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荡吸吮办公室 男人吃奶我感觉好舒

《茧》04.4 他没有用任何疑问句,樱明知他的猜测就是事实,还是不肯完全承认,说 : “我……我不是故意隐瞒,以撒娇似的、软软地反驳 : “不、不是……是到了九州……才知道。”
佐助将樱的身子置于地板,任她平躺着。今夜银月如盘,洁白的月晖,和着房内一盏黯淡的小黄灯,显得樱的肌肤很细嫩,在淡淡的光线下显得暖融融的。佐助轻轻拉开她的前襟,显露出锁骨至前胸的大片肌肤,他埋首于樱的肩窝,状似温柔、却毫不留情地啃咬着,不用低头看,也知他的唇齿在上头吮出不少痕迹。
“什么时候变成爱说谎的女人?”
佐助没有解开二人的浴衣,本来就系得不紧,活动一阵便松开来,黑与白的纠缠,远远看去,一时像是黑色的要吞噬了底下的白色,一时又似是白色的要卷着那黑色的,谁也理不清占上风的一方。
“你又怎肯定我说谎?”她嘤咛一声,心内清楚要拒绝这男人,可是自从上星期被他得逞,她沉寂五年的女性本能也像忽然复苏。有时,当她被生活压得无法入睡,也会想要一个男人的拥抱,一个避风港。所以她欲拒还迎的,见局势还不至于不可收拾,就默许了他的轻薄,甚至熟练地偏过头,好让他亲吻她的颈肩。
佐助知道她不肯承认,便改说 : “知道怀孕后,为什么不告诉我?”
“没必要……嗯!”樱还未说完,佐助的手便潜入她的衣襟,罩着她的胸部。即使只是轻轻包覆着,没有揉搓,也没有用力,已使她敏感低呼。
“什么叫做没必要。”佐助的声音听来毫不严厉,甚至不似在生气,只像情人在床第间的丝丝细语,还带着一份低哑,让樱听得骨头也酥掉,本来还是中气十足地说话,现下又软着声音说 : “你……你想浪荡吸吮办公室 男人吃奶我感觉好舒要女人的话,多的是,反正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也……”
佐助停下动作,忽然双手撑在樱的脑袋两侧,俯视着樱的醉颜,又把她的浴衣拉低一点,胸前的红梅若隐若现。她曲起一条胳臂,遮着双眼,不敢看佐助的表情。她知道,她的话语可能刺伤他,但她真的这样想。关于生孩子的细节,有些事情想瞒着,可是有关她对这段感情的想法,她不想再骗他。
每当她骗他,其实同时,也在欺骗自己。相信这段感情没问题,逼自己去信他会为她而定下来,万一结果不是呢?她无法承受信仰崩溃的那一刻,所以一开始就什么也不要相信就好了。
“佐助君,其实我们……可以不要一段需要负责任的关系。即使只有我一个人去照顾莎拉娜,也没问题。我是当医生的,要养活自己跟她,绰绰有余,我可以……”
本想继续说下去,嘴巴就被男人堵着,又尝到酒的甜辣。佐助呷下一大口酒,都喂到她嘴里去,又加上情热,好像使酒精的威力倍大,甜味之中带着苦涩的余味,就像爱情。一开始很快乐,关系愈是久了,就愈多与爱情无关的责任,看来很不纯粹,但又不得不如此。
“鹿丸说的,又是怎么一回事? 那群女人……也比我更早就知道你怀了莎拉娜吗?”佐助一手罩着樱的胸部,掌心与她敏感的蓓蕾轻轻摩擦起来,使她不由得轻扭着腰,想脱离这暧昧的箝制,又矛盾地想要更多。男人的唇舌仍不倦似的,在她的肩窝处吸吮,彷佛她的答案一让他不高兴,他就会一口噬下去。

《茧》04.5 樱又想捂着脸,可是佐助抽出他浴衣的腰带,轻松地将樱的双手扣着、置于她头顶,再绑起来。黑腰带束缚她白晢的双手,又与她一头浪漫的樱发并靠,使她染上一种堕落的媚色。男人与女人间成熟的纠缠,一再升温,她无助得无法隐藏自己的表情,只得偏着脸,也被他捏着下巴,强逼她把脸转正过来。
“解释。”佐助故意停下一切折磨,就让她好好回答。
“我……”碧绿的眸子转了一溜,还是无法捏造出让他满意的答案,就只好说出实情 : “井野、雏田、天天、手鞠……还有我的老师跟学姐,都知道。井野那年也调到九州的医院工作,就是特意申请,为了陪我待产。”
“你宁愿让朋友知道,也不愿意告诉我。”佐助极为冷静地道出,落在寂静的睡房,使樱一阵心慌。她能感觉到男人的愤怒已达极致,才显得不寻常的平静。
“为什么。”
她不肯答。清风徐来,挟着一小场樱花细雨,吹入房里,瓣瓣粉白飘到樱半裸的身体,似乎暂时吸引着佐助的注意力。他又不问下去,低头舔过她身上的花瓣,有的位置格外敏感,樱咬着唇,硬是不愿意吐露半点软弱的呻吟。
“对不起……佐助君。”
他正吻着她的锁骨。
“我不想当一个妻子,或者说……”
她的剖白,因胸前被吸吮的挺立处,而有了短暂的空白。
“不想当佐助君的妻子。因为、因为……”樱只能陷于焦灼,无力地挣扎,又在身体每一次扭动时,也深深明白,这夜,她根本无路可逃。而他未有辩解,只对她施以这种羞耻的刑求。
他的指尖,他的唇舌,他的牙齿,他的体温,他滚烫而滑腻的皮肤,让她生出一股轻泣的冲动。
“你并不爱我,只是需要我而已。而且你……并不是只属于一个女人的……男人。”说出来后,她心中长久的压力也消散了,疲累地看着外面的夜樱,她想,三十岁的她到底在做什么呢? 已选择做一个有尊严的未婚妈妈,想舍弃情欲,以为这样就能当一个理智的女人,不受伤,也不需要浪漫,就这样带着女儿生活。
可是她还是无法戒除这个有如毒品一样的男人,又在他身下沉溺,与五年前的她无任何分别。只要一碰上宇智波佐助,春野樱就溃不成军,在男女角力上,她是一个失败者。
“就因为你单方面觉得我不专一,所以就连孩子的事也一直瞒着我?”佐助听完樱的话,捺着愤怒,凝视身下这具让他爱怜的、脆弱的身子,布满零星的、经欲望洗礼过的痕迹。即使气红了双眼,他还是怕会伤害到她的身体。毕竟,她是他生命最重要的女人,她因为不信任他,情愿独个儿背负着佐助也想像不到的恐惧和不安,独自生下女儿,带大她。
真的,如带土所说,若不是她忽发奇想,选择跟女儿回国,还住回这个社区,他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见到她。也就是说,他已经失去过这个女人。她有能力出走,春野樱不属于宇智波佐助。他以为一个女人爱着一个男人,就舍不得离开男人,就代表他拥有了这个女人。但事实是,春野樱就是因为太喜爱他,才坚决选择要走。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3769.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