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总裁心尖宠 很黄很暴力小说阅读

Chapter.09 面对真心 (2) 「笑什么?」他问。
「觉得你很幼稚。」我说,拿起他的奶茶喝了一口。
他也笑了声,把整盘蛋饼吃完。
我们两个走在回家的路上,我默默的看着他的侧脸,不晓得他在想什么。
「干嘛一直看我?」他转过头问我。
「哪有。」我笑笑,视线看回前方。
「我就要,结婚了。」他突然说,刚好我们也到他家了,我赶快走进他家,想逃避一切的事实。
「琳琳。」他走进来,「妳会来吗?」
「去哪?」其实我知道他在说婚礼,只是明知故问罢了。
「我跟可弦都很希望妳可以来。」他低下眼帘。
「可是我不想去。」我无意间说出口,当我发现时已经来不及了。
「为什么?」他眼睛睁大着看我。
「因为我没有漂亮衣服,不适合参加婚礼。」我认真的说着。
「妳最好没有。」他说。
「我没有。」我低头。
「琳琳,我希望妳来。」他这么说,然后摸摸我的头。
「可是我不想去,我讨厌婚礼,讨厌婚纱,讨厌你和梁可弦。」我一口气说出,他却只是微微张嘴,似乎不晓得说什么才好。
「妳讨厌我?」他问,眼神中有些自嘲。
「对!我讨厌你!」我快速走出他家门口,不忘回头骂他一声白痴。
*
「摁哼。」坐在我对面的人这么说着。
「谢育宁!」我叫着她的名字,我叫她来是帮我想办法,而不是叫她来听故事的阿!
「夏文琳,」她看着我,眼神中透露出少见的认真,「幸福是要靠自己去争取的。」
「小允当初知道妳不爱他,也跟妳告白了,那么林子澄爱妳,妳却没有勇气,只是浪费了两个人的心意。」她道出一连串的文字,听了我却哑口无言,怎么反驳都不对。
「他跟梁可弦都要结婚了。」我低头,把自己的脸埋到双手中,趴在桌上。
「但他们还没结婚。」她抚了抚我的髮丝,彷彿在安慰着孩子,「妳不趁现在追,什么时候追?」
「这样好吗…。」我说着,把头抬起来。
「妳够了,小允都放手成全,妳还这样,有比较好吗?」她认真的说。
「我只是不知道怎么做。」我装作有些疲倦的说着。
「面对妳的真心,用妳的方式去做就好了。」
*
是吗?只要用我的方式去做就好了吗?
可是我的方式,又是要怎么做呢…。
为什么人总是要为情所困阿阿阿阿阿阿!
我不停的在床上翻滚,想着要怎么做,怎么说出我喜欢林子澄这件事情,却越想越是複杂,厌倦依旧挥之不去。
「妳又在想什么?」小允突然来到我的房间,看到他,想到我们再也不是情侣,反射性的躲开了他的视线。
「妳干嘛?我们还是朋友吧?」他笑着,笑得自然,我不晓得,他的笑容怎么能不带一丝伤心。
「当然是,只是还是觉得,很对不起你…。」我诚实的说着,起身坐着。
「妳是有没有去看等一个人咖啡阿?」他笑着说,「爱情,不谈愧疚。」
「你很烦…。」我心口不一。
「妳很笨。」他收起笑脸,认真的说。
「哪里笨啦…。」我用力打了他的肩膀,接着就这样打打闹闹,笑声一次比一次还要大声。
突然间,门被打开了,我收敛一些,嘴角还挂着一丝微笑。
「琳琳。」林子澄探头进来,原是有些兴奋的脸,在看到小允之后变得有些尴尬。
「欸…嗨!」我尴尬的笑笑,对他挥了挥右手。
「好像打扰到你们了,我先走好了。」他说完就要关上门,小允却拿起他的机车钥匙,走到门口,把即将关上的门打开。
不晓得小允在林子澄耳边细声说了什么,只见林子澄眼突然像是被吓到似的,张大了下又马上缩回。
不一会儿,小允的嘴边挂上满意的微笑,转过身看我,「琳琳,我先回家了。」
