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换女友多p群交 国模沟沟茂密的森林

第八章-1 「辛苦大家了,休息一下,吃点东西吧!」刚过午夜十二点,姚心瑀替还在录音室奋战的工作人员买了宵夜。
工作人员原本想请配唱製作也稍作休息,但看着旁若无人、不受打扰的安雅和汪敏赫,大家互使眼色后最后决定还是识相点自己去填饱肚子就好,「心瑀辛苦啦,我正巧肚子饿了呢!」
「请用吧!」姚心瑀安静的休息区分装食物,突然感觉到自己格格不入,现阶段除了準备餐食,她似乎再也想不到什么是她能帮上新专辑的。
「赫,这样好吗?」安雅调整着控制面板,两人沉浸在音乐世界里,交缠的身影几乎融为一体。「如果这样勒?」
「我觉得第一版比较好。」汪敏赫表情认真。
「我觉得啊,我们这样互相激荡、磨出默契,又回到高中时代那时,只消眼神就能心领神会的时候了耶,你觉得勒?」不知道是故意说给人听还怎样,安雅语气抑扬顿挫的充满感情。
「恩,大概吧。」有那么瞬间,汪敏赫感觉自己后脑杓好像被休息区那抹若有所思的视线注视着,他感到些许不自在,直想想草草结束尴尬话题。
但事后当他终于抓到空档朝莉露那熟悉的清脆嗓音看去,小人儿的眼光又好像完全没交集,当自己是透明空气不存在似的,他只好继续埋首回控制板上。
「这是新专辑里我们第一首完成的作品耶,我决定要把它当成首波抒情主打,当作订情纪念!」眼见他不发一语,安雅有些心慌。
「抒情主打再看看吧,反正还有些时间,我会再试试还有没有其他可能。」
「不管啦,我就要这首,相信我,这首歌一定会获得大成功的。」安雅显现小女儿娇嗔的赌气模样。
恋人间的打情骂俏,虽然轻声细语却一字不漏刺激着姚心瑀脆弱的耳膜,即使想装成默不在乎,但录音室带给她的窒息感却如此沉重,直到她感觉再也吸不到新鲜空气,终于头重脚轻地悄悄走出去。
少了白日的躁热暑气,夜里的晚风很清凉,她站在大楼顶楼空中花园边,空气里隐约飘蕩的花香甜味,稍微抚慰了她慌乱的心,「世界上似乎只有月亮和星星理解我的无言啊……」
手心里什么都握不了的虚无、不安,许许多多複杂的情绪如浪潮沖刷着她,不能言明的遗憾太深刻,凉凉泪花就这样无预警滚了下来。
「莉露!」
奇特的专属暱称,远方传来汪敏赫有点急促的声音。
姚心瑀慌张的撇开身体、连忙低头抹脸,竟不知道该用何种心态如何面对,空中花园原属一个人的静谧,她没预期会被人打扰,尤其是汪敏赫。
「笨蛋,叫你干麻假装没听见?」
「老闆有什么事情吗?」
「你一个人躲在这里干麻?」
「因为楼下没什么需要帮忙的事啊。」
「就算没有事也要在我身边待命吧!」
「如果有事情可以打手机给我啊。」
「喂喂,你这是什么态度,到底在不爽什么?」汪敏赫白了一眼,平常活蹦乱跳的莉露干嘛突然这么反常啊,有气无力、古古怪怪的,好像一只随时会被风吹走的风筝,脆弱的教人不安。
「我没有不爽什么啊,是老闆你误会了吧。」
「有,你有,你分明就是不爽,凭你那丁点大的麻雀心思能逃过我的法眼吗?」汪敏赫瞇起眼再仔细的看了她一眼。
「哎,我都不知道我自己在不爽什么,你倒是说说看我到底在不爽什么好了?」姚心瑀像是怕被窥探到内心般连忙否认。
「你这表情分明是忌妒,我说的没错吧,首席粉丝看见偶像被佔据,忌妒製作人了?」汪敏赫直觉联想,没预期这样的刺激会得到什么答案。
小脸莫名微愣。
忌妒?
