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怎么做好呀 奶大B紧17p老门卫

CHAPTER-01腐烂的种子(3) 「我不是故意跟着你喔,只是我家也是这条路。」
放学后,洪育修没多理会我,我也只好静静的跟着在他后面,但我担心他误会我跟蹤他,所以走了一小段路后我主动解释。
「我知道。」
「那就好。」
彼此一阵沉默。
过了大概十秒钟我又想讲话了,于是又开口:「你上课好认真,你很用功念书吧?」
「算是。」
「那你成绩很好吗?」
「还可以。」
「你在以前学校都考第几名呀?」
「过去的事不重要,重点是现在和未来。」
「喔。」我的话倒是都不在乎,过去、现在、未来,我通通都无所谓,「那你这次没考到期中考,会补考吗?」
「会。」
「那你有自信考很好吗?你才刚转来,会不会不适应?」
「考了就知道了,全台念的课本都差不多,所以应该还可以。」
「也是。」见他都愿意回我话,我开始凑近他,「那你为什么会转学来这里呀?」
「不关妳的事。」
「喔,好吧。」既然他不想讲,我也没理由逼问他。
「比起我,妳才更让人好奇吧?」他将视线对向我,眉头还轻轻皱着,彷彿真的对我充满疑问。
「我怎么了吗?」
「妳话明该怎么做好呀 奶大B紧17p老门卫明很多,却不怎么和班上同学说话;上课上到一半跑出去,同学和老师居然没反应;而且我看妳一整天都在发呆,妳到底……」
「嗯……」我思索了一会,接着回答:「我是蛮喜欢说话的,但大家不爱和我说啊,所以有时我只好自言自语,或是找其他东西说话,在学校可以找桌子、椅子、窗户、天空、笔,或是什么的说话,在家的话我比较常和一只叫「阿花」的兔子娃娃说话,说真的我也不知道同学为什么不太和我说话耶。」
「我大概可以理解。」
我张大眼看向洪育修,「为什么啊?」
「因为妳很奇怪。」
「会吗?」
「嗯。」
「哪里奇怪?」
「一言难尽。光是妳不知道自己哪里奇怪这点,就知道妳真的很奇怪。」
「什么啊?听得我糊里糊涂的。」
「妳不用听懂,反正妳也不是真的在乎同学为什么觉得妳奇怪。」
我吃惊,接着一笑,「你说的没错,你倒挺了解我的。」
看来我跟洪育修挺合得来的呢!
我走到他面前,比了比自己,然后笑开,「我今天很守信吧?答应不吵你上课,我真的一整天都很安静喔!」
洪育修没多看我,绕过我继续直走,「希望妳每天都能这样。」
我又再次靠向他,「有点难耶,我有时会忍不住想说话。」
「那请妳找别的东西说话。」
「但我觉得跟你说话挺好玩的。」
「但我不觉得好玩。」
「也许之后你就觉得好玩了。」
「我觉得这机率低到不行。」
「也许之后你就会觉得机率变高了。」
「不会。」
「你怎么知道?」
「真是够了,跟妳说话简直没完没了。」洪育修似乎有些恼怒,口气开始变得不耐,脚步也加快不少,试图离我远一点。
看着他走得很快,快到我必须小跑步才能跟上他的脚步,跑没两步我便停了下来,回复到自己平常走路的速度,也没再继续多话。
我识相的没再打扰洪育修,他却在这时转过头看了我一眼,似乎有些纳闷也有些意外我没追上他,但仅仅两秒钟便再转过头去,没再搭理我。
既然人家不想理我,那我何必一直去吵他?
