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系氏和天生目的身影都远去,他不禁偷偷在心中咒骂”拆野新书《第九号爱丽丝》试读

【♦♦♦♦】CHAPTER III. 谎言塔(a)

皇宫的大门就近在眼前,只要穿过哨站和广场,就能抵达宫殿内部去找九号。然而此刻死命在人群里,像是溺水一样挥动双臂向前的系氏,离到达皇宫看来还有很漫长的一段距离。

皇宫前的广场上聚集满了围观人潮和各大媒体,也有不少猎手、医疗团队在皇宫外待命。

他稍微观察了一下,几名猎手向守卫打个招呼就被允许通行,因此系氏计划装作若无其事打个招呼蒙混通过大门。

好不容易挤到了最前方的铁门前,高耸的铁门内侧就是皇宫。没想到他才靠近铁门,就被卫兵粗暴地以枪托挡下,和刚才那些猎手的待遇完全不同。

「做什么,想通过大门就先出示证件,否则只会让你讨皮痛。」

系氏早料到可能会发生这状况,于是立刻应答:「我是来支援的爱丽丝猎手,隶属A‧H公司。」

卫兵看了系氏身上穿的服装配色,这几天猎手频繁出没,他自然判断得出系氏是名帽匠。「这我看得出来,但还是要出示证件,你若是被召见来的猎手,就让我看看你的召见函ID。」

「这个嘛~」

天生目心虚地瞄过一旁的系氏,两人当然不可能拿出任何证明。

见系氏支吾其词,卫兵轻蔑地笑了声,讽刺道:「小弟弟,你怎么看都不像成年人,像你这样的小鬼头不可能是猎手。我知道这种非常时期想偷溜进去大开眼界的年轻人很多,不要以为随便找一套制服假装是猎手就能混进去,你是不是把皇宫想得太简单了。」

“见系氏和天生目的身影都远去,他不禁偷偷在心中咒骂”拆野新书《第九号爱丽丝》试读

接连几日的突发状况,让平日工作轻鬆的守卫工作量瞬间暴增,除了要挡下围观群众,还要盘查入宫的外来者,这几天碰过不少求一时刺激的非法猎手偷偷潜入或想闯入,连日的疲劳让值班的守卫说话口气也变得不客气起来。

「呃……」听守卫语气不善,天生目小小地紧张了一下,这种鄙视人的态度,肯定会惹怒系氏。

然而系氏难得地没被对方激怒,反而还殷殷恳求道:「通融一下嘛,这事关我的业绩,你也知道猎手是靠抢猎物讨生活的,你早一分钟通融我,我说不定就能赚得更多。所以就放我这次,赚了赏金之后我一定好好招待你。」

「谁管你啊,别油嘴滑舌的,快滚到一边去。」

守卫用力地推了系氏一把,将他推回人群,而系氏却还是一点发怒的迹象都没有。

『太反常了,这是我认识的系氏前辈吗?』天生目心中充满无数问号,但却没有人可以给他一个解答。

系氏不气馁,只是整整仪容重新站稳,并勾搭上卫兵的肩膀将他拉到角落。天生目打了一个寒颤,突然有种暴风雨欲来前的预感,于是赶紧跟了过去。

才转个身,系氏就瞬间掏出白色纸枪塞进卫兵的嘴里,他们两人正好背对着人群产生死角,因此没有人发现异状。

「这就是我的身分证明。」

系氏手指扣在板机上,说道:「我真的有急事要赶着进去,你不想吃子弹的话就别挡路,听得懂人话吗?」

守卫吓得双眼圆睁,但他故作镇定,塞在嘴里的枪管让他的驳斥含糊不清:「里不嘿开相的(你不会开枪的)。」

这枪若开下去,守卫成了死人,尸体也将成为犯罪的铁证,那么眼前的疯狂帽匠就犯了杀人罪,将受法律制裁一命抵一命,所以守卫虽然惶恐,但仍认定系氏绝对不会为了闯入皇宫抢业绩这点事而开枪杀人。

看出守卫心中的盘算,系氏冷笑了下,凑到对方的耳畔边说道:「我开你一枪,再把你的尸体餵给爱丽丝,你会被那些噬血的小恶魔啃得失骨无存,没有人会发现。……我当猎手已经有段时间,找只爱丽丝製造意外身亡对我来说不难,大、葛、格。」系氏的眼神认真得可怕,正以表面的冷静极力压抑一触即发的暴躁脾气。

「轰、轰子!(疯、疯子!)」守卫发出惊叫。

「哼,你看了我的制服也知道吧,我的职种。」

天生目在一旁劝阻也不是,但插手又会坏事,只能默默地滴了两滴冷汗,他前一秒还困惑系氏那冲动的什么时候变得内敛了,没想到根本是换汤不换药的新型态疯狂,果然不负系氏疯帽匠的名号。

「怎么样?到底是能不能通行?」系氏边说,白色的枪管塞得更深,抵住了守卫的咽喉深处,引发受害人一阵强烈的呕意,发出痛苦的乾呕声,但铁铮铮的枪管却还是卡在嘴里。

守卫以难受泛泪的余光望着这名红髮帽匠,这个人他惹不起,守卫终于认清现况,于是举双手投降:「迎、迎、迎,偶啊应又是呃(行、行、行,我答应就是了)。」

「很好!……我是说,谢谢。」系氏一听对方妥协,瞬间露出符合少年年龄的顽劣傲笑,但惊觉差点自己露出马脚,又立刻将稚气藏起,故作镇定地点个头道谢。

『原来系氏前辈刚刚是装出来的吗!』天生目的紧张顿时蕩然无存,冷汗也缩回去。

系氏将枪管从守卫的嘴里拔出,在对方的肩袖上抹下唾沫,边令道:「开路吧。」

守卫惊魂未定,战战兢兢地走在前头领路,心不甘情不愿地忍辱放两人通行。他心想,反正现在皇宫里的要人都去避难了,最尊贵的女王陛下也已移驾他处,再说现在的情况的确是需要猎手增援,尽早解决皇宫里的祸害,只是放一两个没有证明的杂鱼猎手进去应该也无伤大雅,因此守卫才仅仅妥协这么一次。

见系氏和天生目的身影都远去,他不禁偷偷在心中咒骂,像这种为了业绩疯狂的猎手,还是早点死在噩梦里算了。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2796.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