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号没有回答她,彷若灵魂已经从他的躯体中消失,仅剩躯壳逐一以缄默回应着对方的字句。”拆野新书《第九号爱丽丝》试读

【♦♦♦♦】CHAPTER II. 白色忠犬骑士(e)

狛公收起了架势、低阖眼睑代替低头礼,九号则是维持一贯的淡漠态度,不作任何反应。

这时,忽然冲出了另一道立体影像,那是个穿着与狛公相似,但却明显单薄了许多,取而代之增加了不少金属轻甲的稚龄女孩。

一身浅绿劲装的女孩手上拿的是巨大的镰刀,她以镰刀指着九号,厉声道:「放肆,在女王陛下的面前,竟敢不脱下那低俗的面罩。」

站在女王身边的,是同样身为「红心骑士」的蟾姬。自古以来,身上流有断头台之血的人,身边都必须配置一名武艺非凡的红心骑士,因此不论是女王或是身上流有王族之血、却非王室成员的九号也不例外。

狛公立刻重新挥起巨斧,以就算只是区区的立体影像,也要和它拼命的兇狠气势,剑拔弩张的狠瞪着蟾姬。

也许是不想引发额外的事端,虽然面对的是立体影像,但九号仍顺了红心骑士的要求,将防毒面具摘下。

明明是平常简单、不需花几秒就能完成的动作,在这个时空中却忽然显得格外缓慢,每一秒都像是停格的画面,肃杀的气氛令人屏息,彷彿世界只剩下女王和九号的身影。

然而在九号将面具取下时,却听见女王以冷冽的声音下令:「戴回去,我不想看见你丑恶的嘴脸。」

九号以沉默应答,没有多余的言词,只是照着对方的要求将防毒面具戴了回去。

总算是满意现况的女王,这才终于打算进入正题,第一句就质问道:「为什么无视我的召见函?」

九号没有回答她,彷若灵魂已经从他的躯体中消失,仅剩躯壳逐一以缄默回应着对方的字句。

但女王对此完全不在意,因为这才是九号应有的对应方式。在自己的面前,对方就像是脚下的蝼蚁,连发言的权利都没有,所以当然不能回话。

“九号没有回答她,彷若灵魂已经从他的躯体中消失,仅剩躯壳逐一以缄默回应着对方的字句。”拆野新书《第九号爱丽丝》试读

「不要忘了,是我给了你存在的价值,而且饶了你一命,否则你早就该被从人世间除名,直接坠入地狱。」女王的金色权杖再次叩地,表示语句的完结,全场必须肃静,纵使在这个停机坪上,寂静的只有流风拂过。

小时候她为了向元老见证自己身上属于王族、断头台的力量,因而遭到力量反噬,从此丧失了操控断头台的能力,同时在脸上留下永远无法抹除的丑陋疤痕。

当时却在她人生最绝望、丧尽一切的时刻,这个有着与她匹敌,甚至远胜于她的同父异母手足出现了。

九号的出现将她推入更绝望的深渊中,她顿时失去了所有人的目光焦点,一身伤病与又衰弱,甚至杀光了元老的女孩,理所当然遭受宫廷众人的唾弃,被视为不祥的象徵。

突如其来的男孩有如无耻的盗匪,将她的一切都抢走,不过幸好在最后,她还是靠着绝不低头服输的执念,夺回属于自己的一切,并将对方完全驱逐到视线範围看不见的地方。

痛恨,同时也畏惧着眼前比她优秀、与她流着相同血液的手足。诛杀之,并不是唯一的方法,狐狸般毒辣却睿智的她,选择了将仇敌踩在脚下驱使。

她特地準备了通讯用的立体影像,单单只是对于九号无视召见函的反抗行为,前来给予一记下马威。

「保护我的宫殿,是身为女王手下道具的你,应尽的义务。因此我现在命令你,去刬除掉宫殿里那些不知好歹的愚民,以上。」权杖第三度叩响地面,立体影像通讯到此结束。

但女王的影像还没消失,狛公的巨斧却先行挥动,斩头斧一刀就砍碎了两名纸牌士兵与他们手上所捧的马车八音盒,女王与其红心骑士的的身影顿时烟消云散。

眼看碎散满地的机械零件,狛公才悻悻地吐了一口气,以撑起她身高的高跟靴,嫌恶地用力踩踏。

「……无礼,竟敢对我的陛下口出狂言,罪该万死!」

重新带上了防毒面具的九号摆摆手,制止狛公的洩愤行为,狛公也立刻顺服地收手。

然而对于一个百分之百全心全意服侍自己的骑士,九号却丝毫没有被狛公打动。

因为眼前这个宛如陶瓷娃娃,实际上却是拥有非凡身手的女孩,其实与半蝶是相似的同类:他们都是科技下的人造产物。

若半蝶是人工培植器官与机械参半的机器人,那么红心骑士的狛公和蟾姬,则是打从DNA开始,就完全输入了既定的数据,依照需求特别订製的完美人造人。

从血型、外观、肌力,甚至连喜好都能订製,而狛公的体内,早已在她有意识之前,就已经植入了这辈子永远效忠九号的因子。

因此她保护九号,为了九号的一切生气,甚至与女王对抗,都是源自于那特别订製的基因影响。

狛公在他眼中是个有着假造心脏的玩偶,与被视为道具的自己,有着略为相同的气味。即使如此,打从他第一眼见到狛公开始,就从来不曾需要狛公为他做什么,他有的是能力保护自己,也有足够的应变能力应对一切危难状况,根本不需要什么红心骑士。

他拒绝让狛公形影不离的跟随他,只允许狛公在蔷薇真庭的居所阳台出没。不过像这样的偶发状况,狛公便无论如何都一定会尾随到底,因此九号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在狛公身上多浪费唇舌。

他的本分仍是A‧H公司的猎手,这是毛虫赋予他的职责。因此他必须儘早结束掉宫廷的扫蕩工作,回到原来的工作岗位上。

走在数次遭到蛀噬侵害的皇宫中,随处都可见飘散于空气里的粉尘,昔日金碧辉煌的王宫,此刻也变得灰暗,失尽了色彩。

在阶梯上可以看见蛀噬範围的边界,九号一脚踏入,在晦暗遍及的领域里,维持冷静得几乎无感的步伐前进,寻找出蛀噬的中心点。

若是一般人,绝对会对朽蚀的侵害避之唯恐不及,急于搜出被蛀书虫寄生的书本,但在九号身上完全看不到这样的反应。

他的脚下踩着蔷薇与荆棘的剪影,但这次不是以往的黑影,而是与黯淡粉尘相反的白色轮廓,被这些白色轮廓覆盖的蛀噬将不具任何朽蚀的力量,因此使九号能够安然地行走在蛀噬之中。

随着他每一步踏下的步伐,都让蔷薇与荆棘不停转换姿态,在地面上静谧却绚烂地绽放异彩。

尾随在九号身后的狛公出神地凝望着脚下的蔷薇,醉心地缓缓跪下,在谁也没有发现的剎那间低下头,在地面上轻轻地亲了一吻。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2794.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