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流婚后的秘密 引蛇出洞是什么意思

Chapter.05 在一起 (4) 一回到家洗完澡就躺在床上发呆,天没黑都躺到黑了,我还是不晓得要做什么,妈妈叫吃饭吃完也是这样,躺着不知不觉就晚上十点了,人说时间就是金钱,我还真浪费钱阿。
叮咚—
我打开LINE,看见一个人传来的讯息,我不禁皱眉。
「听妳妈说,妳跟范立允在一起了?」
「摁。」
「恩…恭喜。」
「谢谢。」我又传一张熊大在骑脚踏车的贴图,想让我们之间不再这么尴尬,为什么呢?我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真的恭喜。」
「真的谢谢。」我传过去,不禁感到好笑,难道你是因为愧疚吗,让我自以为是一下吧。
他再也没有传过来,林子澄,我们到底算什么。
电话铃声响起,我接起。
「琳琳。」小允的声音从那头传来,彷彿吹来一阵暖风。
「你还没睡阿?」我轻声说。
「还没阿。」
「怎么不睡啦?」问候也是女朋友的义务吧。
「想妳。」他撒娇的说,「唱歌给我听呀。」
「好,我唱催眠曲给你听。」我咳了咳,清清嗓子。
「东区!东区!东区!舞曲…」
「停!停!」突然被打断,我不禁失笑。
「哈哈哈哈哈!」我喷笑,他却一个字都没说。
「被妳吓一个都不想睡了。」他说。
「好啦。」我笑笑,「快睡了,晚上不睡会变小猪。」我脱口而出。
「妳又知道。」他语气充满溺爱。
「我就是知道。」我说完,他说:「妳变小猪,就没人跟我抢妳了。」
「怎么这样说,就算我变小猪,也会是世界上最可爱的小猪!」
「真的哦。」他轻声低喃,感觉快要睡着了,「那么最可爱的小猪要睡了吗?」
「要睡了呀!」我将声音放柔,彷彿哄小孩似的,「小猪的宝贝男友要睡了吗?」
「摁…」他的声音变得模糊,连带浓浓的睡意,「晚安。」
「晚安。」我说,等待他把电话挂断,我才将手机放下。
其实我不知道,对我来说,爱情中有没有出现过小允。
可是我知道,小允的爱情中一直一直都有我的存在,我不想伤害他,因为我了解,当一个人莫名从自己的世界消失那有多么的糟糕。
多希望,我们都能幸福。
如果都能幸福,即使牺牲,在所不惜。
如果…可以。
*
「文琳,」电话那头传来的是娇柔的声音,我硬是挤出一个音来回覆,因为这号码没有输入到联络人里,我也不知道是谁。
「要不要,出来晨跑呢?」她说着,「还是妳还在睡?吵到妳了?」
「摁…」我爬起,让背靠着床头的墙,「请问,妳是…?」
「阿…」她发出一声气音,「我是,」
「梁可弦。」
不久后,我便到了梁可弦家楼下,看见她穿着便服下楼,我直直的盯着她,又看看自己身上的T恤和随便搭的牛仔裤,果然没错。
天气转的凉了些,落叶纷纷转红掉落,这季节,好像有些适合失恋。
「突然找妳出来,真不好意思。」她的笑似乎有一些的歉意,但却有更多,更多我看不出来的情绪。
「不会,」面对她,我没办法露出最真诚的笑,因为我总是会想起他,「不过,怎么了?」
「文琳,」她问,「子澄的生日,快到了。」
「好像是吧。」我撇过头,我怎么会不记得,只是我又要什么身分去面对。
你们两个,真是够了。
为什么总要用生日来提醒我你们多相爱。
「妳之前都送他什么呢?」她开门见山的问,我心里也有疑问,你们不是情侣吗,为什么要问我呢?这问题太讽刺,我只是低头微微一笑。
「星星。」我记得,「我送他星星。」
*
「欸子澄!」我将头探进他家门口,挥挥手叫他出来,「你出来看!」
他不急不忙的走出来,脸上挂着疑惑的笑,我拿起蛋糕,盘腿坐在他家外面的马路中间。
