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h辣文合集 在车上一次又一次挺入

第二章(6) 对着镜子查看脸颊,过了一晚,瘀青变得更明显了,我用了比昨天还多上一倍的遮瑕膏,仔细涂抹在瘀青上,轻拍肌肤的时候感受到微微刺痛,并把头髮放下来,遮住右边的脸颊。
吃早餐的时候,我一如往常没有多说话,而那女人和爸爸也难得没有交谈,我疑惑地斜瞥了他们一眼,难道吵架了?
一直以来,他们两人的感情一向不错,很少吵架。
「我要出门了。」我背起书包,提着纸袋就要往门口走。
「等一下,小熙,我送妳去学校。」爸爸站起来。
「三渊和你公司不顺路耶。」
「我送妳,时间还很充裕。」
我看见爸爸和那女人交换了个眼神,看样子应该是爸爸有什么话要跟我说。
「不用了,爸。」我可不想听,所以再次婉拒。
「我送妳。」他也很坚持。
我想到程子又也许会在捷运站等我,坐爸爸的车去上学应该比较保险。
所以我点了点头。
大概是因为我很少和爸爸在早上同时出门,所以那女人忽然不知道要用什么态度送我们出去,她在爸爸的脸上落下一吻后,瞥了我一眼,才说:「路上小心。」
「嗯。」我回了声,开门往外走。
我和爸爸来到地下室停车场,坐上银色休旅车,一路无语。
面对这样的沉默,爸爸好像觉得有些尴尬,把车内广播的音量稍微调大。
我从来就不是个会撒娇的女儿,和爸爸感情不好也不坏,也许他想要拉近父女之间的关係,但我觉得没有这个必要,不论好坏,他是我的爸爸这一点不会改变。
「那个……小熙。」爸爸终于打算开口,伸手将广播的音量调小。
「嗯?」
「妳最近在学校过得还好吗?」
「很好。」
「那妳转学的原因到底是什么?」
「人际关係。」
当初是我要求转学的,但怎么样我都不可能跟爸爸坦白说,因为我交往过的男朋友太多,导致很多不必要的麻烦,争风吃醋、难听传言、冷冻排挤等,于是我索性决定乾脆转学,这是最好的办法,一了百了,乾净俐落。
我用一种委婉的说法,告诉爸爸和那女人,人际关係是我转学的主因,至于细节我不想多提。
爸爸似乎把我的话想成另一种可能,猜测我可能是被欺负或是被排挤,然而那女人却说:「你看柴小熙那副模样,她会被霸凌吗?」
不知道她那句话究竟是褒是贬。
「妳的脸上……」爸爸把我从回想拉了回来,他用食指比向他的右脸。
我一愣,没想到他会注意到。
「妳……阿姨,提到了妳脸上有瘀青。」
这让我更讶异了,是那个女人发现的?她什么时候看见的?她几乎没有正眼瞧我过。
「撞到的。」我简短说。
「该不会又是……在圣中发生过的事情……」
「停!」我大大叹了口气,「爸,不是你和那女人想像的那样,我在圣中只是过得不太愉快,想换个新环境,跟被欺负这种事情完全没关係!」
「但是妳的脸……」
「我说了,是撞到的,弯腰捡东西的时候,站起来没注意到,脸撞到桌角,就这样而已。」
「是吗?」
「是真的,爸,你放心,我完全没有被欺负,我在三渊过得很开心,而且同学人都满好的,这样就好。」说完后我看向窗外。
「如果真的是这样就好了……」爸爸没有把话说完。
十分钟过后,车子停在学校附近,我打开车门,扭头对爸爸说了声谢谢,他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小熙啊,妳……」
「拜託,爸,我真的没有被欺负,在圣中没有,在三渊也没有。」我定定地看着他的眼睛。
「没被欺负当然是最好,可是……」
我等着爸爸把话说完。
「妳还没原谅她吗?」
「谁?」我皱起眉头,对于爸爸的问题毫无头绪。
「就是……阿姨呀。」
我脑袋转了转,才意会过来他说的是那女人。
「原谅?」
「我知道也许妳很难接受,但一直以来她也很痛苦,这对她很不公平啊。」
指挥交通的警察用力吹哨驱赶爸爸的车,他打了方向灯準备切出去,我也走下车将门关上。
离开之前,爸爸特意降下副驾驶座的车窗户,倾身过来对我说:「这么多年了,妳该原谅她了吧。」
目送着爸爸的车逐渐驶离,我感到一头雾水,为什么是我该原谅她?
