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男女做受_男女在水里做受

{此为笑笑的特别篇但一开始视角是第三者的视角喔~之后才是笑笑的~~先说一点到文的最后面会有一个“他”那个他就请自行想像是谁吧!大大们希望是谁就是谁没有标準答案的~~这点看不懂的没关係看到最后就知道了!}

十年后……

时光飞逝,转眼间就是十年的时间,笑笑还是那副模样,没有什幺变化,只是身高长到了148而已,这还蛮令她开心的就是了,

这些年发生了许许多多的事,如今22岁的她也有所成长了,不再是以往懵懵懂懂的小笨蛋,有所爱的人,也有爱她的人,当然也有自己的孩子……什幺的,

「呜呜……阳哥哥你在哪啊?」

一个深紫色头髮的女孩坐在树上,害怕的抱着一旁的树干,浑身颤抖着,看起来年纪不大,大概才两三岁的样子,抓着树干的小手因为怕掉下去而抓到发白,大大的眼睛泛着泪光,模样甚是可怜,正嘤嘤的啜泣着,

「月儿!妳怎幺跑上去的?」

另一个同样有着深色头髮的男孩急忙跑过来,站在树下担心的叫着,名叫阳的男孩的个子也不大,大概四五岁,

「刚……刚刚……在送小雏鸟回巢……牠掉下来了……但现在……我不敢下去了……呜呜……」名叫月儿的女孩抱着树,说着说着又哭了出来,

「好了,好了。月儿不哭了。……怎幺办,这树也不好爬,她当初到底怎幺上去的啊……」阳一边安慰月儿,一边苦恼的看着几乎完全光滑的树干,正着急着,

「月儿……这样好了,妳放开手,跳下来,哥哥会接住妳的。」阳伸出双手,指向月儿,他想破头,最后还是只想到这个方法,人一着急,所想到的都会是一些最简单的方法,

中国男女做受_男女在水里做受

「呜呜……我不要……好高喔……」月儿疯狂的摇着头,眼泪就像短线的珍珠一般一直掉,一颗颗的泪珠让阳更心疼了,

「月儿乖,不怕,妳要相信哥哥,哥哥一定不会摔到妳的,哥哥什幺时候没有保护过妳呢?」阳继续举着手,劝着月儿,

「真的……吗?」月儿怕怕的低下头,看着自己哥哥,平常哥哥就是最疼她的,从来没有对她不好,处处都保护着她,所以她非常相信哥哥,

「我……我知道了……」看着自家哥哥坚定的点头,月儿一边颤抖着一边缓缓的站起身子,看了一下和地面的高度,又害怕的坐了下去,

「呜呜……还是好高喔……我……我不敢啦……」月儿抱着树干,低低的哭着,

「那……那……月儿就闭上眼睛吧!放心的掉下来,哥哥一定会接到妳的!」阳慌张的哄着,举起的手仍摆在那,信誓坦坦的说道,

「……我……我……」月儿犹豫的看看自己哥哥又看看与地面的高度,最后下定决心似的点点头,「好……」

慢慢的扶着树干站起来,月儿闭上眼睛,嘴唇仍不住的颤抖着,最后缓缓的鬆开手,任由自己的身体往前倒,

而阳则是站在树下,準备接住自己亲爱的妹子……

这样的画面,正好引入远方一个人的眼里,勾起她心中的涟漪,那名为回忆的碧潭……

***********

中国男女做受_男女在水里做受

我记得……那好像是十几年前的事了吧……

那时的我还只是一个三岁的小毛孩,家族试炼什幺的也还没参加,只是在家听着家教,做一些基本的杀手体能训练而已,什幺实际任务的经验都没有,

那一天的景象……如今我还是印象深刻……那是从一个阴雨绵绵的天气开始的……

「笑笑!笑笑!笑笑!笑笑!!!!!!」远方传来惊天的叫喊声,那嫩嫩的童声还有大声公的威力……不用想,全家就只有我哥__冥夜皓会有这个功力,

「笨蛋!那幺大声干嘛?想把我弄聋吗?」我一手掏掏耳朵,一手拿起另一旁的书挡住那张朝我急扑而来的脸,正中红心鼻头!

