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吸少妇的奶水 舔一舔下面我好想要

78 姚子尚真的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事,傅翊涵最近对他爱理不理的?
他有些烦躁的丢下手上的文件,将头倚靠在椅背上,回想傅翊涵对他的态度还没这么奇怪之前,他们的最后一次对话。
『欸、姚子尚,你……还喜欢慕可蓉吗?』
当时他们正在吃饭,傅翊涵突然无预警地问他,害他差点将口中的义大利麵喷出来。
『妳干嘛在我吃东西的时候,问这种问题。』
『别管这些,你快回答我。』
『当然喜欢啊。』
然后姚子尚记得傅翊涵只说了句『是吗。』,就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了。
可是他并不觉得这段对话有什么好让傅翊涵不开心的地方啊!
拿起手机,拨了通电话给傅翊涵,结果电话最后转接语音信箱。
这女人,已经好几天不接他电话、不回他讯息了!
以往他只要一拨电话,响不到三次傅翊涵就会接起,所以姚子尚合理怀疑,她是故意不接电话!
傅翊涵好样的,敢拒接他的电话!
姚子尚没有任何蛛丝马迹来解释傅翊涵这一连串奇怪的举动,他只好打电话给徐文浩。
「徐文浩,我需要你的帮忙。」
当徐文浩一接起电话,姚子尚不给他说话的机会,就自顾自的开始讲几天前发生的事情。
「所以你觉得我应该怎么办?」
「我认为你应该当面去告诉翊涵你真正的想法。」听到电话另一头的回答,姚子尚差点没把手机掉在地上,徐文浩的声音怎么变成女人的!
「白瑞熙?」
「因为你讲得太认真,我不好意思打断,希望你别介意我偷听到你跟徐文浩男人之间的秘密。」
「我不会介意,可是徐文浩在?」
「他在洗澡,还是等等我请他回拨给你?」
「没关係,反正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而且还被全听完了。
姚子尚有些困窘,之前他有在其他场合见过白瑞熙,最近一次听到她的名字是因为徐文浩。
那个时候,徐文浩为了她的事情伤透了脑筋,没想到这两人还是走在一起了。
「那我先挂电话了。」姚子尚正準备结束通话,白瑞熙的声音就从另一头传来。
「姚子尚,记得清楚的让翊涵知道你事实上想表达的意思,虽然由我说挺奇怪的,但你也该好好想想,为什么翊涵会突然躲避你,或许会有意想不到的结果。」
姚子尚结束通话,脑海里一直打转着白瑞熙方才说的话。
那时他确实是告诉傅翊涵,他喜欢慕可蓉,但他口中的"喜欢"已经不是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的感觉了,所以他也没有细想,就直接脱口而出,可傅翊涵应该能理解的不是吗?
就算她真的认为是那样的意思好了,也没有必要这样对他避而不见啊。
突然有一个想法窜了出来,不会吧……
姚子尚瞪大了双眼,怎么想都觉得太荒谬了。
傅翊涵怎么可能会喜欢他……
怎么可能……
在这样想下去也不会有结果,姚子尚决定亲自去问傅翊涵。
「没想到妳变成了感情开导专家了呢。」徐文浩从背后环抱白瑞熙。
「你洗好澡了啊。」
「恩,我想我们不在快点下楼,爸妈他们都要起疑心了。」
「还不都是你……」白瑞熙脸颊出现了淡淡的粉红,「这么突然……」
这是她第一次在清醒的时候跟徐文浩恩爱,想到徐文浩健壮的身躯,紧贴着她的肌肤,动作是如此的温柔……
白瑞熙赶紧甩了甩头,她怎么会想到那里去呢,好丢脸,而且她还不小心叫出了声,不知道爸妈有没有听到……
不对啊!白瑞熙,妳怎么尽是想些变态的事情,就算妳老公在怎么可口,也不能这样!
「难道妳对我刚才的表现不满意?那我们再来一次好了。」徐文浩的大手才伸进白瑞熙的衣服下摆,就被她阻止。
「别玩了,我们赶紧下楼。」白瑞熙怕自己再这样下去,心脏会负荷不了。
「好。」
然而徐文浩在心里想着,等白瑞熙生下孩子之后,他可不会这么轻易放过她。
「爸妈,你们怎么了吗?」白瑞熙觉得有些奇怪,爸妈看她跟徐文浩的眼神怎么怪怪的。
「呵呵,没事没事。」徐母满脸笑容地说着。
可是怎么看都不像没事啊……徐文浩疑惑的看着自家老妈到底在演哪一齣的。
「那个你们洗过澡了?」徐父忍不住地问。
「呃……对啊。」翻云覆雨过后,当然是要沖下澡,将身上的黏腻洗掉。
接着白父就接了句非常露骨的话,「一起洗的?」
「爸!这、这怎么可能!」白瑞熙脸立刻爆红。
「你们在房间待那么久,什么事情都没发生!?」徐母像是听到惊天霹雳的事般,声音尖锐。
「当然不是!」他们可是进了一大步呢,徐文浩嘴角微微的上扬。
「所以,你们刚刚确实是在"那个"没错吧。」徐母继续穷追不捨的追问。
拜託,别问了!白瑞熙此刻真想找个洞钻进去。
「对,所以你们别再问了。」徐文浩的回答,让她更窘了。
听到答案,徐母满意的点了点头。「这样就对了,不过瑞熙,我家儿子的能力怎么样?」
「……」
白瑞熙决定,她以后绝对绝对不会再放任徐文浩,在徐家或白家对她这样那样!

