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改编成电视剧的小说:张爱玲《第一炉香》

最近要拍《第一炉香》,到处有人讨论。我也把这书翻出来又看了一遍,上次看都快十年前了,还在高中呢,当时还特别认真地写读后感。现在想着再说点什么,却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被改编成电视剧的小说:张爱玲《第一炉香》
以前心里也批评过葛薇龙,也为她担忧过,也得到过警醒。正如张爱玲自己说的,她写的人都是不完全的。写的人不完全,正是因为人的不完全。薇龙为着学业去找姑妈也没什么不对,一个十几岁的少女她以为自己可以脱身,以为自己能得着便宜,少女有少女的小九九,梁太太有梁太太的盘算。她看到富贵挪不动步,可是回上海又有怎样的人生等着她呢,相亲一个门当户对的人,他也未必爱她,得了空寻花问柳,而她在家生一堆孩子主持家务,三四十岁就老了。或者毕业出来做事,一个月五六十块,受别人的气,像现在很多女孩一样,职场歧视,职场骚扰也敢怒不敢言。这样就好么,最少葛薇龙不想了。

怪她太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么,这里的人,现实里的人也是,谁不是聪明又糊涂,清醒又沉醉呢。什么是绝对的错,什么又是绝对的对,什么是真聪明,什么是不糊涂?梁太太,睇睇,睨儿,葛薇龙。

逼良为娼,人骂娼贱。可是逼良为娼的人呢,女人没有处置自己身体的权利,它是有社会监督着的,婚前做了一次爱,这就叫失贞,而男的却可以随意。葛薇龙回不去了,香港半山的浮华让她回不去,上海的父亲和舆论更让她回不去。乔诚,司徒协,乔琪乔,卢兆麟,我总想起明清小说的吏,一方面在老爷面前点头哈腰,一方面在百姓家里作威作福。只能说张爱玲太厉害了。

卢兆麟接触葛薇龙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情,怀着尊重么,还是对交际花的追逐。最后做梁太太的入幕之宾,又怎么想的呢。可是社会对男性总是比对女性宽容的。
被改编成电视剧的小说:张爱玲《第一炉香》
还为葛薇龙担心以后么,睇睇被她娘押回去嫁人,嘴里吃着花生米。睇睇像晴儿,睨儿看着聪明像袭人,最后也被乔琪乔上了手,失了女人顶重要的贞洁。然而贞洁这种东西,似乎还是有点身份的人谈的,一个丫头谈贞洁也不必了,只是比薇龙更不值价了。这些都是知道自己要什么的人,无知无识的,湾仔街边十四岁的流莺,以后又怎么办呢。鲁迅写民族劣根性,旨在救人救国。人性有男女,有民族,有优劣,又有共通性。张爱玲一个小小的故事,就使我们看到时代,看到社会,看到人性,看到人生的选择。能改变么,甚至有对错么?她是悲哀的,并不予评价。

有时候我不忍心,一支枝条折了也使我怜悯,使我悲哀,使我痛不堪言。而我又冷漠麻木,可悲哀的人太多了,包括我自己,我悲哀不过来。

来源:
豆瓣用户“以为鲸鱼不说话”:https://www.douban.com/people/69167481/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4372.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