「噢……笑笑妳怎幺能这样对待妳亲爱的哥哥……我可是给妳带来了一个好消息呢……」哥哥揉揉鼻子,可怜的眨着眼睛,一副受伤的看着我,

「那你说说看,什幺好消息?」我淡定的从他脸上拿回自己的书,一边靠着椅背,一边淡然的翻书,

「笑笑,妳还没出过任务吧?」哥哥拉走我的书,脸凑上我的面前,眨着那碧色的眼眸,眸中是满满的兴奋,

「废话。」无奈的翻了一个白眼,推开那张爱装无辜的俊脸,「你又不是不知道,在通过家族试炼之前,所有杀手都不得离开本家的管辖範围。」任务什幺的更不用说了,都是要出去跑走的,不离开本家根本没办法,我怎幺可能去过,

「那哥哥带你去W国的军事基地瞧瞧如何?」哥哥笑的眼睛都弯了起来,那副模样简直就是一只满腹心机的狐狸、腹黑魔王,把他剖半,会发现里面全是黑的,

「你在说梦话吗?这种骗小孩的把戏,只有三岁小孩会听信。」……等等!我好像就刚好三岁齁……不过我不信!

中国男女做受_男女在水里做受

「真的啦!我真的有办法带妳去啦!我接了一个去军事基地捣蛋的任务,正想带妳去欸!」哥哥不放弃的继续用他的脸颊抵住我的手,

「你真当我是一般的三岁小孩啊?爸妈还有爷爷会答应才有鬼……」用力的给他推回去,我们谁的力道也不输谁,要是有个正常人在我们之间,老早就在三秒内被活生生的压死了……还会爆浆,

「他们……不知道……不就好了……」哥哥用力的和我挤着,好强也是他的特点之一,

「什幺意思?」一听到这话,我便立刻退到一边,让他自己整个向前扑,摔个狗吃屎,

「噢……我的帅鼻……它今天总共受了两次重击啊……」哥哥吃痛的揉着鼻子爬起来,

「活该啦。刚刚那什幺意思?」自己好强要跟我争的,现在我好奇的是刚刚那话的意思,

我有机会……去看看外面?

「就那个意思啊……」哥哥捂着鼻子,盘腿坐在我面前,「老爸老妈出任务去了,听说是个大牌的人,才有资格请动他们。爷爷他和其他长老悠哉的去赏樱花了,这几天在R国有举行各国樱花展览。所以他们几个都不在,只要在今天内回来,他们就不会知道妳有出去的。这可是祕密喔!说出来的话我会被罚的!」哥哥说着还伸出手点点我的鼻头,

「真的……能去?」蹲在哥哥面前,不相信却又期待都看着他,说不期待是假的,我还蛮想见识一下外面的世界的,不过……我真的可以去吗?

「当然。我什幺时候骗过妳了?」哥哥揉揉鼻子,挑眉问我,

「嗯……我想想……去年12月,你为了报复我捉弄你,骗我说储藏室里有草莓,把我锁在里面整整三天;今年3月,你为了我的那份下午茶甜点,骗我说爷爷在找我,害的我爬上距离本家3公里的后山,到山中庭院找他;上週末你拿一碗饺子给我,说是什幺添福气的,结果我一吃便吃到了里面的硬币,牙齿掉了好几颗;还有……」我的情绪波动也从一开始的咬牙切齿变到现在的淡定诉说,都是你的功劳啊……我亲爱的哥、哥!

中国男女做受_男女在水里做受

「呃……我说的骗不是那个骗啦!妳也知道哥哥最爱跟妳玩了啊~~」哥哥尴尬的眼神飘移中,讨好的凑到我身边,还给我按摩肩膀,

「别一副犯贱的样子,认真的回答我,真的不会有问题齁?」我拉开他的手,睁大眼睛看着他,满满的期待都快溢出来了,

「当然了!就算有问题,我也会帮妳扛的,毕竟妳是我宝贝的妹妹啊。」哥哥刮刮我的鼻子,笑着说道,

「什幺嘛……」难得彆扭的扭过头,只是缓缓抓紧他的手,

果然还是哥哥最好了……不过我是不会说出来的,要不他又要骄傲一阵子了,

「所以……要不要去呢?」哥哥晃晃我的手,就像一个在撒娇的屁孩,

「唔……」看看他的手,再看看外面阴雨绵绵的天空,还是有点犹豫到底该不该去,到底该去看看,一探究竟,满足我的好奇心,还是乖乖的遵照家规,继续读书写作业呢……

「笑笑~~」哥哥不死心的蹭蹭我的手臂,

「好啦好啦!我去我去!别蹭了!」蹭的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别过脸,手推着他的脸,看向外面的天空,嘴角勾起一抹淡笑,

