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对夫妻交换经历 在公交上干小妹子子

第八章-3 「多不可思议啊,原以为遥不可及的太阳,现在竟然握在我手中?」
因为心情激动,无法入眠的姚心瑀索性赤脚走到玄观外草皮,看着因城市光害严重而益显微弱的星光,她伸手想接下远方忽明忽灭的那颗星星,心里既感慨,又盈满无法言谕的感动。
一直以来,她搞不懂自己究竟想在不平凡中寻找平凡,或平凡中寻求不平凡,但,此刻的她是平凡到不能再更平凡的莉露啊,何德何能得到汪敏赫的关爱,连她自己都纳闷,这一切是从哪里开始的?
「莉露,天这么黑,你一个人跑上出庭院做什么?」
「喔,老闆不要神出鬼没啦,你吓到我了!」
「宿舍就只有我们两个人,有什么好吓到的,还没习惯我的存在吗?」
「哎,人吓人还是会吓死人的。」是因为太专注吗,她竟然一点也没发现悄然走近的步伐,看着汪敏赫依旧清朗的神情,她心里又是一阵慌乱,不知道该用什么态度面对。
「想些什么睡不着呢?」
「我怎么也想不通,到底为了什么星星能得到那耀眼的太阳,明明他是这么耀眼又遥不可及……」因为困窘而不敢视线相触,她故意仰头看着星空,藉着隐喻发问。
「太阳不也只是浩瀚宇宙中的一颗星星吗?对太阳而言,每天自豪自己发出的光芒也太孤单了吧,即使星星光芒微弱,他还是顷心于那股柔和啊。」他意有所指的看了隔壁小人一眼,「其实天地间尽是闪亮星星,差别只在于,先看见哪颗专属星星发出的光芒而已。」
「恩,经过这模模糊糊一解释,我好像有点懂了。」小脸好像有些豁然开朗。
「不懂我也没办法了,我没想到莉露的领悟力这么低。」
「我懂啦!」
「不懂就不要装懂喔。」
其实每个人都有命中注定的星星,或许对她而言,汪敏赫是闪耀又遥不可及的太阳,但对汪敏赫而言,同样也只看见相处在身边、散发微弱光芒的她啊。
「躺下吧,抬头看星空脖子很酸耶。」
汪敏赫一派自然的躺在草地上,拍拍旁边空位。
姚心瑀露出甜甜微笑看着他,也跟着乖乖躺下。
「今夜的风好凉啊,好像比上次睡在走廊那时更凉耶,秋天就快来了吧。」
两人远眺着星空,气氛平静宁馨,心中对于未来尽是美好想像,如果这时有人预告即将会有坏事降临,在他们间掀起惊涛骇浪两人是绝对不会相信的。
「姚心瑀小姐,我要谢谢你愿意成为守护我的那颗星星。」汪敏赫用那双在微光中发出莹光的眼眸诚恳的如是说,然后缓缓的拉起小手,任脸庞贴在柔嫩掌心中摩挲。
星空中注视他的熠熠眼光,意蕴深远很难形容,似乎混合着热切又有点欲言又止,并非不舒服却让人觉得有些害羞,让她不由自主想逃开那抹目光。
「汪敏赫先生,我也要谢谢你,愿意打开真心,看见我发出的微弱的光芒。」姚心瑀心领神受的品味着,此刻两人心意相通,就等着听他娓娓告白吧。
「如你所知,我是警察世家的问题么儿,妈妈太宠爱、爸爸太严厉,两者管教方式差异太大,让我一直无法找到平衡生活的方向,可即使误打误撞变成了明星、在众人眼中获得成功的此刻,我仍然无法摆脱心里的迷惘,谢谢你,愿意陪在这样的我的身边。」
「因为心里迷惘又不知该如何沟通,所以才给自己罩上骄傲自大、目中无人的保护色吗?」感受到无法排解的失落,姚心瑀小手用力回握了大手,「其实,汪爸爸和汪妈妈只是用他们自以为最好的方式关心你而已……」
「我已经不知道能怎样做的更好了。」
「你已经做的够好了,真的。」
「或许在他眼里还不够。」
「汪敏赫先生,你喜欢音乐吗?」
「或许这这是我从小到大唯一做的好的事情吧。」
「那就用这个汪敏赫,堂堂正正面对汪爸爸吧,或许他心底早就接受你选择了自已的路,只是你不知道而已啊!身为顶尖歌手、你对社会发挥了许多正面影响力,可是你不说,他永远不知道啊,由你这边先踏出一步接近他好吗?」
「我不确定该怎么做。」沉积已久的冰封死结,该怎么打开,汪敏赫一点想法也没有,也不确定自己有勇气。
「你已经对自己的选择充分负责了,还有什么好害羞的呢?不管怎样,我会一直、一直陪着你!」
姚心瑀嘴角抿出一个俏皮可爱的小小梨窝,墨黑的眼睫中闪耀着宇宙未知的星灿光芒,那坚定神色,似海枯石烂也不能憾动分毫!