是这样吗,她果然是在忌妒安雅啊……
可是她的心情真的这么简单吗,只是单纯因为偶像被佔据,忌妒製作人而已吗?还是因为老闆在游乐园上友善的吻了她额头、在图书馆以吻制止了她聒噪的嘴,所以她就狂妄的自以为与众不同,有资格忌妒安雅呢?
姚心瑀轻轻撇开头,希望藉灰暗夜色隐藏她的混乱心思,唯恐被汪敏赫看穿那抹不自然,「哎,老闆真是爱说笑了,小小助理哪有什么资格忌妒製作人啊,你把我跟大人物摆在一起,真是太抬举了。」
不知道为什么听见莉露贬低自己,让汪敏赫心中莫名冒出一把无名火。
小家伙都说不是了,他一个人还在那怀疑个什么劲儿,这让他感觉左右摇摆、心神震荡的自己很可笑,左胸彷彿被某道力量掐得紧紧的,酸酸闷痛,极想不顾一切、去确认些什么……
汪敏赫脑中窜出缕缕思绪,虽试图想釐清些什么,情况却凌乱得像被猫咪抓玩过的毛线团般抓不出头绪,,最后终究是口不对心的说了违心之话,「知道自己身份就好,所以不要作出那种莫名奇妙的表情让人误会!」
「汪敏赫先生不要担心好不好,我不会作出奇怪的事情让安雅小姐误会的啦。」小嘴强吞着自己负荷不下的苦涩。
「喂,你……」想吼些什么,想狠狠摇晃她的肩,想用力地反驳她无所谓的论调,却找不到强悍的、明确的理由来推翻她的话,致使他的脸色臭黑到不行。
「好啦好啦,我们快下楼吧,安雅製作一定再找你了。」脆弱的心不堪负荷,姚心瑀仓促迴避着,转身就往楼梯方向走。
哎,原来汪敏赫真的担心安雅误会啊。
可是为什么那天在图书馆,他要做出那种让人误会的举动呢?
停,停止!
姚心瑀你醒醒啊,不要再胡思乱想下去了!
明知道单方面的介入会造成汪敏赫困扰,但是打从心底生根的深浓渴望,却再也不能满足,渴望接近他、渴望守护他、渴望更多更多的不可能,首席粉丝对汪敏赫的爱,已经像宇宙黑洞一样,疯狂膨胀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就快炸开。

第八章-2 接连好几日安雅和汪敏赫形影不离,虽然谁也没明说,但女方宣示主权的态度摆明了两人间不让闲杂人等介入,因此就算是工作之余的私人时间里,姚心瑀也避嫌的没敢和汪敏赫眼神相触。
夜晚,姚心瑀独自待在宿舍客房里,就着小小的檯灯,表情苦涩的恍惚低语,「哎,得赶快离开宿舍啊,现在手也好了,已经没理由再赖在宿舍不走了……」
想来和汪敏赫相处的日子就像倒吃甘蔗般渐入佳境,虽然由苦到甜的过程如此短暂,不过,这特别的回忆已经足够支撑她接下来的无聊人生了吧?…
看着自己手心,她情不自禁回想起两人在游乐园,汪敏赫因为头晕把头枕在她肩上,直到现在,她手心好像都还残留着脸颊上暖暖的温度,就连睡着她都会痴梦自己正抚摸那人的脸。
要想挥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的帅气转身,她就只能残酷制止自己的贪得无厌,就那样吧,默默退回稍远的助理位置守护。
即便甜蜜回忆满溢胸怀间无法片刻驱离,她也必须强逼自己再失控造成老闆困扰前离开,如果再继续下去,迟早她会失控做出让两人关係无法补救的丑陋行为。
「姚心瑀你不要再发疯了。」因为太珍惜了,她不敢想像有天当自己失控破坏了两人和谐时,被汪敏赫厌恶的情况,那会让她心碎的……
独自一人越想越害怕,于是她一股作气地打开衣柜、拿出当初带来的旅行包和小纸箱收拾起行李。
啊,是汪敏赫买的无嘴猫洋装。
还有两人的同款T恤、牛仔裤啊。
每件物品都是个揪心难捨的回忆啊,边收拾眼前不自觉泛出一层迷濛水雾,她抹着脸上泪花,理智还强迫自己不能停下手边收拾动作。
「莉露,都这么晚了你还在弄什么东西,搞的叮叮咚咚的?」
越是害怕不想见到的人,老天爷却像唱反调似故意让他出现。
「你在做什么?」此时汪敏赫双手环胸,倚在门边。
他注意到那昏暗光线下的纤弱背影的不寻常,可是小人却不愿开口回答,不安的心根本不在乎自已没得到进房许可,汪敏赫长腿直喇地踏入房间,更加重语气问了一次:「你这是做什么,为什么收拾行李?」
「没什么啦,这段时间里给老闆添了不少麻烦,现在我手上的伤好啦,该是离开的时候了。」转头勉强扯出笑容的小脸有点无力。
「你这么缺钱,免费住宿舍不是很好吗,又没有人赶你为什么要走?」
为什么要走?