就算现在天气是阴天,但我的心情正是蔚蓝的晴天,

「YA~~太好了!!那我们走吧!别耽误了!」哥哥高兴的牵起我的手就往外跑,

中国男女做受_男女在水里做受

「不用那幺心急吧……」我无奈的被他拖着,看着渐渐透出淡淡阳光的天空,也难掩高兴的笑了,

哥哥……你还是很为我着想呢……不顾形象的逗我,带给我欢乐……

「谢谢你……」我爱你……

趁着哥哥在那边边跑边自嗨的介绍着W国的军事基地,我默默的嘀咕了一句,有这样的一个哥哥,真好……

「嗯?妳说了什幺了吗?」哥哥转头疑惑的看着我,

「你幻听了吗?」我毫不犹豫的给他推回去,刚刚那话只有我知道,

「也许吧……」哥哥搔搔头,继续往前跑,

「笑笑,要不要上来啊?我直接背妳跑过去,反正W国离我们这不远。」哥哥突然问道,

「不用了。我又不是没有那速度。」我的速度也是数一数二都好不,

「可是我怕妳跟不上欸……」

「少瞧不起人了,我比你快多了,小心被我丢下!」

中国男女做受_男女在水里做受

「喔?要比赛吗?」

「那你就等着输吧。」

说完这话,二话不说的立刻展开第一型态,向前急奔,

一路上,恐怕每个路人都只感觉到两道旋风飞过,什幺也没看到,

不过我和哥哥的比赛可激烈的呢!毕竟我们都很好强嘛!

**********

W国军事基地附近的一处树丛……

「可恶……居然平手……原本想说如果笑笑输了的话,就要叫笑笑以后都穿可爱的布偶装呢……」哥哥站在我旁边,看似很可惜的摇摇头,但脸上挂着的却是灿烂的笑容,

「想的美。我还想叫你穿夏威夷草裙一整个月勒!」我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觉得不够洩气,又补了他一脚,

「噢……」哥哥痛的抱着脚直跳,

「活该!」心情大好的朝他吐吐舌头,转头看向哥哥今天要捣乱的军事基地,

中国男女做受_男女在水里做受

W国在我们冥家东南边150公里处,以我和哥哥那种改造杀手的怪物速度,不到半个小时就到了,

听说这座军事基地是目前全界(我们所在的这个平面世界)防守最严密的一座,同时也是砲火做先进的一个,不过,在今天之后就不再是了,

「知道要做些什幺吗?」哥哥上前,把手放在我头上,

「你所接到的任务要求只是要“捣乱”,所以不用全毁,毁个三分之一差不多,再打散一些档案,破坏一些仪器,当然武器也可以A走一些……这样就差不多了吧?」挪开他的手,我一边说着,一边看向他,

「嗯,聪明!不愧是我妹妹!」哥哥骄傲的挣脱我的手,使劲的揉揉我的头髮,

「我本来就不笨!」我大声的在他耳边怒吼,嘟着嘴,像正在闹脾气的小孩一样,

「呵……呵……笑笑……生气的样子……也……好可爱……喔……」哥哥移开手,摇摇晃晃的站着,不怀疑短时间耳鸣或丧失听力的可能,

「神经病。走了啦!」恶狠狠的鄙视了他一番,拉过他的手直接大大喇喇的靠近那所谓的军事基地,

「欸!等等!」哥哥立刻清醒,挡在我的前面,阻挡我的脚步,

「怎幺了?」不进去,我们怎幺完成任务?反正外面那几个守卫也拦不住我们,

「笑笑,趁这个机会我来教妳一些东西吧!」哥哥笑着说道,

中国男女做受_男女在水里做受

「蛤?」现在?在这?教学!?

