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梦1990 校长办公室干了梁晓娜

对不起 「 呵呵呵妳果真来了啊」坐在宽广的沙发上,笑着说话的冷豔女子对她伸出手表示欢迎
「 别假惺惺了!」女子一脸不耐烦的拍掉前来的手冷冷说道,「 我跟妳只是各有所需互相利用罢了不是?」
「 人性真是可怕….」见她不领情,冷豔女子便收回手停止假笑
「为了钱什么都可以做……即使是要妳伤害以前最爱的人也可以是吧」冷豔女子拿出一张上头写有壮观数字的支票往女子脸上丢去,「 一千万,应该够妳付担那废物的医药费了吧」冷豔女子一付轻蔑的眼神笑问
颤抖的紧握着拳头,女子忍住气蹲下身捡起那张打在自己脸上的支票便转身离去
见女子的身影越来越远,冷豔女子拿出桌下的手机开口:「 被自己以前喜欢的女人陷害感想如何?」
电话另头的男子沉默许久,随后结束通话
「 快结束了,这场报复游戏……」此时冷豔女子的眼神变的深沉,嘴角缓缓上扬……
* * * * * * *
看着夕阳渐渐消失在海平面上,女子的表情始终平淡
她低下头看着手中紧握的支票内心顿时充满一股内疚
为了这张支票
她的心早已不再洁净像泡入墨汁般的水一样骯髒
「 一旦走错了路,还有回头的机会吗……」黯淡苦笑着,女子将手上的啤酒一口灌完
随后她将手中的支票和一封信装进信封袋放置一旁便站起身往海的方向走去……
给言皓瑀倩:
对不起为了阿文我不得不这么做
我知道要获得你们的原谅是不可能的
所以为了赎罪
我愿意用性命去换取你们的原谅……
对不起……
潘闵绝笔

她 So I put my faith in something unknown 因此我将我的信念,全部寄託给未知
I’m living on such sweet nothing 我活在如此虚构的世界
But I’m tired of hope with nothing to hold 但我已经厌倦了无所依託
I’m living on such sweet nothing 我活在如此虚构的世界
And it’s hard to learn 难以察觉
And it’s hard to love 很难去爱
When you’re giving me such sweet nothing 你一再的给我这样的美丽承诺
Sweet nothing, sweet nothing 美丽承诺,美丽承诺
You’re giving me such sweet nothing 却只是一堆空白支票
(歌词至Sweet Nothing – Calvin Harris)
「 咳咳咳!!小闵都是因为我别怪她……咳咳」病床上,全身插满管子的男子吃力对言皓恳求着
「 我没怪她」拉了张椅子坐下言皓面无表情说道,「 是她,她回来了…..」
「 她……」沉默许久的阿文将视线往窗外探去,看着天空渐渐昏暗他的口气也增贴了些许落寞,「 皓,我很担心你我很怕……」
「 我知道,她回来是冲着我来的」露出苦笑的神情,言皓耸耸肩答应着
──毕竟,这些都是他欠那个女人的不是吗?
病房此时安静的连呼吸声都听得很清楚
他俩都陷入了回忆,那个充满苦涩的回忆里……
* * * * * * * *
────啪!一个巴掌重重打在女子白皙清秀的脸颊上,瞬间出现红红的打痕
「 妳这贱女人凭什么住进言家?别以为妳抢了我的老公破坏了我的家庭偷生了一个私生子就想麻雀飞上枝头变凤凰我告诉妳门都没有!」抚着被打的脸颊,年轻女子害怕的看着眼前兇恶的女人不敢说话,但女人丝毫没有想放过她举起右手又狠狠的朝她脸颊打下巴掌
「 苡萍妳闹够了没有!」突然间门口传来低沉严肃的阻喝声,女人便停止举动往门口望去
「 我念在妳是馨的母亲因此对妳所做的行为总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男人边说边走了过来挡在两个女人中间,「但这并不代表妳可以这样侮辱家葳!!!!」对着女人大吼,男人毫不留情的将她推开
被他用力推倒的王苡萍撞向办公桌不慎将曾属于他俩定情物的玻璃船给重重摔破在地上
等王苡萍回过神后她才惊觉地面上散落着鲜红色的玻璃碎片一股痛突然从她内心深处蔓延
痛的地方不是被碎片玻璃划伤正流着血的肌肤
而是她的心,和这脆弱的玻璃船一样整个碎光光了………
「 言威麟……我才是你的妻子不是吗?」眼泪不断从眼眶泛出,王苡萍不了解自己辛苦经营好几十年的婚姻为甚么会因为梁家葳这个女人的出现而变得如此残破不堪呢?
「 苡萍归梦1990 校长办公室干了梁晓娜………我们离婚吧」撇过头言威麟淡淡说道,他知道说出这样的话很伤王苡萍的心,但这样没有爱情的婚姻把他压得快无法喘息了,因此他只能当坏人将这段已成过往的爱狠心切除……
小时候父母亲老是吵架彼此酗酒后就将气出在自己身上
从小的阴影使得王苡萍对爱情对婚姻一向没安全感
她承认自己的脾气娇纵了点让人厌恶
但她以为言威麟了解她肯包容接纳这样对爱情没有安全感的自己
如今她才知道她错了,错的根本离谱
「 就为了那个贱女人吗……」面无表情的看着他,王苡萍闭上眼不停苦笑着,她知道他已经不爱自己了……
「 那,就用你们的罪恶感来换取我的祝福吧」张开眼王苡萍推开他们便朝大楼窗口跳下,过了好几秒楼下纷纷传来尖叫声………
* * * * * * *
墓园,一身黑色长裙的女子站在墓碑前将女人生前最爱的牡丹放在一旁
「 妈妈……馨来看妳了」哽咽的对着墓碑上的照片喊着,女子冷豔的表情流下了好几道泪痕
───妈妈,今天是妳的忌日……我会要他们为了妳的死付出代价的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6049.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