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下面小嘴吃荔枝 你的奶好大让我揉揉

终章 祸水倾回总裁家(5/6) 房门的另一端,安之妍与卡洛儿四目相望许久,病床上的小人儿才小声说道:
「采心,这样骗他好吗?」
「这时候妳还替他说话?别忘了他是怎么伤害妳的,别忘记妳当时受了多少的苦,要我觉得只是装疯卖傻还太便宜他了!好险医院的人认识妳,看到妳失魂落魄的样子走在医院里赶紧通知我弟,要不妳现在可能已经归西了。」卡洛儿三不五时就把这件事情拿出来数落她,让她别对湛宸风心软。
「要我装什么都不知道,演一个精神异常的人妳知道有多难吗?」
「不会啊,我看大嫂妳很有演戏天份。」卡洛儿大剌剌地在她旁边的沙发坐下,玩着「儿子」小白熊。「他这么可恶,随便就误会妳还说出这么难听的话,妳该让他吃点苦头才行,要不然妳要被他欺负一辈子吗?」
「我们不是已经离婚了吗?离婚协议书都寄给他了,他应该欢天喜地的跑去登记离婚才对。」
「他把协议书撕了,你们的婚姻在义大利还是合法的。」
撕了?离婚不是他提的吗?现在这样做又算什么?
「那妳叫我用什么脸面对他?」
「应该是他要拿什么脸来面对妳,他现在一定懊悔得不得了,打算搬来医院与妳长住,竭尽他所能补偿妳。」
「那我不是两三下就露出马脚了?」安之妍很担心,刚才在湛宸风面前她差点演不下去,多来几次她肯定心脏负荷不了的。
「妳什么时候想原谅他就什么时候恢复就好了,有什么难的?」卡洛儿觉得她根本是杞人忧天,这种事情船到桥头自然直啊。「不过我提醒妳,别演戏演到妳真的相信妳堕胎了,孩子还在妳肚子里喔。」
孩子在她肚子里她当然知道,她有能力扶养这个孩子,即便湛宸风不要他。

果然如卡洛儿所说,湛宸风硬是住进了安之妍的病房里,上班时间之外他都在这里照顾安之妍,美名为照顾,但安之妍不知道如何面对他,只好强迫自己睡觉,湛宸风只是在旁边守着她而已。
可今晚她怎样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躺久了也难受,只好坐起身来。
湛宸风睡着了,也难为他……这些日子他下了班就过来,假日也窝在这里不走,几乎把病房当成他家。她不懂,这样守着她有什么意义,他还要一个「精神异常」的妻子干嘛?
安之妍抱着小白熊在窗前站了一下子,月色入户,欣然起行至外头的花园散步,期待雪夜可以让心平静一点。
没有湛宸风紧迫盯人的眼神,她不必继续装疯卖傻、不必压抑她的情绪……可要叫她再大哭她也没这胆子,先前闹离婚时她不知道哭了多久,进到医院时她的体温是40度,她跟昆廷说了这是她的老毛病。
昆廷避免她想起伤心事而使体温退不下来,想用镇定剂让她睡着,但又碍于她怀有身孕……真是难为他了。照了核磁共振才知道是先天脑血管病变的问题,只能开刀以改善她的状况。
现在她可不敢像上次那样狂哭了。
湛宸风也说他绝不会再让她掉任何一滴眼泪,可她一看到他在病房里那模样,她就很伤心,孕妇的贺尔蒙变化真的是很惊人。
她穿着医院的拖鞋走进雪地里,抱着小熊蹲了下来,静静地看着地上的白雪,说:
「宝宝,这是妈咪第一次在欧洲过冬天,真的好冷好冷……」她伸手拨弄被人践踏而有些髒的雪,轻轻笑了笑。
「安之妍!」湛宸风气喘吁吁地站在她身后。一看见她的背影,恐惧消失差点要让他腿软跪下。
老天,他找到她了。
安之妍知道是他来了,但她不能正常地回头,一脸感动地投入他的怀抱,只能继续装傻。她赶紧犯傻地抓起一把髒雪往嘴里放,再一口吐出来:
「噁……好噁心……」
「妍妍,这不能吃的。」湛宸风把安之妍手中剩余的雪往外抛,拿起手帕把她又湿又冷的手给擦乾净。「妳为什么跑出来不跟我说,我醒来没看见妳妳知道我有多紧张吗?偏偏该死的窗户又打开,我以为妳跳楼了……」
「喂,我想要这一条刨冰。」安之妍当没听到他的真情告白,说出来的话风马牛不相及。
「刨冰是一碗,不是一条,再说这不是刨冰,是雪。」他温柔地把安之妍嘴边的雪渍拭去,眉头却深锁。
妍妍的连日常生活的用词都错乱了,为什么会这么严重?是因为他在她身边的关係吗?安之妍的潜意识里本能地排斥,所以导致病情恶化?