7我吸少妇的奶水 舔一舔下面我好想要9 傅翊涵觉得奇怪,这时间怎么会有人来找她?
当她打开门的那一瞬间,整个人都呆住了。
这男人怎么会来?
她不是眼障太重,就是太思念他了。
「傅翊涵,妳傻了啊。」姚子尚将五根手指头放在她的眼前晃了晃。
傅翊涵揉了揉眼睛,姚子尚还是在她的面前,为了再次确认她看到的不是幻觉,她伸出手用力捏了一把姚子尚的脸颊。
「痛死了!」姚子尚拍开她的手,抚着红肿的双颊。「傅翊涵,妳做什么啦!」
「不是幻觉耶……」她喃喃的说着。
「废话,我都站在妳面前了。」这女人搞什么,阴阳怪气的。
「你来做什么?」
「不先请我进去坐坐吗?」姚子尚根本不是在询问,因为下一秒他就自己大剌剌的掠过傅翊涵走了进去。
「喂!我也说要让你进来吗,怎么能这么自动。」幸好爸妈不在,哥也出门工作了,要不然他们如果看到姚子尚来家里,肯定又会想些有的没的。
「你来这做什么?」傅翊涵又问了一次刚刚问他的问题。
「难道没事就不能来找妳吗?」姚子尚的回答很迂迴。
「没事的话,你快点离开吧。」
既然姚子尚不会爱她,那就别让他在心里停驻太久,傅翊涵可是下了好大的决心,才逼迫自己不再去找姚子尚的,可为何他还要继续来招惹她?
「为什么妳都不接我电话、不回我讯息,妳是不是在躲我?」
在这一刻,姚子尚终于能够非常确定,傅翊涵在逃避他,但是他却完全不知道原因,他只知道自己被她这样排出在外,心里有些难受。
「……我没有。」
「妳之前不会这样的,傅翊涵妳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今天就是非得要得到一个合理的答案。
「就说没有了,你听不懂人话吗!」傅翊涵已经开始有些不耐烦。
「怎么可能没有?傅翊涵妳今天不说清楚我就不走人!我们不是都好好的吗?为什么突然不理我?」
「我喜欢你!」受不了姚子尚的再三逼问,傅翊涵忍不住脱口而出。
「什么!?」姚子尚睁大双眼,没想到会从傅翊涵的口中听到这一句话。
傅翊涵苦笑着,他会有这样的反应她一点也不意外。
「我已经喜欢上你了,所以别再逼我了!」她深吸了一口气,「我知道你还喜欢她,我也没想过你会回应我的感情,拜託,让我自己一个人静一静,等我调适好心情,我们再像过去一样当朋友,就这样,我有点累了,你快回家吧。」
「我——」
不等姚子尚说完,傅翊涵就直接将他推出门外,然后关上大门,等到完全听不到脚步声,她就直接蹲在门关放声大哭。
明明知道结果会这样的,可是亲眼看见姚子尚听到她的告白露出的错愕表情,还是觉得很难过。
看来她是注定要被姓姚的甩掉,傅翊涵决定她以后绝对不要再喜欢姓姚的男人了!
「傅翊涵!妳给我开门!」听到喊声,傅翊涵下意识抬起了头。
这是姚子尚的声音,可是为什么?他不是已经离开了吗?
「妳再给我装死,我就直接把门踢开,妳听到没!」姚子尚不停地拍打门。
傅翊涵快速的擦去泪水,即使她不想在如此狼狈的状况下让姚子尚看到,可她终究还是按耐不住想知道他又回来这里的原因。
「妳在哭?」当傅翊涵打开门,姚子尚就看到她脸颊上的泪痕,还有泛红的双眼。
「还有事吗?」傅翊涵被姚子尚的眼神盯得很不自在,她撇过头不愿看他。
姚子尚不让她逃避,他生硬的将傅翊涵的头转向自己,然后紧紧的抱住她,傅翊涵被他的动作吓到,一时忘了反抗,就这么乖乖地让姚子尚拥入怀中。
「妳好狡猾,向我坦白心意之后却躲起来,完全不给我回覆的机会。」
「我知道你的答案。」傅翊涵闷闷地说着。
「妳知道什么了?为什么就不相信我说的话,我对可蓉的喜欢,已经是对家人的喜欢了。当妳对我告白的时候,我的心脏跳动的很快,心里还有些开心。这几天没见到妳,我就觉得浑身不对劲,一直有想要奔过来找妳的冲动,可惜我到刚刚才知道,原来我是喜欢妳的。傅翊涵,妳给我听清楚了,我也喜欢妳,所以妳别离我太远,让我抓不到。」
姚子尚终于了解,在他跟傅翊涵相处的过程中,他们会互相斗嘴,可是却让他很自在、很快乐,他想要的或许就是这么简单的一份幸福罢了。
「你不是骗我的吧?」傅翊涵的泪水早就无法制止的不停流下,哭得毫无形象。
「千真万确。」姚子尚温柔地拭去她的眼泪。
然后,傅翊涵弯起嘴角笑了出来,嘴里还嚐到泪水鹹鹹的味道,但内心是甜的。
「我终于不用被姓姚的男人甩掉了。」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404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