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换美妇系列小说 回族女人的第一晚上

第七章-8 这两天姚心瑀终于拆掉手上石膏,终于获得汪敏赫首肯可以离开公司、录音室这些地方去外面透气,就像被关进笼子里的鸟终于奔向自由,呼吸自由空气的感觉真好,她复活了!
看着老闆和模特儿在童话风格的旋转木马上拍摄牛仔服饰广告,两人含情脉脉的互相凝望、拥抱,最后再深情一吻。
「真是太偏心了,为什么我上次玩木马就没有这种福利!」身为首席粉丝,她眼巴巴看着心爱男人拥吻其他女人,心里应该酸楚四溢,就像破掉的镜子无法重圆,心碎到无以复加。
可是为什么……
她好开心啊,呀呼呀呼!
这里是游乐园耶,快乐是一定要的啦,在完成新专辑仅剩不多的日子里,绝对不能胡思乱想,一定要好好把握相处时光啊。
「卡!敏赫的表情很完美喔,收工!等产品和音乐画面后製出来,我再Demo给你们公司看!」拍摄作业如预期中顺利结束,广告导演脸上充满笑容,对众人鼓掌致意,「难得今天拍摄作业比预定时程提早,大伙儿们就开心玩吧!」
「我们也很期待早日能在电视上看见敏赫的新作品, 敏赫加油喔,我们会永远支持你!」工作人员鼓掌致意。
「谢谢各位,希望下次还有合作机会,我会把这美好回忆好好放在心里的!」汪敏赫神采奕奕,向工作人员挥手致意,露出小虎牙微笑的俊脸极富魅力,连现场男性工作人员都不免被迷惑。
「敏赫加油啊!」女主角莉儿热情的拥吻了汪敏赫。她是从小在国外长大的中美混血,虽然年纪轻轻出道短短不到一年,热情甜美的外貌却已让她累积了不少粉丝,号称最有实力的宅男女神新接班。
「今天辛苦啦。」汪敏赫也礼貌的回吻了她脸颊。
不一会儿,汪敏赫总算突破不断涌上前的致意人潮,他拿着游乐园导览图,拉着姚心瑀朝海盗船方向走去,「莉露,上次来游乐园你只顾着玩旋转木马,我一个也没坐到,今天我们去玩海盗船吧!」
「老闆,我怕高啦。」姚心瑀皱着脸,表情犹豫。
「怕高?你怎么又怕鬼又怕高,可以说说看有什么是你不怕的吗?」汪敏赫不屑的瞰了眼。
科科,怕高更好啊!
想像莉露被晃到半空中吓到花枝乱绽,哭到梨花带雨、连声讨饶的样子,好像肯定很有趣啊,汪敏赫心里顿时兴起想恶作剧念头,「哎唷,有什么好怕的啦,走啦!」
特地挑了摆幅最大的船尾座位,等到海盗船座椅降下安全栅栏,鸣起让人热血沸腾的出发音乐,海盗船像钟摆一样规律的左右摆动起来。
渐渐的,船身摆蕩越来越高,向下俯去的速度甚快,几乎让整个身体从座椅上腾空起来,不由得脚底升起一阵毛麻。
「……啊呜,啊,我的脚好毛喔,不玩了啦!」姚心瑀缩起小脑袋惊声尖叫,无意识将小脑袋塞进隔壁的温暖胸膛里。
渐渐的,海盗船摆蕩的幅度变小,慢了下来,但小脑袋还捨不得离开。「呜……」
「怎么样,好玩吧?」
「不好玩、一点也不好玩,老闆,我们先去坐旋转咖啡杯吧,我需要休息。」
「那个等一下再玩啦,先玩自由落体!」汪敏赫怀着恶意又拉她朝下一个恐怖的关卡挑战。
两人搭上了自由落体,随着座椅慢慢升高,广阔的视野慢慢的、慢慢的让人忐忑,然后终于升到了最顶端,停顿了滞人呼吸的几秒,然后「咻」的一声,失速下坠。
「呜呜呜,啊……」,姚心瑀紧闭着眼,紧抿着嘴,甚至连什么时候捏青了汪敏赫手臂都毫无察觉。
再回到地面,她的可爱鲍伯头已经被强风吹成一丛爆炸鸡窝,「别再玩这种刺激游戏了啦,你是在耍我吗,我的心一直砰砰狂跳耶!」
「怎么样,害怕吧?」汪敏赫咬牙。
莉露嘴上虽说不玩,可脸上怎么看不出害怕痕迹、还不赶快哭着求饶呢?
难道是麻雀脑袋对恐惧比较迟钝,才能用超过常人的坚强理智对抗生理恐惧?
