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weitv 好紧的小嫩嫩17p

旖旎舞姿撩心扉(三) 旖旎舞姿撩心扉(三)
看看台下的人,都张大了嘴巴,一副癡呆样,就知道我做出这个选择是要有勇气的。不是被他们误认为我欲求太过旺盛就是十足色女一个。唉——不管哪一个都可以让我神圣高大的形象笼上一层阴影。
临湖小筑里幽兰飘香,盏盏灯笼摇曳,光影煌煌,丝帘飘然起舞,如此诗意良宵美景,陷入一片压抑的岑寂。我对着两个一言不发只顾大眼对小眼的闷葫芦,快要昏昏欲睡了。
「拜託吱一声好不好,不要让我觉得自己对着两尊雕像。」
「吱——」
「吱——」
两声淡默中带着不耐烦的声音同时响起。不愧为兄弟,连语气都如出一辙。

他们怎么这么听话让他们吱一声,他们真的只「吱」一声,随即又陷入死寂般的沉默。
「唉——」我无奈地长歎一声,起身一屁股坐在床上,和衣躺下,摆了个贵妃醉酒的姿势,「两位是去是留,随便!姑奶奶我累了,先睡啦!」一说完,我立即阖上眼,眼不见为净。
我感觉到两道视线在我身上不断地打量,我素来有猪一般能睡都美誉,但是被他们俩这么带刺地打量,觉得他们在算计我,不会趁我睡着了,像一次一样被灌媚药吧?现在如芒刺在背,睡意全消。
「我说两位,你们打算这样坐到天亮吗?」我侧身对他们说:「你们不要如此色迷迷的看着这张床,诱惑它也没有用,它太小了,睡不下三个人的,要不你们出去打一架,谁赢了就可以睡。找个安静点地方,不要扰人清梦,不道德的。」说完我翻了个身。
他们把我的话当成耳旁风吗?居然无动于衷,继续肆无忌惮地打量我。我何时迷人到不露出脸蛋瓜子,就能把人迷地如癡如醉,无魂无魄。
他们两兄弟可真怪,都赖着不走,难道说想玩3P,不会这么变态吧?
「我说你们俩到底想怎么样?」我气呼呼地一骨碌爬了起来。
「我逛了这么多年的青楼头一次被轰出去,说出去,很丢人!」玄彻手握起一只酒杯,一饮而尽,动作优雅,举止充满贵气,嘴角挂起一抹恣意讪笑,我心随之一颤。
「我头一次逛青楼就被轰出去,说出去,更丢人!」玄逸惨白的脸对我一笑,飘飘忽忽,若有似无,诡异异常,我心一震。
「小女子学艺未精,水準能力有限,不能同时伺候你们俩个。」
「那你二选一吧。」玄彻扬眉,深不见底的幽瞳中闪过一丝异样的光泽。
我可不想为了其中一个人得罪另一个,暗香疏影阁还想开下去呢。「这不好选择,不如你们自己决定好了。」我走近窗台前的桌子上,拿了一只杯子,放在他们面前:「我也不知道里面是什么东东,有胆识喝下去的,就留下。」
玄彻眼疾手快,以速雷不及掩耳之势抢夺了过去,缓缓移近自己的嘴巴,好像还在犹豫思虑着什么。霎时,玄逸趁机手伸了过来,抢过杯子,不假思索一股脑儿,全部倒入了嘴里,「咕噜咕噜」全部喝了下去。
然后,玄逸看了一眼杯底,脸由白变青,由青变红,由红变黑。嘴巴张地大大的,木木呆呆站在那里。
「喂!」我推了玄逸一把,「不会这里面有毒吧?我不知道啊。」
「没有毒,只会拉拉肚子。」玄彻洋溢着一脸轻鬆笑意。
我拿过玄逸手中的杯子一看,杯子的底部贴着几条黑乎乎的东西,尾巴还在摇,「前几天哭着嚷着让李师师给我捞几条蝌蚪玩,一直没有给我,今天居然捞给我了,够姐妹!」我撇过头,「你吃了我的蝌蚪,你赔我!」
「应该谁赔谁?你害他吃了蝌蚪,他本来身患重病,现在吃生的动物更是病上加病。」玄彻居然帮玄逸说话,真稀奇。
「是他心甘情愿吃的好不好,再说了我没有亏待他啊,蝌蚪是荤的,而且高蛋白,大不了下次煮熟了给他吃。喂,你下次要吃爆炒蝌蚪,还是清蒸蝌蚪,还是原汁原味的好了,生蝌蚪。」我轻皱眉头,「你说在他肚子里的蝌蚪会不会发育成青蛙啊,然后产卵,继续产出蝌蚪……」
玄逸在一旁听不下了,倏地跑了出去,找了个地方,大吐特吐起来,可怜的娃啊。玄逸心里发誓,下次决不吃飞雪的东西,沐氏五全大补汤,蝌蚪怎么都进了他的胃。