「我们的任务就像妳刚刚说的那样,了解完成任务的方法是很好,但同时也要策画最不会造成危险的计画,当然不只要一个计画啦。不过如果像妳刚刚那样大胆的打算走进去,虽然不是不行,不过如果思考一下,其实可以找到其他更快更稳妥的方法。」哥哥一边说着,一边拿树枝在地上画来画去的,「妳看喔,我们的任务是要捣乱,不是破坏,如果是破坏的话需要担心的东西就没那幺多了,可以大胆的炸了它,要不就大大喇喇的走进去破坏,不过如果任务是捣乱的话,不要洩漏我们的存在,任务就能更简单的完成。」

「什幺意思?」在计画这方面我没有哥哥那样的经验,还是得先听听他的说法,

「如果我们就这样走进去,对方就会知道有敌人入侵了,防备就会更加的严密,一个两个对手不算什幺,但如果他们一窝蜂的扑上来,就算是我们也会有危险的,毕竟我们只有两个人,世人总是说寡不敌众嘛。」哥哥说着,我才注意到刚刚那举动的愚蠢性,要是今天我是自己一个人来的,没有哥哥的提醒,也许明年的今天就是我的忌日,

「所以我们可以选择偷偷的潜入,直捣黄龙,毁掉大部分的系统什幺的,要不就是从小地方开始先设下埋伏的炸弹,最后一举爆破。这样行动比较有效率,也比刚刚那样的风险要来的小。」哥哥放下树枝,看着我,眸中闪烁的是我从未看过的认真,

「嗯。我知道了。」我也同样认真的点点头,今天还真看到了哥哥不一样的一面,不再那样嘻嘻笑笑,认真的一面,

「那我们出发吧。」哥哥再次伸出手摸摸我的头,这次带给我的感觉,是一种可以依靠的安全感,这才是真正的哥哥吧……

潜入基地对我们而言其实有点难度,毕竟最严密的基地可不是说假的,但我们还是靠着一些视线的死角,走小洞钻入了基地中,两个小孩出任务就是有这样的一个好处,身子小,钻哪都方便,

躲过守卫,避开监视器,好几次都差点被发现,不过身手好就是我和哥哥最骄傲的拿手绝活,之后我和哥哥决定兵分两路,我来负责扰乱监视摄影机什幺的,哥哥则是去做实质的破坏,

幸好在一开始的时候就打昏了一个守卫,拿他的磁卡打开了一个单间的电脑室,入侵系统什幺的正是我的拿手好戏,盗取资料再窜改一番更是小儿科一般,三两下就把这所谓最严密基地的系统搞的一团乱,所有系统全变我在控制的,

前一秒你还能在监视器上看到基地里的人员,下一秒在画面的就是我们可爱的神X宝贝,要不就是海X宝宝,

中国男女做受_男女在水里做受

前一秒你还在用热水洗澡,下一秒就让你体验看看温度快速骤冷的冷水澡,

前一秒你可能还在自己严密的房间里做些不可见人的事,下一秒你就会悲摧的发现你被老娘锁在自己房间了,

「这真是太有趣了……」看着监控画面里一张张惊恐的脸,突然觉得今天和哥哥出门真是个正确的选择,这样精彩的表情,在家还看不到呢,

非常无耻的笑着,走到一旁的小柜子里拿出一包洋芋片,一边看着画面里形形色色的人们,各种不一样的表情,一边很无赖的坐在那边吃饼乾,有时还开个网站去看小X女DOREMI什幺的,神态悠闲的很,完全不像一个正在军事基地中捣乱的间谍,反而更像出外野餐,正玩的很开心的小毛孩,

偶尔瞥瞥一旁的监视画面,基地中的人就像一群热锅上的蚂蚁,到处乱窜,还有一些看似高层长官的人正命令赶快去抓到姦细间谍什幺的,

「笨蛋。」看着他们一个个冲进中央控制室,却发现里面没人的震惊表情,我都忍不住大笑出来了,

不过应该没人想到一台普通的电脑也能办到中央控制室那样的功能吧,虽然说这台电脑和我自己的电脑比起来逊多了,不过好歹也是军事基地里的电脑,所以也差不上哪去,但……

「这些都是我真正的能耐喔……」就算再废的电脑,我也可以办到这种程度,只是花费的时间会有些差距而已,要是他们知道把他们玩弄的团团转的是一个三岁小孩,不知道会有什幺样的表情呢,应该会很有意思……

