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邦媛作品《巨河流》书评

这是我继张嘉佳的《从你的全世界路过》之外,发现的又一本不能在地铁上阅读的书,因为你绝对会旁若无人地哭成一个傻逼。

齐先生的文笔没有过多的修饰,甚至很少形容词,更没有45度望着天之类的浮夸,再大的悲痛在她写来也是简单一句,却常常猝不及防地击中内心。记得有一段是讲她母亲用家乡的烹饪方法来给东北流亡学生们做饭,齐先生在段末写了一句“这些人这一辈子没能再回去”。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比如张大飞来学校见她之后那一句“这竟是我们最后一次相见”,再比如去台湾之前那一句“爸爸给我买的是双程票,没想到我竟将埋骨台湾”。句子短小,没有修饰,但背后的悲伤却那么沉痛,令人唏嘘不已。

整本书读下来,最难忘的是这么几个场面。一个是煮土豆,爸爸送她去疗养的时候,每当有人死了,院工就要煮土豆安慰她。我特别懂这种孤独的感觉,虽然童年没有齐先生这样的遭遇,但小时候爷爷突然去世,爸妈急于回老家料理后事,把我一个人留在家中,深夜不敢睡,只敢开着电视,一直看到电视里都是雪花然后蜷缩成一团抱着膝盖哭,那种孤独至今还记得。
齐邦媛作品《巨河流》书评
另外一个场面是战争中弦歌不断。不幸中的大幸啊,炮弹掉落身旁,依然可以沉醉于诗海,是怎样必胜的信念,坚信战争一定会结束,会迎来黄金时代,会需要文学艺术哲学……来重建,才能支撑着文人们一代代薪火相传。同时也触发了我对于阶层的思考,玩过大富翁的人知道均贫富根本就没有意义,因为很快富的还是富,穷的还是穷。同理,虽然都在战火下,齐先生的爸爸依然有这样的眼界和胆识去德国学哲学,齐先生也可以一直受到很好的教育,可以不顾学潮沉迷于文学之中。普通人家的孩子吃饱饭还成问题吧。

还有一个场景是齐先生人到中年依然去美国高强度学习硬课。当年齐先生跟随丈夫去台中,即使在夫唱妇随的年代也没几个人会拒绝台大的教职吧,生育三个儿子,丈夫常常不在家,齐先生自己却开拓一个又一个事业的新版图,教书育人,博物馆翻译,编写教科书,翻译著作……中年,多少阿姨在办公室里混混日子,下班跳跳广场舞,给别人的人生挑挑刺,而齐先生却挑战一个又一个新领域,攀上一座又一座高峰,真是十分令人钦佩。

来源:
豆瓣用户“参天大豆”https://www.douban.com/people/72318792/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4803.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