「你想过该怎么做吗?」
「不需要怎么想啊,改天我们就带着新专辑的白金唱片回去,用摇滚乐疯狂震爆汪爸爸的耳朵,直到他屈服为止吧。」眨眨眼睫,她轻鬆的开着玩笑,不但分散他注意力,也适时转换沉闷对谈的气氛。
被莉露这样一讲,踏出第一步,好像也没有想像中难吧?
汪敏赫听懂了她话里的涵义、终于鬆了口气,滞压在胸前的郁闷,像遇到夏夜凉风,随风而逝消失的无影无蹤。

第八章-4 自从前两天挽留莉露离开宿舍以后,两人间什么进展也没有,汪敏赫看着照常在公司忙进忙出的小小身影,忍不住白眼摇头。
普通情侣在互相告白确认心意后,女生应该会像猫儿一样成天只想腻在心爱男人身边撒娇吧?
可这迟钝小人却什么反应也没有,汪敏赫憋着一口闷气,刻意装作若无其事开口:「莉露啊,今天外面天气不错欸,我下半天应该没有行程了吧?」
「对啊,我就快整理好刚刚开会的纪录了,待会一起去公司附近的咖啡厅喝咖啡吧?」姚心瑀看了手錶一眼,笑意盈盈的提出邀约。
啧啧,这小家伙良心发现要安排约会行程吗?汪敏赫忍住暗爽,故作镇定的暼了一眼:「去咖啡店干嘛,我又不喝咖啡?」
其实去咖啡馆消磨时间也可以啦,两人你侬我侬的面对共饮,可以充分体验小情侣经济拮据但情比金坚的微小浪漫嘛!
「带你去见个重要的人啦!」小手没停下收拾桌上NB的动作。
什么?
不是两个人约会?
「你先说见谁,不然我不去。」汪敏赫双手交叉在胸前,原本雀跃的心情像札了根刺,顿时沉下脸。
「喔,老闆你真是的!」姚心瑀面对突来的任性,抱怨的瞅了一眼,这家伙还真难骗耶,「难得学祐哥休假,我们跟他见个面啦。」
「等等,我为什么要见跟那家伙见面?」汪敏赫感觉自己额角三条敏感青筋就快抽断,火冒三丈。
这个笨蛋莉露,她这是光明正大脚踏两条船吗?
他和学祐什么关係,她胆敢安排正宫跟小三见面?
「老闆还记得学祐哥上次帮你拍过杂誌24页的特辑吧?我问过出版社,那期销量特别好喔,所以我跟小凤姐提过让学祐哥加入新专辑形象设计这事,结果她也满认同的啊,我啊,甚至还想到时我们出国拍主打歌MV时,也要请学祐哥跟我们一起……」姚心瑀一脸欣喜,为了汪敏赫竭尽心力的感觉很好,「走啦走啦,我们先去学祐哥聊聊嘛!」
「不要!」
「哎唷,为了这事我拜託学祐哥很久耶,他时间也很难乔啊!」
「形象设计的专业人才很多,不差他一五对夫妻交换经历 在公交上干小妹子子个。」
「哎唷,在原本团队加入新活水才能刺激创意啊,你别看学祐哥作人低调,其实他有跟朋友合资形象设计公司,也承接过许多知名委託案,他不只会摄影而已、其实很厉害的。」
看莉露越是无限心嚮的褒扬赵学祐,汪敏赫更不给转圜余地:「不去。」
真是的,这大男孩怎么回事啊,这么任性!