眼角无意间看到其中一个监视画面,一个小小的人儿正在军火库到处乱窜,还不忘把一些稀奇的武器装进自己的皮X丘小背包里,

「不错嘛……」笑容越发灿烂,哥哥也挺厉害的嘛,就这幺轻易的拿走,刚刚有把枪还差点装不进去呢,看他在那边硬塞,一般人早已为他捏把冷汗,满脸黑线了,

但他可是我哥呢!他的厉害我比谁都清楚,他就有那个本事在那边悠悠哉哉的塞武器,

中国男女做受_男女在水里做受

看着他有点汗水的俊脸笑看着摄影机,还很狂妄的身手比个V字,我很没品的拿起耳麦,对着麦克风说了个“呸”字__当然那只有他能听到啦,

虽然我承认你有在那边狂的本事,但我就是不爽你那表情,我呸!

哥哥笑的更加灿烂,指指自己的背包,又指指门的方向,用口型对着我说“走啰!”,

「好啦。」对着麦克风丢下这话,立刻开始毁尸灭迹,什幺记录痕迹通通消掉,档案什幺的全数归位__当然没有先修正回原本的,垃圾啥的全部处理一番,房间立刻恢复成原本的样子,

拿着刚刚的洋芋片,把耳麦和磁卡丢在被我劈昏的警卫身上,一脚踢开门,就这样直接走出去了,

收工收工,回家吃草莓了……

「欸!妳是谁?」刚转过转角,就刚好撞见一个急奔而来的警卫,

「哎呀……掰掰了~~」我可不能被发现呢~

淡定的走过他,下一秒血色自那名守卫的颈部飞溅,那个守卫一声都来不及呼出,就KO倒地了,

「呵呵呵!是血耶!真漂亮!」以往只听过杀人时会有血,只是没想到这幺漂亮,今天这趟任务真是长了不少见识呢~

转头,正好瞥见另一个守卫正吃惊的看着我,握着对讲机的手还在不住颤抖,

中国男女做受_男女在水里做受

疯狂的笑了一下,挥挥手指上的鲜血,一步一步的走向他,

「快……快派支援来23区!!敌人……敌人是一个孩……噶……」那守卫正通报到一半,就溅出血色的花瓣,沾染了洁白的地面,

「哼,弱者。」我不屑的踢了他一脚,把洋芋片的垃圾包装直接丢在他身上,拍拍手掌,继续向前走,前往和哥哥约定的集合地点,

「是左边还是右边呢……」我呆呆的看着岔路,实在不知道该走哪里,刚刚记得地图又忘光了,看来回去得训练一下记忆力了,

「这里!这里有人的声音!」正犹豫不定,左边的道路便传来了一大群人的脚步声,而且还以非常快的速度接近,

「人数不少呢……」没办法速战速决,蚁多咬死象,我也不保证能全数击倒,「那就……」

掏掏身侧的包包,拿出两个小小的东西,一个贴在左边走道其中一边的墙上,另一个就贴在它的另一边,按下开关,转身,一边扣上包包,一边悠悠哉哉的向右边的走道走去,

既然左边有敌人,那就往右边走吧,

「找到了,在那边!」果然很快就追上了呢……不过,追上了也没用……

「3……2……1。」

“碰!!!!”

中国男女做受_男女在水里做受

热感应炸弹,形状虽小,但威力无穷,只是布置的时候两个要对準而已,要不还蛮好用的,

不去理会身后的爆炸,反正最后那里只会是一团血水肉泥,没什幺值得看的,继续走在走道,走到尽头,只有一座通往上层的楼梯,

「看来只能上去了……」慢慢的走上楼梯,不急不慌的,来到一扇门前,无奈的打开,

反正这里就只能一直走下去嘛……后有追兵,也没退路,所以就往前走呗~~

一打开门,面前一望无际,天空就在眼前,依旧是早晨那般灰濛濛的,连原本微微露脸的太阳都躲起来了,前面是空蕩蕩的一片,

看来……这里是直昇机停起的地方……

“碰!碰!”

砲火无缘无故的袭来,我一个跃步,急奔至左方,一枚砲弹就直接摧毁了我刚刚上来的楼梯,

「MD……」这样老娘怎幺下去啊……

“碰!碰!碰!”

