是一种幸福,有些事情知道得太多,反而令人心伤。
而我总是缺乏了得知一切的勇气,却又什么都了解。
自从看见书宁和赖维宸的亲密状后,知道了赖维宸是书宁的男朋友时,我才真正发现到,我一点都不了解书宁,即使我们是这么亲密的姊妹。
不,也许应该说,打从认识书宁开始,我就完全看不透她清澈双眸深处的複杂,就算是书宁是笑着的,我仍然不懂她的笑是真的,还是假的。
连我被遗忘在一旁时,她偶然的瞥见我的不受疼爱,那样的表情又该算是什么?
毕竟我不是打从一开始就这样疼爱着她的,并不是。
我觉得发冷,但眼眶却是热的。回忆一不小心又被我放出笼,撕咬着自己。
那种痛楚,无法忽略。
但我要自己别想太多,事情都过去了,也该忘掉,对这些事情耿耿于怀并不会比较好。

隔天才刚到学校,文欣就冲过来抱着我,说什么好担心我之类的,弄得我哭笑不得。而杨家侑虽然担忧的皱着眉,但我朝他一笑,他也就无奈的扬起嘴角。
我托着下巴,看着窗户被风用力的拍打,因为感冒还没好得完全,所以对于这种天气还是非常敏感,只要一点点的风就会让我觉得很冷。
上课时,我一直接收到杨家侑有意无意的投射着目光在我身上,不能够说完全没发现,但只能装作很认真上课,努力的无视那种灼热的视线。
忽然间,我开始学不会面对杨家侑,还有他日渐大胆的感情。我已经无法再假装我们两个还能是朋友。
我知道自己一天比一天还要慌张。
「拜託,借我钱……我们都认识这么久了,还怕我不还你吗?拜託啦……没有钱我今天就没有晚餐了。」才刚到烹饪教室,就看见冠谦学长不断的向各个社员借钱,满脸愁容。
「可恶,你们这群没心没肝的浑蛋。呜……」冠谦学长大骂了所有人后,带着苦闷的心情坐到烹饪教室的最后头。
「怎么了?」我完全看不懂现在是什么情况。
「他就真的衰出名的,半路钱包就被抢走,他的钱都在里面,幸好没放什么证件!不然才真的是悲剧了。」珮璇学姊耸耸肩,还不客气的笑了出来。
「不过……他不是没钱吃晚餐了,你们不借他吗?」我无奈的笑着,看着趴在桌上如一滩烂泥的学长。
「才不,谁叫那个浑球之前说什么也不帮我们画海报,还说什么很忙!所以借钱这件事,免谈!」珮璇学姊狰狞的扭曲了面孔,我忍不住嚥了嚥口水。
要是让学姊知道学长是帮忙我的,大概换成我会被学姊勒死。还是不要自首好了。
「还好吧,学长?」趁着学姊他们聊得开心时,我溜过来看了看冠谦学长的情形。
冠谦学长哀怨的抬头,「不好,我在想我的晚餐要怎么办。」
「现在还早啊……离放学回家买晚餐还有好几个小时。」我安慰着学长,学长却整个脸皱成一团,埋进自己的手臂里。
「我现在肚子就很饿了,还等到晚上,没东西吃就更悲惨了。」冠谦学长的声音微微发抖,「为什么要抢走我的钱包……至少留给我一百块啊,呜……」
「那我请你吃晚餐吧。」
才这么一说,冠谦学长就露出半张脸,眼睛发亮,「妳说的是真的吗?」
「嗯,谢谢你帮忙我们班画海报,不过你别说出去就是了。我怕会被学姊杀掉。」我笑了笑。
「没问题!学妹妳对我最好了,妳的大恩大德我没齿难忘。」冠谦学长一脸感动。
「别这么夸张啦。」
不单单只是想请学长吃饭,还有一些事情,总是想说给事情的旁观者听,那样的意见会更客观。
大概也是觉得……冠谦学长会懂。
至少是自己私心的希望他会懂。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6273.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