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种地点的纯h文 卫生间最长最激烈戏

29 为女色所迷惑 (繁)
全身溼透冷得哆嗦,花凝人窝在淳厚宽阔怀里。倘使这条厢廊没有尽头,那么她就可以这样一直依偎下去?身边有他,即便风雨他都会帮她阻挡遮蔽?
他横抱着她,绕过大殿,走向禅房厢廊,眼睛凝视前方,不敢落于怀里人儿,心跳剧烈跳着,心思如一池被搅绉的春水余波蕩漾。
花凝人余悸犹存,淳厚却又不发一语,他的心总是那么深邃,她一点都猜不到,现在他是生气还是担忧,亦或是无关紧要?
他一直闷着,花凝人幽幽道:「为何不让我淹死算了?」
「上天有好生之德,岂有见死不救的道理。」淳厚叹口气,听出她在跟他使性子,说得是负气话。他的确很担心她,却不能表露,所有的动情都只能默默承受,此乃他的业障。
花凝人听闻,倚着他胸膛,「若不是我,他人亦是?」
「夫人回房休息,将这身湿衣换下免得着凉,一会要师弟至斋房给夫人端碗姜汤过来,给夫人去风寒。」淳厚迴避问题,不看怀里的她,只顾看前方迂迴的路,怕她眼中款款深情又将他建立几天的城垣摧毁。翠玉跟彩荷跟在后面焦急着,让呛了水的她赶紧回房休息,才是他该做的事。
花凝人听着淳厚一如往常不疾不徐的语调,心像身上那般冷,「不知自己为何对淳厚师父时时牵挂,淳厚师父出现,凝人的心即静不下来,无法不去想、不去念,而你……」
「温夫人!禅房到了!」淳厚无法再听下去,她的剖白令他心浮气躁,扬声打断了她。
语调字句铿锵,像似他的决然,花凝人心痛了一下。「凝人明白,淳厚师父是不能爱上的人。」
「天若有情天亦老,月若无恨月长圆;世间之物无十全十美,岂能强求。」走到这一步,并非他所愿,只怪无法自制。他希望她的谅解,他的不能并非他的无情,而是在早她一步,他已选择了未来的路,这条路除了佛,不会有任何人同行。
走进禅房淳厚放下了她,拧着心蓄意忽略她泛红眼眸的变化,转身对翠玉跟彩荷交代:「赶紧帮妳家夫人换衣服,别让她着凉了,会交代师弟端姜汤来,夫人有事再通知贫僧,先告辞了。」
说完淳厚垂头疾步出去,纠结的心彷彿跟衣裳一样滴着涔涔的泪。他捉住绞痛的胸口,咬紧牙根,不容许自己再想下去。
佛说,修不净观能除却人世贪念、慾望,除去外界及精神产生的身心痛苦。结果他不止没领悟,反而为女色迷惑,沉溺于世俗的流转之中,饱受痛苦。
***
回房换下一身湿袈裟,淳厚仍挥不去花凝人楚楚可人的影子,兀自盘腿打坐了会,想起那道圣旨,勾起逃避的意念。
咬着牙不容许自己再陷入无边想像。「我是和尚就是和尚,一日为和尚,终身是和尚。」
一闭眼花凝人娇柔倩影如魅飘蕩,脑中映着她妩媚双眸秋水潋滟、柔嫩肌肤润白如玉、窈窕身段凹凸曼妙,不盈一握的酥胸若隐若现,挑逗得他静不下心。
陡然睁开眼,抱头痛苦得大叫一声,心志被迷惑,冲出禅房,让袭来的冷风将他吹醒。醒不来,他遂而跑向斋房后方,往井里打了一桶冷冰冰的水,往头上一把浇了下去,在心底大声的警惕自己:「别想了,不过是和尚,就是和尚,动了情你还是和尚。」
