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H浪荡小说 地铁上被进入太舒服了

第四章(6) 一进捷运站,我便拿起口罩戴上,孟尚闳问我,为何没感冒还要戴口罩。
「空气很髒。」
「我还以为妳是不想被人认出来。」
我翻了个白眼,既然知道就别问啊。
「话说回来,妳真的对那本爱情小说的去向没有头绪?」
「它就人间蒸发了。」
「嗯,有时候觉得妳很敏锐,有时候又觉得妳挺迟钝的呀。」孟尚闳偷笑,「品睿也是故意不告诉妳的吧。」
「你的意思是他拿走的?」我瞪大眼睛。
「当然不是。」孟尚闳眼睛越过我,看着后方,「夕旖?」
夕旖?
这名字好熟悉……我想起来了,在孟尚闳的书包内里,就写有这个名字。
「尚闳,怎么就你一个人,之杏呢?」
身后传来女孩的声音,我转过头,只见一个头髮长度刚好在耳下的女孩,长相甜美,头上繫着可爱的髮带,颊上的腮红让她本就白皙的皮肤看来更显粉嫩,整个人就像是从少女服装杂誌走出来的模特儿一样。
「她今天有事。」孟尚闳简短回应,「这是我同班同学,我们要去看沈品睿。」
女孩对我轻轻点头,视线便转回孟尚闳身上,「沈品睿那个臭小子怎么了吗?」
「感冒了,应该吧。」孟尚闳耸耸肩。
「好吧,帮我慰问他一下。」名为夕旖的女孩耸耸肩,「我要在这边下车,拜啦。」
她身上传来一阵果香的香味,女孩子气十足,和之杏完全是不同的类型,不过一样都是美人胚子。
「你还真是不可思议……」
「什么?妳又误会什么了吗?」孟尚闳有些啼笑皆非。
「你和前女友也能维持良好关係,前女友甚至还认识你现在的暧昧对象,刚刚那个叫夕旖的女孩,看起来应该是大学生吧?」
「哈哈哈,柴小熙,妳真的很有事呢。」
「干么?」
「妳说妳不看爱情小说,所以也不看少女漫画是吧?」我点头,而孟尚闳笑得更是欢畅,「但是妳的脑中却能编织出很多少女漫画情节。」
我瞪他,「我才没那么白痴。」
「哈哈哈。」孟尚闳又大笑出声。「到了,品睿家就在这一站。」
我立刻加强戒备,现在可不是悠闲聊天的时候。
所幸一路上遇见穿着圣中制服的学生寥寥可数,只有一个走路心不在焉的女学生,让我安心不少。我们便先去便利商店买些果汁、点心,当作慰问病人的礼物。
沈品睿家是间外观豪华的独栋房子,我轻轻皱眉,看向孟尚闳。
「他确实是有钱人家的少爷,很明显吧。」孟尚闳明白我没有问出口的疑问。
他不等我回答,上前摁下电铃,来开门的是黑眼圈深重的沈品睿,但除此之外,他的精神似乎还不错。
「没想到你们会来看我,应该说没想到小熙也会过来。」
沈品睿领着我和孟尚闳走进客厅,似乎只有他一个人在家,客厅地上放着PS4的游戏主机,还有散落一地的游戏片,沙发上有条没有摺的毛毯,还有一粒鬆鬆软软的枕头,桌上摆着一堆垃圾食物,甚至连灯都没有开。
「你是请假在家干么?」我把手上装着果汁和点心的塑胶提袋放在地上,看着眼前这一片凌乱,觉得很想发脾气。
「你父母又不在家吗?」孟尚闳的目光扫视了客厅一圈,便走去把灯打开,也将窗高H浪荡小说 地铁上被进入太舒服了帘拉开。
「嗯,不在,他们听到我姊的消息,所以跑出去了。」沈品睿走到电视前面,继续玩电动。
我的怒气瞬间消失无蹤,叹了口气,想要收拾桌面。
「不要收,我要让他们回来看见我吃了些什么。」沈品睿没有回头,只是淡淡地说。
孟尚闳对我摇了摇头,把沙发上的毛毯往旁边一推,逕自坐下。
我也只能坐到沙发另一头,看着沈品睿正在玩打斗游戏,机关枪胡乱扫射。
「找到你姊了?」良久,孟尚闳开口。
「不知道,应该没有吧。」沈品睿的声音听起来漠不在乎。
我轻轻皱眉,「你姊姊去哪了?」
「和她男友私奔。」沈品睿说得很轻描淡写。
「这……」我看向孟尚闳,我又问错话了吗?
