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震云作品《一句顶一万句》书评:一句胜过千年

看小说,是为了消遣,或为了懂事。
大多时候,还是想消遣之余懂些道理。

以往看书,总想从中悟些道理,可看着看着变成了看乐和,看故事,纯粹变成了消遣,一个故事一种消遣,看过了就过了,过了就忘了。
刘震云作品《一句顶一万句》书评:一句胜过千年
可这个故事牵及前后60年,也许还更长些,每一个人物,都有一个故事,每一个故事都牵涉多个人,那多个人也有他们的故事,故事里的人的脾气秉性,处事行当,亲戚朋友,恩怨情仇,有联系的,没联系的,或多或少都有些牵连。现在没牵连的,因为某个缘故牵到了一起,现在有牵连的,被某个人或事切断了联系,从此再无瓜葛。

顺藤摸瓜,掰馍说馅,说一句顶一万句,其实都只为了一句,说得着和说不着。说得着,一句就顶一万句,一句话说明白了,一万句也明白了。说不着,一万句不如说一句,一万句不明白,其实一句也都不需要了。

但事情也分环境、地点、场合,以前说得着,时境变了,就可能说不着了。

要说是为了解一时忧愁,不说是说了也解不了。要不说容易,闭上嘴就行,可嘴闭上了,忧愁还在那,它闭不上。所以早晚还得说,要说就得找说得上的人来说,他可能是你的兄长,街坊,朋友,还可能是你八杆子也打不着的人。说得找的人可能是个明白人,把你剔骨去肉的分析分析,也可能是糊涂人,糊涂人如果知道自己糊涂,问几句咋回事,也能一桩一件理出头绪。如糊涂人自认为明白人,胡乱掰扯,分析的一个忧愁可能就变出更多的忧愁,还不如不分析。
刘震云作品《一句顶一万句》书评:一句胜过千年
就算是说得明白了,也要看怎么做,和做事的人。
说着明白,做着糊涂,或是个糊涂人做事,也都白说了。

就算是说明白了,也做明白了,也是一时一刻,到了二时二刻,不知哪里变了,一切就又变了。生了新的忧愁,还要找说得上的明白人,说明白了,再做明白了。

说起来,一环一环套一环,错综复杂。
但人人都如此,事事都如此。
一本书,不止一万句,从第一句引到了第一万句,说了很多人,还有很多事,可这不只是一个故事,不只是一万个故事。只是一个理。一个理一句话就能说明白,就不说一万句了。
还是糊涂人多,明白人少,少数的明白人用一万句讲给也不知是说得着还是说不着的多数糊涂人们用一句话就能说明白的事。可不知糊涂人们听明白了没有。

来源:
豆瓣用户“糖豆子”:https://www.douban.com/people/Danya_Tang/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4251.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