「好吧,那我要这一条雪……哈啾!」话没说完,安之妍很没形象地打了个大喷嚏,湛宸风赶紧脱下自己的外衣披在她身上。
「等妳身体好了,我再带妳去吃刨冰,现在躺回床上睡觉了好不好?」
「不好!唉呀你别管我好不好,你这个人不会回去管你家老婆你家小孩吗?为什么要来管我,你真的很奇怪!」
「我老婆小孩就在这里,我当然也在这里。」湛宸风温柔地牵起她,半哄半骗地把她带回病房。「我老婆因为我出了一点状况,她现在不认得我是谁,她抱着一只小熊说那是她儿子,我就当他是我们的儿子,我现在就在照顾我老婆跟孩子。」
「小熊是她儿子,你老婆有神经病吧?」安之妍知道湛宸风说的是她自己,可她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语气回应他,只能假装自己是旁观者。
「她现在是跟正常人不太一样,但那都是我害她的……我必须要负起这个责任。」湛宸风凝视她的眼神带着温柔、宠溺和无边无际的落寞,他多希望这些话安之妍能「真正」听到。
「那她一辈子不正常呢?」
「我就一辈子陪她疯言疯语。」听到这句话安之妍快撑不下去,这要她如何无动于衷地继续装傻呢?
听着他、看着他,她完全感受到湛宸风的感情和愧疚,这叫她怎么忍心再让他难受?每个夜里她装睡时,都听到湛宸风对她的真情告白和叹息,事情的来龙去脉她也听他说了,也接受了他的道歉。
她早就原谅他了呀……问题是,她该怎么样恢复成「正常」的湛太太呢?好吧,反正她都骗很大了,也不差这一次。
「等、等一下……」安之妍突然停下了脚步,按压着她先前开刀部位,表情相当不适。
「妳怎么了?哪里不舒服?」湛宸风看到她的模样,一颗心都快跳出来了。
「我头晕……我好像站在弹簧床上……濛濛的看不清楚……」她软软地、不顾一切地假装昏倒在他怀中。
湛宸风见状脸都绿了,这句话她在颅内出血那时候说过一次,这次又出了什么问题?
「昆廷!」湛宸风把他老婆和他的小熊儿子抱起来,狂奔去找脑神经外科的弟弟。
安之妍丢脸地把脸埋在他怀里,好险她、卡洛儿和昆廷早就串供好一起演这场骗局,总裁大人只好多担待点。

终章 祸水倾回总裁家(完) 头等病房
安之妍耍计要恢复正常,让湛宸风吓出一身冷汗;现在她如愿以偿地恢复了正常的脑袋,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跟湛宸风说,只好默默地看着窗外风景。
「妍妍,妳怎么都不说话呢?」湛宸风忧心她是不是又有新的病痛。之前她仅管神经错乱,但还是会说说嚷嚷,怎么这次再醒来连话都不会说了?
「我不知道该跟你说什么。」
「妳可以说说我们的儿子呀,妳想给他叫什么名字?」湛宸风诱导她开口说一些快乐的话题,因为他还不知道安之妍的计谋。
「『我们』的儿子?我跟你哪有什么儿子?」
「怎么没有?」妍妍是不是想起了什么?他该怎么说才不会伤到她的心?「我们的儿子已经出生了不是吗?妳每天都抱着他呀!」
「那是一只熊。」安之妍忍着笑意纠正他。
「呃……」他是不是要夸奖她知道这是一只熊比较好?
「我本来要把他拿掉的,但是昆廷硬把我从妇产科转到脑神经外科去,所以我儿子还在,你也不必觉得困扰,他是我的,跟你没有关係。」安之妍摸着肚子,超过三个月的她已经开始显孕了。
「妍妍?」湛宸风激动地站了起来,一个冲动上前去紧紧抱住了她。「妳恢复了?」
「唉呀!你干嘛?放开我!」
「求妳不要、不要挣脱、不要逃走,我知道我误会了妳,都是我的错、都是我不好让妳又进了医院受苦……」
「跟你有什么关係?你抱着我干什么?搞不好又有什么人躲在一旁等着要拍照,我不想又被人误会……」她努力挣扎却摆脱不了湛宸风温暖强健的胸膛,只好别开头不看他。
「对不起,我不相信妳是我的错,请妳原谅我。」湛宸风把她的脸扳正,才发现她哭了。「妍妍妳不要哭,妳做什么都好就是不要哭,我无法再一次忍受妳躺在病床上了无生气的样子……缅甸那时我已经被妳吓坏一次,现在居然还让旧事重演我简直是混蛋。」
「无法容忍那你就出去,正好我一点都不想看见你,你走吧!」
「别气了好不好?这样伤脑袋的。」湛宸风低声下气地哄着。
伤脑袋?这算什么说法?她真有点想笑。
「最好变成白癡,傻傻地过一辈子也很开心。」
「就算妳变成白癡我也不会放手,妳一辈子都是我湛宸风的老婆。」他紧紧握着她的手,就怕她又突然消失。
「我不想做你老婆,求婚时你希望我陪你走过冬雪初夏、似水年华……结果我连第一个冬雪还没过完就被扫地出门,跟你结婚会有离婚的风险,老婆一职我辞职不干可以吗?」安之妍挣脱不了他的大掌,只好撇过头去不看他。
「我跟妳保证没有风险,妳大可安心投资。」
哈哈,这男人在说什么呀?把自己当成股票了是吧?
