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小仙女芒果 办公室下药被强干小说

3-4 她已是被困在笼中太久的金丝雀。 序幕开始,灯光霎时湮灭。
那是一名穿着黑色长袍的少女,她吊着钢索在黑夜中破空而出。
轻盈的身姿与黑暗融为一体,一头细腻滑顺的黑髮流泻在空中,嫣红的嘴唇勾起邪恶的微笑,纤长的指尖对準观众。
无与伦比的美丽,令人震撼。
众人被这情景给惊住,想继续往下看,却发现红布幔缓缓阖上。布幔垂落之际,少女嘴角上扬的弧度令人不寒而慄,清丽的侧脸美好,黑髮优雅飘扬,衣袂飘飘。
此时响起了旁白的介绍:「在莱纳王国里有许多传说,但唯一记载入史书的,却只有这一个传说。『当夜幕低垂,神秘的黑髮少女破空降落,整个王国将会被颠覆』。」
「辛西亚是皇室的唯一公主,从小受到万众宠爱的她纯真善良,美丽动人,百姓爱戴她,皇室敬重她,年方十五就引来许多公爵之子的追求。但看似幸福快乐的她,却有个不为人知的秘密。」
布幔再次被拉上,场景变换成了公主殿内。
唐以安眼眸幽幽转醒,她呆呆望着纱床,若有所思。
华美的宫廷公主服,将唐以安衬得越发贵气。她坐在床边,双手放在胸前,自问自答:「在梦中的女子究竟是谁?与我为何有着极相似的面容?」
「当夜幕低垂,神秘的黑髮少女破空降落,整个王国将会被颠覆。」唐以安徬惶不安,柳眉微蹙,「已经多次梦见这个梦,这会是预言吗?未来究竟会怎么变化呢?」
经过处理的声音清晰的足以让全场听清。在首次开场的谜题就抓住了观众的注意力,观众不由得随着唐以安的话思考着传言,幻想着接下来的剧情发展会是怎么样的改变。
这时唐以安伸出手,似要握紧希望却无力地垂落。
她歛下眼眸,羽睫颤抖。
「谁也不清楚,那是我们也无从得知的未来。」
「停顿的点真漂亮,和观众形成了互动,更容易入戏。」宋凌雪身旁的汪导演称道,「这个演员挺有天赋的,是叫徐央央对吧?」
「不是。」宋凌雪死死握紧拳头,指甲近乎要陷入手心:「她是以安。」
舞台剧肯定出了问题,饰演辛西亚的可是徐央央!宋凌雪望着台上的唐以安,内心替她捏了一把冷汗。如今正是她崭露头角的最好时机,她每週都有问舞台剧的进度,唐以安根本没有预定要演辛西亚。
赶鸭子上场,还是容纳千人的舞台剧,要是演砸了唐以安该如何是好?
「唐以安?」汪导演愣住,「但导览手册不是写徐央央吗?」
宋凌雪不答,面容云淡风轻,实则早已急如星火。
旁白再次介绍:「安格尔是王国第一公爵之子,与辛西亚从小一起长大,青梅竹马的情分让两人对对方都有若有似无的好感。安格尔甚至在成年礼之时早已宣誓愿为维护王室血统,终生忠诚于每一任的国王。」
当楚君衍登场的那刻,台下传来许多倒吸声,隐隐能听到观众小声的讨论声。他却不为所动,穿着一身仿中世纪骑士装款款走来,与正向国王及王后问安的唐以安正好碰上。
花团锦簇的花园中,他向她行了标準的骑士礼,亲吻着她的手背。
「尊敬的公主殿下。」楚君衍的神情虔诚信仰,不沾染一丝感情。
她一只手紧张的摆放身后,「安格尔阁下……皇城内的巡逻可安全?」
辛西亚对于安格尔一直有朦胧好感,这份好感不仅没有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减去,反而越发的强烈,
楚君衍恭敬地起身,始终低下头,「一切安好,多谢公主殿下的关心。」
再度行礼,楚君衍带领着一群骑士离开了花园。唐以安的手足无措也散去,她回头看着他的背影,语气轻淡淡的,却有一丝遗憾:「他这么见不得我?若非有公主之位,他可会高看我?」
一旁的仕女亲信听见了唐以安的话,立刻覆耳,「辛西亚公主,您可千万不能对骑士长动心!您是与邻国的凯撒王子有婚约!」
「我……算了。」唐以安脸上闪过一丝犹豫,终究没将想法说出口。
领着一众仕女前往正殿。
