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性玩具介绍 杀人不如诛心(3)

37 – 遍体鳞伤 一阵风打在颜如沫身上,颜如沫双眼无神的坐在大学校顶楼上。
「在这里……应该不会被找到了。」
颜如沫摸着心,感觉到她还在跳动。
她双眼发潮,看着一望无际的天空,眼泪滴在她的手上。
第一次没了,给了一个快要结婚的男人。
给了一个,她深爱的男人。
颜如沫忍着身体的不适,走下楼,来到教室。
她将借来的钥匙转开教室的门锁,然后进去。
直接走到自己的位子,坐了下来,之后,趴在桌上。
在这里没有人可以打扰她,她现在心情很乱,很杂。
她没有想过会和左夜发生关係,如果昨晚没有答应左夜朋友的拜託,她就不会去左夜家,更不会和他发生关係……
颜如沫因为昨晚的激情,现在她觉得自己的身体都快散架了。
不知不觉,颜如沫进入了梦乡。
她不知道……在外面,有人正盯着她看。
「快点!」男人示意一旁的人赶快进到颜如沫的教室。
「这样做不会有事吧?」
「老大要我们做什么,我们就要做什么,还不快点?」男人又说。
一旁的人看了看彼此后,点了点头,走进教室。
男人将毛巾拿起,往颜如沫鼻子压去。
颜如沫先是惊醒,忙拿开有异味的毛巾。
「你们要做什么!啊!好痛…….」颜如沫觉得手臂被针头刺了下去,连忙转头看向对她出手的男人。
「乖乖跟我们走!」男人说着,要拉起颜如沫。
「不!不可能!」颜如沫摇着头,觉得视线越来越模糊。
「妳反抗不了的,妳已经被我们注射麻醉药了,等等…妳就会睡着。」
果真,颜如沫在几秒后,便没有意识,昏睡过去。
颜如沫再次醒来后,人已经被吊在半空中。
她慌乱的踢着脚,「啊!这里是哪里!放开我……」
一个洋人走了出来,颜如沫看向他,立刻认了出来那个人的身分。
霍尔斯特。
那个人是服装设计大赛的季军。
「霍尔斯特,你要做什么?」颜如沫看着坐在木椅上的男人,大声的问。
「我告诉妳,妳将会和她一样,待在这里,直到华伦来询问我,是否愿意和他一起去法国……」
颜如沫明白霍尔斯特为什么要把她绑在这里了,同时,她左右看着。
「巧巧!你们把巧巧放了!」颜如沫心疼的看着同样被她吊在半空中的袁凌巧。
霍尔斯特不明白颜如沫说的中文意思,他只知道,颜如沫对他的口气很不好。
一手挥下,霍尔斯特身后的一群男人便持着棍棒往颜如沫身上招呼。
每一下都加重力道,一次比一次更大力,更有劲。
打的颜如沫的眼泪都滑了下来。
她好几次想求饶,但她没有。
「我的损失很多,在美国,将赌注押在我身上的人很多!可是他们输了。」霍尔斯特此刻的脸孔扭曲,朝着颜如沫怒吼。
「妳的电话不停的响着,虽然不知道是谁,但谁都可以出钱吧?」霍尔斯特手上拿着颜如沫的I牌手机,扬了扬。
颜如沫知道是谁打的,「不!不要接听!」
霍尔斯特根本不会听颜如沫的话,直接按了接听。
左夜一看电话被接听了,高兴的说不出话。
「Hello?」
电话另一端的左夜,听到是男生的声音,连忙停下车。
「你是谁?沫沫呢?」左夜的心里发凉,不安的感觉越发越重。
「颜如沫在我手里。」霍尔斯特用英文说了一句话,短短的一句话,却让左夜吓的不知所措。
判断对方是外国人后,左夜将手机插上一个插头,之后放到耳旁。
「把她放了!」左夜看着车内的卫星导航,将车往回驶。
「拿钱过来换!一亿美金换一个人!」
「小夜…不要听他的……想办法救出巧巧,不要管我了!他的目标是我…」颜如沫虚弱的声音传到左夜的耳里。
左夜听了心都碎了,「好,我答应你!两亿,我给你两亿美金,你把她们都放了!」
霍尔斯特哈哈大笑着,「把钱带好,来到A大,车停下后,你会看到一旁有一台箱型车,坐上去!」