没关係,他还有大绝招,不信这次她还不屈服。
「哎呀,这疯狂飞车看起来也好好玩啊!」这云霄飞车可是网路上号称终极必杀设施呢,整整720度大翻转,向左向右,完全没有预测的空间。
「……这,」看着眼前的必杀设施,姚心瑀的眼神流露出悲沧,「能不能不要啦,我肚子饿了,先去吃东西啦?」
「先玩疯狂飞车啦,我还想玩呢!」汪敏赫强嚥下喉头一阵阵古怪的异物感,在心中偷笑。
「但你得答应我,这是最后一个喔!」姚心瑀带着赴死的决心,走进设施入口。
这疯狂飞车果然名不虚传,一会儿向上爬升、接着又疯狂反转,然后又向下俯冲,好像整台车几乎快飞出轨道,飞车上的乘客无不吱吱乱叫,经过一阵七荤八素的折磨,飞车终于慢慢驶回候车月台。
「啊,这真不愧是游乐园的镇园之宝啊,玩过这个应该算把整园都征服了吧?」姚心瑀甩甩有些发晕的小脑袋,双脚移动间似乎还有些虚浮不实的,「啊,太刺激了,老闆还想玩什么呢,这下我可以奉陪到底了!」
这次汪敏赫没再搭腔。
姚心瑀从背后看着他反常的安静,只见原本玩心四起的大男孩头也不回的摆手。
狐疑的瞥了一眼,她觉得不太对劲,于是快跑两步追到汪敏赫跟前,只见俊脸青笋笋的毫无血色,脚下步伐好像有些蹒跚。
「老闆没事吧?」姚心瑀神色担忧,小手自然地抚上他俊脸,「你、你该不会有惧高症吧?」
看着云霄飞车旁边体贴设置的呕吐槽,汪敏赫胃里又是一阵胡乱翻搅,「喂,我可不是怕高,是因为早餐吃太饱还没消化,胃有点不舒服。」
连莉露这种弱小家伙都能克服的游乐设施,他竟然败了。
因为自己小人之心想恶作剧,才会受到上天的惩罚,无论如何,绝对不能让她发现自己的坏心眼,真是乱没面子一把的。
「我知道啦,因为你今天太早起床身体虚啦。」姚心瑀暖暖小手轻拍着后背,牵着大手往路旁的木头长椅移动。「先休息一下吧,我找找看背包里有什么法宝……」
像变魔术般,小小一个包包她先从里面拿出瓶水和喉糖,让他润喉,陆续又拿出万金油,动作轻柔的擦拭太阳穴,再用湿纸巾擦拭脸颊和脖子,让冰凉舒爽的感觉镇定神经。
「不要再弄了,赶快Call保母车来接我们。」汪敏赫随口拒绝,挣扎着想拉开两人距离,怎么回事,被这样殷勤照顾着,他怎么感觉身体更软绵无力了呢?
「你听话休息啦,状况不对我会Call司机的。」她仍是坚持手边动作,丝毫没有懈怠。
汪敏赫真是个大傻瓜,平衡感不好干麻学人家玩云霄飞车,搞的自已这么狼狈呢?
仔细回想他整个下午的反常,一直劝人玩这个那个的,该不会原本是想设计她出糗,结果不小心阴沟里翻船害到自己吧?
想到这,她忍不住"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莉露,你偷偷在笑什么?」汪敏赫惨白着脸,瞥了一眼。
为什么最近总不由自主注意她的一举一动呢,虽然他对粉丝还算亲切,不过面对这唯一的"首席粉丝",他是不是看的太重了啊。
两人相邻而坐,眼前开朗俏皮的笑容像一朵开在春天里绝无仅有的花儿,美不胜收,让他不自觉被吸住了目光,稍微淡忘了身体不适。
「没什么啊,我没有笑喔,老闆你安心休息吧。」怕被追根究底,小手轻轻的把头颅压在自己柔软的肩上,阻止了更多疑问,「闭着眼睛休息十分钟吧,身体应该会感觉好很多……」
好怪,好奇怪啊。
随着规律吐吶,莉露幼小的身体微微起伏着,带着小女孩甜蜜馨香的温暖气息,随风轻扬轻轻拍拂在他的脸上,好像蝶翅轻拍在脸上,温柔、细緻,让脸上毛孔轻颤跳跃,让他的心,莫名涌起一阵阵想入非非的奇妙疙瘩啊。

第七章-9 自游乐园头晕事件被姚心瑀照顾以来,接连着几天汪敏赫只要一看见她、甚至只听见她的声音,心里莫名就是一阵浮躁,好像除了睡眠时间一睁开眼就无法摆脱她的存在,有时更惨的是就连闭上眼都还能看见那活蹦乱跳的身影在脑海晃动。
「太好了,今天莉露休假,我终于可以赎回睽违已久的宁静和自由!」话虽是这么说,可真等到小人儿出门后,一股像被掏空似的空虚却莫名席捲,让他心神不宁的,不知赋闲在家还能做些什么。
为了让自己摆脱胡思乱想,他特别换上不引人注意的黑框大眼镜和休闲帽T,打算跑一趟学校图书馆,希望藉由校园的宁静氛围帮助自己镇定。
「……研究方法纲要,第一阶段探讨方法论的科学逻辑、资料收集与资料的检验与分析,第二阶段开始各种资料收集的研究法。」
「真是疯了,我是熬夜配唱过度劳累吗?怎么连在图书馆都听见莉露阴魂不散的声音?」汪敏赫冷啐一声,随即摇头否定嘲笑自己多疑,再次专注回NB画面。
「哎唷,书上理论好难懂喔,怎么才落一堂课这些字就变成火星文呢,啧啧,真伤脑筋。」书架后持续传来嗡嗡嗡地喃喃自语。
「……。」汪敏赫敛起眉,往后方高耸的铁书架瞥了一眼。
错不了。
绝对不是幻听。
这吱吱喳喳的声音,绝对是莉露没错!
