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少妇姨妹 塞着跳跳蛋走路和上课

01

01
小学毕业时,有人说中学是压力的来源。
中学毕业时,有人说高中是成熟的历程。
高中毕业时,有人说大学是热血的挥霍。
这些话,到底是哪个白痴先说的?
「一直唱歌不觉得很无聊吗?来玩点有趣的东西吧!」
说话的是联谊活动的主办人,他拿起桌上的麦克风,兴奋地叫嚷。
「联谊就是要玩国王游戏,你们说是不是?」伸出食指扫过座位上的男男女女,他不知道哪来的冲劲。
「好啊好啊,那我们来玩国王游戏吧!」
「好久没玩了,好兴奋哦!」
「谁做个籤筒吧!真是令人期待!」
意外地,开口要玩的全部都是女孩子。
大学生就是要夜唱、夜冲、联谊,最好一夜从台北骑机车冲到垦丁。
我不懂为什么身为大学生就得这么热血、这么极限?
今天会来KTV参加联谊的原因很简单,因为这次联谊对象找来了我欣赏的某个男生及他的朋友们。
虽然一整天都让我觉得无聊烦躁,但只要能偷偷关注我心目中的帅哥,那就足够了。
「悦青姐,我男朋友要是知道我跟人家玩国王游戏,他会生气的!」旁边一个短髮清秀的女孩拉扯我的袖子,从她慌张的表情中可以得知她有多深爱她的男朋友。
她的名字是赵佳筠,是个非常传统的女性。
顺道一提,她跟我都是麵包店的员工,在学校则是不同科系的学姐学妹关係。
「我抽到国王!我抽到国王!」
坐在旁边座位的某个女生卖力的晃着她手中的竹籤。
「我想想哦!嗯……六号在九号的脖子上种草莓!」思考了几秒钟,她在欢呼声下激动的指示。
六号跟九号是两个男生,他们有些疑惑国王的指定,满脸错愕地风流少妇姨妹 塞着跳跳蛋走路和上课望着彼此。
「你们两个发什么呆?快点啊!六号!」抽到国王的女孩摆摆手,催促傻眼的两人。「不要害羞啦!只是游戏嘛!反正都是朋友,自然一点嘿!」看见两人稍显为难的表情,女孩接着说。
「欸,快点!」
「你是六号。」
「妈的!我要吸你哦?」
「嗯……」
尖叫声与雀跃声落下后,两张无奈的脸对看一眼,双双做出呕吐的动作。
「超想死的。」
「不是只有你。」
「喂,你吸而已,我还留痕迹欸!」
「……」
自从那个女生指定了这么可怕的游戏行为,我跟佳筠逐渐担心要是我们也中标了该怎么办?
「我觉得,我们是不是可以提早离开?」刚刚还安慰佳筠不需要太紧张,结果我现在却怕得要命!
「四号,把桌上这杯混和果汁喝下去!」
说时迟那时快,抽到国王的某个男生指着桌上那杯混杂了香菸、汽水,可能还有鼻屎的不明液体。
「这里面有各式各样的果汁,刚刚不知道谁还加了一口口水。」他边说边笑,让每个人脸上都充满了嫌恶的表情。
「徐昶熙,刚刚是你吐口水的对吧?」那个帅哥用手肘撞了下他身旁的男孩,一脸作恶地说道。
「反正我又不是四号。」那个叫徐昶熙的男生耸耸肩,幸灾乐祸的咧开嘴。
握紧手中那支写着『四』的竹籤,我想我一定是坏事做太多了吧?
缓慢地举起我的右手,我多么希望他们会看在我是女生的份上,取消这个既可怕又噁心的指示。
「啊——是颜悦青欸!」
「喝下去!喝下去!」
「悦青,加油哦!」
「颜悦青,要全部喝光哦!」
唉,看来我做人失败。
没办法了,只好捏着鼻子把这杯奇怪的『果汁』一口气吞下去了。
「我帮妳吧!」在我拿起杯子的同时,坐在一旁的男生勇敢地伸出援手。
他是我今天联谊抽到的车钥匙主人,长相平凡,穿着也很简单整齐;只是,我并不知道他的名字。
我本来打算拒绝,但他动作俐落,一手抢过我手中的玻璃杯,然后咕噜咕噜……
他在喝的时候还飘出奇怪的气味,让我跟附近的人忍不住捏住鼻尖。
臭臭的味道里还参杂着酸酸鹹鹹,仔细一看玻璃杯里还有漂浮的不明物体,简直像极了『痰』!
饮尽杯内混乱的液体后,那个男生直接瘫倒在旁,可以感觉出他似乎见到了带着镰刀的骷髅头死神。