「淳厚师兄你怎了?」真能正巧要来打水,提着水桶狐疑的看着淳厚全身都在滴水,狐疑他受了什么刺激,在这想不开。
淳厚气着自己,胸口不平,想给自己几拳让心镇定下来。
真能见淳厚像中邪般盯着井里,双眼发红,情绪激动。他盯着他,缓缓移至井边略为担忧。正要打水,淳厚突然大叫,他吃惊得撑大眼定住。
「啊……」
淳厚突然疯狂的整个人往井里栽去,半个人掉进井里,腰挂在井边墙上。真能见状吓得丢下水桶,紧紧拉住他,慌忙大喊:「来人呀,快来呀!淳厚师兄要跳井了……师兄,别想不开呀……来人呀!」
淳厚赫然挺起腰,双眼濡湿地瞅着真能,「谁想不开了?」
「师……兄……」真能不知他眼眸里的是泪还是水,但他真吓到,不知平常沉稳的淳厚到底受了什么刺激,如此激动。
「发生什么事?师兄没事吧?」斋房人听见真能方才呼天抢地都跑出来,忧心忡忡的看着淳厚。
「我没事了,先回房了,你们都去做事吧。」
淳厚心情沉重离去,一干人望着他背影议论纷纷,「想必师兄不想进京,才这么激动,可是皇命难违,师兄这回去,不知还能不能再回寺。」
「谁知道?」一个斋房和尚往身上擦擦手,羡慕道:「要我却想进京,到京里多威风啊。」
说话的和尚挨了一巴掌,被笑说:「等你是皇亲国戚再说吧!」
斋房总管清净等了一会,出去看闹的和尚都没人回去,出来叫唤。「全回斋房做事去,还想继续偷懒是不是?」
…………………………
(简)
全身湿透冷得哆嗦,花凝人窝在淳厚宽阔怀里。倘使这条厢廊没有尽头,那么她就可以这样一直依偎下去?身边有他,即便风雨他都会帮她阻挡遮蔽?
他横抱着她,绕过大殿,走向禅房厢廊,眼睛凝视前方,不敢落于怀里人儿,心跳剧烈跳着,心思如一池被搅绉的春水余波荡漾。
花凝人余悸犹存,淳厚却又不发一语,他的心总是那么深邃,她一点都猜不到,现在他是生气还是担忧,亦或是无关紧要?
他一各种地点的纯h文 卫生间最长最激烈戏直闷着,花凝人幽幽道:「为何不让我淹死算了?」
「上天有好生之德,岂有见死不救的道理。」淳厚叹口气,听出她在跟他使性子,说得是负气话。他的确很担心她,却不能表露,所有的动情都只能默默承受,此乃他的业障。
花凝人听闻,倚着他胸膛,「若不是我,他人亦是?」
「夫人回房休息,将这身湿衣换下免得着凉,一会要师弟至斋房给夫人端碗姜汤过来,给夫人去风寒。」淳厚回避问题,不看怀里的她,只顾看前方迂回的路,怕她眼中款款深情又将他建立几天的城垣摧毁。翠玉跟彩荷跟在后面焦急着,让呛了水的她赶紧回房休息,才是他该做的事。
花凝人听着淳厚一如往常不疾不徐的语调,心像身上那般冷,「不知自己为何对淳厚师父时时牵挂,淳厚师父出现,凝人的心即静不下来,无法不去想、不去念,而你……」
「温夫人!禅房到了!」淳厚无法再听下去,她的剖白令他心浮气躁,扬声打断了她。
语调字句铿锵,像似他的决然,花凝人心痛了一下。「凝人明白,淳厚师父是不能爱上的人。」
「天若有情天亦老,月若无恨月长圆;世间之物无十全十美,岂能强求。」走到这一步,并非他所愿,只怪无法自制。他希望她的谅解,他的不能并非他的无情,而是在早她一步,他已选择了未来的路,这条路除了佛,不会有任何人同行。