「生、日、快、乐!」我两手将蛋糕往上端,看他一脸莫名,我将它放下,仔细端倪。
「所以妳叫我今天熬夜是为了这个?」我抬头看他,「妳今天整天没来也是这样?」
「摁…」我看看手錶,现在是午夜十二点,也就是说现在他生日刚开始。
「还是你想睡了?」我低下头,睫毛自然的垂下,「对不起,我不应该这么—」
「欸!」我话还没说完,他已打断我,我抬头,他两手插在牛仔裤口袋里,低头对上我的视线,真诚的笑,「我很喜欢。」
「咦?」我眨眨眼,回给他一个放心的微笑。
「那妳做的吧?」他坐在我旁边,指了指我手上的蛋糕。
「摁,」我点点头,将它递给他,「你怎么知道?」
「全世界只有妳一个白痴,」他食指沾了些奶油,「会每一年生日都画这个。」他轻轻抹到我鼻头上。
「我?」我也沾了一些,「白痴?」抹到他的脸颊,我笑了起来,最后我忘记我们怎么解决完那个蛋糕,只记得他说了几句怕中毒却还是吃的津津有味。
十颗星星围绕成一个圈,中间写着生日快乐,多简单的图案。
「琳琳,为什么每年都是那个图案?」他问。
「这十颗星星,是我每天看到的第一颗星星,我把他存下来,给你生日的时候许愿。」我认真的回答他的问题,起初我们两个认真的对看,却一起笑了起来。
「夏文琳!」他捧腹,「妳怎么总是有这种奇怪的想法阿?」
「因为…」我没有接着说下去。
「因为?」
「没什么!」见我不肯说,他也不再问下去。
因为你,只要能让你开心,那有多难实现,我都会想办法。

Chapter.06 我们,回忆 (1) 「咦…?」梁可弦歪头,美丽的脸蛋透露出疑惑,这就是她的纯真。
「哈哈,」我低头笑着,想掩盖几乎布满脸的怀念,「我说,我带他去看星星。」
「这样而已?」她问。
「对阿。」
「子澄喜欢星星?」她又问,我不禁怀疑他们的三年究竟怎么走过来的。
「我不知道。」我沉默,数十秒,「我喜欢。」
她脸上透出错愕,我微笑,真的是我喜欢,我从来没有问过他。
或许,他从来不喜欢,而我却一次次的认为他喜欢,这种不细心,他又怎么能接受。
最终,梁可弦依然没有问出一个所以然,我却在她眼中看出了一种想法—「浪费时间」。
或许我也感到一丝惊讶,但我想,大多人都不免会有这种感受。
*
「子澄,」梁可弦摀住他的眼,低声呢喃,「生日快乐。」
她鬆手,他看见满布在黑暗中的星星,一闪一闪的。
「妳怎么会想带我来看星星?」他转身搂住他的腰,低头在她耳边轻声说。
她抬头,脸上微微泛红,这好像是他第一次这样搂她。
第一次,眼中透露出这种真实,不像之前的那种不自然。
「澄?」她疑惑的看他眼神中的迷惘。
他赶紧收回手,那疑惑消失的无影无蹤,他微笑,又变回了从前对她的客套。
她失落,从来就不晓得为什么两人之间彷彿有道墙。
「子澄,」她头靠在他的肩上,「你喜欢星星吗?」
「喜欢。」微醉的他吐出这两个字,其实谁都清楚他其实不怎么喜欢,因为她突然消失,他有几天看星星恨不得把他们都拿炸弹炸飞。
身边消失了一个家人,那有多让人不习惯,尤其是连电话都整整三年打不通。
「原来你喜欢。」她傻傻的笑了,轻轻将唇覆上他的唇。
他将她抱入怀中,力道渐渐加强,就连她的唇瓣已经离开了,他还是紧紧的抱着。
他哭了。
连夏文琳都没看过的眼泪。
他真的哭了。
「再一下,」他无声的哭着,怀中的梁可弦无法动弹,只能悄悄闭上眼,「让我再抱妳一下。」
其实我希望你能这样抱我一辈子,她没有说出口,她从来就不曾将感受说出口。
她只是,当个乖女人。
就算不晓得他到底爱不爱她。
「你爱我吗。」可是她突然想问了。
「爱。」林子澄毫无考虑的回答,他知道他的回答,并不完全符合他的感觉,是,他爱,但很爱吗?