「上回我已经连本带利地惨赔给你,我不想再输的一无所有……你去哪?」安之妍的矫情戏码都还没演完,这男人居然起身要离开现场了?
「我怎么做妳都不相信,妳看到我就生气,我又怕妳的脑袋又出现什么问题,我还是走好了。」
「喂!等等……」他居然走了?拍拍屁股就要走了?他就这么没毅力吗?「唉唷!」
「妍妍!」湛宸风转身还没看清楚,安之妍就一头撞进了他怀里,这一动牵动了点滴瓶,好端端扎在静脉里的针头也被扯歪,痛的安之妍眼泪又掉了下来。「妳还好吗?谁叫妳下床来?」
「好痛……呜喂下面小嘴吃荔枝 你的奶好大让我揉揉呜……」她压着手,伤处的血已经逆流回点滴管中。
「妳哪里痛?手吗?还是肚子痛?妳还怀着宝宝,这样一摔怎么得了?」他赶紧把安之妍抱回床上,焦急的目光从头到脚审视过一遍。
「我还没耍赖完,你怎么就走了?那我耍赖给谁看啊?」安之妍扁嘴,泪眼汪汪地控诉老公的无情。
「我只是要去找护士,妳的点滴瓶快见底了。」湛宸风笑了,他早知道这小家伙在耍无赖,这么快原谅他她不甘心嘛!
「我以为你又要甩掉我。」安之妍忍不住心里的澎湃,伸出手环抱住他的腰,小脸埋进了他的怀中,久违的体香让她安心。
「我没有这个意思。」湛宸风紧紧圈着安之妍,感觉到他的妍妍是真的、正常的回到他身边了。
「不然你是哪个意思?」
「我大哥的意思就是妳赶快好起来跟他回家,半年之后替他生一个白白胖胖的小子,让他烦死他就不会整天怀疑妳、来找妳麻烦了!」湛采心和双胞胎弟弟湛樊希一脸笑意地走了进来。
他们在门外已经待了一段时间,好不容易找到时机插入。
「对不起。」关于这一点,湛宸风只能道歉别无它话可辩解。
「我可以原谅你,但是你在我这里已经没有信用了,我不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容忍你误会我,听到了没有!」安之妍学着他的语气,沦起小拳头在他面前挥舞威胁。
「老婆,那些人都已经不在了,再不会有人挑拨我们、不会有人欺负妳了。」湛宸风用大手包住她的小拳头,沉痛地放在自己的心窝处。「请妳跟我回家,好吗?」
「最会欺负我的人就是你!喊我老婆?跟你回家?你不是要跟我离婚吗?离婚协议书我都签了,谁要当你老婆?」
「我没签,我把它烧掉了,妳还是杰尔曼诺塔家的大夫人。」
「少来,我在台湾还是单身,你若再误会我我就跑回台湾去,而你管不到我!」安之妍倚在湛宸风身上,涎皮濑脸地耍着小女儿脾气。
「看来我得快点去订一张飞台湾的机票,把妳在台湾的身份改成湛太太,省得我整天提心吊胆。」
「好了湛先生湛太太,可以请你们办理出院手续了,本医院的病房不是渡假胜地,要谈情说爱请回总裁家。」湛樊希笑着赶人,若不是靠他的关係,哪能让这根本没病和病已经好了的夫妻档继续住下去。
「湛太太,我们回家吧!」湛宸风伸出他的手牵起安之妍,在她耳边低声说:「我永远都不会再鬆开妳的手了。」
安之妍看着两人十指紧扣的双手,感受到暖心的体温;这让她想起以前在缅甸,湛宸风从不多说的温柔体贴,早就悄悄地把她的心给牵走了。
——————————————————————————————
妍妍和宸风先暂时告一个段落啰
他们的后续发展会在【系列二】下半部出现,喜欢妍儿和阿风的朋友们
请耐心等候唷:)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2784.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