左夜按照霍尔斯特的指示,将两亿的钱準备好,来到A大。
他的确看见了黑色的箱型车,正停在离校门口不远的地方,里面坐着四个洋人。
「上车!」一个洋人下了车,将左夜拉上车。
左夜不着痕迹的在口袋按下一个东西。
一路上,左夜打量着这些洋人的样貌,每个都有粗壮结实的身材。
车子开往郊区的一座废气的工厂,左夜被迫走在前面,而一旁突然出现一群洋人,将左夜挤在中间。
「等等进去最好老实点!」
一进到工厂内,左夜便看见两个女人被吊在半空中,其中一个被打的遍体鳞伤,地板上血迹驳驳……
左夜杀红了眼,看着颜如沫受伤,他的心痛的快要停止心跳。
「把她们放开!钱给你!」左夜看着坐在沙发上闲适自得的霍尔斯特。
霍尔斯特示意一旁的手下行动。
一个男人将袁凌巧的绳结鬆开,袁凌巧失去重心的倒在地上。
「颜颜…把颜颜放开!」袁凌巧不稳的站起身,担忧的看着还被吊在上面的颜如沫,用英文和霍尔斯特说。
「谁说我要放走她了?」霍尔斯特起身,一拳砸在颜如沫的肚子上。
「啊…」颜如沫吃疼,一口血吐了出来。

她不知道忍了那口血多久……
左夜瞪大眼睛,看着颜如沫吐血,拳头捏的很紧,额头青筋瞬间爆开,他冲去霍尔斯特面前。
「谁让你打她?找死?」左夜失控了,不停的打着霍尔斯特。
一旁的手下见状,立刻上前要往左夜身上打去。
可在外面待命的人没有顺他们的意。
三声枪响在工厂外响起,制止了工厂内的打斗。
「在里面的人停止动作!你们已经被包围了!」男人的声音透过大声公传进工厂里。
「该死的!你叫公安?」霍尔斯特怒喝,起身跑到后门。
手下先是呆了一会,看见头头跑了,也忙跟上去。
可后门早有警察在外守着,他们,无处可逃。
左夜快速的将颜如沫解开绳索,抱了下来。
「不要…碰,很痛。」颜如沫的衣服上都沾上了血迹,看起来很触目惊心。
左夜心疼的把颜如沫抱在怀里,不停的说:「没事了…没事了。」