「悦青姐,他会不会是喜欢妳啊?」对于车伴的英雄救美,佳筠在一旁偷偷亏我。「好酷哦!一下子就喝下去了欸!」讚叹一句,佳筠又推推我的背。
「妳就不要被抽到,到时候我就笑死妳!」这个臭佳筠!非但没有理解我被抽到的恐惧,还急着嘲笑我。
不过,我真的好庆幸车伴的勇于帮忙,不然我喝了那杯怪东西肯定会拉肚子拉个三天三夜不停歇。
「我是国王!换我当国王了!」
都忘了这个游戏还在进行!现在抽到国王的是我国中到现在的死党,名字叫梁思竹。
「我想想……那,二号跟七号嘴对嘴接吻?」
这句话落下,现场陷入一阵狂热的气氛!好像跑了几天的马拉松终于抵达终点,让每个人都兴奋不已!
正在开心自己不是指定号码的同时,旁边传来了极为哀怨的气息……
「佳、佳筠,难道妳是二号吗?」胆颤开口,希望佳筠可以否认我的问题可是又希望她活该被抽到。
佳筠摇了摇头,默默将竹籤塞进我的手中。
原来佳筠是七号啊?我有些庆幸的在心底嘲笑佳筠。
「喂!七号是谁啊?」一个身影从座位站起,晃着他手中的竹籤。「是妳啊?还不过来?」目光定格在我身上,他眨着问号眼睛。「再不过来我就要过去啰!」
我还来不及反应,这个人已经走到我面前捧起我的面颊。
手中的竹籤落到地上,不敢置信我又不是指定号码,为什么遭殃的是我而不是佳筠呢?
「啊——」愣了几秒钟,我慌张推开他,对上他不解的视线。「喔,我……我不是七号!」
包厢内的灯光闪烁下,可以看出他髮丝透露的棕色光泽。
咦,这不是刚刚在饮料内吐口水的髒鬼吗?
「是喔?但妳刚刚也没有遵守指示啊!妳看我朋友变成那样,所以换妳帮妳朋友非常合理。」
指了下瘫倒在旁的我的车伴,他抓抓他的棕色脑袋。
「看妳的反应,那不会是妳的初吻吧?」看我两眼放空,他微讶地问。
这家伙到底在说什么啊?我进不去他的言语世界。
「好吧,那我勉强当妳的男朋友好了。」丢下手中的竹籤,他突如一句。
什……
「我知道妳会觉得妳配不上我,但我不会介意的。」拍拍我的头顶,他对我微微笑。
我实在无法理解他的思维,更不明白他成为我男朋友的目的是什么?虽然我单身许久了,不过也没缺男友到这种地步吧?
虽然他长得满帅的,可是,我才不想被当成那种随便又轻浮的女孩,我也是有选择权的好吗?
「今天也玩够久了,準备回家吧!」
「叫睡觉的人不要睡了,收工!」
「恭喜我们联谊诞生一对小情侣,走啰!」
什么跟什么啊?没人想要帮我说几句话吗?
「啊,忘了跟妳说,我的脾气不好,而且我最讨厌迟到,妳要有心理準备,懂了吗?」
叫徐昶熙的家伙,露出的微笑里有着藏不住的恐吓,让我不禁屏住呼吸。
「那家伙叫不起来就算了,搭我的车吧。」嫌弃的看了眼我的车伴,他扯着我的手臂走出包厢。
「等等!那我怎么办?我是你载来的欸!」思竹从我们身后揪住徐昶熙的衣衫,激动地嚷道。
是思竹!
「思竹,我……」快救我!
「还能怎么办?等他醒来,不然走路回去吧。」推我向前走,徐昶熙不以为意的表示。
「算了算了,不影响你们独处,我随便叫个人载我回家。」
摆摆手,思竹快步走过我身旁,不忘对我伸出右手大拇指。
「恭喜妳摆脱单身啦!记得跟昶熙过夜要小心喔!」露出巫婆般的邪笑,思竹接着比出胜利手势。
身为我的好友,这女人竟然在这种情况下幸灾乐祸?
「梁思竹,妳找死喔?」徐昶熙说出了我内心吶喊的声音。
「那个,悦青姐!」
现场会这样叫我的就只有佳筠了。
「今天谢谢妳,然后……对不起!我走了!」向我深深一鞠躬,佳筠跑着离开我跟徐昶熙面前。
「走吧,我送妳回家。」落下随性的语气,徐昶熙踩着快步直直向前,害我不得不小跑追上他。
没有任何男女之情而成为情侣,这并不是我想要的恋爱方式。
而心中这积极的抗拒心情,却来不及阻止一连串複杂的开端。
我们之间的相遇,会是幸福还是悲伤的起始呢?