走进禅房淳厚放下了她,拧着心蓄意忽略她泛红眼眸的变化,转身对翠玉跟彩荷交代:「赶紧帮妳家夫人换衣服,别让她着凉了,会交代师弟端姜汤来,夫人有事再通知贫僧,先告辞了。」
说完淳厚垂头疾步出去,纠结的心彷佛跟衣裳一样滴着涔涔的泪。他捉住绞痛的胸口,咬紧牙根,不容许自己再想下去。
佛说,修不净观能除却人世贪念、欲望,除去外界及精神产生的身心痛苦。结果他不止没领悟,反而为女色迷惑,沉溺于世俗的流转之中,饱受痛苦。
***
回房换下一身湿袈裟,淳厚仍挥不去花凝人楚楚可人的影子,兀自盘腿打坐了会,想起那道圣旨,勾起逃避的意念。
咬着牙不容许自己再陷入无边想象。「我是和尚就是和尚,一日为和尚,终身是和尚。」
一闭眼花凝人娇柔倩影如魅飘荡,脑中映着她妩媚双眸秋水潋滟、柔嫩肌肤润白如玉、窈窕身段凹凸曼妙,不盈一握的酥胸若隐若现,挑逗得他静不下心。
陡然睁开眼,抱头痛苦得大叫一声,心志被迷惑,冲出禅房,让袭来的冷风将他吹醒。醒不来,他遂而跑向斋房后方,往井里打了一桶冷冰冰的水,往头上一把浇了下去,在心底大声的警惕自己:「别想了,不过是和尚,就是和尚,动了情你还是和尚。」
「淳厚师兄你怎了?」真能正巧要来打水,提着水桶狐疑的看着淳厚全身都在滴水,狐疑他受了什么刺激,在这想不开。
淳厚气着自己,胸口不平,想给自己几拳让心镇定下来。
真能见淳厚像中邪般盯着井里,双眼发红,情绪激动。他盯着他,缓缓移至井边略为担忧。正要打水,淳厚突然大叫,他吃惊得撑大眼定住。
「啊……」
淳厚突然疯狂的整个人往井里栽去,半个人掉进井里,腰挂在井边墙上。真能见状吓得丢下水桶,紧紧拉住他,慌忙大喊:「来人呀,快来呀!淳厚师兄要跳井了……师兄,别想不开呀……来人呀!」
淳厚赫然挺起腰,双眼濡湿地瞅着真能,「谁想不开了?」
「师……兄……」真能不知他眼眸里的是泪还是水,但他真吓到,不知平常沉稳的淳厚到底受了什么刺激,如此激动。
「发生什么事?师兄没事吧?」斋房人听见真能方才呼天抢地都跑出来,忧心忡忡的看着淳厚。
「我没事了,先回房了,你们都去做事吧。」
淳厚心情沉重离去,一干人望着他背影议论纷纷,「想必师兄不想进京,才这么激动,可是皇命难违,师兄这回去,不知还能不能再回寺。」
「谁知道?」一个斋房和尚往身上擦擦手,羡慕道:「要我却想进京,到京里多威风啊。」
说话的和尚挨了一巴掌,被笑说:「等你是皇亲国戚再说吧!」
斋房总管清净等了一会,出去看闹的和尚都没人回去,出来叫唤。「全回斋房做事去,还想继续偷懒是不是?」

30 不敢渴望太多 (繁)
淳厚全身湿漉漉、顺着厢廊魂不守舍的走回去,走到斋房门口翠玉正端着花凝人喝完姜汤的碗回来。
翠玉见淳厚仍一身湿感觉异样停下来问他,「淳厚师父怎尚未更衣?」都过了一个多时辰。
淳厚听见翠玉叫他,停下脚步,垂着的涣散眼神微微上扬无神的望着翠玉,吶吶道:「换了,又打湿了。」
翠玉担忧,打量他一会,跟她家夫人一样,气氛都不对。「淳厚师父怎了?」他看起很没精神,像又受了什打击。
「没事,贫僧回房更衣,先告辞。」他对翠玉颔首,低头疾步走开。多说无益,凭添怅然。
翠玉不解,追了过去,「淳厚师父跟我家夫人到底怎了?夫人哭得一把眼泪一把鼻涕,淳厚师父……又怎了?」
