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为什么会出水 东莞技校门三男一女

第3章 小镇悠悠路茫茫(1/4) 「斯拉维,我由衷地建议你离开缅甸到国外发展。你会英文、会中文,还会奇怪的缅甸话,在国际上很吃香的。」安之妍在水上市场一无所获,索性先和斯拉维到附近用餐,放鬆一下。
斯拉维笑而不答。
若安之妍知道他还会义大利文,肯定要叫他到联合国会议里去当翻译了。
「在台湾,小孩子从幼稚园就是双语教学,可回到家里父母都说中文,英文等于白学;国高中又是以考试为导向,学的英文根本艰涩难懂。你们这种混血儿最好了,一生下来就会两种语言。」
「安之妍,我由衷建议妳,吃饭的时候把嘴闭上。」
她听闻,低下头来看着桌面,再摸摸自己的脸颊,疑惑道:
「为什么?我又没有掉饭粒在桌上」
「如果真是如此,妳应该要感到羞愧。」斯拉维听到她奇葩的回答,笑出了声。「我真的很怀疑,妳这模样去找总裁签约,他会愿意跟你们公司合作吗?」
「我平常才不是这样,那是因为遇上你这浑蛋。」安之妍想了三秒,才知道斯拉维在戏弄她。
「那妳平常工作的时候是怎么样?」说他是浑蛋?等到她发现他的身分的时候,看她怎么收回这句话。
「当然比较严肃,比较安静啊。」
「不可能。」
「你又没跟我共事过,你怎么知道啊?」安之妍反驳。为了表达她的气愤,她很幼稚地把斯拉维筷子里的菜打落,自己抢过去吃,斯拉维当然由着她去。
「妳们秘书都在做些什么?居然让妳可以安静下来。」斯拉维回想他遇上她之后发生的种种,怎么样都跟安静扯不上关係。
「我不知道其他人怎么样。我每天的工作就是接接电话、收发信件、处理文件,替总裁跑腿,再来就是帮总裁安排行程,偶尔要去参加一些时装发表会,就这样。」
「时装发表会,那妳应该很常出国。」常跑伦敦、米兰、安特卫普和巴黎之类的。
「偶尔,但就算是出差也没想过会到缅甸来……真搞不懂这奢侈品集团老大在想什么,这么年轻就在物色养老景点。」安之妍侃侃而谈,而这位「奢侈品集团老大」也在她对面听的津津有味。
「待遇好吗?」
「待遇啊?嗯……」安之妍眼珠子转呀转,认真地在心里换算。「我一个月的薪水大概是台币4万,换成美金大概是1380块。」
「一个月1380美金?」斯拉维非常惊讶于这个数字,他从来不知道台湾的薪资居然这么低。
他虽然入台湾籍,但是那是应他母亲这边的要求。他长年居住于义大利,虽然每年都必须要有入境台湾的记录,可他对台湾的风土民情根本不清楚。
4万台币算成欧元只有1025元,光是在义大利郊区租一个不含水电的单人房都要200欧元,怎么生活下去?
「很多吧。」安之妍误以为他的惊呼是因为薪水很高,眉开眼笑地继续说:「1380美金换成缅币是96万6000元,怎么样,我很有钱吧?所以这餐我请你!」
斯拉维笑了,不是嘲讽但他也釐不清其中参杂什么含义。
安之妍绝对是这个世界上第一个在他面前说自己很有钱的女人,也是第一个以为他很穷要请他吃饭的女人,而且她也绝对把自己当做土生土长的缅甸人。
殊不知他在时尚界的身价是排行第四,他都不敢如此妄论自己,这小女人居然直断她很有钱……看来是自己过得太不知足。
「最好妳祈祷湛宸风把妳挖角到义大利去做他的助理,薪水肯定是三倍翻涨。」斯拉维不着痕迹地对安之妍提起。
「少在这里天方夜谭,湛总裁的影子都还没有找到涨你个大头,吼怎么办?」真的很沮丧,她本以为只要花上一天的时间她就可以找到人,把合约签定然后飞回台湾……究竟为什么现在她会跟一个缅甸人在湖上的景观餐厅吃饭?谁能解释解释啊?
「看在妳请我吃午餐的份上,我就委屈一点替妳摇一下午的船,妳想去哪里我都载妳去。」
「你说的,那你载我到麦道镇上。」
她不说他都忘了,她的目标本来就是麦道镇。
「妳为什么这么确定湛宸风住在麦道镇上?」斯拉维不懂,难道是他的助理如此昭告天下的吗?
「秃……老总告诉我,湛总裁人在缅甸茵莱湖的麦道镇上。好在我先遇见你,不然傻傻跑上去就惨了。」安之妍可没有忘记斯拉维昨天威胁她的那番话──麦道镇上的男人喜欢对落单的女子下手。「斯拉维,你可不可以陪我上去?」
「为什么?」
「你居然问为什么,我要是被吃乾抹净怎么办?」
「妳不是霉菌带原体吗?怕什么?」斯拉维笑瞇了绿色眼眸。
「你……好,没关係,我不求你。」可恶,本来用来对付他的谎话居然被反将一军。
「真的?」
「哼!」为了这个面子,她死都不会求他。
「我还是跟妳上去吧,免得妳怨念太深,我吃不消。」斯拉维点到为止,这小女人是真的怕,他再捉弄她就太不道德了。

