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面好紧奶好大 啊儿媳妇好涨快开插我

34. 踱到走廊尽头,我轻叹了口气。
「为什么叹气?」从我身后传来了张尚军的声音。
我转过头,有些讶异的看着他,「你怎么出来了?」
「看妳出来所以跟着出来。」他倚着墙,双手插在口袋里,「倒是妳为什么出来?」
「没为什么,想出来透透气。」我也靠着墙,「你让芝蔓一个人在病房里,这样好吗?」
「有什么不好?」
「因为你们感觉聊得很开心。」
「妳吃醋?」
闻言,我的脸不自觉的泛红,「没、没有啊。」
「呵。」他笑得苦涩,「也是,妳喜欢的是柳孟玄嘛。」
听到孟玄的名字,我轻轻摇了摇头,然后扯出一道複杂的笑,「我觉得我已经不喜欢他了。」
「咦?」他看向我,「为什么突然……」
「其实孟玄在前几天跟我提复合。」
「什么?」张尚军表露吃惊,「所以你们……复合了?」
我看着前方,沉默了一会才开口,「没有,我们没有复合。」
「妳拒绝他?」
「嗯。」
「为什么?」
「他要我私下跟他交往,但在学校还是跟平常一样。」想起这可笑的复合提议,我不禁又苦笑了下。
「听了的确挺让人生气的,所以妳因为这样拒绝了他吗?」
我颔首,「是啊,这种复合只会让自己难堪,早晚还是会分,我没爱他爱到傻,这样的提议我当然没接受,也在那一刻,我彻底对他死了心,明白不管自己多爱他,我跟他都回不到最初的爱恋。」
「那妳现在对他都没感觉了?」
「我不知道,两年来都专心爱着他,我真的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完全放下这段感情。」
爱一个人爱得太彻底,即使已经决心捨弃这份爱,心中仍存有怀疑与不确定。
怀疑自己真的已经不爱了吗?
不确定自己真的完全放得下吗?
「妳可以。」
「你说得未免太肯定。」
「刚认识妳时,妳的眼里只有柳孟玄,但现在妳已经渐渐放下对他的感情,有一天妳会丝毫不再留恋他。」
「真的吗?曾经那么爱的人竟然也会有不爱的一天,爱情这东西还真脆弱。」
什么真爱无敌,什么爱可以超越一切,什么爱可以永永远远,全都是骗人的。
两年,仅仅不长不短的两年,就可以让我逐渐放下对一个人的爱。
「不是每份爱都会有消失的时候,有的爱深刻到可以是一辈子的。」
「我曾经以为自己会爱孟玄一辈子,但还是无法。」
「那是因为他不值得妳爱。」
「我想我根本不配谈爱,也不够资格被爱,就连我爱人都没有自己以为的长久。」
「我爱妳啊。」张尚军说得平静,却包含着温柔。
我眼眶一热,但忍住不让眼泪掉下,将头抬高,我企图阻止自己流泪,「都说我不值得被爱了。」
「我觉得值得。」
强忍着欲落下的泪珠,我双唇微颤,「我比孟玄更不值得被爱,至少孟玄在别人眼里是个好男人,但我、我……但我只是……」
后面的字句被他的拥抱中断,让我来不及说完后面的话──我只是个被人厌恶的劣女。
我推开他,「别这样,被芝蔓看到就不好了……」
「我跟她又没什么,没必要怕她看。」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张尚军看了眼病房,接着轻叹了一口气,「芝蔓是个好女孩,我跟她认识很久了,她是个温柔又聪慧的人,跟我家人的关係也很好,我是很喜欢她,但那并非爱情,只是一份深刻的友情。」
「你不知道很多爱情都是从友情变来的吗?」
深刻的友情……有一天会变成深刻的爱情吧……

35. 「我也这么想过,在遇见妳之前,我一直认为有一天我会喜欢上她,因为她真的很好,她唯一的缺点大概就是不懂我对摄影的热情。」他看着我,「可是妳懂。」
我避开他的眼神,「她那么好,又那么爱你,有一天他会支持你的兴趣的。」
相较之下,我只是个一无是处的人。
「妳以为我喜欢妳只是因为妳支持我摄影吗?」
「不是吗?」
「当然不是,那顶多只能说是一开始吸引我的理由。」他轻轻抱住我,「但绝不是我喜欢妳的唯一理由,我喜欢妳对弟妹温柔的样子、妳耐心照顾母亲的样子、妳在厨房用心做菜的样子、妳坚强撑起一家事务的样子、妳忍受他人对妳说长道短的样子、妳偶尔才闪过的笑容、妳在我面前哭泣的样子,连同妳一心一意爱着柳孟玄的样子,我都好爱。」
双手掩着面,我再也忍不住的哭了。
这个男人太好。
一个被大家爱着的人,却这般认真的爱着我,要我怎么不感动?