「我说没事就没事。」淳厚低着头快步离开,思忖,他离开严华寺,她很快就会忘了这些事,他亦是。
「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无无明,亦无无明尽,乃至无老死,亦无老死尽……」一路默念直到房里,直到心绪平静下来。
***
并非她想为难他,全出于情不自禁。老天若要她来这当花凝人,她本应安安份份当花凝人,遵从三从四德,即便守了寡,也安份恪守妇道。偏偏心里的那人没让她安份,偏偏不能忘情唐尔崎,偏偏淳厚披着他的模子,眉宇间甚至有着更甚一筹的灵气,更甚的……
她惘然了。
上天有好生之德,也该有怜悯之心,宽怒她让她远离癡嗔愁苦、爱恨纠缠。
「夫人,夫人!」一早出去的翠玉,突然跑回来,气喘吁吁的扶着门扉,对坐在案旁鏽针黹的花凝人道:「淳厚师父……淳厚师父……」
翠玉有一句没一句的大喘,话都快说不出来了。刚才听见消息她即拔腿跑回禅房,跑得太急了。
花凝人一听见淳厚的名字整个人又绷紧了。「淳厚师父怎了?」心急得放下手上针线,趋前问。
翠玉口气焦虑,「淳厚师父正準备离开严华寺进京去了,听说都不回来了。」
花凝人一听,人晃了一下,往后颠踬,震惊得差点倒下。他要离开严华寺?一声道别都没有,甚至未与她提及?
「夫人,淳厚师父屡次相救,咱们是不是也该去送送他?」翠玉见花凝人若有所思问。
送他?他心里无她,送与不送有何差异?这么重大的事,他连来跟她说一声都没有。想起他们的关係花凝人心痛如绞,在他心里她毫无份量,她却将他放在心中最重要的那个位置。
「妳去吧。」花凝人走回床沿坐下,心口被淳厚的冷淡刺痛,心想虽想,却不敢说要去;又想到他即将远行,将来不知是否能再相见失落感更甚,心更痛。
「夫人真不去?」翠玉见花凝人神情忧悒,这么多天以来,她感觉他家夫人喜欢淳厚师父,可是……唉!翠玉暗叹,轻声道:「我去跟淳厚师父道别,跟他说,夫人要他一路保重。」
「妳去吧。」花凝人忍住离情道,翠玉走后却心痛得卧床不起。
在床上躺了会,挂念淳厚远行之事,迟迟无法阖眼。
淳厚不跟她道别,忌惮着什么她心里多少明白,但两人已有夫妻之情,即便淳厚可以这么一走了之,她也无法轻易卸下。倘使当时只是贪恋与他的欢爱,此刻心里不会这么难受。
花凝人再也忍不住愁绪作弄起身奔了出去。但愿淳厚尚未离开,她不敢渴望太多,再让她见他一面。
到了严华寺大门,从石阶上往下看,远远地,淳厚正与送行的人挥别。晨霭仍未散去,远山若隐若现,天空蒙着一层薄薄的白雾,带着浓浓的离别感伤。
花凝人拢起裙襬疾步拾级而下,心里呼喊,「淳厚……淳厚……」
「你们都进去吧,哭哭啼啼,又不是不回来了。」淳厚压抑离情跟送行和尚们说。然而,他并没回来打算,这么说只是安慰他人、安慰自己,严华寺住了15年就这么离开,难免依依不捨。
「师兄,进京后要记得咱们,有空可回来瞧瞧。」十七、八名大、小和尚擦着眼泪,彷彿生离死别。
这一趟相当遥远,淳厚将一路行脚、修持而去,悠悠长路,皇城迢迢。外面不断变化的环境,他或许能有所顿悟,从此不被外向的诱惑牵动。