抱着满腹疑问朝教室走去,我瞥见沈品睿正蹲教室前面的走廊上低头玩手机,他应该没注意到我,所以我打算直接掠过他走进教室。
「喂,小熙!」沈品睿却忽然跳起来,凑到我面前,盯着我右边的脸颊不放。
「干什么?」我伸手推他。
「果然有瘀青,可是好像没有很严重?」
「因为她化妆吧。」
孟尚闳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我扭头一看,之杏就站在他旁边勾着他的手。
「天啊,妳的脸怎么了?」之杏惊讶地问。
我被那三人的目光弄得乱不自在的,抬手遮住自己的脸,不打算多做解释,只回了之杏一句:「没什么,不小心撞到的。」
也不等她回答,我快步走进教室。
踏入教室前门之前,我听见之杏咄咄逼问沈品睿,我颊上的瘀青是不是他做的好事,他大喊冤枉之后又辩称自己是不小心的。
进到教室后,我立刻走到自己的座位坐下,并从书包里找出口罩戴上。
程子荻瞇着眼睛在一旁打量我:「妳今天坐捷运来上学吗?」
「是我爸载我来的,放心,没遇到妳哥。」我开门见山地说。
「妳怎么知道……」她瞪大了眼睛。
「程子又,是吧?」
「所以妳已经遇见过他了?」她立刻站起来。
「确实有在捷运站遇过几次,但我没和他相认,我想妳也不想我和妳哥再有任何牵扯吧,因为他和我交往的时候,他付出了真心,而我却没有。」我冷冷一笑,
虽然我的脸被口罩遮住了,程子荻不会看到我的冷笑,但她看得见我眼中毫不掩饰的轻蔑。
「妳!」
「我也不想再遇见任何一个圣中的人,不管妳再怎么讨厌我,至少在这方面我们还是有共识。」
她瞪着我,却没有否认。
「我每天早上固定七点到捷运站,妳只要想办法别让妳哥在那个时间出现,这样就不会有机会遇见了。」
「……我知道了。」
对于程子荻如此爽快答应我的提议,我有些讶异,但也没有再继续和她交谈下去的必要,我从抽屉拿出没看完的小说打算继续往下读,却听见她轻声说:
「他真的很喜欢妳,而妳不配拥有他的真心。」

第三章(1) 那一天,我忘了把水手服交给程子荻,纸袋一直被我忘在抽屉里。
打扫时间,我走到教室后方开始整理垃圾,沈品睿倒是主动走过来帮忙。
「我完全是出于愧疚之心啊。」他一边收拾一边叨念。
很快我就发现,有他在也只是添麻烦,他彷彿嫌弃垃圾很髒一样,在收拾的时候,都像古代女人一样高高翘起了小指。
「这下你就知道平常不该乱丢垃圾了吧。」孟尚闳时说了句风凉话,手上拿着课本笑了几声往外走。
之杏就站在教室后门,接过孟尚闳的课本后,一脸古怪地看着我和沈品睿。
「他们在交往?」之杏说。
孟尚闳耸耸肩,没做回应。
「你这边怎么弄髒了?」之杏皱起眉毛,伸手摸向孟尚闳的衣领。
「可能吃东西不小心滴到吧。」他低头看着那块其实并不很显眼的汙渍。
之杏朝孟尚闳笑了笑,模样很是温柔,她那样的笑容,那样的眼神,我曾经在一些男生脸上看见过,其中又以程子又最常对我露出这种表情。
看样子,之杏很喜欢孟尚闳。
相爱的情侣,真是不容易。
我转头看向正老大不情愿地弯腰整理垃圾的沈品睿,啧了一声,一把抢过他手上的垃圾袋。
「干么?」沈品睿挑眉。
「如果你觉得垃圾很髒,不用出于愧疚帮我,你这样只会帮倒忙。」