泪水狂洩,我回拥了他。
注意到我回抱他,张尚军拥我的力道加大,我将自己的哭脸埋入他的胸膛,感觉到他就在我身边。
过去我一直爱着孟玄,但他总离我好远,对他的爱是孤单又空虚的,我常常要闭起眼睛,想像孟玄的样子、回忆他的模样,来填补那下面好紧奶好大 啊儿媳妇好涨快开插我份思念他的寂寞。
但张尚军他就在这,他在这,他会拥抱我、会亲吻我、会说爱我,我不需要闭起眼睛想像他的样子,张开眼睛,他就在我眼前,而即使闭起眼睛,也能利用听觉或触觉感受到他。
他就在这里……
「那、那个……」我结巴开口,「我现在的心情还是有些混乱,给我一点时间整理好自己的心情,我、我想试着喜欢你!」
或许我该给自己一个机会。
一个接受张尚军的机会,让我自己试着去爱他。
张尚军牵起一抹温柔的笑,「好,我会等妳。」
「如果我真的喜欢上你,你可不要后悔。」
「我是要后悔什么?」
「后悔被我这个可怕的女人缠上。」
「我才不会。」
我轻轻推开他,「好了,别抱了,我妈今天出院,我得去收拾东西。」
「我帮妳。」
「不用了啦,东西又不多,你还是专心照顾你妈妈吧。」想起他妈妈身上的伤,我不禁有些担忧,心里希望他妈妈也能早日康复。
「那如果有需要帮忙就开口。」
「嗯,那……咦?」进病房前,我的余光瞥到张尚军手臂上有瘀青,担心的问:「你手上的瘀青是怎么了?」
闻言,张尚军的表情有些慌张,他半遮掩着伤口,像是在装没事般的回答,「没什么,不小心撞到而已。」
「撞到?」我有些怀疑他说的话。
因为那瘀青的位置感觉不像会撞到的部位……
「嗯,只是小伤,不要紧的。」
虽然担心,但瘀青看起来并不是很严重,我也就没再过问,「是吗,以后要小心点,别再弄出伤口了。」
「我知道。」张尚军笑笑,「妳不是要整理出院的东西吗,赶快回病房去吧,别担心我了。」
感觉他好像刻意避开这个话题……「嗯,那我进病房了。」
「那我去帮我妈买些吃的,妳和妳妈妈要不要吃些什么?我一起买回来。」
「不用,我们等等就要离开医院了。」
「是吗,那我走了。」
「好。」
看着张尚军离开的背影,我心中仍是牵挂那瘀青。
这么想来,张尚军的妈妈身上也有类似的瘀青,但是比张尚军的严重,怎么会母子都有相似的伤口呢?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想不通到底是为什么,我只能满腹疑问的进病房,开始着手收拾东西,收拾得差不多后,我去办理出院手续,然后陪着妈回家。
回程的路上,也没再多想张尚军瘀青的事了。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5496.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