他瞥一眼上方肃穆的严华寺,抽了口气,「会的,全进去,真难看。」他故作坚强的笑了笑,看见翠玉道:「翠玉姑娘,帮我跟温夫人说一声吧。」
「我会的。」翠玉想说什么,却欲言又止。她很想请淳厚去看看她家夫人,但这么多人在她难以启齿。翠玉感受得出来,自从她家夫人坠崖醒来后即对淳厚十分依赖,淳厚师父不在之后,翠玉很担心她家夫人心病又患了。
当然,她并不知道花凝人对淳厚种下的不只是依赖,而是更深刻的感情。
「淳厚师父,保重!」彩荷也擦着不争气的眼泪。
原本,淳厚这趟远行谁也没说,昨晚告别甚异方丈,走出来见真能在屋外听见,今早他打理好,从禅房走出来,一堆人等着要跟他话别。本想静静地走,这样又举步维艰。
花凝人下了石阶,沿着路旁树丛躲过人群,心碎的扶着可以隐身的苍翠树木而行。别人一把眼泪一把鼻涕,淳厚却笑着话别,该说他坚强还是冷漠?
「时候不早,我该上路了。」
淳厚洒脱转身,将背袋拢上肩头,戴上斗笠,颀长的身影往仍被薄薄雾霭笼罩的前方而去,步履坚定没再回头。
花凝人倚靠着树影黯然啜泣,送行的人一一离去往石阶拾级而回,淳厚身影却渐行渐远……
…………………………
(简)
淳厚全身湿漉漉、顺着厢廊魂不守舍的走回去,走到斋房门口翠玉正端着花凝人喝完姜汤的碗回来。
翠玉见淳厚仍一身湿感觉异样停下来问他,「淳厚师父怎尚未更衣?」都过了一个多时辰。
淳厚听见翠玉叫他,停下脚步,垂着的涣散眼神微微上扬无神的望着翠玉,吶吶道:「换了,又打湿了。」
翠玉担忧,打量他一会,跟她家夫人一样,气氛都不对。「淳厚师父怎了?」他看起很没精神,像又受了什打击。
「没事,贫僧回房更衣,先告辞。」他对翠玉颔首,低头疾步走开。多说无益,凭添怅然。
翠玉不解,追了过去,「淳厚师父跟我家夫人到底怎了?夫人哭得一把眼泪一把鼻涕,淳厚师父……又怎了?」
「我说没事就没事。」淳厚低着头快步离开,思忖,他离开严华寺,她很快就会忘了这些事,他亦是。
「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无无明,亦无无明尽,乃至无老死,亦无老死尽……」一路默念直到房里,直到心绪平静下来。
***
并非她想为难他,全出于情不自禁。老天若要她来这当花凝人,她本应安安份份当花凝人,遵从三从四德,即便守了寡,也安份恪守妇道。偏偏心里的那人没让她安份,偏偏不能忘情唐尔崎,偏偏淳厚披着他的模子,眉宇间甚至有着更甚一筹的灵气,更甚的……
她惘然了。
上天有好生之德,也该有怜悯之心,宽怒她让她远离痴嗔愁苦、爱恨纠缠。
「夫人,夫人!」一早出去的翠玉,突然跑回来,气喘吁吁的扶着门扉,对坐在案旁锈针黹的花凝人道:「淳厚师父……淳厚师父……」
翠玉有一句没一句的大喘,话都快说不出来了。刚才听见消息她即拔腿跑回禅房,跑得太急了。
花凝人一听见淳厚的名字整个人又绷紧了。「淳厚师父怎了?」心急得放下手上针线,趋前问。
翠玉口气焦虑,「淳厚师父正准备离开严华寺进京去了,听说都不回来了。」
花凝人一听,人晃了一下,往后颠踬,震惊得差点倒下。他要离开严华寺?一声道别都没有,甚至未与她提及?
