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别舔哪里老师嗯 他吸着我的两颗奶头

第22章 异地再逢那个他(1/4) 「这是什么?」安之妍举起信封,努力维持冷静质问卡尔。
「如我刚才说的,这是我们两关係证明啊。」
「我跟你只有公事上的关係,你不要乱说!」这男人是怎么回事?为什么非要在她老公面前说这种谎话?这样她回家之后之么办啊?
「那妳就把信封拆开,一切皆然若晓不是吗?」
对于这信封的内容物是什么,安之妍是一点谱都没有,她只知道,那东西不利于她。
「拆就拆,我没做亏心事我不怕你。」语气铿锵有力,可拆信的手在发抖;湛宸风没有忽略她的小动作,却是冷眼看待。
安之妍借了把美工刀俐落地割开封口,抽出了大约五、六张的照片。
「这是什么!」安之妍定睛一看,倒抽了一口气;米兰冬季的冷空气猛地灌入她的肺部,心脏也跟着剧烈跳动。
为什么?为什么会有她和卡尔相拥的照片?他们什么时候发展成这种关係她怎么不知道?
等一下……这场景……这场景不是在西湖那晚卡尔说她和康妮很相像,要求她假装成康妮让他回味那时?
怎么会这么刚好给人拍下来?
卡尔一开始就知道她是GVGF集团的人,所以,他从一开始就在设计她?所以,他是同性恋的事情也是假的?
他所说的一切都是假的?
她上当了?
「你根本就不是同性恋吧?康妮根本不是你前女友吧?」
「我是什么性向,妳可以问问妳老公啊,我们俩很熟,熟到可以共有一个女人。」卡尔笑着。
安之妍看着他浑蛋至极的笑脸,再看到波琳的内疚,总监的事不关己,然后是总裁……总裁的表情好平静,平静到她不知道湛宸风在想什么。
她最怕湛宸风这样表情,看不出、猜不透,以至于她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才对。
「总裁……我们不是那样的关係……真的……」
「卡尔,现在是我们的上班时间,你就为了私事跑来骚扰我的员工吗?」湛宸风不愠嗯别舔哪里老师嗯 他吸着我的两颗奶头不怒,语气平淡的像在讨论天气的好坏。
「这可以是私事,也可以是公事,端看你用什么角度看待。」卡尔了解斯拉维,已经嗅出暴风雨前的宁静;既然达到他的目的,他可以走人了。
你真当他想再次踏入GVGF集团吗?
不!他是不得不回来,给某人带些特别的「小礼物」。
「那我当它是一闲事,信件带到,你可以走了。」语毕,湛宸风也掉头离去。
他走了……他完全没有看她一眼……就走了……她该怎么办?
「别那么失落,信封里还有特别的小礼物要给妳,只有妳有喔。」卡尔凑近安之妍,用中文在她耳边说道。「妳慢慢欣赏,我先走了。」
还有?还有东西?她到底落了多大的把柄在敌人手中?
安之妍打开信封袋再一看,里头确实还有一张不起眼的字条,用她熟悉的语言写着简短的讯息……这字迹,她怎么似曾相似?
「别来无恙,期待与妳再相见」
见鬼的别来无恙,她现在很有恙,她下班后就完蛋了……这漫长的等待比凌迟她还要痛苦。
她该现在去解释吗?可是湛宸风是非常公私分明的人,他刚刚已经表态了,他不把这件事当成公事,所以她不能贸然跑去总裁室说明;他也不把它当成私事,所以下班之后说这件事情也很奇怪……
他当成闲事是什么意思,代表他不在乎吗?
为什么?她究竟该怎么做才好?
安之妍垂头丧气地回到座位上,做什么事情都提不起劲来,她手边还有很多事情要忙,可是湛宸风的眼神就好像北极的风暴,冻得她四肢僵硬。
「我说得没错吧。」待安之妍离开经理办公室,研发总监对波琳下这样一结论。
「什么意思?」
「当初我跟妳说过她会是求表现的人,看来如今她是表现的『太过出色』,让卡尔甘愿为了她再次踏上斯拉维的地盘。」总监说完,附上不齿的冷笑。
是这样吗?贝拉已经是準总裁夫人,她有什么理由需要在卡尔面前表现?
这样一来,贝拉和当年的康妮小姐,又有什么不同?
「康妮当年因为爱上卡尔而抛弃总裁,如今贝拉也是宁愿去勾引卡尔也不跟总裁……一个人这样做是犯蠢,两个人都这么做,不免让人怀疑总裁是不是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
「总监,容我提醒你,贝拉刚进集团不到一个月你就让她去接触卡尔,她什么都不知情妳就把集团最难的任务交给她,是你要她去『表现』的,现在你居然这样毁谤她?你才让我觉得你有什么问题。」波琳听不下去总监的谬论,不顾阶级高低纠正他。
「现在是妳教训我的意思吗?她是研发部的人,听命于我是天经地义,若妳看不惯,妳可以离开研发部!」
「不是这样的……」总监不给波琳说话的余地,狠狠地将门甩上离去。
她要为了一个小职员毁了自己的前途吗?就算她是未来的总裁夫人,她拼命帮她说话也未必会得到贝拉的感激;因为在杭州时,她的态度也没有比总监好到哪里去。
以现在的情况看来,这两个人很有可能结不成婚了。

第22章 异地再逢那个他(2/4) 吉安看着被狠狠甩上的门,总裁的背影散发出「靠近则死」的气息,发生了什么事?