或许两人之间的感觉,根本还没有到在一起的感觉,或许从来只是她一厢情愿,可是能在一起就好。
她是这么想的。
然后两个人抱在一起哭了。
*
「喂?」他的声音彷彿飘着,从电话飘到我耳里。
「摁。」即使惊讶他打给我,我也没有表现出来。
「今天…」这种感觉不是他,「是…」他停顿,似乎希望我说出今天是什么日子。
「你喝酒了?」我跳脱那个话题,问道。
「今天…」他语气加重一些,我并没有回答他,只是轮流婚后的秘密 引蛇出洞是什么意思拿着色铅笔在纸上挥了挥。
「夏文琳!」他语气听起来像是命令,又带些失落,「妳是真忘了吗?」
我不带犹豫的把电话挂断,真让人觉得烦阿,剩没几分钟了。
看看手机,已经十一点四十一分了,我加快速度在纸上挥舞。
电话一直打来,我却视而不见。
—十一点五十五。
终于赶上,我急忙跑到林子澄家门口,晚了,我没有按门铃,只是打开门探头看看。
看见椅子上坐着一个人,要不是他的衣服我看过好几次,我甚至快认不出来那是他。
他手上拿着啤酒罐,桌上也有一堆空罐子,看得我不禁皱眉。
我走进房里,他才将视线转到我身上,我低腰将空罐子拿起準备丢掉,他突然站了起来,那眼神彷彿要攻击我。
我放下罐子,后退了几步。
他却也往前几步,我没再后退,只是用冰冷的眼神看向他。
他抓住我的手,我握紧了右手,连同纸条一起,他瞇起双眼,看向那张纸条。
「你在干嘛?」我向前一步,我们两个的距离很暧昧。
「是不是妳跟梁可弦说的?」他吐出浓浓酒味,令我有些厌恶。
「说什么?」
「星星。」
「对。」
他放开我的手,这么说吧,说放,不如说甩。
「为什么要告诉她?」他的语气带着凉意,我不禁发抖,而那张纸条却被我握的更紧。
「为什么不呢?」我不甘示弱的回覆。
「我希望,那是我们之间的回忆。」他说,「现在已经不是了。」语毕,他给了一个讽刺的笑,然后转身又坐上椅子拿起啤酒。
我一手抢走,冷眼看他,然后把酒一口喝完。
桌上还剩几瓶,我打开第一瓶,喝完。
第二瓶,依然。
他瞇着眼看我,似乎是想看我能撑多久。
我不改面色,打开第三瓶,喝到一半,他走过来将酒拿走。
「为什么要让别人进入我们的回忆?」他看我,我没有回答,只是又将瓶子抢回来喝掉。
「那不是别人。」我挤出一丝不自然的笑,「那是你女朋友阿。」
「对我来说那是!」他抓住我的肩,我感到阵阵的刺痛,他的指甲彷彿快要刺进我的皮肤。
我眼中透出鲜少在他面前流露的恐惧,一直以来都是他给了我安全感,什么时候变成了他给我恐惧。
他脸靠近我的脸,我闭上眼,不想看见那不像他的脸蛋。
「对不起。」他鬆手,轻轻的在我唇上印上一瞬间的红润。
「你说,那回忆已经不是我们的?」我抬头看他,「那这个也没有用了。」时间也已经过了,又有什么用呢。
为了不要浪费太多时间,我只将纸条撕成四等份就转身走出去了。
其实我也很希望回忆只有我们阿,不只回忆,就连现在,和未来都是…。
如果我们的回忆有了梁可弦,我也不晓得怎么不感到伤心,可是你为什么要不想让我们的回忆有她呢,她明明就不是别人,她是你的女朋友阿…。
你的…女朋友…。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3259.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