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争的残酷和人性的丑陋不仅仅体现在战争的年代,当今也继续存在---《天上再见》


 
作者:皮耶尔•勒迈特,当代法语文学大师级作家,龚古尔文学奖得主,1951年生于巴黎。
 
他以犯罪小说蜚声文坛,凭借《必须找到阿历克斯》荣获国际匕首奖。2013年,勒迈特凭借一战背景史诗巨作《天上再见》,荣获法语文学至高奖项——龚古尔文学奖。自此, 皮耶尔•勒迈特成为历史上罕见的在推理文学和纯文学两个领域都获得至高荣誉的作家。
 
2018年,勒迈特陆续推出“天上再见三部曲”后续作品《火光之色》与《悲伤之镜》,三部曲获得了文学评论家与读者的高度认可,正式奠定了他在法语文坛的大师级地位。
 
在人类的历史上,战争是不可避免的,不论发起战争的导火线是因为什么,都是因为社会财富的分配不均匀而造成的。在人类活动的世界里面,财富就象征着一切,为了能够得到更多的利益,很多人做出了犯法的事情,比如抢劫、诈骗、贪污等等,这种行为如果过于的离谱,就相当于一场战争了。这根本就不是个人之间财富的争夺,这是国家与国家之间的侵略,然而,国家利益与个人利益之间的争夺上的道理实际上都是一样的,只不过,国家之间利益的争夺战争会给世界上来带巨大的影响和伤害,所有参与这一场战争的人都没有办法逃脱这种人类历史上的悲惨的命运。
 战争的残酷和人性的丑陋不仅仅体现在战争的年代,当今也继续存在---《天上再见》
《天上再见》这本小说里面讲述了一个比较离奇的故事。这个故事发生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期和战后的新世界,就在要和德国签订停战协议的时候,一个丧心病狂的军官为了能够在战争结束前霸占竣工来获得自己的晋升,自己就导演了一场电影,不惜杀害了自己的士兵,还迫使大家与抵挡根本就不存在的德国大军。
 战争的残酷和人性的丑陋不仅仅体现在战争的年代,当今也继续存在---《天上再见》
士兵阿尔贝因为在无意中发现了这个军官的阴谋而差点被杀人灭口,幸好获得了士兵爱德华的帮助而逃出了这里。然而爱德华却不幸的被子弹打穿了下颚,爱德华也因此毁容了。爱德华打了四年的丈都没有受伤,竟然在战争快要结束的时候被自己国家的军官给打伤了。他很不幸,因为这是一个具有超越战争的残酷的时代。
 
战争结束了,但是只要战士们一天没有死去,战争的余震就一秒都不会停下来。在战争中牺牲是一种被迫的选择,但是活下去是需要更大的用去了付出。脑袋被削去了一般的爱德华,和被活埋了的阿尔贝,无论他们是选择逃避还是挣扎,战争的阴影就只能体现在爱德华的那被削掉的下颚。战争的残酷并不是人人都能够感同身受逇。
 战争的残酷和人性的丑陋不仅仅体现在战争的年代,当今也继续存在---《天上再见》
比起爱德华的残废,阿尔贝似乎是非常幸运的了。他一个人承担起了两个人生活的责任,一种没有希望,没有未来的生活。从战场回到了生活中的阿尔贝在社会上已经没了英雄的位置了。银行裁掉了阿尔贝,母亲和情人再婚,未婚妻塞茜尔已经有了新的情人,而爱德华需要大量的吗啡来维持,而他们救济的钱只有五十二块钱。阿尔贝就只能够到处去打零工,先后成为了商场里面的电梯工和在街头发传单的街头人。而那个害得爱德华毁容的军官变成了国家的好人,娶了爱德华的姐姐,依仗着老丈人的人脉和威望迅速的成为了一个富人。
 
而这个社会一面在悼念已经死去的英雄,一面在拒绝着活着的展示。人们可以尽情的去想象那些已经死在战场上的英雄,而活下来的英雄只能够拖着零碎的身体苟活着,觉得看上一眼他们都觉得是累赘。
 
这样高度戏剧化的人物关系将读者慢慢的带入到了这个充满对社会、国家、家庭、爱国主义的道德的挑战的悲剧故事中,通过战后的法兰西社会的风貌,揭示了伟大的胜利的战争背后的残酷的现实。
 战争的残酷和人性的丑陋不仅仅体现在战争的年代,当今也继续存在---《天上再见》
春风得意的那个军官普拉代勒为了能够重现自己以前尊贵的贵族身份,承包了战后的公募建设的业务。为了能够赚取更多的利益,修建了许多的茸祖屋,普拉代勒不仅在棺材木上偷工减料,还在公募上的事情敷衍得很,甚至还贿赂了那些来检查的公务员。
 
