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女生做完爱 夜间公车by好饿哦

第一乐章 夏日的音乐奇缘 1 倾盆的雨声中,方芷昀倏地睁开眼睛,从不断旋绕的绿色梦境中惊醒。
她起身坐在床上,深呼吸缓和急促的心跳,转头望着水雾朦胧的窗户,雨水一阵阵泼洒在玻璃上,窗框被强风吹得喀吱作响,房间内的氛围有点阴森。
为什么……
时隔八年之后,她几乎忘掉那件意外了,很久都没有再想起,为什么在高中音乐班放榜后,又频繁地做起这个梦?
「唉……不想了。」恍神了几秒后,她轻轻叹了口气,不想再探究这个梦,转头看着床头上的闹钟,时间是早上七点多,「颱风应该登陆了吧。」
听着窗外的风雨声,感觉血液里有一股渴望被唤醒。
方芷昀掀开棉被跳下床,带着乐谱和音乐教室的钥匙,从公寓三楼跑到一楼,拉开大门,一阵强风吹乱她的头髮。
公寓的一楼是店家,店门上方挂着一块招牌,招牌里绘着五线谱和音符,漂亮的艺术字写着「艾尔音乐教室」,因为现在没有营业,店面的铁捲门是拉下的。
她打开侧门走进店内,按下电灯开关,放眼望去,教室的接待厅摆着一台史坦威平台钢琴,玻璃橱窗上展示着电吉他、小提琴、长笛和乌克丽丽。
方芷昀掀开琴盖,拉出琴椅坐下,将琴谱摆在谱架上,双手指尖轻轻抚着黑白琴键,那温润的触感给她一种安全感,镇定了被恶梦惊醒的心悸。
深深吸了口气,十指在琴键上轻柔跳动,起初是照着乐谱弹,弹到中段琴声开始呼应风雨声,指尖下的节奏越来越快,心情越来越亢奋,弹错的音也越来越多。
当结尾的和弦重重落下,方芷昀闭上双眼,听着银丝般的琴音消失在空气中;突然,一只手朝她的后脑杓戳了一下。
「乱弹一通!」沙哑的男声低骂着。
「哥!我很认真在弹的。」她一手摸着后脑,仰头对上一张写满怒火的脸孔。
哥哥的名字叫方聿翔,年纪大她三岁,今年刚从新华高中音乐班毕业,主修钢琴,副修双簧管,月底即将到英国的音乐大学就读。
除了长相斯文,学校功课不错外,哥哥的音乐成绩更好,YAMAHA、维也纳、全国学生音乐大赛……他从小到大抱回来的奖项,早就塞满整个橱柜了,班上有很多女同学,都羡慕她拥有这样一个哥哥。
「大清早的,妳一定要用这么恐怖的琴音,来轰炸我的耳朵吗?」方聿翔指着她的鼻尖质问,脸上满是没睡饱的烦躁。
「我是弹给自己听的,又不是弹给你听,谁叫你自己练完琴不回三楼,老是喜欢窝在琴房里睡觉,还怪我?」方芷昀一脸无辜地耸耸肩。
「这跟我睡在哪里无关,是妳不按照乐谱好好弹,根本是在攻击钢琴!」
「我哪有攻击钢琴?」
「那刚刚是谁把钢琴弹到乒乒砰砰跟炸弹在轰炸一样?」
「我只是很想体验一次,在暴风雨中弹琴的感觉嘛。」方芷昀委屈地扁嘴,刚才明明达到人琴合一的至高境界,怎么会是在攻击钢琴呢?