眼见已经快到约定时间,姚心瑀冷凉的开口威胁,「好吧,无论如何我是一定要跟学祐哥谈的,如果不去你就先回宿舍吧!」
「好哇,正有此意。」汪敏赫咬牙切齿,正当他以为莉露肯定会因为他不高兴而软声哀求或者退让取消见面时,
……她却堂而皇之抱着NB离开会议室了?
这可恶的姚莉露,竟打定主意为了别的男人抛弃他,真是气死人了,其实她心里根本没有半刻放下青梅竹马赵学祐吧,成天学祐长、学祐短的老想藉机见面!
可是如果他不去的话,他怎么知道那两个人见面都干了什么啊,两个人会不会在咖啡馆里「学祐哥哥」、「心瑀妹妹」的上演起卿卿我我的琼瑶戏码啊!
***
汪敏赫踏着百般不乐的脚步进咖啡馆,一眼就瞧见靠窗一桌的姚心瑀表情瑜悦的朝他招手,可恶,这小家伙现在左拥右抱铁定很得意吧!
汪敏赫硬着头皮走入沙发区,看着姚心瑀和学祐成双成对的饮料,表情不悦。
「不知道汪敏赫先生你平常都喝些什么,所以”我们”没帮你点,不过我们点的奇异果果汁还不错喝,你可以参考一下。」学祐用主词重音区划出楚河汉界,这太过Over的举动,率先吹起战争号角。
姚心瑀浑然无觉两人暗潮,还一脸态若的递出Menu,「对啊,奇异果还不错喔,老闆想喝什么,看看Menu吧!」
汪敏赫掀掀薄唇,目中无人的阖上Menu,大喇喇表现出傲慢敌意,「不用点了,长话短说吧,”我们”很快要离开。」
两个男人对视眼光激荡出百万伏特电流,谁也不让谁。
「对了,哥看过我给你我们企划作的视觉设计吧?你觉得怎么样,有多层次展现温柔内在吗,你觉的足以网罗所有女性阶层吗?」
「温柔内在吗,这我倒不敢说,反正人长的帅沾光啊,只要随便摆摆pose、多拍几张忧郁眼神,或者阳光微笑,整体看来差不多就那样了吧。」学祐表情不屑。
「我的可塑性能到哪里,谁知道呢?倒是你,如果想到的创意就只有拍拍忧郁眼神或阳光微笑,看来我也没什么好期待的了了。」汪敏赫不甘示弱也反唇相讥。
「不试试怎么知道我的能耐呢,是害怕改变还是害怕失败?」
男人间的对峙让空气释出一股不寻常,双方你来我往各有心机攻防,让咖啡厅里原本慵懒舒服的爵士乐,瞬间变奏的紧张刺激。
「哎唷,绅士们,你们就不能安安份份喝完饮料吗?」姚心瑀忍不住叹气摇头,无奈的拉近吸管喝饮料。
哎,今天是怎么回事啊,上次见面还没这么火爆啊,这两人真是越来越不掩饰他们的不对盘了,简直像斗鸡似的非斗出个你死我活的,看样子是谈不出什么了。
「莉露,喝完饮料就走吧。」汪敏赫移过姚心瑀桌前饮料,大喇喇伸长颈子凑上吸管,一口气吸光半杯果汁,刻意幼稚的的间接接吻,在学祐面前宣示主权,接着强硬拉起她的手。
这时玻璃窗外一阵快门闪光闪起,有个形迹可疑的人影,正巧被学祐懊恼转头的眼尾瞄到,他机警的起身按住姚心瑀。
「外面有人在拍照,如果不想因为奇怪绯闻登上杂誌封面的话,你就安静离开吧,晚上我会送心瑀回去的。」学祐挑眉,像作戏似故意友好的拍拍汪敏赫臂膀,巧妙挡住外来摄影视角。
「恩恩,老闆你就照学祐哥说的,先离开吧!」现在可不是意气用事的时机啊,姚心瑀软声拜託着。
