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h公车轮流 地铁上我被吸奶很舒服

第四章(4) 「这个?」他修长的手指抚过那几个名字,「她们是我很重要的人。」
「真是噁心。」
「一点也不噁心,我很爱她们。」他微微笑了笑,放下书包。
看他这样,还真的不太爽。
明明昨天才和之杏甜蜜约会,今天却说自己还很爱前女友们,而且怎么会用爱这个字?
「之杏知道你把写她们的名字写在书包内里吗?」
他有些愕然,「不用特别让她知道吧。」
「哼。」
「柴小熙,妳……」他顿了一下,又说:「算了。」
看他那模样就来气,我决定转移话题,「我和你一起去吧。」
「去哪里?探望品睿吗?」
「嗯,他要我跟他分享读后心得。」这当然只是其中一个原因,我装作不经意地问:「所以之杏也会一起去吗?」
「她今天有事情。」他皱了皱眉,「后来妳还有在学校看到她和康以玄在一起吗?」
我耸耸肩,「没特别注意。」
「嗯,好吧。」
「我以为你不在意呢。」
「我是不在意,但又很在意。」
「是喔。」
「是我的错觉吗?总觉得妳讲话好像带刺?」他虽然这么说,脸上却没有不悦。
「你的错觉。」我用力吐出这四个高h公车轮流 地铁上我被吸奶很舒服字。
孟尚闳又笑了,站了起来,「要去买饮料吗?」
「不要,我喝水。」
「那我换个方式说。柴小熙,和我去买饮料吧。」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因为我想。」孟尚闳用霸道的语气说,却带着那么些孩子气。
「理由?」
「因为我想。」
毫无说服力,所以我驳回。
「也许途中可以聊聊之杏?」
他的话引起我的兴趣,于是我终于点头答应,然而不知道为什么,孟尚闳见状竟笑得更开心。
「你老是不知道在开心什么。」而且很让人火大。
「开心总比不开心好吧!」孟尚闳不以为意,朝教室后门走。
此时,我凑巧和程子荻对上眼,她睁大了双眼对着我比手画脚,我看不懂她想表达些什么,也没打算弄清楚,掉头和孟尚闳一起往合作社走去。
「你之前说过,之杏有选择的权利。」
「之杏当然有选择权啦,但康以玄的评价不太好,所以我会希望她别太蠢。」
「你还真怪,刚刚说很爱之杏,可是却能允许她和其他男人暧昧。」我说,而他再次用了古怪的眼神看我,接着露出微笑。
「又在笑什么?」
「没什么,我只是觉得,妳还挺有趣的。」孟尚闳手插在口袋,哼起奇怪的歌。
第一次和他单独走在学校里,我才注意到,孟尚闳有多引人注意,也许是他的身高,也许是他那还不算差甚至可以说是好看的外表,又或许是因为他是沈品睿的好朋友,更可能是他和我走在一起的关係。
总之,孟尚闳收到许多女孩投来爱慕的眼神,这是我之前没有注意到的。
「其实你很受欢迎是吧?」到了合作社,我问。
「是吗?」
「看样子之杏也挺辛苦的。」
孟尚闳拿了瓶运动饮料,而我则拿了红茶,来到柜台后,他连我的一起结帐,态度很理所当然。
「不用,我自己付。」我赶紧把十元硬币放上柜台。
「十块而已,我请妳就好。」
「十块而已,我自己出就好。」
「妳挺倔强的。」走出合作社,孟尚闳如此说。「而且刚才是谁说只喝水就好?」
「反正都过来了。」我耸耸肩,转头一瞥,看到萧念絜等几个班上女生也朝着合作社走来。
「你的爱慕者来了。」我淡淡地说。
孟尚闳往那几个女生看了眼,「是品睿的吧。」
我挑眉,原来他也知道,不过我说的不是张家宣,是周羽菲。
那几个女生也看到我和孟尚闳走在一起了,周羽菲的表情变化说有多经典就有多经典,她端起笑容朝我们点头示意,眼里那股无形的杀气只有我感受得到。
「难怪之杏会常来我们班巡逻。」我故意调侃孟尚闳。
「妳啊,是不是误会了我和之杏的关係?」他停下脚步,好笑地看着我。
「她不是你的女朋友吗?」
孟尚闳瞪圆眼睛,眉毛高高挑起:「她───」
「是女朋友没错喔。」之杏忽然出现,一手亲暱地搭在孟尚闳的肩上,而她身后跟着面无表情的康以玄。
「妳很无聊。」康以玄说完就朝合作社走去。

第四章(5) 「之杏,妳又和他在一起了。」孟尚闳看着矮他一个头的之杏。
