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白又无力的等待---《等待戈多》


 
作者:萨缪尔·贝克特,爱尔兰作家,创作的领域主要有戏剧、小说和诗歌,尤以戏剧成就最高。他是荒诞派戏剧的重要代表人物。1969年,他因“以一种新的小说与戏剧的形式,以崇高的艺术表现人类的苦恼”而获得诺贝尔文学奖。
 
贝克特一生的创作经历,以1952年话剧《等待戈多》的上演为标志而被划分为前后两个时期。前期主要创作小说,而后期则主要写剧本。尽管如此,贝克特的文学风格却始终没有很大变化,而是从一开始就选择了一条远离现实主义传统的道路。
 
早年的贝克特深受意识流文学的影响。他对传统的现实主义手法深恶痛绝。他曾指责当时的读者只愿意“不费劲地”阅读“形式与内容严格分离”的作品,而不愿意接受像乔伊斯小说那种“直接表述的”作品。
 苍白又无力的等待---《等待戈多》
《等待戈多》这个荒诞派戏剧里面只有两幕。在剧中,没有展示激烈的戏剧冲突、引人入胜的情节,也没有塑造任何具有魅力的舞台角色,只有两个作为主角的流浪汉。但是也就是这样的戏剧形式,这样看似非常荒诞的剧情让它在上演之初就能够引起1巨大的轰动,法国一连就演出了三百场。街头巷尾的人都在讨论这个戏剧,当时最理性的问候语就是:你在做什么,我在等待戈多。戈多是什么呢?贝克特说过,如果他知道,他造就在戏剧中告诉我们了。所以,他也没有准确的答案。戈多是什么,留给观众一个无限趋探索的机会。在不同的领域,不同的读者和观众,从戏剧中都能够找到不同的解释。
 
而这个戏剧的主题就是等待。等待可以说是一种生活状态。他长崎存在生活之中,无法忽视的等待。《等待戈多》中无时无刻不再提醒着等待这一个主题,我们不经意间就会浮现出:在等谁,戈多是谁,地点在哪里,为什么要等。
 
戏剧中总共又五个人出场,分别是两个流浪爱斯特拉冈和弗拉基米尔,奴隶主波卓和他的努力“幸运儿”,还有戈多的信使,一个小男孩。从戏剧中,可以明确的指出来,等待的主人公就是那两个流浪汉。他们是一对具有典型意义的文学形象。表面上来看,他们是没有任何显著的特征,没有稳定的价值取向,没有明确的自我认知,给人的感觉就是非常的模糊。实际上,只要深入文本当中去,就会发现他们不仅仅又自己的个性,而且还是有着对立统一的整体性。
 苍白又无力的等待---《等待戈多》
弗拉基米尔基本上是可以认为是代表精神层面上的,爱斯特拉冈就是和他相反的,代表的是肉身。这种代表性在戏剧中是多次被暗示过的,比如在全剧的开首两个人就相继的出场,弗拉基米尔把玩着帽子,爱斯特拉冈则是在把玩着自己的靴子。弗拉基米尔总是在试图的去思考,在等待过程中基本上都是保持着比较积极的心态的,爱斯特拉冈也是基本完全的站在了弗拉基米尔的对立面。他是非常容易健忘的、演绎猥琐的、态度又消极的,对任何的事情都是不确定的。相对于弗拉基米尔,爱斯特拉冈一般表现出来的都是非常强硬的,尽管他的想法是没有任何的高明之处的。爱斯特拉冈是经常遭受到殴打的,但是当二人面对新的情况的时候,每次往往上前冲的都是爱斯特拉冈。
 
一个完整的人是精神和肉体两者相互统一的整体性。而爱斯特拉冈和弗拉基米尔谁也离不开谁,缺少了哪一个,另一个都没有办法生存的。在等待的过程中,爱斯特拉冈两次提出和弗拉基米尔分手,结果都没有成功,精神没有肉体上的支撑,没有生存上的能力,光又肉体没有精神上的支撑和信仰,人的肉体所存在又有什么意义呢、这两者就像是一对飞行的翅膀,缺哪一个都不行。
 苍白又无力的等待---《等待戈多》
而他们两个流浪汉的等待也是苍白无力的。表面上他们的等待似乎都代表者一种希望,一种不甘心放弃的信念,实际上他们也并没有明确的支点,即使戈多真的出现了,他们也不知道自己应该提出什么样的要求。这样的等待是毫无意义的。在等待的过程中他们也并没有做出任何有意义的事情,每天都是千篇一律的。他们都如此虚掷了自己的人生,把莫须有的砝码压在了最虚无的牌局上,表现得一文不值。就像他们自己所说的那样,他们都是可以明白和等待时机的,用不着多操心,只要等待就行,他们已经习惯了等待。这样的话显得苍白又可怕。
 
贝克特选择戏剧发生的时间段在黄昏阶段。黄昏冲从整个一天的时间段来看,是太阳落山的时候,带着一些衰败的气息。黄昏之后就是黑夜了,当黑夜降临的时候也代表着这一天的流逝。着似乎跟戏剧中的主人公们的等待也是无望的,戏剧中有些间接的暗示。如果选择在一个清晨或者是午后带等待戈多,戏剧里面的典型意义会大大的降低的。等待的荒诞性也会大大的减少的。
 
