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恋的极致”斯蒂芬·茨威格作品《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书评

茨威格是神人,这一点勿庸置疑。因为自己也在经历一场近似绝望的爱情,所以更加明白这种像是在暗夜里盛开的花朵一般的感情,要从黑夜的外衣里面把最隐秘的东西挖掘出来,是多么困难的。罗伯·格里叶在广州的时候曾经说:谁能把广州的潮湿写好了,谁就是最天才的作家。而把人生中最重要的两件事情,爱和死亡,认认真真写的透彻,写好了,这样的人,不是神人,哪谁才是?
“暗恋的极致”斯蒂芬·茨威格作品《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书评
读完这篇小说的时候是小学,读懂的时候是高中,我所唯一记得的,是隔了五六年的泪水在那个五楼天台的角落,汹涌奔流。而现在每在夜里看一次,就是点燃了通向自己泪腺的引信,准备引爆一场啜泣。

有时候禁不住会把浅田次郎的短篇《情书》和它进行比较:主线都是一个男子收到一封来自陌生女子的信,收到之时那两个女子都已经死去,那都是对方不曾明白的、近乎幻想、近乎绝望的爱情。都是自己最喜欢的短篇小说之一,可至少总感觉翻译过的《情书》是比不上《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的,因为后者已经干净的,连情节都不需要什么笔墨了。干净的,像是在看一朵冰花,看着它慢慢融化,想要上前呵护,却又不敢接近,害怕自己的气息都会加速它的完结,于是只能在一旁安静而又悲伤的看着谁都明白的结局就此上演,无能为力。

有时候喜欢阅读和心上人的对话,配上陈绮贞的一首《灵感》从电脑音箱里面缓缓流出,加上一杯热过的牛奶,尝试着人为的营造一种忧伤。却在那些文字前,简简单单的,就被摔碎了那种不自然。真实的情感,无论绝望、欣喜、纠缠……都是浑然天成,不着一物。茨威格的文字虽然不能说是完美无暇,但也是虽不中也不远矣。

想不出还有几个人,能把这种挥之不去、扑朔迷离,不足为外人道也的感情写的纯真得甚至忘记了生活的坚硬,忘记了利益天平上的取舍,而只是全身心的爱一个人,决不最终变成像是普鲁斯特所说,“我们听到她的名字不会感到肉体的痛苦,看到她的笔迹也不会发抖,我们不会为了在街上遇见她而改变我们的行程,情感现实逐渐变成心理现实,成为我们的精神状态:冷漠和遗忘”。

无意评说这样的一生永爱,究竟是幸福抑或是不幸。因为自己也是不知道,是愿意像现在这样找到了爱,却不能得到,就此一生在旁默默看着那人起高楼,看那人宴宾客,看那人从此入土,不到黄泉不相见。还是此生浑浑噩噩,在明了此生爱恨之前就过了一生。

想起古龙《七种武器》里,邓定侯对丁喜的话,浸满悲哀的深重,“过继个傻点的给我。傻人多福,我希望他能够活得长久些”。我们不蠢,你不蠢,我不蠢,甚至有一点点可以说是聪明。

所以我们爱上,于是开始命不久矣。剩下茨威格的文字,成为为爱而生的墓志铭。
“暗恋的极致”斯蒂芬·茨威格作品《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书评

来源:
豆瓣用户“申公豹”:https://www.douban.com/people/sephiroth_fool/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3362.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