「摁…掰掰。」我有些不知所措,看着站在门边惊魂未定的林子澄,不禁怀疑小允到底对他说了什么。
「子澄…?」我坐在床上,对他唤了声。
但他却没有回应,我拿起枕头往他那里丢去,正中他的脸,这才让他回神。
「妳干嘛丢我阿。」他皱皱眉头,捡起地上的枕头。
「你就不理我阿。」我鼓起双颊,声音越来越小声。
他叹口气,拿着枕头到我旁边坐下。
「小允…跟你说什么?」我好奇的问。
「讲到这个哦,」他停顿了,用斥责的眼神看我,「妳跟小允什么时候分手的?」
「昨天…。」我说。
「妳怎么没跟我说?」他依然用那眼神看我。
「你也没问阿。」我故意这么说。
「白痴哦!谁会无缘无故问说:「妳跟妳男友分手了吗?」他翻翻白眼,后半段还故意装女声,听到,我不禁笑了出声。
「还笑哦。」他拿枕头从我头上打,枕头是软的,不会痛。
「你很欠打…」我笑完后,看着他。
「妳为什么跟他分手了?」他又突然拉回正题,我只是沉默了下。
「他提的。」我诚实的说。
「为什么?他不要妳什么?」他这么说,语气中还有些气愤,我感到一丝温暖。
「不是他不要我,只是…」我突然住口,不晓得怎么解释。
「只是?」他又问。
「只是…我不知道怎么说。」我低下头,想不出任何词语来表达。
「他人很好,妳就这样放他走了吗?」他说,我觉得很无言,他叫我来追你,你却又劝我去追回他,这是怎样。
「不然呢?」我躺下,闭上眼。
「妳不找到一个好的归宿,我没办法安心的结婚。」
「那最好。」我居然不小心说了出口,有些惊讶,却把眼闭得更紧,彷彿这样就能够增加自己说实话的勇气。
「琳琳,妳在说什么?」我看不见他的脸,只能从语气中听出,他似乎有些讶异。
「我喜欢小允,就像喜欢芋泥、喜欢念承一样,只是小允对我特别照顾,让我依赖了他。」我微微睁眼,「可是那都比不上,对你的感觉。」
他看我,眼神中的惊讶并不多,因为这答案,我们彼此心中都已经存在很久了。
「你懂不懂。」我眼角划下两颗泪滴,嘴角勉强上扬。
他默默不语,视线依然在我脸上。
「琳琳,」他突然唤了声,「可是我没办法,我跟可弦…」
他话没说完,就被我打断,「我明白了。」我嘴角刻意上扬,彷彿笑得很开心,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泪流不停。
「我懂了。」我起身,将他推到门外,即使心中有一小点不捨,也关上了门。
「我想,这段感情,本来就不应该有结果的吧?子澄,我很爱你,很爱你,我希望你跟梁可弦结婚的之后,可以快快乐乐的。」不管他是否有听见,我还是哽咽的说完了,「你的婚礼,我会去的。」
「…我知道了。」

Chapter.09 面对真心 (3) 这就是你的决定了…是吗?
我迷迷糊糊的走到床边,不小心脚软,膝盖着地,很痛,我趴在床边,藉由这个理由大哭了起来。
「琳琳!」妈妈突然打开门,紧张的叫着,「妳怎么了?」
「好痛…。」我抬起头,即使明白自己已哭得花容失色,但依然像个小孩般哭着。
「妳怎么了阿?」妈妈看见,手足无措。
「好痛…。」心好痛…。
「妳到底怎么了?哪里痛?」她双手拉着我,将我扶到床边坐好,低头看见我红肿的膝盖,「怎么像个小孩一样撞成这样。」
「好痛…。」我不停的重複,像是留声机一样。
「妳先躺好。」妈妈温柔的让我躺到床上,因为哭久了,自然的眼睛自动闭上,沉沉的睡去。
*
「…」我挤出一丝声音,看见床边有一个身影,却没看清楚,眼睛就被冰袋盖住。
他也没有说话,我伸手想拿下冰袋看看他是谁,是林子澄,还是小允?