「可不是我找他,是他来黏着我不放的。」之杏放下手,冲着我微笑说:「柴小熙,妳很常和尚闳走在一块儿呢。」
「凑巧而已。」我对她明显的挑衅态度感到不太舒服。
「我们是同班同学,妳又发什么神经啦?」孟尚闳双目紧盯着康以玄的背影。
「没什么。」之杏两手一摊,也转身往合作社走去。
「还说不是男女朋友啊?」我翻了个白眼,之杏那明显的敌意可不比周羽菲少。
忽然想到周羽菲此刻也正巧在合作社,还真想看看她们两个相遇以后,会不会上演什么好戏。
「不是男女朋友。」孟尚闳摇头,看起来不像说谎。
「但之杏喜欢你,这点绝对没错。」
「我也喜欢她啊,但是跟男女朋友那种喜欢差远了,之杏绝对也不是……」
「她绝对喜欢你。」女人是不可能会认错另一个女人的敌意。
「随妳怎么说喽。」孟尚闳看起来心情很好。
「我不会看错的,她对你的情感绝对是男女之间的爱情。」我再次强调。
孟尚闳一脸古怪,我猜想也许他和之杏是青梅竹马,两人相处时间太长了,所以他一时无法分出友情和爱情的不同。
说到青梅竹马,程子荻和沈品睿也是青梅竹马,这会不会表示他们两家住得很近?
「喂,程子荻住在沈品睿家附近吗?」
「有吗?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问?」
「他们两个不是青梅竹马吗?」
孟尚闳很惊讶,「真的假的?我没听说过。」
「我该不会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吧?」
「谁知道啊。」孟尚闳难得露出恶作剧的神情,就像是我转学第一天看到的那样。
回到教室后,我把这整件事情告诉程子荻,她一脸惊恐,不知道是因为怕我和程子又不小心碰面,还是因为我把她和沈品睿是青梅竹马这件事情说出来。
她看似正要对我破口大骂,但张云娇正好踏进教室,让她只能气在心中,咬牙切齿地对我说:「妳这个白痴!」
﹡﹡﹡
放学时刻,之杏特地绕过来我们班教室,她并没有找孟尚闳,只是站在窗边盯着我看。
「我只是凑巧和他一起去合作社。」我一边整理书包一边说。
「我听过妳的传闻,知道妳不会在乎对方有没有女朋友。」之杏抓了抓自己的耳朵。
我轻轻叹气,抬头望向之杏,「孟尚闳说妳不是他女朋友,所以就算妳再多喜欢他,也没有用。」
她瞇起眼睛,紧咬下唇,神色忧伤,而我一愣,明明是她先对我挑衅,怎么如此脆弱?
「还不走……喂,之杏?」康以玄走到之杏身旁,之杏却忽然撞开他跑走,我似乎瞥见她脸上滑落的泪水。
「妳对她说了什么吗?」康以玄一脸兴师问罪。
「我只是对她说了些实话而已。」我强装镇定。
「唉。」他叹了口气,没再多问,转身追在之杏身后。
「妳是白痴吗?」程子荻又一次骂我。
「又怎么样了?」我没好气,老是骂我白痴是怎样。
「妳在跟之杏争风吃醋什么?还是妳现在的目标是孟尚闳了?」她站起来,把一张纸放到我桌上。
「这啥?」
「沈品睿他家和我家距离两条巷子,如果妳从捷运站另一个出口出来,就不太容易遇见我哥。」
我定睛一看,原来那张纸上画的是简易地图。
「妳还满会画画的啊。」我脱口而出,然而程子荻一听却红了脸。
「别、别以为称讚我就会有好处!」她哼了声,背起书包就往外走。
我忽然想起来,他们这对兄妹的相似之处,程子又也很会画画,他曾经为我画过一幅素描,我把那幅素描收到哪去了?我一点印象都没有。
对于那些曾经交往过的「男朋友们」,我的记忆都是一片模糊,不管是他们的名字、长相,还是一同经历过的事,全都想不起来。
但唯有程子又,我时常想起他。
「嘿,要走了吗?」孟尚闳走到我座位旁边。
他这句话让还留在教室的其他同学震惊不已,周羽菲更甚至直接站起来,满脸妒意地看着我。
「嗯,走吧。」我背上书包。
承受女人的嫉妒,是我乐此不疲的事情之一。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5627.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