旖旎舞姿撩心扉(四) 旖旎舞姿撩心扉(四)
「兄弟,不是我说你,你喜欢哪种料子的女子不好,偏偏喜欢这种怪调调的,你说你不是自作孽不可活嘛!」萧子木一袭黑衣在玄逸身后说真风凉话。
「呕——还不是你抓的蝌蚪,你明明就在屋顶,明明知道这里面是什么东西,为什么不阻止?」玄逸愤懑地抓住萧子木的衣领。
萧子木笑意盈盈地拍拍玄逸的手,「我突然出现,我的身份不就曝光了?」
「你以为那小子的蝶血门的是吃屎的,他能牢牢掌握雪儿的一举一动,岂会不知晓敌人的动向?」玄逸眼眸一抬,闪过一丝戾气。
「飞雪那小妞实在太可爱了,能把你小子收服地如此服服帖帖,对她刮目相看。」说道飞雪萧子木兴致扬起。
玄逸擦掉嘴角的蝌蚪死尸,恼怒地说道:「雪儿是我的,你不要对她有任何想法。对了,你的仙仙呢?」转头继续狂吐,其实胃里已被清空,空空如也。但是看到那么多黑乎乎,滑溜溜的蝌蚪尸体从自己的嘴里爬出来,噁心感一阵一阵袭来。
「你那个聒噪的妹妹我实在没有办法,我点了她的睡穴。」萧子木后怕地感歎道:「你宝贝妹妹的那张嘴实在不敢恭维,你成亲之时不用请礼乐班,她一张嘴就能抵上十个班子了。」
「是你还没有发现她的可爱之处。」
夜色迷蒙,把两抹身影溶入浓浓青霭中,凝固成化不开的结界……

玄彻悠闲自在地斟酒独饮,目不斜视,神态自若,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就待在他的府邸般自在。
「他会不会吐死了啊,我可不想给他陪葬。」反正他已经是半只脚跨进棺材的人了,我至多就杀了他半条命。我还是忐忑不安,脚不自觉地向门口走去。
「他如果那么容易死,早就死了千百回了。」玄彻淡漠的声音在我背后响起。就在一瞬间,玄彻倏地飘到我的前面,拉住我的手臂。
「你放开我,你huweitv 好紧的小嫩嫩17p不要忘了,如果他死了,我们都逃不了。」我奋力地挣扎,欲挣开他紧握的手掌。
「你和本王何时成了『我们』如此亲密了?」玄彻说出冷厉的话语中透出调戏的味道,厚重如浓墨般的眼眸中闪过一丝邪魅,粗糙的手掌留恋地抚摸着我的脸颊,被他疙疙瘩瘩的老茧磨蹭得痒痒的。
「如斯良辰美景,与美人共度总得干些什么吧!不然辜负了这片美景年华。那小子吞了蝌蚪无福消受,看来只有我这个做弟来代劳慰藉美人的寂寞。」玄彻眯眼看着我,简直把我当成他的猎物。
我扬眼目光恰与玄彻相撞,他眼眸複杂似笑非笑,小样儿,装什么深沉。一个坏坏的想法突然蹿入我的脑子,我嘴角勾起一抹邪意的笑,媚眼一抛,软弱无骨般依偎进他的怀里,靠近他的薄唇,轻启檀口,「公子先沐浴更衣,奴家喜欢香喷喷……」温声细气,娇柔做作的声音听得我的胃都翻搅起来,实在说不下去了,换个!我踮起脚尖轻碰了一下他的唇,好像冰块般透着寒气,软柔柔,滑溜溜,质感像久违的霜淇淋,好想咬上几口。
沐可星醒醒,现在是引诱他上钩,怎么能先被他俘虏。
「没想到鸨妈妈你如此主动?」玄彻睥睨了我一眼。
「废话!我不主动,我吃啥?」这颗萝蔔真会做戏,得了便宜还卖乖。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310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