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朋友分手后 林彦深沈唯赖上婚床

41 – 阎王般的男人 「咚-」棍棒被丢在地上,黑衣人看着左夜,正等候着左夜的命令。
左夜从椅子上走下来,看着被打的奄奄一息的霍尔斯特,脸上全是嘲笑。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左夜挥了挥手,黑衣人便全数退到后面。
霍尔斯特的脸,肿的像肉包似的,原本俊俏的脸,现在都左肿一块、右肿一块了。
「把我杀了……把我杀了!」
左夜摇了摇食指,「那可不能,杀了你,我岂不是犯了杀人罪?我会好好的折磨你。」
夏彣杰在一旁无语的看着左夜,不管什么罪,根本没人敢动到左夜……
「你…简直是恶魔。」霍尔斯特用尽全身仅剩的力量,将绳子扯断,掉落污水桶里,灭顶。
左夜就这么看着霍尔斯特掉进污水内,没有再出手。
「五分钟后拉上来,五分钟后再放下去一次,就这么重複。」左夜和身后的黑衣人说。
他不会把他杀死,他会把他玩死。
他要他知道,他左夜身旁的人,他动不起,也惹不起。
夏彣杰手上拿着左夜的手机,看见来电,连忙吓的把手机丢到左夜的怀里。
左夜瞥了夏彣杰一眼,看着来电显示,微挑单眉,按下接听后,微启薄唇。
「沫沫,怎么不好好休息?」
「醒来没有看到你……你去哪里了?」
「我在外面,等等就回去了,乖?」
「嘶…」颜如沫艰难的爬起身,不料扯到腰部的伤口,轻呼出声。
左夜听见电话另一头颜如沫的声音不对劲,「怎么了?伤口会痛?」
颜如沫想要起身穿拖鞋,但因为怕扯到伤口,所以小心翼翼,但还是扯到了……
「我想找你,这里没有人…都不见了。」颜如沫现在对于孤身一人,很怕。
她怕自己睡着了,又有人把她带走。
她不想在受那样的皮肉痛,要她生不如死的…
「我马上回去,在那里等我,好不好?」左夜抬起一支手,要黑衣人停下动作。
「嗯…那你快点回来。」
左夜看着浑身都是污水的霍尔斯特,冷冰冰的说:「这次,我让你走,让我知道你还有对颜如沫和袁凌巧不利,我就不会让你这么容易就离开这里了。」
「我可以让你站着进来,躺着出去。」
左夜让黑衣人把污水桶内的比尔拉了出来。
「把他们丢到医院外面,其他人可以走了。」夏彣杰看着左夜离开的背影,和其中几名黑衣人说道。
左夜担忧着颜如沫身上的伤口是不是裂开了,刚刚颜如沫那一个吃痛的声音,他害怕颜如沫身上的伤更严重。

