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主义的精神世界乐园---《玻璃球游戏》


 
作者:赫尔曼·黑塞,德国作家,诗人。1923年入瑞士籍,以后长期在瑞士隐居乡间。
 
黑塞被雨果·巴尔称为德国浪漫派最后一位骑士,这说明他在艺术上深受浪漫主义诗歌的影响。他热爱大自然,厌倦都市文明,作品多采用象征手法,文笔优美细腻;由于受精神分析影响,他的作品着重在精神领域里进行挖掘探索,无畏而诚实地剖析内心,因此他的小说具有心理的深度。
 
在第一次的世界大战结束初期,黑塞曾经在一些列的文章中,尤其是在讨论陀氏的文章里面表达过自己最新的想法:想要建立起一种超越惯常好与坏概念之上的新到的意识,要对一切极端的事物用统一的眼光去观察。事实上,早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时候,黑塞就目睹了爱过概念竟然是一种沙文主义的土壤,自己还因为反战而被污蔑是潘国贼,就自己写作表达这样一个重要的思想:“我很愿意我是一个爱国者,但是首先自己要成为一个有血有肉的人,如果两者都不能够同时得到。那么我永远都会选择是一个人”。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值周,随着希特勒倒行逆施的变本加厉,黑塞的想法也逐渐的成熟了起来,最终就凝结成为了象征性的《玻璃球游戏》这本书。
 理想主义的精神世界乐园---《玻璃球游戏》
小说中的故事时发生在2200年左右的卡斯塔利亚,一个与世界所隔离的一个小世界。卡斯塔利亚人都是知识界的精英,是人类文明的保护者,他们组成了一个教团,为全国培养精英的人才。玻璃球游戏代表者卡斯塔利亚人知识的最高峰,这是一种结合科学和艺术的一种游戏,它的规则和程序都是一种比较高难度的符号系统。小说的主人公克奈希特是一个孤儿,他自幼就非常的聪明又和你好学,由宗教团体抚养成人。经过宗教团体的音乐大师的推荐,他进入到了卡斯塔利亚教育区上大学,并且还以优越的成绩毕了业。之后,他就一直留在宗教团体里面任教,多次圆满的完成了团体交给他的重要的人物。同时,在宗教团体的培养下,克奈希特潜心的钻研《易经》等中国的哲学,以过人的智慧掌握了玻璃球游戏的骨子额,最终被推举为象征教育区最高智慧的玻璃球游戏的大师。
 理想主义的精神世界乐园---《玻璃球游戏》
尽管如此,事业处于巅峰的克奈希特从来都没有停止过去探索。通过和历史文学家约克布斯的交往,他逐渐的认识到了与世隔绝的卡斯塔利亚精神王国虽然使用极端的个人主义和道德堕落得以米面,但是它毕竟只是一种历史的呈现,摆脱不了发展和灭亡的命运,而且宗教团体本身也将面临着僵化和失去生机的危险。玻璃球游戏其实就只是一个游戏而已,卡斯塔利亚王国无论有多么的美丽奇特,在整个世界中只是一个非常小的世界,它不应该成为脱离社会的世外桃源。他所认为的最重要的任务就是要教育青年一代,让他们具有更加高尚的精神,并且能够在现实生活中发挥出他们本身的作用,这才是救助理性王国唯一的方法了。于是他辞掉了玻璃球游戏大师的职务,进入到了世俗的社会中去,当朋友的家庭教师。然而,克奈希特的教育使命才刚刚的开始,他和自己的学生蒂托一起去游泳的时候,不幸的在阿尔卑斯山的湖泊中溺水而亡。
 