一枚又一枚猛烈的砲弹从对面的建筑袭来,我只能不断迴避,最后躲到整层楼的最右端,只要再踏一步就会跌下去,

中国男女做受_男女在水里做受

我所在的这栋建筑是呈一个阶梯状的建筑,而我就在它的顶楼,空间最小的那一层,也是最高的那层,整整有十多公尺高,

而对面的建筑一直朝我发射砲弹,我身上也就只有带着摆放型的炸药,根本无法打到几十公尺外的建筑,

“碰!!!”

一阵惊天的爆炸声响起,火焰如猛虎一般吞噬着对面的建筑,威力甚强,连我现在站在这也能感觉到地面的震动,

「笑笑!!!」

右下方传来哥哥的声音,转头过去一看,待在楼下那层的哥哥正扛着一个火箭筒,焦急的看着我,

「哥!!!」我急跑向那个方向,却被一枚砲弹引起的火焰挡去了去路,

「哥……」想前进又前进不了,虽然是改造杀手,但直到现在我还未能熟悉我的能力,而且我们的身体也并非无敌的,我也是会被火烧伤的,

「笑笑!妳快下来啊!」哥哥激动的喊着,却也跳不上来,谁叫这基地的一群神经病把这层楼建那幺高啊!

「下不去啦!!!」要不我现在还会困在这吗!

“碰!!”

中国男女做受_男女在水里做受

又一枚炸弹,炸在我的后方不远处,水泥地破碎,瓦砾纷纷朝我飞来,我蹲下身子,护住头部,

我决定了,要是今天我能活着回去,我一定努力学习的,

「笑笑!冲过来!哥哥会接住妳的!」哥哥在下面同样心急的喊道,

「我……我……」我不敢跳……我真的不是无敌的啊!而且……现在有火挡住你的视线,你能确定真能接住我吗……

「你先走吧!别管我了!」反正任务中死亡是难免的,只是没想到我的人生只有三年,

「妳说什幺傻话啊!笑笑,相信我……我一定会接住妳的,我绝对会保护妳的!」哥哥语气和缓了下来,却听起来比平时更坚定,更令人安心,

「那……」我深呼了一口气,抱着头缓缓站了起来,「你一定要……接住我喔!」要不然要你好看的!

「嗯!绝对不会摔到妳的!让妳受伤的话,我去找阎罗王报到!」哥哥大声说着,

「嗯!」我用力的点点头,后退了几步,双手护住头,直接往火焰里冲,

灼热的风拂过我的皮肤,曾有过要退缩的想法,但我相信哥哥他会接住我的,也相信他不会让我受伤,脚步越发的快速,穿过火焰,脚下一悬,整个人向下俯冲,

空气划过耳边显得异常的刺耳,身子一直向下坠落,一股名为恐惧的心理涌上我的心头,

中国男女做受_男女在水里做受

哥哥……你在哪……

「笑笑!!!」

耳边突然传来哥哥的声音,正张开眼睛,就觉得自己投入了一个熟悉的怀抱之中,手下意识的抓紧,不敢放开,

「我们回家吧……」

身子被紧紧抱紧,惊吓之后的意识渐渐模糊,最后只听到这幺一句话,我便迷迷糊糊的睡过去了,

**********

事后当我再次清醒过来,我早已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身边的柜子上还有一盘鲜草莓,和一张小纸条,

“笑笑这次很厉害喔!回来的时候差点被爷爷发现,不过我的瞎掰功夫也不是盖的!老头他被我忽悠过去了!草莓是奖励妳的,下次再一起去出任务吧!__妳最爱的哥哥。”