等到唐以安离开后,厅堂中才响起楚君衍的低沉嗓音,经过处理的声音显得飘邈久远,轻的能消逝在风中:「她是高高在上的公主,与邻国王子有婚配在身,你又在奢望什么?」
「遵守职责,守护她就罢了。」
微风拂过,漫地的落花遗落了多少心事。。
趁着换布景以你的小仙女芒果 办公室下药被强干小说及旁白的期间,唐以安和楚君衍在后台照了面,他们没有多余的时间对话,能够更换戏服和化妆的时间短之又短,匆匆忙忙对上眼后就各奔不同的地点。
很快地,红布幔再次拉开。
大殿上,国王及王后坐在高位,经过加冕的皇冠闪耀着华美的光芒。
「辛西亚,距离凯撒殿下的成年礼将到,按照邻国的习俗,妳将参与他的成年礼与他完成订婚,父王决定派妳出使邻国。」国王的王仗敲了敲地面,唐以安恭敬地跪在地上,他缓缓说:「不知妳是否愿意?」
此时的唐以安已不是唐以安,她融入了剧本,成为了辛西亚。
辛西亚不敢直视国王:「父王,能只出使使者?」
国王蹙起眉头,似是想不通一向稳重的辛西亚会提出这个要求。一旁王后依旧雍容优雅,一头金髮倾洩美得不似真的,「陛下,您也知道辛西亚一向知道分寸,她会怎么说肯定有道理。」
王后的眼神慈祥,循循善诱:「辛西亚,怎么了吗?」
辛西亚垂着头,她脸色惨白的毫无血色,「父王母后,女儿年纪还小,还想陪伴在您们身边。」
王后掩着嘴,凤眸悄悄打量国王的神色,见他没生气才笑道:「辛西亚别任性了,妳如今也长大了,该到嫁人的时候了。」
「妳小时候与凯撒也见过面,他气宇轩昂,举手投足气势十足,将来肯定非池中之物,如今尚且不到二十就名声远播,获得无数百姓爱戴。他的品性也好,不知道多少贵族女儿想嫁给他……」
谁知王后几句话就将她的心思看透。辛西亚手指捏得近乎泛白:「母后,我没有不愿意嫁给凯撒,只是在结婚之前,女儿还有心愿没有完成。再没有完成前,女儿不愿意嫁人。」
「妳说说看是什么心愿。」国王缓缓开口,他的女儿一向乖巧懂事,是什么让她不愿意出使邻国?
辛西亚抬起头,脸色惨白,眸色坚毅,一时间吸引了众人的目光。
「陛下,女儿想离开皇宫。」
如果早已注定她无法嫁给喜欢的人……那她想抛开一切束缚,追求她一直渴望的自由。
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但她已是被困在笼中太久的金丝雀,为了自由两者都可抛弃。

3-5 一如辛西亚梦中,如出一辙的黑髮。 国王震怒,手指微颤,「辛西亚,妳是一国的公主竟这般胡闹!身为公主这么任性,可把全国的百姓置于何处!」
「女儿不敢。」辛西亚一动也不敢动,兢兢业业,脸色惨白如纸,「父王,等到远嫁他国我就没有机会再看这里一眼了,请允许女儿在出嫁前卸下公主之位。」
「我是公主却也是一名平凡女子。辛西亚没有一刻不是记住自己的身分。但父王,在我为莱纳的繁华牺牲前请让我有短暂的自由。抛开身分,我只是莱纳子民的一份子,我爱这个国家。」
她是被囚禁在宫中的金丝雀,外边的世界美好却与她完全无关。
国王怒极反笑,「真是好极了!堂堂的辛西亚公主竟然说自己的出嫁是牺牲!这要被邻国给听到,我们两国的友好都会毁在妳手中!」
王后秋波微转,柔柔劝道:「辛西亚毕竟还是个孩子,总是会渴望自由,我们年少时不也是这样走过来的?况且这里也没有外人,陛下就别太苛责辛西亚了。」
国王气结,吹鬍子瞪眼,「我有在苛责她吗?」
王后微笑,白皙的手轻撩了金髮,不置可否,「陛下自然是对的。」
国王深吸一口气,看着长跪不起的辛西亚,最终还是被她的执拗打败,幽幽叹息:「罢了,最近辛西亚公主得了风寒,卧病在床,随意找个仕女替代她吧,只要装成有人在就好了。」
王后望着辛西亚惊喜的模样,嘴角浅浅上扬,「我会派人做好这件事,不会让任何人发现的。」
红色的布条再次飘落,等到下一次拉上时,布景已经再次更换。