因为那个永远不能曝光的理由啊……
昏黑的光线看不清楚颤抖背影,姚心瑀心里虽然悲伤哀鸣着,出口声纹却很委婉镇定,「因为和老闆共处一室觉得不保险啊,现在新专辑正秘密筹备中,要是传出了什么奇怪绯闻让狗仔抓到,你跳到黄河也洗不清的。」
「嘴长在别人身上,管他们去讲,若是连狗仔报导都随风起舞,生活还要不要继续啊。」汪敏赫一时慌乱有点心急,也没把握这理由能说服她。
「除了狗仔问题,孤男寡女的同住在宿舍,我也觉得不自在啊……」男人和女人间绝无法否定的理由,姚心瑀讲的抑扬顿挫、像演练过似的非常顺口,这次她不敢再回头,深怕眼神会洩漏出自己急欲隐藏的心思。
「……,」
孤男寡女,觉得不自在啊。
看着她决定离去的背影,汪敏赫发现自己心情竟然异常落寞,他以为彼此都很习惯又对方陪伴啊,没想到莉露被他抓回来宿舍觉得不自在,一直在勉强。
除了自己混乱无解的心,不知道还能再说些什么,他没再尝试开口挽留,只是静静站在身后看着她收拾。
「对了老闆,虽然知道那些衣服是你好心送的,但平白收下那么多礼物,我会于心不安的。」平常都是粉丝送偶像礼物,还没有听说过偶像送粉丝礼物的吧,凭他俩关係厚脸皮收下那些实在名不正言不顺。
「收下吧,就当是应徵首席粉丝的谢礼,如果你不想要的话丢进垃圾桶也可以。」硬生咽下喉头那股不舒服,汪敏赫竖起防卫语气,冷冷武装却掩盖不了满腔愤怒。
决心要离开宿舍,连礼物也要算的清清楚楚吗?
公私分明、一点都不留情面,他第一次发现原来莉露这么生疏绝情,原来她的坚强开朗很惹人讨厌。
「好吧,那就谢谢你了。」再客套下去都觉得疲惫啊,她紧咬着颤抖唇瓣,好怕两人又回到过去那样唇枪舌战、你来我往的斗嘴里,那只会让自己的瘪脚谎言马上露出马脚。
这种嘎然而止的休止符,算是最好的道别了吧?