纸条上是这样写的,不过我却是听姐姐说哥哥回来的时候正好碰上了爷爷他们,被狠狠的训了一遍,最后还被禁足三个月,

听到那消息的时候他还去抱老爸的大腿求饶呢!毕竟不出门就没工作,没工作就没收入,没收入就吃自己,

之后惩罚虽然这样实施,不过他还是活的很快活,因为还有个姐姐给他做三餐不收钱的,真是让他捡了便宜了,

中国男女做受_男女在水里做受

不过……听说他从头到尾没有说到我,还自动揽过了所有责任,我还是很感动的,所以曾经送他点生活用品之类的,

可是要怪只能怪他自恋的老毛病又犯了,在这之后,又被我狠踹了几脚,手上也留了几个齿印,那真是一段疯狂又有趣的回忆,

哥哥……你果然最疼我了……你知道吗……我也最爱你了喔……

「月儿,哥哥接住妳啰!」阳抱着月,笑着说道,

「嗯!我就知道哥哥最厉害了!」月用力的点点头,紧紧抱住阳,朝他的双唇就这幺亲了下去,

「冥月、冥阳,你们的感情什幺时候那幺好了啊……好到都在亲嘴了。」我不再怀念过去的回忆,转头看着两个宝贝有趣的举动,无奈的摇头失笑出声,

我记得他们以前顶多亲亲脸颊,抱来抱去而已,什幺时候开始这样亲密啦……怎幺我这娘亲不知道呢,

「妈咪!」月开心的拉着阳的手跑到我身边,

「妈妳说什幺呢?我和月儿的感情本来就很好啊。」阳还是笑笑的样子,拉着月的手像抓着一个宝贝一般,

「是啊是啊!我和哥哥的感情可好了呢!就像妈咪和爹地那样,你们平常不也是这样亲吗?」月倒是心直口快的孩子,毫不避讳的开始质疑我了,而阳则是在一旁窃笑,

「妳说什幺,才没有这回事……」脸一红,伸手就要抓住样子十分无辜的月,

中国男女做受_男女在水里做受

「月儿,我们走,妈咪她害羞了。」阳一把拉开月,伸手作势随意的搂住她的腰,却也同时让我没办法抓他们,

「喔~~妈咪羞羞脸~~」月笑的一脸天真无邪,

「你们……我才没有……」我一心虚,马上上前就要逮人,

「妈妳傲娇啰~~」阳这小子十分欠揍的拉着月就开始跑路,而月则是一边笑着,一边跑,

「我没有!」

真是的……阳的个性一定是遗传到“他”的,要不然怎幺老是在欺负我这老妈,

「你们别跑……」我抬脚就像去抓他们,可是无奈腰被突来的手给抱住,

「怎幺了……那幺吵……」来人迷迷糊糊的说着,听起来似刚睡醒,手臂一弯,就让我面朝向他,低头就要亲下来,

「欸!别亲了……小孩子都在学你……」我伸手挡住他的唇,红着脸别过头,眼睛扫过一旁的两个小鬼,狠狠的瞪了两人一眼,

「什幺意思?阳……」他转头看向正要带着月逃跑的阳,

「没有什幺意思啊……爸爸……」阳的笑容有点崩,手依旧抓着月,脚正以缓慢的步伐渐渐远离我们,

中国男女做受_男女在水里做受

「爹地,就真的没什幺啊,只是像你和妈咪平常一样而已。」月好像也知道自己哥哥故意不说的,配合着哥哥不说,

「平常一样?」他挑起眉头,看向月,

「就是这样啊……」月说着,就扳过阳的脸,小小的红唇就直接亲下去了,而阳则是一脸无奈的搂住她,

「你看……都你教坏小孩的……」我有点抱怨的抬头看向他,一时之间又有点愣住了,逆着阳光的他看起来还是那幺完美,

「喔?是吗?」他有点邪魅的笑着,转头看向阳他们,手依然紧紧抱着我的腰不放,「月,应该不是这样喔……」

「什幺意思啊?」月放开阳的脸,疑惑的看向他,

「欸……你……」难道……

「是这样的……」说着他又伸出另一只手拉下我的手,低头亲了下来,舌头在口中乱窜,

「喔……爹地妈咪羞羞脸。哥哥我们不要看。」月拉着阳的手,快速跑开,

「爸,我等着第二个妹妹喔!」阳幽幽的丢下一句话,和月嬉笑着离开,

「听到阳说的了吗?」他含着我的嘴唇,低头眼含笑意的看着我,

中国男女做受_男女在水里做受

「你……」我红着脸,双手抵在他的胸口,

「我们去睡觉吧。」他笑着,直接把我扛在肩上,往房间走去,

「喂……你……」白天睡什幺觉啊!!你这禽兽!!

冥阳、冥月!你们两个毛小孩还不快救你们娘亲!!!!!

************

之前临时突发奇想想到的所以可能有点怪请各位见谅~

至于后面的那个“他”是谁大大们就自行想像吧~

在某幽脑里当然是飞坦大爷啊~不过各位大大也可以想成是侠客或库洛洛要不白犽也行……

应该很少人想说是芬克斯或窝金什幺的吧……?当然各位要这样想也没办法……

本週的更新就是这篇小插曲哦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58223.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