在黑塞的作品中,精神王国和世俗世界、精神和自然之间始终都是存在着一种无法比较的张力。主人公对生命终极意义的探索和获得有的时候通过自然,有的时候是通过精神。如果多一点思考的话,就会发现,即使在《玻璃球游戏》这本书中,生命意义的实现也并不是只是通过精神。卡斯塔利亚之外始终都是存在着一个非常世俗的世界。小说的开头几章已经为克奈希特后文的转变埋下了伏笔其中体现在代表世俗世界的普林尼奥·特西格诺力的身上,没更加集中的体现在克奈希特辞掉大师的职位之后返回到世俗世界的这样的选择上。主人公这种明确的选择,《玻璃球游戏》里面虽然有着和黑塞后期大多数的小说一样,是具有探索的内在精神的,但是它从来都没有脱离过世界。
 理想主义的精神世界乐园---《玻璃球游戏》
其实,世俗世界这个词在黑塞的认知里面是有着非常复杂又丰富的内涵的,它既是催生出文字时代的工具,又孕育除了卡斯塔利亚这个精神王国,卡斯塔利亚实际上是依赖着世俗世界的供养,没有办法脱离世俗世界单独所存在的。那么,在《玻璃球游戏》中,作者黑塞是怎么去描述一个和卡斯塔利亚相比较的那个自然的呢?在传记的尾声部分写到过,主人公走进代表自然的高山世界里面,那里的风景非常的美好。虽然描写的手法仍然是象征化的,但是显然和卡斯塔利亚里面刻板、严谨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卡斯塔利亚和世俗世界两个完全不同的风景描写隐喻的传达出了黑塞对待两个世界的基本概念:精神王国是有序的、是和谐的,也是比较滴啊版的,世俗世界里面的生物都是生机盎然的,但是也是危机四伏的。克奈希特最终溺水而亡从这样的意义上来说《玻璃球游戏》书中写了一个精神的人是如何走向自然、走向真实生活的。克奈希特从服务、奉献的意愿出发,试图的去弥补两个世界之间的那一个越来越大的裂痕,他的丽江就是将卡斯塔利亚里的精神注入到世俗世界中的青年的内心里面去,化为他们的血肉。
 理想主义的精神世界乐园---《玻璃球游戏》
精神和自然之间的分裂一直都是西方思想史上最重要的论题,也是德国浪漫主义尝试去解决未能解决的事情。美国学者拉尔夫·福瑞德曼进行了一个简单的总结:精神就是心灵的也是知识的,它里面包括很多的内涵,即从父权般的控制、调节到对理性文化的破坏,不过通常情况下它更多是意味着神圣理想精神的明晰性。它的对立面自然就是感官的也是灵幻的,与性、纵欲、感觉有关,并且认同母亲的形象或者集体无意识。
 
同时,小说的标题、副标题、词题以及卫生部分到处都在提供一种暗示:卡斯塔利亚就是一个乌托邦,但它是一个已经进入肃杀秋天的乌托邦。就像克奈希特个性之中的而非列已经玻璃球游戏的二重性是一样的,这个乌托邦也是一个二级分裂的精神生活上的体现。
 
随着克奈希特的成长、求学、成功以及加冕的这个过程,卡斯塔利亚渐渐的神圣化了。觉醒了的克奈希特感觉到卡斯塔利亚根本就不是一个天堂,而是由神秘的官僚制度和森严等级关系所构成的一个地狱。他想要穿越这个冷酷无情的精神世界回到世俗世界中去。
 理想主义的精神世界乐园---《玻璃球游戏》
《玻璃球游戏》所叙述的是卡斯塔利亚衰败的阶段,是乌托邦的秋天,但是黑塞用荫蔽的手法传达了神圣再度降临的暗示。纯粹精神形式上的卡斯塔利亚、以古典音乐为境界的玻璃球游戏,是一个充满审美诱惑的乌托邦,本质上其实是一种奴役,而弥漫着父权强权意识、强调服役义务、构建眼膜之都的卡斯塔利亚,是而是世界道德意识的象征和表现,是集权主义政治的幽灵王国。最后,那个以耐克希特的生命所赎回来并且沐浴在东方的光辉之中的卡斯塔利亚,就是第三王国,是一个幽灵王国,这就是以母性来象征的故乡和青春。
 
《玻璃球游戏》还融合西方传统和东方思想,在两个完全不同的精神世界之间建筑起一座桥梁。黑塞把东方文化看作是自己的故乡,古老又灿烂的中国文化给他的创作提供了丰富的素材。然而其中不能够忽视的是,对于黑塞来说,探索解决西方文明危机的出路,始终都是第一位的。他借鉴和采纳东方文化上的精华,将西方传统文化中的有价值的东西进行改造,目的也是能够找到西方和谐发展的道路。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61658.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