02

02
搭着机车抵达我在学校附近的住处,我小心将安全帽递给徐昶熙。
「谢谢你。」面对一个临时成为男朋友的陌生人,我心中的疙瘩真的是很超级!
他环抱着我递给他的红色安全帽,双眸扫视着眼前的建筑物。
「妳住哪间啊?」看了我一眼,他拉下脸上的黑色口罩。
我举起无助的右手食指,轻轻指向三楼的某个房间。
「那里,左边数过来第二间。」
不知道我在害怕什么,反正就是很希望他赶快离开让我可以上楼把自己藏起来。
「很晚了,你不回家吗?」耐不住,我开口询问。
徐昶熙将安全帽挂在机车的钩子上,拉上口罩:「进去吧!明天见。」向我挥挥手,他催下油门离开。
嗯?他说的『明天见』是什么意思?难道他中午或放学打算来我们科系找我吗?还是他早上要来这里载我去学校?希望他不要做这么愚蠢的事!
唉,我还是明天起个大早赶快骑机车去学校好了!
在电视里多出一个帅气的男朋友明明就是很幸福的一件事,为什么这个浪漫剧情搬到我身上,却变得这么令人负担呢?

不是我臭美以为人家一定要骑车载我去学校,我只是为了避免这种突发状况,即便第一节没课,我还是特地起个大早,八点就準时到空无一人的教室发呆。
第三节才有课,我还有将近两个小时的时间可以鬼混,我看我睡一下好了。
一个人的教室果然很平静,让我的脑袋不断重演昨天在KTV玩国王游戏的画面。
啊啊啊,真是欲哭无泪!
在我趴着不知道是否睡着的时间中,似乎已经来到了十点,也就是我们班的上课时间。
我明明就还有一点点意识,为什么听到声音还是醒不过来呢?
「颜悦青,妳那么早来干嘛?」
感觉身旁的座位上传出放包包的声响,应该是思竹吧?
「欸,醒来啦!」
我的小腿被人家用脚尖攻击,绝对是那个没礼貌的梁思竹!
好不容易,我将脑袋移开桌面,一脸惺忪睡眼望着思竹:「早。」
我不喜欢在教室睡觉的其中一个原因就是会像现在这样,很想继续趴着睡,好不容易起来了眼睛又睁不开。
感觉教室里有很多瞌睡虫,怎么睡都睡不饱。
思竹在我桌上丢了一张小纸条,上面写了几个数字。
「这是昶熙的电话号码,妳的我已经给他了。」脱下身上的薄外套,思竹今天穿了件休闲的黑色T恤,下面是牛仔短裤。
电话号码?
哦,说是男女朋友,所以要交换号码。
「为什么没经过我的同意就把我的号码给他?」我连被支配成为他的女朋友都没机会拒绝了,连电话号码给不给也不让我自己做决定吗?
「妳很啰唆欸!你们要好好相处啊!」拍拍我的肩膀,思竹坐下来翘起脚。「常常会有女生缠住昶熙,这时候妳就得好好保护妳的男朋友了,知道吗?」
所以说我根本就是在帮徐昶熙斩掉烂桃花的存在,是这样吗?
拿起桌上的小纸条,我无神地望着上面的十个数字。
「可是思竹,我每天放学都要打工,没时间谈恋爱欸!」
这其实也是我单身的原因啊!忙着工作一定会忽略另一半的,最后的下场还不是分手!
「妳跟他说这个游戏一点也不好玩!我不奉陪了。」纸条丢到思竹桌上,我没什么兴致的打了个哈欠。
「算了,反正昶熙也会主动打电话给妳。」思竹把纸条夹进某本课本内页,无所谓的耸耸肩。
「他的目的是什么啊?我没有很正,跟他也不认识!」
难道我会是他小时候的初恋情人吗?然后其实我们是青梅竹马,只是长大后忘记了?
真是的,就连网路小说都不会一直重複这种无聊的剧情!
「对了,妳知道关祺玮跟我们班的杨舒念在一起了吗?」挡不住思竹的八卦唇舌,我又得知了一个对我人生没有帮助的绯闻内容。
等一下!关祺玮!梁思竹刚刚是说这个名字吗?
身高一米八、健康的自然肤色、眼睛深邃细长的那个帅哥?
「妳说他跟谁在一起了?」我心中的理想情人竟然死会了?而且对象还是我们班公认的美女?
「妳干嘛这么激动?」
「如果他是跟男人交往的话,我或许还比较不会伤心……」我无力地趴倒在桌面。
「颜悦青妳很白痴欸!」思竹被我的反应逗得哈哈大笑。
她可能不知道我的悲情是很认真的,我一点都不想搞笑啊!