一抹蕴含惆怅的浅淡笑容跃上唇角,她强硬压抑心里彷若遭遇海难被灭顶的的激动翻腾,背对着汪敏赫仍佯装平静。
隐忍的泪关越严密,心灵的绞痛也越深,就着昏黑光线小手微微颤抖着,她不停地收拾着衣服,一个被手帕包裹的沉重物品,却在这敏感时机,很不识相"匡啷"一声掉到地上,和实木地板撞击,发出无法忽略的沉闷声音。
啊,完蛋了,那是她让医生小心敲下的签着汪敏赫三个大字的石膏碎片,也是急欲隐藏的心底秘密啊。
心惊的小手还来不及隐藏,好奇的大手已早先一步拾起石膏碎片。
「这是什么?」汪敏赫一把翻过她的身躯质问,却愕然发现那原本该跟收拾动作一样平静无澜的小脸上竟满布伤心泪水。
那泪光闪闪晶莹,深深震动了铜墙铁壁的心,他低头看着手上的石膏碎片,上面除了汪敏赫三个字,旁边还多写了姚心瑀三个小小的字。
莉露为什么哭,
……他想,他有点明白了。
莉露心里很困惑,自己对待汪敏赫的心意早已超越首席粉丝对待偶像的界线,爱慕心意被赤裸裸摊在眼前,既然证据摆在眼前无从辩解,也无法假意否认,一切都乱了所以觉得不安、害怕。
「老闆对不起,请你不要在意,不要管我就好。」既然已被识破脆弱,姚心瑀索性大动作抹起脸上泪水,可是泪水却像抹也抹不尽似的,越涌越兇。
「哎,哭鼻子又来了……」
「拜託你,就当作没看见就好,我不会害你被安雅小姐误会的,我保证明天醒来一切都会恢复原状。」她哽咽到几乎字不成句。
「你这说的又是什么傻话,又关安雅什么事了。」
看着眼前这张脆弱无依,美丽又哀愁的脸蛋,汪敏赫胸口熨热,忍不住长臂一伸顺势把她带进怀交换女友多p群交 国模沟沟茂密的森林里。
他为了她隐藏心思的痛苦挣扎感到心疼,另一方面又讶异自己左右为难的游移心情竟然感到庆幸,好像刚刚的洩气、斗气只是场幻觉,此刻全世界最欣喜、轻盈的力量又回到他身上。
如果因为莉露要离开自己就这么捨不得、这么不开心。
如果撇除首席粉丝的身份,绞尽脑汁也想把她永远留在身边,如果是这样,那他的心感受到的这些,也和她一样,是爱吧。
就随心而动别再多想吧,大手霍地扣住她的小脑勺,他俯首攫住了那张还想伪装坚强的小嘴,柔软唇瓣相亲,气息甜蜜交错,那股想深入探究的疯狂,勾走还妄想抵抗的意志力,乍然激发颤慄电流在两人间流窜。
「敏赫?」胸口莫名紧缩,方寸大乱,姚心瑀对他突来的举动不知该如何反应,惊愕的睁圆了眼。
柔若无骨似地娇羞,涣散迷离的闪烁星瞳,仅是怜情蜜意的吮吻着小巧可爱的唇瓣,他越来越感觉不满足,渴望更多,趁着樱樱粉唇失神喘息之际,他得寸进尺的探出热烫巧舌窜入那馥郁蜜口中,与她纠缠嬉游。
「……唔,」仰首承受着猛烈攻势,姚心瑀轻声嘤咛,感觉自己胸腔里的稀薄空气被燃烧殆尽,整个人宛如遇热的奶油瘫软融化在他怀中。
温柔呻吟刺激着耳膜,迷惑着薄弱的理智,醉人的激吻逾恆,直到两人再也吸不到一点空气,直到两人觉得渴慾狂潮快要将他们淹灭,汪敏赫才终于捨不得由热辣深吻转为徐缓浅啄。
两人唇瓣还轻轻贴合着,汪敏赫认真地捧着泪痕未乾的小脸,满心悸动,「不要走,也不要再想着别人,想待在我身边就继续待着,想喜欢我就继续喜欢,不要勉强自己。」
「我们可以吗?」姚心瑀颤抖着声纹,生怕这是场美丽的误会。
汪敏赫的这个吻、这些话,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
他不是深深爱着安雅吗?
安雅该怎么办呢?
学祐哥又该怎么办?
理智明明大响警钟,感情却选择隐蔽了疑问,她自私的贪恋着这一刻欢愉,不想唤回现实。
「姚心瑀小姐,用你麻雀大的脑袋仔细听好,不管首席粉丝对汪敏赫是怎样的爱慕都无所谓了,就安心待在我身边吧,别再说想离开之类的话了,就连稍微动动这念头,都不允许。」汪敏赫长臂一收,拥紧怀中的虚软小人,抚着她背脊的动作里饱含着霸道与宠溺。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2945.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