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韵事系列 堕落校花小雪小柔小说

第五章(3) 回到家中,那女人已经把晚餐的饭菜都準备好了,我说了句我回来了,也不等她回应,便先走到房里放下书包,却发现有个陌生的袋子搁在柜子旁边。
打开袋子一看,里面全是我以前放在圣中抽屉的东西,我明明已经都丢到垃圾桶里面了,怎么会在这里出现?难道是那女人又帮我捡起来?
我把袋子里的东西全倒在地上,有我随意写的便条纸、几本空白笔记本跟资料夹,根本不需要特地拿回来。
正想再把那些东西再收回袋子里,却瞥见有张纸被斜斜夹在两本笔记本中间,好奇抽出来一看,那是张素描,是程子又画的。
画里的我坐在教室里的座位上看书,明明是黑白素描,却能感觉到画面中充满阳光的暖意。
和程子又在一起的时候,他多半不发一语,静静地待在我身边做自己的事情,然而这样的相处模式却都能让我感到心情平静。
当初他送我这张素描时,我什么感觉都没有,甚至觉得麻烦,随意看了眼就将这张素描塞进抽屉,连纸张的边缘都皱掉了。
我曾经如此不珍惜别人的感情。
但我立刻对自己摇了摇头,在交往之初,我就对程子又坦承不讳地说,我并没有喜欢上他,也会和其他男生来往,他却还愿意接受,所以是他的问题。
那孤寂是他自己该承受的。
「柴小熙,吃饭!」那女人在门外喊。
我把那张素描放到桌上,走出房间。
原本想要问那女人为什么要捡起来,但想想或许没其他理由,重点是,有什么理由重要吗?那女人所作所为都只是想惹我生气。
在心中想了好几种可能,最后我还是什么都没有问出口。
﹡﹡﹡
关于沈品睿那本爱情小说的下落,我可是把孟尚闳的话记在心中。隔天一大早,我提前来到学校,如我所想,是第一个到教室的。再次确认四下无人后,我走到张家宣的座位,开始翻找她的抽屉,想当然耳,并没有找到那本爱情小说。
其实就算是她拿走的,也一定已经带回家了,但我还是想确认一下。
随着时间过去,班上同学陆续到校,我坐在位子上捧着沈品睿借我的书看,直到程子荻气沖沖地冲进教室,伸手用力在我桌上一拍。
「妳跟我哥见面了!?」她的口气像是在兴师问罪。
「嗯,不小心遇见。」
「为什么不立刻告诉我?让我有个心理準备!」
「我没妳的电话,要怎么告诉妳?况且妳需要什么心理準备?」我没抬头,翻了一页书。
「那我给妳我的电话!妳手机拿出来!」程子荻咄咄逼人。
我有些讶异,想了想,手机上多了她的号码也没什么,便找出手机递过去,只是看着她在我的手机输入电话号码的样子真奇怪。
「好了!」她把手机丢回给我。
看着她的名字出现在LINE的好友名单,感觉更怪。
「以后要是再有像这样紧急的情况,妳要马上跟我说!」她的脸朝我贴近,郑重地吩咐。
「我知道了。」从没有女生离我这么近过,我赶紧推开她。「所以昨天怎样?程子又知道我和妳同班了吗?」
「没有,是我听到他在跟别人讲电话,提到他遇见妳了,妳现在转到三渊,他还问我有没有看过妳,我说没有。」程子荻双手叉腰,「我吓得赶紧回房间,把妳给我的水手服藏好!」
「被妳哥知道我们同班也不会怎样吧,反正我跟他的事情已经解决了。」
「不,我哥很可怕的,他一定会怪我为什么不告诉他。」程子荻放下书包,坐在椅子上,面对着我翘起脚来。
「会吗?他很温柔啊,像没脾气一样。」就连昨天在路上见到我「交了新男友」,都还能露出微笑,为我开心。
「那只有对妳!Only You!」她用力摇了摇头,忽然皱眉,「他还说了很奇怪的话,他说妳交了男朋友风流韵事系列 堕落校花小雪小柔小说,而且这次是真心和对方交往的。妳的新男友是谁啊?」
我正想要翻页,程子荻她这么一说,手顿时停住了,不由得想起昨天孟尚闳的笑容。
「难道妳昨天去探望沈品睿时,发生了什么事情!?」
程子荻虽然有刻意压低声音,但刚走进教室的张家宣还是立刻看了过来,应该只是凑巧,她应该没听到我们的对话吧?
「沈品睿昨天跟我说了很有趣的话,不如我们来交换情报?」我对程子荻微笑。
「谁要跟妳交换情报!」程子荻哼了声。
「不要拉倒,我是没差。」我耸耸肩。
程子荻这家伙按捺不住好奇,终是叹了口好大的气,「好啦好啦!」
我满意地勾起嘴角,对她眨了眨眼,「第一堂下课再找个地方聊聊吧。」
结果一整堂课我都在想着等一下和程子荻交换情报的事,完全没有专心听讲,我有多久没有这样期待下课了?