树这个植物是世界中最为常见的植物了,是跟人类相对应的植物,它的生长也是需要等待的。它不可能在一夜之间就长出一片树叶的,这个似乎是戈多带来的希望的讯息。让爱斯特拉冈和弗拉基米尔这些人类相信,戈多终有一天会来的,等待会有结果。这是贝克特对等待的积极意义的一种肯定。
 苍白又无力的等待---《等待戈多》
爱斯特拉冈和弗拉基米尔等待的是什么,从题目中我们就能够知道他们等待是戈多。可是我们的问题是戈多是什么,谁有事戈多。贝克特没能给我们答案,观众和读者都是没有统一的答案,我们只能够慢慢的去摸索。剧中两个现实的人,在现实生活中,为了一个虚拟出来的戈多,进行着漫长的等待。等待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越是不知道戈多是什么,就越想去知道,越不知道戈多多久来,就越想要戈多的到来。其实戈多就是希望的这种观点。爱斯特拉冈和弗拉基米尔所等待的就是希望。他们是没有生活的目标,生活上非常的潦倒,他们需要希望带给他们更多的好运,让他们摆脱在生活中的困境。还有一种戈多就是上帝的观点,在信仰基督教的西方社会,上帝就是万能的神,她能够解救万物世间的困境,能够解救出两个主人公,解救全人类。戈多究竟是什么,是人还是物,大家都在思考着。
 
为什么要等待。都是为了戈多的到来。爱斯特拉冈的弗拉基米尔现在的生活状态就是等待,他们一心等待戈多的到来。戈多是虚拟的,但是不知道为何物的一种类似希望的东西。等待着戈多的到来,是对现实生活的不满意,期待着戈多的到来是可以解决这个现实的问题的,达到完美的结局。可是戈多什么时候来呢,是没有人能够知道的。漫长的等待。又怕自己如果不能够继续等待下去的话,错过了戈多的话该怎么办呢,唯一的办法就是只能够等待。不知道具体的时间,只知道准确的地点,等待也变得非常的虚无。
 苍白又无力的等待---《等待戈多》
这个剧本所揭示的现代人的生存状态,表现出现代世界的荒诞和无意义,深深的拨动了那个社会条件下人们的心弦。等待是象征着没有意义的生活。这正是荒诞概念中的人类生存的真实写照,是不可理喻的,没有意义的。剧中的两个主人公是战后西方生活在苦难中的人类的象征。社会的罪恶和灾难,使人的人格丧失、个性毁灭,人与人之间已经没有办法沟通了,人们处在一种生不如死的尴尬的境地。他们总是等待着明天,之王明天能够把人从今天的困境中给解救出来,但是事实上没有明天,只有无尽的等待。在这个意义上说《等待戈多》是对于人类生存状态的自我嘲讽,它强调的是生命存在的背景就像闹剧一样怪异又悲哀。但是“等待”毕竟是一种执着的追求,是明知无昂而又继续坚持不懈的追求。就像古希腊神话中的西诸福斯的石头,值得肯定的是那永无止境的努力。因此,我们可以说《等待戈多》有是对于人的存在价值的自我肯定,它所肯定的,就是人类对于命运和荒诞的世界的蔑视和抗战精神,是敢于承担绝望的勇气。
 
贝克特展示了西方社会触目惊心的人类难受图。爱斯特拉冈、弗拉基米尔、波卓、幸运儿的名字,分别是代表了法国人、俄国人、意大利和英国人,象征了全人类。他们都在人生旅途上,精疲力尽、穷困潦倒、处境低贱、思维混乱等被毫无意义的命运给捉弄这,伴随着期望而来的是永远的失望,在永远的等待中消耗生命。
 
贝克特认为,世界和人生既然是荒诞的、非理性的,表现这种非理性现象就必须用非理性的艺术形式,表现荒诞的现实也只能够用荒诞的表现手法。为此,贝克特提出并且实现着“反戏剧”的主张,声称只有没有情节,没有工动作的艺术才算得上是真正的艺术。
 苍白又无力的等待---《等待戈多》
戏剧《等待戈多》通过荒诞的人物、荒诞的情节、荒诞的语言还有换挡杆的舞台设计的那样的喜剧效果,表现了荒诞派喜剧的一个基本的主题:世界是不可知的,命运本来是无常的,人是最低贱的,行为是毫无意义的。
 
在形式技巧上,《等待戈多》里面充分的体现了荒诞派剧场里面的单调性,对话贫乏,时空抽象,动作微缩,既无冲突也没有高潮的特征,其艺术感染力主要来自于闹剧式的外包装和对观众期待视野的突破。
 
此外,剧中的人物语言表面上都是颠三倒四的、东拉西扯,认真咀嚼起来,也是非常有是一的、幽默的,有这里的艺术晶体。
 
让等待戈多的人挺身反抗的现状是不可能的,他们只会把自身的一切努力都浓缩在了语言当中,因为说话是最轻松搞得。他们的无力改变了处境,只能够不停的说下去,再说下去,在无休止的重复中耗尽生命,让等待变成了一个滑稽又悲凉的姿势。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62634.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