反正他理我也好、不理我也罢,我也不是太在意。
无所谓啊。
然后我们就相隔两公尺的距离,静默的走回各自的家。

CHAPTER-01腐烂的种子(4) 后来的几天,我和洪育修便没太多交谈,就像是陌生人般谁也没打扰谁的生活。
因为平常也没什么事可做,他刚好住我隔壁,又坐我附近,所以我没事便会观察一下他。
观察结果是:他的生活还真是规律得很无聊。
早上準时去上学;上课专心,下课也还会念个书;不太与其他人有互动,似乎都没有要融入这个班级的意思,全心都在课本上,是个书痴;放学后除非去买东西,不然就直接回家;虽然没同住,但可想而知他在家肯定也在念书,然后準时去睡觉。
「阿花,现在晚上十点,你觉得洪育修在干嘛?」躺在床上,我对着阿花说话,「嗯嗯,你也觉得他还在念书吧?他除了念书之外好像没别的事可做了耶。」
我翻个身继续道:「念书很无聊,他怎么那么爱念?还是因为想考个好大学啊?」
再翻个身,「读书有那么重要吗?考烂了有什么关係?反正读不读日子都能过呀!阿花,对不对?」
正当我想继续对着阿花说话时,一道开门声响起,接着传来了阵阵脚步声。
我对着阿花一笑,「看来他回来了。」
接着我起身,蹦蹦跳跳走出房间,一见到那进屋的人便迎了上去,将身子贴在他的胸膛上,朝着他甜甜笑开,用着有些娇羞的声音开口:「昌翰,欢迎回来喔!」
只见那人懒懒的看了我一眼,接着打了个大哈欠,然后敷衍的朝我一笑,接着便将我推开,转身去看冰箱里有没有东西。
「千花,冰箱里怎么什么都没有?下次帮我买些吃的。」
「我知道了。」
在我眼前的人叫李昌翰,是我的男朋友兼同居人,交往天数跟同居天数一样长,算算也快一年了。他是个大学生,现在大三,家里开餐厅的,算是个有钱的小开,长相普普通通,个性还算开朗,有点吊儿啷噹的样子。
我倒了杯水递给昌翰,接着从后面轻轻抱住他,「这几天玩得开心吗?」
他接过手,喝了几口,「还不错。」
昌翰告诉我他这几天要和朋友出游,没给我确切回来的日期,大概去了两个礼拜,我是个乖巧的女友,从不干涉男友和谁出去、去了哪里、要去几天这些事情,只是静静听他的话,在家等他回来,然后回来时问他开不开心。
忽然他像是想到什么似的转过身,朝我歉疚一笑,「糟糕,我去玩,但忘了买妳的纪念品,对不起啦!」
我笑开,没有任何责怪的意思,「没关係呀,你玩得开心就好。」
昌翰摸摸我的头,「真是个乖女孩。」
我再次一笑。
没有送我礼物有什么好道歉的?我无所谓啊。
我根本不在乎男友是不是记得带纪念品给我。
「那我不在的这几天,妳有没有想我啊?小宝贝。」昌汉将嘴凑近我的脸颊,轻吻了下,接着将双手跨在我的肩上,我的肩膀瞬间感到沉重。
「有啊。」才怪。
「有多想我?」
「好想好想你,每天都在想你什么时候回来。」才怪。
「真乖。」他吻上我的嘴。
昌翰的吻从轻啄变成热吻,将舌头窜进我的嘴哩,接着双手顺着我的身体滑到腰间,然后往衣服里伸去,恣意抚摸我的肌肤,当他的唇离开我的,便将我横抱起,接着往房里走去……
上床完后,我躺在昌翰身旁,他则呼呼大睡,洩完慾后对我没有任何留恋,连一声晚安都没说便直接睡去。
但无所谓,我不是会留恋男人的人。
或者说,我不是会爱上男人的人。
再或者说,我不是会爱上人的人。
被谁爱或爱上谁,我都不在乎。生命中有没有爱情这回事,我也都无所谓。
我起身,光溜溜的走到浴室后,开始简单的清洗自己,当水从莲蓬头落到我的身上时,我轻呼了口气,接着闭起双眼,感受水滴滑过我的身躯。
昌翰是我的男友,第四个。
但我并不爱他。
我不知道他对我有多少爱情,反正我也不在乎他有多爱我。
我张开双眼,拿起莲蓬头,盯着莲蓬头上一粒粒的出水孔,「你问我为什么可以跟不爱的人交往?」
「没办法啊,我没钱,找个人养我最方便啦!」我将莲蓬头拿高,「什么?你说我犯贱?无所谓啊,反正我也不在乎自己是个怎样的人,日子也只是随便过过。」
我将莲蓬头归位,接着拿起毛巾,「毛巾,你问我没爱昌翰,那有爱过前三任男朋友吗?嗯……都没有,一个也没有,因为我从不在乎谁,跟男人在一起都只是为了养活自己。」
用毛巾将自己擦乾后,我穿上睡衣,接着躺回床上,抱着阿花。
虽然我交过四个男友,但还真不晓得爱情是什么滋味。
也许他们曾经爱过我,但我也没用心感受过,更不曾对谁付出过真心。
不知道为什么有人可以爱到要死要活,为了爱情不顾一切,甚至愿意为对方委屈自己,将自己的一切奉献只为了让对方幸福。
要不是男友们会供我吃住,我才不愿意对他们笑、给他们摸、陪他们上床,但因为我交往经验还算不少,久了便也知道如何扮演好「女朋友」的角色,我想男人们或许就是喜欢我这样吧。
反正我知道这套对男人有用,这是养活自己最简单的方法。
至于这是否糟蹋我的清白或尊严,那都无所谓。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574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