正当他分神时,总裁走进了特助办公室,居高临下地瞪着他:
「集团的识别系统全部更新,重新核发所有员工的识别证,已离职员工为何未经通报能进入集团?找出所有该负责的人叫他们现在滚出大门不用再来了!」
「是……」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了?他不是没看过总裁动怒,可这一回怎么还参杂了一点点的……阴沉?
湛宸风坐在办公椅里,心烦意乱到极点。
卡尔拿来的照片多萝西早就转寄给他,他很清楚妍妍是被算计了,可他还是生气,妍妍的反应让他生气。
安之妍不说,他装做不知情,如今却让卡尔大摇大摆地找上门打开天窗说亮话,搞的他好像被蒙在鼓里的可怜虫!
安之妍的反应让他觉得,她对于卡尔的来意心里有数,她怕他知道些什么……去他的!他现在是慈善机构的总裁是吗?心地善良到老婆被人侵犯了他还很无知?
湛宸风用内线打给安之妍,让她立马出现在他眼前,最好把事情的来龙去脉给交代清楚,要不等不到下班他会先脑溢血。
接到通知的安之妍既胆战心惊却又疑惑,总裁召见她肯定是为了刚才的事情,可为什么不是约在他办公室而要约在大门口?
「妍妍,上车。」湛宸风摇下后座车窗,用不容反驳的语气说道。
「喔。」这是他的Lincoln SUV,可他坐在后座代表示司机驾车,为什么他不愿亲自开车?气到无法专心驾驶了吗?可是他的表情却又看起来云淡风轻?
她真的越来越不懂这个男人在想什么了。
湛宸风牵着她微凉的小手,轻声对司机说:
「到L’lncoronata。」
「L’lncoronata?那是哪里?」安之妍不安地看着湛宸风,小心翼翼地像只草原上的小白兔。
「那是一家很雅致的小餐厅,选用当季食材以原创的方式料理,很适合妳现在的身体状况。」
去吃饭?湛宸风还有闲情逸致带她去雅緻的小餐厅?就算他老大有胃口,她也吃不下呀!
在驶到餐厅的途中,两人沉默无语,直到进入餐厅两人面对面而坐那时,湛宸风才开口替她点了餐;在那一瞬间,她觉得眼前男人的声音好陌生、好生疏。
「总裁,您点太多了,我吃不下。」安之妍看着她眼前的排餐,传来的味道让她很反胃。
「为什么吃不下?」
「不是……这味道,让我想吐。」安之妍摀住口鼻,她真怕在公众场合孕吐,这样很难处理。
「那妳自己点餐吧,不准不吃。」湛宸风弹指唤来服务生,撤换了她能接受的餐点;可安之妍却还是迟迟不肯动手,让湛宸风皱起了眉头。「现在又是为了什么原因不吃饭?妳肚子里还有孩子,妳想饿死他吗?」
「不是的……总裁,我可不可以先问清楚了再吃……您突然带我来这里有什么目的吗?」不说清楚她真的吃不下,眼前坐着一人肉炸弹怎么吃得安心啊?
人肉炸弹?
突然,她了解以前多萝西对她说「每天面对一人肉炸弹看她怕不怕」这句话的意思。
很怕,根本如坐针毡!
「没什么,只是想让我『老婆』吃得好一点、我只想对我『老婆』好一点、我只想让我『老婆』知道我是这个世界上最关心她的人。」湛宸风刻意加重了老婆两个字,相信冰雪聪明如她,会知道他的意思。
他不想咄咄逼人,不是安之妍心甘情愿开口说的他也不愿听。
「我知道你对我很好,我知道你是这世界上除了我爸妈之外最关心我的人,我很清楚我的身分是你的未婚妻……我可以对你发誓,我没有做任何对不起你的事情,真的。」安之妍怯懦地抬起眼来望着他,却见他嘴角漾着淡淡的微笑,何故?
「先吃饭,无须急着现在对我解释,我们有很多、很多、很多的时间。」他笑着,可言语却透露出刺骨的寒意。
这是她所认识的湛宸风吗?在她眼前的根本就是一个长的像湛宸风的陌生男子……她老公不会这样对她说话,他不会话中带刺、他不会这样隐藏自己的真实情绪。
眼前这个男子是谁呢?
康妮小姐是不是也曾经有过同样的疑虑?是不是因为太过了解湛宸风而打退堂鼓了?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2778.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