放学时间,我跟思竹一起走在车棚的途中,我们正前方来了一群人,其中有男有女还有一个特别像女孩的男孩。
那个很像女孩的人走近我,我才发现他的身高大概在一米七八左右。
「喂,有空吧?」
脣红齿白、及那白皙细緻的皮肤……
老实说,他长得好漂亮哦!昨晚视线不佳,我没发现他竟然长得这么好看。
他的眼珠子黑白分明,当女生的话可是桃花眼呢!
「哦,应该吧!」太专注于他漂亮的五官,我近乎失神。
直到思竹用力掐住我手臂上的肉,我才痛得回过意识。
「颜悦青,昶熙在跟妳说话,妳听见了吗?」看着我一副痛得要哭的表情,思竹将我推到徐昶熙面前。「昶熙,她今天一整天魂不守舍的,我不放心她骑车回家!」使个眼色,思竹微微笑离开。
「那我们也走吧!不要当电灯泡。」
「昶熙,我们走啰!你们好好玩啊!」
「记得不要变成野兽哦!哈哈!」
徐昶熙那群朋友,包括我欣赏的关祺玮,他们边吐槽边笑着离开。
大家走远后,徐昶熙自顾地扯着我的手前进,而且动作有点粗鲁。
「欸,你一定要这么用力吗?喂——」
自古以来只有美女才能受到温柔的对待,我也不是不懂,只是很不爽被一个认识不到两天的人这么无礼对待。
他回给我一个斜眼,我不禁闭紧嘴巴。
「妳有骑车吗?」看到我点头后,他又继续往前走。「真麻烦!没车的话我明天还要去妳家载妳来学校,我可没有那个美国时间!」抓抓脑袋,徐昶熙好像在苦恼什么。
「要去哪里?」来到他的机车前,我这才想到重点。「我今天要工——」
看到他又準备给我一个瞪眼,我再次拉紧嘴巴。
「那……可以提早回来吗?」我畏怯地问。
安全帽递到我面前,他戴上口罩安全帽。「请假。」发动引擎,他伸手示意我上车。
哪有人领薪水不工作的啦?徐昶熙这家伙想害死我吗?

到了一个满满出租宿舍的建筑物中间,徐昶熙骑到一个大门前拿起磁卡刷过旁边的感应锁,然后将车停放在其中一间房子前的机车停车格。
下了车,将安全帽放好后,他转身走到门前,用感应卡『哔哔』两声后,推开门走了进去。
这个白目!门就这样往后甩,也不小心他身后的我差点就被门甩飞!
抱歉,我用了夸大词。
他跟我一样住在三楼,站在某个房间前插入钥匙,他推开门让出位置示意我先进房。
「为什么要我先进去?」他自己的房间不先进去,是不是有什么诡计?
他懒得多说,拉过我的手将我推进房内,再从我身后把门带上。
「妳以为我要干嘛?想太多!」
打开灯,间接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极为凌乱的空间。
「我很少把家搞得这么髒!是意外。」发现我不堪的表情,他解释道。
地上一堆五颜六色的布料,难道他都边走路边脱衣服吗?
不对,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他带我到他这个乱七八糟的房间,只有两种可能。
第一,弄得更乱;第二,整理乾净。
这两个方案我都不太喜欢欸!
「昶熙?」
在我已经够紧张的同时,床铺上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蠕动,听声音应该是个女孩子。
「你带谁来了?」一个身穿白衣的身影坐起,顶着一头大波浪捲髮。「朋友吗?」她揉揉眼睛后,瞇起双眼望向我。
看来,她可能有严重的近视。
「嗯,女朋友。」徐昶熙弯身捡起一件女性胸罩,泰然地抛给床上的女孩。「衣服穿好之后出去,我要打扫。」
他打算清扫,所以我今天的作用是要当女佣?
床上的女孩往后伸着懒腰,我可以发现她胸前的呼之欲出。
好、好大!
「讨厌啦!你什么时候交女朋友的?昨天你又没说!」女孩边戴上黑色粗框眼镜边噘起红润的唇,撒娇地嘟嚷。
昨天?所以昨天他送我回家后,就回家跟这女孩……没搞错吧?这个人会不会得爱滋病?
「罗海俐,我这次是真心的,妳别又捣乱!」手搭上我的肩膀,徐昶熙将脸贴着我的脸颊。「这个跟以往不太一样,对吧?超可爱的!」
这次改捏捏我的脸颊,徐昶熙伸过手抚着我的下颚。
「都可以啦!但昶熙还是会跟我玩的,对吗?」脱掉身上的外衣,叫罗海俐的女孩不以为意的穿上徐昶熙抛给她的黑色内衣。
套上短裙,她把脚伸出床外,套上鞋子起身走过我们身旁。
「下次见了,昶熙!」回过头给徐昶熙一道微笑后,她朝我扫过一丝小小的尖锐目光。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563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