「哇,还有这样的喔。」沈品睿大声嚷嚷。
「是的,所高h辣文合集 在车上一次又一次挺入以,走开,我是脸痛,手没事。」我用身体把他撞开。「而且你分类没有做好,这样垃圾场那边的工作人员会不好整理。」
「哇,妳处理垃圾处理出心得了啊?」沈品睿又大声嚷嚷。
「你是要『哇』几次?你是白痴吗?」我模仿他的声调,「而且很幼稚。」
「哈哈哈!」沈品睿似乎很开心。
「你是智障吗?」之杏也对沈品睿鄙夷地说了句,说完以后她才转对孟尚闳说:「好了,我先走了。」
「喂,之杏。」孟尚闳叫住她。
「怎样?」
「妳跟康以玄还有在联络?」
之杏挑了挑眉毛,神情流露出一丝喜悦,「是呀,怎么了?你会担心?」
「当然担心,他风评不是很好。」
「担心的是他的风评?不是我与他的关係?」
「妳有选择的自由,我只是想提醒妳。」
「不用你的提醒,我眼睛雪亮得很。」之杏的脸色忽然垮下来,使劲踩了孟尚闳一脚,旋即转身离开。
「你又惹她生气了。」沈品睿一副看好戏的模样。
「嗯,不知道她在生什么气。」孟尚闳耸耸肩,对于之杏留在他布鞋上的脚印毫不在意。
「你们都是白痴吗?」我忍不住翻白眼,「她在气你为什么不吃醋。」
孟尚闳一愣,眼里满是疑惑,「我?吃醋?」
「哇,这妳也知道啊。」
「你有病?一直哇是怎样?」我将垃圾袋子绑好,瞪了沈品睿一眼。「很明显,一看就知道了。」
「我们的恋爱经验可没像妳那么丰富。」沈品睿笑着,他这句话不是真的要气我,但也不完全是开玩笑。
我再次狠瞪了他一眼,哼,完全就是挂着笑脸的假面男人。
我双手各拎起两袋垃圾,用力把他撞开,抬脚就要往外走。
「哇,好凶!」沈品睿故意又用那种夸张的语调说话。
「帮她拿吧。」孟尚闳说。
「她说她手没事,可以自己拿。」沈品睿脸上那讨人厌的笑容丝毫不减。
「不管她的手有没有事,那种重量女生也拿不动吧。」
「那你要问程子荻了,她怎么把这种吃重的工作分派给女生。」沈品睿用下巴指了指正在前方拿着抹布擦拭板沟的程子荻。
孟尚闳只是叹气,朝我伸手:「给我吧,我帮妳拿两袋。」
「不用了,男人做得到的事情,女人也做得到。」我抓紧手上的垃圾,冷着声音说。
「不过有些女人做得到的事情,男人就做不到,例如生孩子。」
「无聊当有趣。」我斜眼瞪向沈品睿,那嘻皮笑脸的模样实在很欠揍。
他不以为意,似乎觉得惹怒我很有趣,所以我提着垃圾往外走,不再理会他。
当我步下楼梯的时候,一时手没抓稳,其中一包垃圾就这样沿着楼梯滚下去,垃圾袋还很顺便地爆了开来,弄得楼梯间全是垃圾。
我完全傻眼,真想放声大叫或是乾脆把手上的另外三袋垃圾也往下扔算了。
「就说要帮妳拿了吧。」孟尚闳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他叹着气看着楼梯间的惨况,「我回去拿扫把。」
「不用了,我自己来就行。」
我放下手上的三袋垃圾,转身就要走回教室,却看见沈品睿拿着扫把和畚箕朝我走来。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562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