看姚心瑀连犹豫都没有就叛逃到赵阵营,汪敏赫既错愕,又无法反驳眼前突发状况,这时凑巧有通不识趣的电话拨来,他余怒未消的看着上面显示的号码一眼,刻意转念用种轻快的炫耀语气说:「莉露你还记得吧?和我合拍牛仔服饰广告的莉儿?」
「喔,怎么了吗?」
「她邀我去晚上的生日派对。」
「喔,那你就回家整理一下再过去吧!」姚心瑀此刻只想快排除跟拍危机。
「你!」这么急着打发自己走,就这么迫不及待和学祐双宿双飞嘛,汪敏赫犹如晴天遭遇阴雷,隐忍着暴躁在体内骚动、忍到几乎内伤,临走前还不忘恶狠的抛下一句:「等狗仔离开后你就马上回家,听见没!」
「知道啦!」
姚心瑀无奈望着汪敏赫离去的背影,地板上彷彿还残留着长长的愤怒火痕,她坐在咖啡厅和学祐又喝了一杯饮料,直到窗外那可疑人影终于消失。
她看着手錶,掩饰不住心急、有些坐立难安,「哥,我好像该回去了。」
「干嘛这么快急着回去呢,你现在工作忙,我们好久没见面了。」
「哎,再不回去,汪敏赫又要发飙了啦。」
「难得休假,就稍微抛下工作的事吧,自从你留在那家伙身边工作后,开口闭口都是他,什么事情都先想到他。」学祐脸上一闪而略的不悦,他想亲口确认心里的疑问:「你和汪敏赫之间,没有什么事情吧?」
「什么事情?」她装傻,没敢直接和学祐对上眼,只能不断用吸管搅弄着饮料杯里的冰块。「没什么事情啊……」
和汪敏赫之间不确定的发展,连她自己都还无法相信,除了像守护秘密般小心翼翼的珍藏着,她没法坦率透漏更多。
「……你,没有喜欢上汪敏赫吧?」既然都已经聊到这话题上,再退让也是退无可退,那就别再迂迴了吧,学祐乾脆趁机问清楚。
虽然他害怕听到的答案不是自己想像,更怕在不知不觉中,自己已和姚心瑀越过交叉渐行渐远。
「我怎么可以喜欢他呢?就是作为一个助理、一个粉丝罢了。」她的心房强击一拍,不自觉濡了濡粉色嫩唇。
每当这种时候,她心里就会涌起苦涩的罪恶感,待在汪敏赫身边时让她有种美梦成真的快乐、但回到学祐身边时又有种重回现实的安稳。
「记得你现在是在玩角色扮演,可别入戏太深忘记该适时抽身了!汪敏赫这人凡事都以自我为中心,你是没有办法改变的,太在乎他只会让你受伤。」
「其实他不像大家想像中那么自我中心啦,只是不擅于表达而已,况且,新专辑在过不久就完成了,哥别担心我。」说到新专辑发表,姚心瑀心里又涌起另一股怅然,她和汪敏赫会不会随着工作告一段落无疾而终呢?
「虽然阿姨现在不常在国内,但是你离家这么久,还是要小心人多嘴杂、会不会传出什么奇怪风声吧。」除了苦口婆心劝告,学祐不知道还有什么方法能让姚心瑀回心转意,「答应我,新专辑发表会后一定要辞职!」
「有学祐哥当掩护,妈妈不会起疑的,我会看着办的,放心啦。」姚心瑀没正面回答,只是装作俏皮的吐出小舌,对学祐漾出共犯结构的微笑。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2946.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