「夫人,淳厚师父屡次相救,咱们是不是也该去送送他?」翠玉见花凝人若有所思问。
送他?他心里无她,送与不送有何差异?这么重大的事,他连来跟她说一声都没有。想起他们的关系花凝人心痛如绞,在他心里她毫无份量,她却将他放在心中最重要的那个位置。
「妳去吧。」花凝人走回床沿坐下,心口被淳厚的冷淡刺痛,心想虽想,却不敢说要去;又想到他即将远行,将来不知是否能再相见失落感更甚,心更痛。
「夫人真不去?」翠玉见花凝人神情忧悒,这么多天以来,她感觉他家夫人喜欢淳厚师父,可是……唉!翠玉暗叹,轻声道:「我去跟淳厚师父道别,跟他说,夫人要他一路保重。」
「妳去吧。」花凝人忍住离情道,翠玉走后却心痛得卧床不起。
在床上躺了会,挂念淳厚远行之事,迟迟无法阖眼。
淳厚不跟她道别,忌惮着什么她心里多少明白,但两人已有夫妻之情,即便淳厚可以这么一走了之,她也无法轻易卸下。倘使当时只是贪恋与他的欢爱,此刻心里不会这么难受。
花凝人再也忍不住愁绪作弄起身奔了出去。但愿淳厚尚未离开,她不敢渴望太多,再让她见他一面。
到了严华寺大门,从石阶上往下看,远远地,淳厚正与送行的人挥别。晨霭仍未散去,远山若隐若现,天空蒙着一层薄薄的白雾,带着浓浓的离别感伤。
花凝人拢起裙襬疾步拾级而下,心里呼喊,「淳厚……淳厚……」
「你们都进去吧,哭哭啼啼,又不是不回来了。」淳厚压抑离情跟送行和尚们说。然而,他并没回来打算,这么说只是安慰他人、安慰自己,严华寺住了15年就这么离开,难免依依不舍。
「师兄,进京后要记得咱们,有空可回来瞧瞧。」十七、八名大、小和尚擦着眼泪,彷佛生离死别。
这一趟相当遥远,淳厚将一路行脚、修持而去,悠悠长路,皇城迢迢。外面不断变化的环境,他或许能有所顿悟,从此不被外向的诱惑牵动。
他瞥一眼上方肃穆的严华寺,抽了口气,「会的,全进去,真难看。」他故作坚强的笑了笑,看见翠玉道:「翠玉姑娘,帮我跟温夫人说一声吧。」
「我会的。」翠玉想说什么,却欲言又止。她很想请淳厚去看看她家夫人,但这么多人在她难以启齿。翠玉感受得出来,自从她家夫人坠崖醒来后即对淳厚十分依赖,淳厚师父不在之后,翠玉很担心她家夫人心病又患了。
当然,她并不知道花凝人对淳厚种下的不只是依赖,而是更深刻的感情。
「淳厚师父,保重!」彩荷也擦着不争气的眼泪。
原本,淳厚这趟远行谁也没说,昨晚告别甚异方丈,走出来见真能在屋外听见,今早他打理好,从禅房走出来,一堆人等着要跟他话别。本想静静地走,这样又举步维艰。
花凝人下了石阶,沿着路旁树丛躲过人群,心碎的扶着可以隐身的苍翠树木而行。别人一把眼泪一把鼻涕,淳厚却笑着话别,该说他坚强还是冷漠?
「时候不早,我该上路了。」
淳厚洒脱转身,将背袋拢上肩头,戴上斗笠,颀长的身影往仍被薄薄雾霭笼罩的前方而去,步履坚定没再回头。
花凝人倚靠着树影黯然啜泣,送行的人一一离去往石阶拾级而回,淳厚身影却渐行渐远……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2847.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