我希望是前者。
「妳眼睛很肿,冰一下吧。」他拿开我的手,终于出声。
是小允…奇怪了…明明知道林子澄都已经说开了,却还是忍不住去期待。
「琳琳…」他唤了声,「他说了什么?」
「谁?谁说什么?」我刻意避开话题,「我好无聊,我们来聊天吧!」
他轻轻叹口气,「要聊什么?」
「我不知道欸。」我说,嘴笑着,眼却不停的流下眼泪,多亏了冰袋外的毛巾,不让我的泪流下。
「妳可不可以不要笑了?」他口气有些气愤,有些无奈,「这样就真的能让我不知道妳在哭吗?」
我转身,背对他,冰袋也掉落在床上。
「他不要我了…」我说着,像个被抛弃的小孩般哭诉,「他要跟梁可弦结婚…。」
「不然我去帮妳闹场,不要让他们结。」他说,我却笑都笑不出来。
「…」我默默的,转过身,侧躺在床上看他。
「抢婚如何?」他又说。
「你就只会说风凉话…。」我说。
「我能做的,除了让妳好起来,再去追求他,豪门总裁心尖宠 很黄很暴力小说阅读还有什么?」他说,给了我一个勉励的笑容。
「可是越是这样就越是伤痕纍纍。」我说出,他却只是看我,眼神带着不屑。
「越平顺的爱情,越容易淡忘,轰轰烈烈爱一场,才能让两个人都记得这份爱多么得来不易。」他认真的这么说着。
即使我不想认同,他却说的头头是道,我想反驳也难。
「其实林子澄有来看妳。」他说。
我微微张眼,又马上面无表情,装作无所谓的说了声是哦。
「妳很想知道吧?妳超不会演戏的。」他说,然后将我拉起身。
「我不想知道。」我撇过头,心口不一的说着。
「妳不想知道?那我就不说了。」他起身,我急忙拉着他,他又转头看我。
「其实听一下也可以啦。」我小声的说,他却笑笑,然后推推我的头。
*
「怎么…傻瓜…。」林子澄看着床上那个女孩,细声说着,右手轻轻抚着她红肿的眼。
「欸,你来干嘛?」范立允走进房门,看到这一幕,不禁疑惑的问。
「刚刚我妈跟琳琳的妈妈在聊天,说琳琳一直哭。」他说着,坐在床沿,抚着她的浏海,眼中充满不捨。
「她为什么哭?」范立允不屑,双手交叉放在胸口,走近。
林子澄却只是默默不语,令范立允越看越不顺眼。
「你拒绝她了?」小允问,口气极差。
「…。」林子澄默默的点头,连一眼都不看他。
「你知不知道她多爱你?」小允又问。
「那你呢?又为什么要跟她分手?」这次林子澄也不给他好脸色。
「因为她爱你。」小允直说,说完,转身就要走出房间,「你们都是一个样,不肯面对自己的真心。」他又冷冷的抛出一句话,走到楼下客厅等林子澄回家,再上楼陪她。
*
「就这样啰。」小允依然笑得灿烂。
「你们这样也能吵架哦?」我责备中带点无奈。
「哪有吵架!」他反驳。
「好,没有。」我翻翻白眼,又躺下。
「妳睡一天了,还要睡哦?」他惊讶的说。
「很累,晚安。」我说完,就阖上眼睛。
「明明就早上了…。」他喃喃自语,然后走到门口,「晚…早安?怪怪的…算了。」
他走出门后,我在床上翻来覆去,却依然无法入眠,是因为现在是早上的关係吗?
算了…我还是起床去吃午餐好了。
我走下楼,看见桌上有一包洋芋片,二话不说就是打开来吃。
只是吃完了还是很饿,我走到厨房,打开冰箱,为什么那么空!
可是我不想出门阿…来人送个东西来吃吧!
…算了。
「天降食物吧!」我躺在沙发上滚阿滚的胡言乱语。
「有神经病欸!」林子澄走进来,故作惊讶的看我,当下我真的很想把自己打昏。
「你来干嘛?」我看着他,起身。
「妳跟范立允那小子的口气一模一样。」他看我,把一袋塑胶袋放在桌上,走到我身边坐下。
「小子?好像阿伯的语气…。」我拍着他笑,他默默的拿出一碗东西,「那可以吃吗?」我问。
「我是小气的阿伯,不要给妳吃。」他面无表情,然后打开盖子吃了起来。
「吼唷!我要吃啦!」我探头到他旁边,说着。
「妳欠揍。」他又说,然后继续吃着香喷喷的乾麵。
「都不要吃…。」我赌气说着,然后打开电视,又看到他无动于衷,我只能默默的看着他。
「妳不要那样看我拜託。」他说,然后把麵放在桌上。
「觉得想吃…。」我嘟着嘴说,他挟起几条麵,往我嘴巴塞去。
「嘿嘿。」我傻傻的笑,他也跟着笑了。
就这样一口一口的吃完他餵我的麵,心情也不由自主开朗多了。
「为什么我要餵妳吃阿?」他说着,拿出另一碗,打开来看,是一碗贡丸汤。
「因为我喜欢,哈哈。」我自己拿起汤匙喝了一口,又舀了一口递到他嘴边,他张嘴喝掉,「奇怪,我感觉这吃起来超熟悉的。」我说。
「这范立允他家买的。」他说,然后又抢过我手上的汤匙,一口一口的餵我。
「你们…」他递过一颗贡丸,我咀嚼几口,又开口,他又餵我喝汤,这根本就没打算让我讲话嘛!
奇怪的两个人,刚吵架又那么要好的跑去他家买东西。
吃完以后,才发现林子澄几乎都没有什么吃到饭,「你不饿吗?」
「在范立允家跟他一起吃饱了。」他边说边收拾,天哪…居然还一起吃?是有没有事…。
「哦…是哦…。」我敷衍几句,然后继续看电视。
「摁,我跟他没有吵架啦。」他又说。
「真的没有?」我问,头靠近他的脸。
「没有。」他笑着转过头,摸摸我的头。
「摁。」我也回应他一个笑容。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3266.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