「今天放颱风假,妳七点多就在弹琴,小心被左右邻居抗议。」他继续数落她。
「就突然很想弹啊,没办法压下心里的渴望,难道你不曾想过在雷电交加的时候,弹奏贝多芬的『命运交响曲』吗?」她也顶嘴回去。
「我只想在国家音乐厅演奏……」话音突然打住,方聿翔扫了妹妹的脸一眼后,不自在地转开话题,「老爸老妈昨晚从垦丁打电话回来,叫我们要去巡视地下室,怕颱风天会渗水进来。」
「喔。」她皱皱鼻头,閤上琴盖,将琴椅推到钢琴下,其实知道哥哥会睡琴房,是为了颱风天夜巡,毕竟地下室淹水是非常恐怖的事。
此时,大门口突然响起电铃声。
「一定是邻居跑来抗议了。」他一脸不妙地斜睨她,这宝贝妹妹有三更半夜跑下来弹琴,被左右邻居抗议的不良记录。
「不会吧……」方芷昀乾笑两声,一脸忐忑地打开大门,门外站着一个黑衣黑裤的男孩,T恤上印着白色的翅膀十字架图纹,左肩背着一个吉他盒。
「妳好!」男孩礼貌地朝她颔首,带笑的双眼盈着清澈微光,「我听到钢琴声,这里有出租电吉他练习室吗?」

第一乐章 夏日的音乐奇缘 2 方芷昀直直望着他,男孩的年纪和她差不多,顶着一头亚麻色的斜庞克髮型,左边耳垂戴着一只耳钉,斜削的长浏海下,俊朗的五官带着英气,浑身散发日式视觉系味道。
似乎相当习惯女生的注视,男孩朝她微微挑眉,露出灿然笑容:「我的名字叫『高浚韦』,浚是三点水的浚,韦是伟大的伟去掉人字边。」
方芷昀被他的笑脸打动了,也回给他一笑:「我叫方芷昀,芷是……」
「很抱歉,今天颱风天停班停课。」方聿翔突然挤开她,打断两人的凝视。
「停班停课最好!这样就不用和别人抢练习室了。」高浚韦似乎听不出方聿翔的赶人之意,反而当他在邀请似,将雨伞插到门边的伞架里,「我一直很想体验一次,在暴风雨中弹奏电吉他的感觉!」
「你可以跟我妹妹结拜了。」方聿翔的嘴角抽了一下,彷彿看到什么异类。
「弹琴是很快乐的事,不要说你一点感觉都没有。」方芷昀用手肘顶了哥哥的腰一下,心里浮起一种巧遇知音的奇妙感,没想到此时此地,竟然有人和她的想法一样。
「刚才是妳在弹琴?」高浚韦好奇看着她。
「没错,是我。」她微笑点头。
「感觉怎样?」
「很爽!很嗨!」
「真的吗?」高浚韦眼神有些激动,突然握住她的肩头,「听妳这么形容,我现在好想弹吉他!」
方芷昀心跳了下,近距离望着他帅气的笑脸,阳光般驱走这早晨的阴霾,甚至带着一种强大的感染力,让人打从心里跟着微笑。
「我家只有练团室,没有电吉他练习室,一个小时租金五百元。」方聿翔不悦地挥开高浚韦的手,为了打发他走,故意将两百元的租金抬高到五百元。
「原来这里有练团室,这价格是贵了点……不过以颱风天来看是值得的!」高浚韦兴奋地笑道,马上从口袋里掏出钱包,抽了张五百元恭敬呈上,背后彷彿冒出一条狗尾巴,讨好般左右摇晃着。
看到哥哥瞬间眼神死,一副无法和他沟通的表情,方芷昀忍不住笑出来,感觉高浚韦这个人挺有趣的,不知道该形容他是白目,还是天然呆?
瞪着高浚韦期待的笑脸,方聿翔不想再浪费口舌,没辙地收下钱说道:「进来吧,旁边有拖鞋,练团室在地下一楼。」
「谢谢。」他道了声谢,连忙脱下运动鞋,换上拖鞋走进教室内。
三人沿着楼梯下到地下室,电灯一亮,只见连接后院的阶梯上,雨水从落地门的门缝渗进来,在地面上积了一大滩水,快要漫到练团室为什么女生做完爱 夜间公车by好饿哦门口。
「后院的水沟又堵住了,这下子又有得忙。」方聿翔无奈地叹气。
「因为淹水了,你要不要改天……」方芷昀想拒绝高浚韦的练习。
「没关係!」高浚韦反而打断她的话,无所谓地笑了笑,「颱风天难免会有状况发生,我帮你们打扫吧。」
「这怎么好意思?」
「不!保护练团室是乐手的重要使命。」高浚韦的右手握拳,伸出食指和小指比了一个rock手势,贴在左胸口上。
「没错!再大的风雨都浇不熄摇滚魂。」方芷昀心有同感,用力点点头。
方聿翔再次眼神死,看看高浚韦又瞄瞄妹妹,一手按着额头说:「我去清水沟,你们两个……就负责保护练团室。」
「是!」两人同声回答,声音有点嗨。
方聿翔拿了一把雨伞,带上清水沟的工具,拉开后门走出去;方芷昀打开楼梯间的储物室,拿出扫把和水桶。
「为什么练团室不盖在楼上?」高浚韦将琴盒放在桌上,脱掉袜子和拖鞋,再捲起裤管,接过扫把开始扫水。
「练团室最早是盖在二楼,但使用不到一星期,就被左右邻居抗议了。」
「原来如此!电吉他和电贝斯的音箱很吵,还有爵士鼓的震波也很强,可以穿透好几层墙壁,难怪会被抗议。」
「就是说啊,我妈本来想把爵士鼓换成电子鼓。」
「不要吧!这样乱没fu的……」
方芷昀不时抬眼看着高浚韦,他扫得非常卖力,脸上始终挂着微笑,因为有共通的音乐话题,两人一下子就熟络起来。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296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