他无声的绕到书架后面,歛着表情拍了拍专注在书本上的小助理的肩膀,将她圈在书架和臂湾中的一方天地。
「天啊,老闆你吓到我了啦!」见到来人,娇俏嗓音掩不住欣喜,「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你是跟蹤我来的吗?」
「还不快停止你的自言自语,在这么安静的地方,难道不知道自己窸窸窣窣的很引人注意嘛!」汪敏赫压低淡淡不悦的嗓音。
「真的吗,可是我很小声了啊,」姚心瑀摀起嘴,偷比着前面比她更大声的同学,「你看,前面不是很多同学在交头接耳吗?那里,还有那里啊!」
「不要狡辩,你的声音就是特别引人注目!」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
「喔,好啦。奇怪,你怎么会知道我在这里呢,我早上出门只交代你照顾自己三餐,有事打电话给我,没说我要去哪里啊?」她有努力压低音量。
「……。」脸上三条粗粗黑线。
「真交换美妇系列小说 回族女人的第一晚上是太巧了对不对,台北这么大,两个人同时间出现在图书馆的机率有多小?」小脸一片光彩,还为不可思议的缘分感到神奇。
汪敏赫听着听着终于忍不住揪起脸,「喂喂……」
缘分,这怎么会是缘分呢?
他的心情简直像被关进鸟笼动弹不得,到处都是莉露,逃都逃不了。
忍住想翻白眼晕死自己的冲动,他从口袋掏出黄色便利贴,愤恨的在上面打了红色大叉叉,然后猛地贴上那还想喋喋不休的小嘴,「闭上嘴巴,你吵死了。」
「哎唷,汪敏赫干麻这样啦,你好幼稚喔!」姚心瑀抱怨地拿下便利贴,美目还是忍不住湛着晶光,「你不知道吧,其实我本来想先去公司一趟再回学校的,只是因为在捷运上肚子饿的咕噜叫,想说学校餐厅比较便宜,所以临时改变了主意。」
看着眼前这张彷彿世界一切美好的脸。
突然间,一股毁天灭地的荒唐冲动。
汪敏赫倏然俯身,以实际行动有效的封缄了那张吱喳小嘴。
「……唔,」捕捉到眼底跳窜的火焰,姚心瑀惊愕的瞠圆小鹿眼,在电光石火的反射动作间推开了汪敏赫。
遽然的唇瓣相触让心跳如鼓急擂,四目相对间,他和她尴尬的呆愣着,皆不知该作何反应,唯有唇上残留温热柔软的触感,还坏心提醒着刚发生的意外,让两人脸上瞬间开出五彩缤纷的粉红色彩。
姚心瑀小脑袋瞬间断电,只能两眼发直的张着。
而意外的始作俑者汪敏赫则是在断电几秒后终于拉回短路神智,他表情尴尬,不知如何为自己的脱序行为找出合理解释。
「你实在太吵了,吵到,让我……」想要解释,又不知从何解释,「咳咳,总而言之,你知道吧……」
小脸还是一脸呆滞。
「莉露!」
「蛤?」
「你有没有听见我讲话!」
「有啦,」她不自觉伸出小舌舔了乾燥的粉唇,更让其覆上一层诱人的水润光泽,「老闆是因为我撕掉便利贴,一时情急想阻止我吱喳才这样做吧?」
小脸是红的、耳朵是红的,甚至连雪白颈项都染上片片嫣红,姚心瑀不敢妄作揣测,只想赶快逃离尴尬现场。
「对,就是这样,你知道就好。咳咳,我先回宿舍,事情做完后你自己回来。」难以维持平常淡然脸色,汪敏赫慌张地夹着尾巴逃跑了。
天啊,这是怎么回事,他怎么会像梦游的色魔一样,无意识的攻击莉露呢?
引以为傲的理智脑袋到哪去了,完了完了,他真的工作压力太大,非得去挂身心科不可了。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294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