而生活穷困潦倒的具有绘画天赋的爱德华在报纸上看到了各个市镇准备花巨资来建立一个英雄纪念碑来纪念在战争中死去的英雄后,他突然就振作了起来,去帮助阿尔贝策划了纪念碑诈骗案件。普拉代勒与爱德华的对比带来了强烈的讽刺效果。国家无视那些活着的英雄战士已经穷困潦倒了,领不到一份的抚恤金,只有52法郎或者是重新被染色的旧军大衣。而全国上下却斥巨资来建造一个英雄纪念碑来悼念已经在战场上死去的英雄战士的生命。
 战争的残酷和人性的丑陋不仅仅体现在战争的年代,当今也继续存在---《天上再见》
在战场上,倒霉的始终都是那些没有名分的牺牲者,而获得胜利和发财的欧式那些资本家。所以因为战功晋升的普拉代勒获得的财富都是国难财。而为了祖国几乎失去一切的英雄却在战争结束之宏被国家给抛弃了。对这本被国家所抛弃的英雄来说,最为悲愤的是,看到了那些对社会英雄主义虚伪的歌颂之情。
 
爱德华在描述战争生活时的画面深深的打动了阿尔贝,然后战后的他们的生活已经完全的失去得了灵魂,没有一定的表现力。纪念碑诈骗案仅仅是处于弱势地位的小人物对现实和英雄主义嘲讽的一种手段,仅仅也只是一场对命运不公的报复。他当着世人的面把英雄主义摔在了地面上,用着嘲弄的语气和神情告诉着大家,希望大家看到的那个英雄主义只是一场骗局而已。
 战争的残酷和人性的丑陋不仅仅体现在战争的年代,当今也继续存在---《天上再见》
作者在这样的一个庞大又繁杂的文学叙事中,除了他表现出了战争之后鹅伤痛,战争后的那些流离失所的人和社会的变革,上层社会的纸醉金迷,底层世界的挣扎和芜湖,还有佩里顾父子之间的对立立场。正是因为这一点,让爱德华的报复行为看上去是一场恶作剧。
 
爱德华作为一个富家子弟,从小就因为自己的异装和女性化的表现得到父亲佩里顾先生的不满,父子关系也逐渐的紧张了起来。为了反抗和戏弄父亲,爱德华经常通过绘画的方式来嘲农佩里顾先生。在经过了漫长的战后生活的整张,在遇见了小姑娘露易丝之后,开始投身在设计面具的工作中去了,这些面具有的很滑稽,有的很恐怖,有的还非常的讽刺,想必在这些面具上面都有爱德华的内心世界的态度吧。
 战争的残酷和人性的丑陋不仅仅体现在战争的年代,当今也继续存在---《天上再见》
在确定了纪念碑诈骗案的事情之后,爱德华心中的儿童又再一次的复活了。他兴致勃勃的投入在了设计、绘画之中,展现出了儿童般的自信,与那个整天忧心忡忡的阿尔贝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爱德华在无意中又通过了样品目录和父亲周旋着,将佩里顾先生所期望的那种救赎演变成了一种滑稽的表演。
 
而在后来,爱德华与佩里顾先生的恩怨终于在一场车祸中结束了。这里面极其的具有讽刺性的是,年幼的爱德华心中充满了不满越怨恨,在父亲的压制下扼杀了自己的真实去想,而愤怒与的离开了家去参与了战争;成年后的爱德华则是主动地冲向了自己父亲的汽车,却对自己的生命被剥夺充满着感恩。爱德华的身体和灵魂都被扯开了一个大洞,被时间一针一线的逢在肉里面,却找不到救治自己的良药。而爱无能的佩里顾先生在失去了自己的儿子之后通过对儿子设计的面具认真的凝视着他,通过以前的各种细节去拼凑一个儿子,一个爱德华。当他意识到自己对爱德华的爱已经超越了古板的性格,这位刚学会爱的父亲逐渐的死于心碎。
 战争的残酷和人性的丑陋不仅仅体现在战争的年代,当今也继续存在---《天上再见》
战争给人类待了许多的东西,有无尽的死亡,无情的灾难,这些都改变了很多人的命运,在这一点上,似乎上每有任何人有异议。人的这一生是非常短暂的,大部分的都想要去追求个人的目标,但是基本上无法实现的,而战争给这样的目标强加上了难度。战胜自己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比要登上峰顶更加的男,关键是,最关注的是此时此刻的人的内心表达的什么?究竟想要给世人表达一个怎么样的命运呢?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40788.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