孟尚闳歪着头,右手掌心朝上一挥,似乎要我继续往下追问。
「这不是什么尴尬的事情,所以妳也不用在意。」沈品睿关掉游戏,将萤幕切回电视频道,一屁股坐上另一座单人沙发。

第四章(7) 「她离开多久了?」
「大概两年多快三年吧,如妳所见,我家很有钱,但其实也不到富可敌国那种程度,我的父母坚信门当户对那套,所以看不起穷小子,我姊只好放弃奢华生活,跟对方双宿双飞。」沈品睿又露出那副嘻皮笑脸的样子,「这不是真爱,什么才是真爱呢?」
「……」我没有接话。
「反正我父母只要听到『疑似』我姊的消息,就会立刻找去确认,把我丢在家里不管,我习惯了啦。」他坐进沙发深处。
「这就是你相信真爱的原因吗?」我问。
「是啊,能放弃家人、放弃不虞匮乏的舒适生活,也要和对方在一起,这不是真爱是什么?但是要有多大的爱才能做到如此,我很好奇。」
孟尚闳对我耸耸肩,似乎要我不要发表评论,然后他拿出书包里那本蓝色封面的爱情小说,放到桌上,对沈品睿说:「这是柴小熙要还给你的。」
「哦?那妳看了吗?」沈品睿拿起小说随意翻了几页,「真的是新买的啊,没有我画的记号。」
「看完了。」我答。
他阖上书本,定定地看着我,彷彿是在殷殷期盼着我说出感想。
「就……还不错。」
「就这样?妳的感想也太简短了吧。」沈品睿好生失望。
「妳就是那种会在读后心得里只写下『很好看』的类型吧。」孟尚闳掩着嘴角窃笑。
「那些感想在我心中澎湃就好,化为文字太俗气了。」
「听起来好像很文青,但事实上就是文笔不好的藉口,是吧?」孟尚闳对着沈品睿说,沈品睿甚有同感地点头,两个人同时放声大笑。
「不要管那些,那你为什么请假?」我打断两人的笑声。
「妳扯开话题。」沈品睿窃笑,直到接收到我严厉的眼神,他才收起笑容,耸肩答道:「也没为什么啊,他们去找我姊,我也在等消息,所以坐立难安,没有办法上课。」
他两手一摊,坦然的态度让我怀疑他方才所言的真实性,然而孟尚闳却挑起了眉毛,嘴角略略一沉,显然对沈品睿的话深信不疑。
我一向认为,男人不会轻易展露出自己脆弱的一面,除非他们的情感已无处可逃,然而又不能坦率地将脆弱展露出来,所以只好选择用开玩笑的方式讲述。
所以说,如果现在沈品睿是在展现他的脆弱,那我更不该在没搞清楚状况前随意接话,否则往后他也许再也不会想要说出真心话。
沈品睿眼下的黑眼圈,就足以证明他的话不假了吧。
「那你还有推荐其他书吗?」于是我转移话题。
「有啊,妳要去书房看看吗?」沈品睿抬手指向书房。
「我自己进去?」
「我不介意,反正房里只有书,随妳喜欢拿什么就拿吧。」他摆明了不想动,于是我起身,顺便把塑胶袋里的饮料、点心放到桌上,再朝书房走去。
沈品睿家的书房和我家客厅一样大,四面墙上都是书架,架上的书更是各种种类型都有,举凡童话故事到爱因斯坦的科学论述皆一备具全。
我随意抽出一本童话故事,是大家都耳熟能详的《人鱼公主》,人鱼公主为了爱情最后变成海上的泡沫。
为何如此悲伤的故事,会成为脍炙人口的经典童话呢?
更可怕的是,小时候看这个故事,我一点都没有感到悲伤,直到长大以后,才觉得人鱼公主可怜,然而我却同意作者安排这样的结局,本来就是这样,单方面付出的爱情,终会化为泡影。
我将《人鱼公主》放回书架上,却瞥见了封底有个用黑色奇异笔写下的名字──沈品云。
想来这是沈品睿他姊姊的书吧。
我随意再从架上抽出几本童话故事,封底都没有出现沈品云的名字,这表示什么呢?
难道沈品睿的姊姊从小就幻想自己能跟人鱼公主一样为了追求爱情,而不顾一切付出,甚至离开家里也在所不惜吗?
可笑至极。
之后我拿起一套以反乌托邦为主题的科幻小说,走出书房,却听见两个男生正压低声音说话。
我下意识停下脚步,竖耳聆听。
「还遇到夕旖啊。」沈品睿的笑声低低的。
「我不打算说实话。」孟尚闳说。
「当然别说实话啊,骗着她有多好玩。」
「说不定下次还会遇到千裔。」孟尚闳又说。
「那这样也太巧了吧。」沈品睿停顿了一下又说:「话说,小熙这个女生我还挺有兴趣的。」
「你不是说不喜欢她?」孟尚闳疑惑地问。
「当然不是那种兴趣,你不会想知道当她脸上那副冰山表情融化之后,只对着你一人哭或笑的模样吗?」
「你是变态吗?」孟尚闳虽然这么说,却也笑了。
我抓紧了手上的三本书,指节泛白,微微发颤。
果然,男人都不是好东西。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5628.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