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粗壮大棒子 极品小村医全文阅读

39 – 只能躲,只能躲。 「呼-呼……老大,我们这是跑多久,跑多远了?」洋人看着身旁正冒着粗汗的金髮男人,手放在男人身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我怎么会知道?该死!一定是他们叫警察的!钱呢?」霍尔斯特看向身后的一大票人马。
而那些人,手上拿着的,不是棍棒就是藤鞭,完全没有看到箱子。
霍尔斯特着急的在人群中来回看了一次。
「一群混帐!只顾着逃跑,钱都没拿,我看你们都回去吃自己吧!」霍尔斯特气结,看着手下个个都带着惊慌的面孔看着自己。
「老大,我们都怕死,你也一样,现在怎么办?」在霍尔斯特旁边的洋人,看着他。
「只能躲,还能怎么办?找地方躲啊!像这种郊区,是有很多间废弃工厂的,我就不信他们能短时间找到我们!到时候再打电话给大佬。」霍尔斯特左右张望着。
洋人听了,点头,吩咐几个手下去找工厂。
而他们现在正躲在三合院内,小小的三合院,完全挤不下庞大的一两百人,现在对霍尔斯特来说,这些人是他的负担。
霍尔斯特使了使眼色,要洋人和他到三合院内,并要求其他剩余的手下去寻找工厂。
等到人一哄而散后,霍尔斯特便开门见山的说:「找个时间,让他们全聚集在一间工厂,放火烧了那间工厂。」
洋人不敢相信的看着霍尔斯特,「老大,那些人都是我们的兄弟啊!」
霍尔斯特一个巴掌扇在洋人脸上:「不然你要我怎么做?这么大的数量,很容易就会被找到!到时我和你都跑不掉的!」
洋人捂着脸颊,在求生存的状态下,他只能抛弃兄弟,选择听从霍尔斯特的安排。
等到全部的人回来时,霍尔斯特做了整理,在现在三合院的南方,也就是离市区最远的地方最适合躲藏,霍尔斯特决定等计画成功了,除去所有的阻碍时,他要躲在那里。
「我们去北方的那一座工厂!那座工厂比较大!」霍尔斯特宏亮的声音响在三合院内。
洋人看着正欢喜前往北方工厂的人,心里有着莫大的罪恶感。
他们不知道,他们走往北方工厂的路,不是安全的,而是……通往死亡的路。
「比尔,你是我最重要的伙伴。」霍尔斯特将手搭在那个洋人的肩上。
「老大,你会…杀我吗?」洋人看着霍尔斯特正笑笑的看着自己,心里惧男女粗壮大棒子 极品小村医全文阅读怕了起来。
霍尔斯特摇头,「我怎么会杀你呢?你是我最好、最重要的伙伴!」也是他最好的保命符……因为比尔身上有枪。
比尔鬆了口气,也笑着看着霍尔斯特。
霍尔斯特指了指不远处的箱子,比尔明白意思,搬了起来,和霍尔斯特走在人群的最后。
和他们有些距离后,霍尔斯特大声的说:「兄弟们,我先和比尔去方便一下!你们等等进到工厂记得把门锁紧!我们到了,会发信号通知你们的!」
前面的人群依旧笑着和霍尔斯特说再见。
而霍尔斯特正翻开箱子,看着里面的手榴弹及炸弹,不禁发出邪恶的笑声。
比尔在心里为那些正往北方工厂走去的人默哀,和霍尔斯特往另一个方向前往北方工厂。
「找到了?」左夜坐在夏彣杰的车内,见夏彣杰把车子开往郊区的方向。
「嗯,人我已经準备好了,听说,他们正在往靠近市区的工厂前进,我的人从飞机上看到大批人马正在移动。」
「确定霍尔斯特有在里面?我主要是要处理掉霍尔斯特。」左夜说着,点燃手上的卡七,叼在嘴上。
「为了安全,霍尔斯特是会躲在人群内的。」夏彣杰分析着。
但他没有想到,霍尔斯特居然没有在里面。
夏彣杰的车开的很快,一下子就来到了离北方工厂不远的地方。
突然,一连串惊天动地的爆炸声响起,左夜和夏彣杰往冒出火光的北方工厂看去。
「这是…怎么回事?」夏彣杰惊讶的看着熊熊燃烧的火焰。
「哈哈哈哈哈!成功了!我们成功了!」
左夜听见狂妄的男人笑声,便知道是谁的声音。
「霍尔斯特把他的手下处理掉了。」左夜说道。
「那刚刚的声音…」夏彣杰举起手,示意正在往他们方向前来的人小心行动。
左夜点头,「是霍尔斯特。」
霍尔斯特听见工厂内不断传出哀号声,心里无比的畅快。
「疯了…老大,我们…」比尔在旁边按着耳朵,一听见同伴的求助声,他就受不了。
「比尔,打电话给大佬!」霍尔斯特将身上的手机拿给比尔。
这时,霍尔斯特愣住了,他感到手上有股热流不断的冒了出来。
「你想去哪里?霍尔斯特?」

40 – 加倍奉还 霍尔斯特醒来后,发现手臂上的血已经乾涸了,头正因为缺血而感到晕眩,他动了动脚,发现自己居然在半空中。
「哦?睡这么久,应该很有精神了。」左夜坐在PUB的椅子上,看着霍尔斯特脸色惨白的样子,心里大有快感。
「人都被你带走了,钱我也没拿到,你到底要做什么!」霍尔斯特虚弱的说着。
左夜点了一只菸,含在嘴里,「霍尔斯特,你把我朋友打成这样,你觉得我到底要做什么?」
霍尔斯特看见左夜,被他斜飞的英挺剑眉,细长蕴藏着锐利的黑眸震惊,他宛若黑夜中的鹰,冷傲孤清却又盛气逼人,孑然独立间散发的是傲视天地的强势。
他不敢直视左夜。
「放过我…」霍尔斯特说着。
「我放过你,谁来放过沫沫?」左夜一掌拍在桌上,威吓十足。
颜如沫现在负着伤,在浴园,他只要脑海一出现颜如沫伤口的样子,他就想把他面前的这个男人碎尸万段。
霍尔斯特十条命都赔不上颜如沫。
「我错了!对不起!」霍尔斯特看着脚下那个污水桶内,浮着一个洋人。
霍尔斯特认出那个洋人,是比尔,比尔已经被痛打过一次了,现在泡在污水内,因为有细菌,一定会感染,到时候引发蜂窝性组织炎,比尔就变成一个废人了。
霍尔斯特才不管比尔,当初他把他留下来的原因,就是因为他身上有枪,到时候可以保住自己。

可是,现在比尔跟他都被抓住了,比尔被处理掉,霍尔斯特就也不管他的死活了。
「我不想听你废话,你很吵。」左夜示意一旁站着的一票黑衣男。
「啊啊啊!不要打我!」霍尔斯特感到身体被一阵毒打,怎么打都不会停。
左夜看着霍尔斯特才刚开始被打,就痛的哇哇大叫,他在心里鄙视着他,颜如沫在工厂被打,忍了很久,直到他把她救出来,她才敢喊疼。
「兄弟,你这样打,会不会太狠?」夏彣杰看着霍尔斯特被棍子打的连闪都不能闪。
「你看到沫沫身上的伤,你就知道不够了。」
夏彣杰打从心底佩服左夜的狠。
他的狠…..是与生俱来的。
彷彿,从地狱踩上来的撒旦。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368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