当左夜回到浴园的时候,打开大厅的门,便看见颜如沫坐在沙发上,正要站起来,差点重心不稳摔去,但还是扶住椅子了。


42 – 一晚浴园 「小心!」左夜看见颜如沫差点摔倒,连忙奔向她。
颜如沫不好意思的看着左夜,慢慢坐上沙发,「你刚刚去哪里了?」
「我去找朋友,妳怎么不在楼上好好休息?」左夜坐在颜如沫旁边,看见她原本换好的新衣服又渗出血,皱紧双眉。
「妳的伤口裂开了?怎么没有叫医生?」左夜轻轻将手抚上颜如沫受伤的地方。
颜如沫轻颤,「只有一点点,没事的,我想回海湾了……」颜如沫不想给左夜添太多麻烦。
她想,如果罗琳临时提早回来了,那该怎么办?
左夜摇头,坚持不让颜如沫回到海湾。
「在浴园,有我在这,海湾只有妳一个人,我可不放心。」
颜如沫很想再反驳,但是左夜比出了"嘘。"的手势,让她放弃了。
她便暂时不再跟左夜提要回海湾的事了。
突然,颜如沫往左夜身上嗅了嗅。
「你身上怎么有血的味道?」颜如沫现在对于血的味道很敏感,她身上也有血的味道。
左夜看着颜如沫怀疑的样子,伸出手,轻揉颜如沫的头髮。
「我抱妳回浴园之后就没有洗澡了,身上都有妳的血味。」
颜如沫一听,便鬆了口气。
现在的左夜和小时候的左夜不一样,小时候的左夜,对她来说,就像是天使,总是温柔的呵护着她。
但长大后的左夜,邪性露了出来,让人有时都会对他感到害怕,他身上的气势是不可忽略的。
「我抱妳上楼把衣服换掉,妳好好休息。」左夜将颜如沫轻轻打横后,抱起。
颜如沫看着左夜温柔的看着自己,彷彿时间又回到十年前的时候……
「小夜,一直背着我会不会累?」小时候的颜如沫趴在左夜的身上说着。
「不累,沫沫很轻,要多吃一点。」
「我想要小夜一直背我。」颜如沫看着左夜的侧脸,有些贪婪。
「好,沫沫想要什么,我都给妳。」左夜温柔的看着颜如沫。
颜如沫的思绪回到现在时,她已经被放在床上了。
「我看看妳的伤口。」左夜伸手要掀开颜如沫的上衣,却被颜如沫挡住了。
左夜见颜如沫正羞着脸看着自己,淡笑后说:「我只是要看妳的伤口,不会碰妳。」
颜如沫迟疑了一下后,才移开自己的手。
当左夜掀开颜如沫的衣服时,看见她白皙的皮肤沾上了渗出的血男女朋友分手后 林彦深沈唯赖上婚床渍,心疼的用湿纸巾轻轻抹去。
「我帮妳把伤口简单处理一下,明天再请家医来看看。」左夜将原本包扎的伤口拆开,重新包扎着。
「嗯…小夜,今天可以陪我吗?」颜如沫莫名的想要让左夜陪在自己身边,她想要看着左夜的脸入睡。
这是她从十年前,左夜离开她之后,一直想要的。
她忌妒罗琳,可以和左夜结婚,可以每天都看着左夜睡着,每天和左夜一起吃早餐、一起生活。
左夜点头,因为,他自己也打算今晚陪在颜如沫身旁。
伤口处理好后,左夜便和颜如沫说要去洗澡,拿着浴巾和衣物走进浴室了。
颜如沫看着左夜离去的身影,嘴角不经意的上扬了。
就算只有一点点的时间他们可以这样共处一室,她也甘愿了。
再过不久,颜如沫就要去法国了。
「铃~铃~」颜如沫听见自己的手机正在响着,从一旁拿起手机,放在耳旁。
「沫沫!妳人呢?」唐曼菲担忧的声音响起。
「我没事,真的,帮我跟我家人说一声,我今晚不回去了,我可能最近不能回学校了……」颜如沫说。
「巧巧都跟我说了!妳还说没事!妳是要急死我是不是…」
颜如沫听见唐曼菲激动的声音转为哽咽,眼眶不禁也湿了。
「受了点伤,我现在很平安,在小夜家里。」颜如沫沙哑着声音说道。
「妳自己好好照顾自己,巧巧只是受了点惊吓,我会帮你转告给伯父和铭清哥的,对了,洛晗一直在找妳,妳要不要回电给他?」唐曼菲擦了擦眼角泛出的眼泪,吸了吸鼻子。
「好,谢谢妳,巧巧就拜託妳跟井睿多注意了,我会再回电给洛晗的。」颜如沫说完,唐曼菲便"嗯。"的一声,挂断电话了。
颜如沫之后打给苏洛晗,先是被狠狠骂了一顿。
「妳是要吓死谁?左夜打给我的时候我的心都快停止跳动了!」苏洛晗听见自己心里一直挂念的人的声音后,放下了心里的大石头。
「洛晗,让你们担心了,我没事的…」
「下次小心一点,不要再被人盯上了,知道吗?」苏洛晗说。
「好,很晚了,你休息吧!」
两人挂断电话后,左夜正好从浴室内走了出来。
「再打电话给谁?」左夜擦了擦正滴着水的头髮,见颜如沫手上拿着手机。
「刚刚打电话给曼菲和洛晗报平安,我怕他们太担心我。」颜如沫苍白着脸,微微笑了。
左夜听到"洛晗"两个字时,眼眸闪了闪,但没有说什么。
「妳早点休息吧,今晚我睡沙发。」左夜说着。
「这怎么可以…」
「不然妳要我跟妳挤一张床?我不介意啊!可以偷美人香。」左夜无所谓的说。
颜如沫无语,差点把身旁的枕头往左夜身上丢去。
「不闹妳了。」
「我知道你不会碰我的,保持距离就好。」颜如沫羞红着脸说着。
* * * * *
臻臻:呜呜呜呜呜~~~我好难过啊!
左夜:干麻啦!比沫沫还会哭馁!
颜如沫:干我屁事……(喂!女主角的形象呢?
臻臻:怎么都没人留言来跟我聊天…等等我把沫沫直接送给洛晗!(坏笑)
苏洛晗:老大,我爱妳~
左夜:(瞪
霍尔斯特:不然给我好了…..我在这部小说很吃亏!!
众人:你去死!!
齁齁~臻臻的动力真的逐渐在减弱了……
不要害羞,留言和我聊聊你的想法~么么哒!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3685.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