38 – 活不了多久 左夜将颜如沫带到浴园,吩咐家医来到他的卧室。
颜如沫从工厂回来到现在,因为伤口的疼痛,不停的掉眼泪,低声啜泣着,在左夜眼里都是折磨。
「上药轻一点,我先出去了。」左夜说完,走到门外迴避。
两个家医走了进来,看见颜如沫身上的血迹,皱了皱眉。
「小姐,妳可以自己脱衣服吗?」其中一个家医将医药箱放到桌上,询问着坐在床上的颜如沫。
颜如沫点头,艰难的将自己的衣服脱去,当家医看见那触目惊心的伤口时,纷纷惊呼。
鞭痕、棍痕交织,颜如沫的伤口有些都皮开肉绽了,为了让颜如沫伤好后不留下疤痕,左夜拿出了进口的药膏。
其中一位家医还是个专业的皮肤科医生。
「现在要帮妳消毒,对妳来说会很痛,妳可以抓着床单。」家医说着,一边打开生理食盐水。
「可以…叫小夜进来吗?」颜如沫颤抖着声音,有些渴求的说。
家医看了看颜如沫趴在床上,然后点头,转身走出去。
「她要你进去。」家医走出来,看见左夜靠在墙上,神情複杂。
当左夜进去时,看到颜如沫的身体时,他的眼眶红了。
颜如沫在工厂一直都在忍耐,不敢喊疼。
「小夜…我怕。」颜如沫现在的心里,都是阴影,对于棍棒和藤鞭的殴打,她不想再承受第二次。
左夜走到颜如沫身旁,将手握住颜如沫的手。
「我在这,让我保护妳,我不会再让妳受伤了。」
家医不发一语的开始为颜如沫处理伤口,过程中,颜如沫因为伤口的疼痛,好几次都出现痉挛的现象,左夜看了很心疼,但他只能心疼。
当伤口处理好时,颜如沫的额头已经布满汗珠。
「我们先离开了。」家医处理完后,和左夜告知一声,就离开了。
左夜将颜如沫的手握住,却不敢太用力,怕弄疼了她。
「他们怎么会找上妳跟袁凌巧?」左夜问。
「他们的头头是霍尔斯特,服装设计大赛的季军,因为我夺走了他想要的冠军……他说,他损失了很多。」颜如沫现在回想起当时霍尔斯特对她的恶言相向,都不禁颤抖着。
左夜听了,深深的思考着。
「罗琳……没有在这里?」颜如沫说。
左夜低头看着颜如沫,摇头。
「她跟朋友去日本,下个星期日才会回来。」
颜如沫刚刚没有仔细看这间卧室,发现,这是她昨晚和他缠绵的地方……
空气中还瀰漫着少许淫乱的味道,颜如沫的鼻子很灵敏,一下就闻出来了。
「昨晚……对不起。」左夜安静了之后,说出他心里一直想对颜如沫说的话。
「我不在乎,就当是…发生一夜情好了…」颜如沫勉强扬起微笑。
「怎么可以……」
「我现在不想说这个,让我好好休息好吗?」颜如沫闭上眼。
她真的很累了。
左夜一直陪着颜如沫,直到颜如沫的眉头不在紧锁,他知道她睡的不安稳。

「喀--」左夜关上房门,走下楼。
「彣杰,这么晚还打给你…」
「昨晚怎么样?」夏彣杰这时坐在自家客厅的吧檯上,手上拿着80年男性性玩具介绍 杀人不如诛心(3)的拉菲,他是爱酒者。
「先不说昨晚了,沫沫今天出事了。」左夜现在不想管昨晚跟颜如沫发生关係是因为什么,他现在只想处理今天伤害颜如沫的人。
他绝对会让霍尔斯特死的很难看。
没有人可以伤害颜如沫,连碰都不能。
要伤害,只有他左夜能,要碰,也只有他左夜能碰。
简简单单,颜如沫是他的。
当左夜有这个想法时,他自己都被自己吓到了。
但夏彣杰没有让他失魂太久。
「发生什么事了?她昨晚之后没有跟你在一起?」夏彣杰听见左夜的语气不对,好像发生了很大的事情。
「今天早上起来,我就没看到沫沫了,当我再次看到沫沫的时候,她已经被人掳去郊区废弃的工厂了。」左夜说着,打开笔记型电脑,在Google的网页搜寻"霍尔斯特 服装设计大赛"。
搜寻结果很快就出来了,霍尔斯特-来自美国加州,二十二岁,美国服装设计大学三年级,参加近期在A市举办的全国服装设计大赛荣获比赛成绩季军。
左夜将搜寻到的东西複製后传给夏彣杰。
「我已经把那个头头的资料传给你了,帮我找到他,之后,带去我们以往处理事情的地方。」左夜冷冰冰的视线注视在霍尔斯特的照片上,握着手机的力道更加深了一些。
夏彣杰收到后,便开始着手调查。
「霍尔斯特,你最好躲远一点……」
「我相信,阎罗王很快就会再收到一个魂魄…」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3683.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