为了掩饰嘴角的笑意,我把课本竖起在桌上,让脸埋在课本后方。

第五章(4) 下课钟响起后,程子荻带我去到连接两栋教学大楼之间的空桥上,我左右张望,「这边人来人往,适合在这里聊吗?」
「放心啦,这条空桥走的人其实不多,况且我们站在空桥正中央,左右都没地方可以躲,就算有人经过,也能马上看见,届时立刻闭嘴不就好了。」程子荻弹了一记手指,「这是个在开放空间里的祕密场所。」
「奇怪的形容。」我先是皱眉,然后忍不住笑了。
「好啦,别说废话了,快点,我哥说的妳那个新男朋友是谁?」程子荻背靠空桥,双手搭在栏杆上,瞇起眼看我。
「是孟尚闳。」
「孟尚闳!?为什么!」程子荻惊讶地喊。
我把昨天到访沈品睿家的事先大致说了几句,并试探性地提到沈品睿的姊姊。
程子荻顿了顿才说:「妳会这种方式提起品云姊,表示妳已经知道了。是的,我也知道品云姊和男友私奔的事,所以妳不用顾忌,就说吧。」
于是我便把所有经过向她全盘拖出,包含在书房里唯独只有在《人鱼公主》那本书上看见沈品云的名字、沈品睿提到程子荻时的反应,还有孟尚闳说的谎话,以及离开沈品睿家后,无意间在路上巧遇程子又的事。
程子荻皱着眉头听完,才说:「我还以为我哥误认沈品睿是妳男友。」
「妳的重点只有这个吗?」我哼了一声,随即意会到什么,「难道妳喜欢沈品睿?」
她立刻瞪圆了眼睛。
「还是你们根本交往过,所以沈品睿才会一提到妳就态度丕变?」我随即又想到另一种可能。
「柴小熙,妳也满会联想的,要不要考虑写小说?」程子荻朝我投来鄙视的目光,完全推翻了我的猜想。「不过我记得妳作文好像不是很好。」
「注意妳的态度好吗?」
「哈!妳的态度又有多好?」程子荻不在意地耸肩,「我和沈品睿只是青梅竹马,小时候我和沈品睿时常会玩在一起,但他和我哥哥、我和他姊姊都不熟。自从升上国中以后,迎来那叫什么青春尴尬期之类的阶段,正巧当时他又搬家,所以我和他就日渐生疏,虽然都还念同一所学校,甚至还同班,可是就变得不会特别和对方说话了。」
「光是这样,沈品睿的态度怎么会那么怪?」我才不信。
「虽然我才十七岁,可是我已经体会到人生也许就是这样。妳以为永远不会改变的人、永远不会改变的关係,可能妳只是和对方在某件事发生了分歧,没有讲开,或者只是环境改变了,妳和对方就再也回不去从前。」程子荻两手一摊,「我和沈品睿大概就是这样,我们现在还是同班同学,也还是会和对方讲话,但是再也回不去青梅竹马那种亲密的关係,当然也不可能成为恋人。」
「天下无不散的宴席。」我喃喃地说。
程子荻猛地拍手,「对,大概就是那样。」
「但是为什么会回不去?同班同学也能成为很好的朋友,更别说你们曾经是青梅竹马了。」我看得出来,程子荻其实很想念从前那段时光。
「沈品睿自尊心很强,男生无谓的自尊心是最麻烦的。虽然我们因为青春期的尴尬而变得比较少联络,但我们双方的父母依旧时常往来。」她的神情有些无奈,「不是有那种很喜欢谈论自家小孩的父母吗?即使我和沈品睿往来渐少,却知道他家所有的大小事,像是他偷带女友回家,或是考试作弊,甚至品云姊私奔等。明明他什么都没告诉我,我却什么都知道,这种感觉很差,而他不能接受这样。」
「但是他怎么会知道妳知道?」
程子荻苦笑:「他父母回去会说『程阿姨家的哥哥和妹妹都好优秀,不用父母操心。』之类的,我记得国三那年,沈品睿突然跑来对我大吼,要我不要再窥视他家,让他感觉很噁心。」
我几乎想像得出沈品睿的模样。
「所以你们之间不算交恶,只是变成比同学亲密又称不上是朋友的关係。」
「大概就是这样吧。」程子荻耸耸肩。
「他跟我打赌,说他相信真爱,并会向我证明世界上有真爱的存在,而我则要向他证明世界上没有真爱。」
我连这愚蠢的打赌都告诉了程子荻,闻言她只是浅笑,轻轻摇头,低头看着楼下中庭。
「我觉得恰好相反,妳相信真爱的存在,而沈品睿不相信。」
心脏彷彿被人掐着一样,我顿时说不出话来,握紧了栏杆,也往中庭望去。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563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