在一片绿意盎然的森林中,群鸟歌唱着大自然的天籁。一名女子穿着一袭素白衣裙背对观众,一头如瀑的金髮垂落掩住了面容,她低着头,纤细的手指轻轻撩拨着竖琴,动人的旋律静静流淌在礼堂中。
观众的讨论声音此起彼落,无一不是讚美琴技。

唐以安穿着一身黑色长袍,她驻足在布幕旁听着梁巧心弹琴,手指点着手臂打着节奏,看起来好不悠闲。
傅立夏见唐以安一派轻鬆,不禁说:「这样不会被识破吗?临时拉音乐系的梁巧心上台充当辛西亚?」
手顿住在手臂上,唐以安轻扫了舞台上正垂头的梁巧心,将视线移到傅立夏身上:「你有更好的办法吗?我不会竖琴,巧心正好和我的身型相似。舞台剧可不像电视剧可以后製。」
「但是……」傅立夏欲言又止,唐以安摇摇头:「立夏,我们没有更好的
办法了。」
事发突然,他们只能用最短的时间,做最大的弥补。
傅立夏凝睇了唐以安的表情,她脸上不喜不悲。他望了她很久,忽然笑道:「唐以安,妳一定会成功的,一定会成名的。」
要是这次舞台剧失败了也只是演艺生涯中的一小次失意,不用太放在心上,那并不是她的错。无论做出什么决定,他都会支持她。
唐以安微微一笑,没有理会傅立夏。有些话对方心底明白,不必说出来。
「我该上台了。」唐以安摆了摆手,适意自己待得够久了。
「去吧。」傅立夏笑,翱翔在天际的老鹰是不可能被困在鸟笼中的。
在《新生》的剧本设定中,辛西亚在国王王后的同意下,趁着夜里便离开了皇城,至于出使邻国则将由王后全权负责。在莱纳王国东侧的寒月森林中有间木屋,是专门给出外休息的皇室子弟,辛西亚便到了那处。
在经过一番波折后,辛西亚来到木屋已是早晨了。呼吸着大自然的芬多精,她在青湖旁拨起在木屋遗留的竖琴,一面吟唱着诗歌,一面享受着这难得的自由。
就在她拉起凯旋之歌时,一道剑声奏起,在安详的森林中异常突兀。
辛西亚诧异地放下抚着琴弦的手,看见青湖的另一端一名男子挥舞着手中的西洋剑。阳光下他俊美得彷彿希腊神话中的太阳神。
「请问?」辛西亚对这位凭空冒出来的男子感到不解。
男子听见辛西亚的声音,便停下手中的剑。他对着她行了一个标準的异国礼仪,她知道是邻近的维亚王国见面礼,「我名叫凯撒,是一名吟游诗人。无意见闯入这片森林,听到了小姐的琴声有些失态,请海涵。」
儘管凯撒称呼自己为吟游诗人,但他身上却有种上位者的威压和霸气,凤眸一扫使人不自觉惴惴不安,就连辛西亚贵为公主受过最好的礼仪也不禁感到压力。
「原来……是来自邻国的朋友,欢迎你来到莱纳……希望你会喜欢这里。」
凯撒站直身,在看到辛西亚的剎那,顿时凝住了目光,久久无法移开。
这名少女……凯撒不动声色将辛西亚的模样印入脑海中,似乎似曾相识?
另一方面,在皇宫的公主殿中。
王后静静站在一名少女身后,拿起精緻的梳子替少女梳理秀髮。四周的仕女早就被打发出去,她不厌其烦梳着少女的髮丝,面色温柔,镜子中倒映出两人的身影。
「风荷,我的孩子,计画进行得如何?」
王后温柔地在少女耳旁问着,手指将她耳边的秀髮撩到耳后。
镜中的少女容颜绝色,穿着与辛西亚平日极其相似的衣裙,娉婷秀雅。她乖巧地坐在椅子上任由王后替她梳理。一头细腻的黑髮垂落在背后,宛如无月的黑夜般深沉。

一如辛西亚梦中,如出一辙的黑髮。
「没有让任何人看出破绽。」风荷莞尔一笑,眼眸中沾染了孺慕之情,她望着镜中温婉可亲的王后,目光流露出渴望被肯定的希冀,「王后殿下儘管可以放心。」
听到这番回答,王后低着头,嘴角翘起,剪水般的双瞳闪过一丝得意。
「风荷,真是个好孩子。」
当清楚计画安全时,王后始终摇摆不定的心终于安定。她随口敷衍的称讚风荷几句。幻想着自己计画的成真,思绪早不知道飘到了何处。
她沉浸在喜悦中,却没有看见风荷盯着她,神情似笑非笑。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534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