规律的引擎听久了令人昏昏欲睡,凉爽的夏日午后湖风迎面扑来,安之妍的眼睛都快要闭上了。
斯拉维见她的身子左摇右晃,知道她被瞌睡虫给徵招了;他便将船引擎熄火,慢慢地、安静地划向麦道镇。
转进昨天那条狭长的水巷,左手边是用木头搭建的长桥,每隔数百公尺便有一座供人休憩的凉亭,上头有几个身穿绿色笼基的小孩子在上头奔跑嬉闹,看到有船来了都凑上前去抱着栏杆对他们挥手。
安之妍涣散的神智被小朋友宏亮的嗓音给唤回,她才注意到引擎声消失了。
「怎么这么安静?」她回头看,斯拉维正伫立在船尾一手握桨,单脚划着笨重的马达船。「你怎么不让马达驶啊?」
「快到了。」斯拉维淡淡回应。
「快到了?」狭长水道的后方是青翠如绿叶的远山,距离岸上似乎还有1公里那么遥远,这样叫做快到了?她不禁纳闷。
难道他是看到她睡着了,而将引擎熄火的吗?怎么可能!斯拉维那种人肯定没有这么细心体贴……
安之妍的目光注意到脚上穿着的刺绣夹脚拖,回想起了在市场的情景。
这双鞋是他买的,穿起来刚刚好。可是他怎么知道自己的尺寸呢?她又没有告诉他,总不会是目测吧……而且他干嘛要帮自己买鞋子?
安之妍偷偷回头看着斯拉维那因用力而爆起的肌肉,产生了微妙的情绪,而她尝试去釐清那是什么感觉。
可惜徒劳无功,她只知道那微妙小情绪就好像细水滑过心头,是暖的。

第3章 小镇悠悠路茫茫(2/4) 「妳如果再不下船我就自己走了。」斯拉维在船尾出声提醒安之妍。不知道这个小家伙在想什么想的这么出神。
「喔、喔。」安之妍被这么一唤,不好意思地搔搔头。脚一踏上陆地,她马上被这小镇的静谧给吸引。「这里简直是世外桃源,依山傍水好像一幅水彩画。」
安之妍伸了个懒腰,深深吸了一口清新的空气,小脸上展现出满满的幸福感。斯拉维静静看着她,嘴角漾起平淡的微笑。若这表情给他的助理看到了肯定大吃一惊,GVGF集团的总裁居然会有这种小确幸的表情?天要下红雨了。
安之妍一马当先走在前方,但走了将近十分钟之久都没遇上任何岔路,也就是说从上岸到现在的路都是直的,也没遇到半个人。看来昨天斯拉维说,麦道镇上主要道路只有三条看是真的。
「斯拉维,这里真的有人住吗?」安之妍走着走着,老觉得不对劲。「怎么我走了这么久没看到人?」不会这里是废墟吧?
「这条是外出的道路,一般人是不会走这条路的。」
安之妍抬首望向蓝的清澈的天空,又再低头看着纯朴的黄土碎石路,走路引起的风沙沾着她的脚都变色。道路的两旁种着苍郁的路树,阳光从叶缝间筛落造成如钻石尘的点点闪光。
「好难想像奢侈品集团的总裁会喜欢住在这种地方,他是因为看了太多的拜金奢侈所以回归自然吗?」安之妍自言自语着,但是在这只有他两人的宁静的小路上,斯拉维不可能听不到。
他的目光一直随着安之妍纤瘦的背影,整个心思都放空,并没有特别多想些什么。
「怎么了?」他双手环胸地走着,突然安之妍跑过来抱着他的手臂,躲在他身后露出一颗脑袋。
「有个男人走过来了,你去问他啦!」
「我真好奇妳当初是凭着什么胆子一个人飞到缅甸来。」斯拉维失笑,大方地鬆开手让她勾着。
「凭着速战速决的一股冲劲,什么都没想就来了。」安之妍见那位陌生的缅甸男子越走近,她抱着斯拉维的小手也越收紧。
斯拉维拍了拍她的手背,慢条斯理地与那人擦肩而过。
「你干嘛不去问他呀?」
「安小姐,我只是陪妳上来,找人是妳的工作不是我的。」斯拉维将责任推还给她。说实在的,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开口问一个路人:嘿,你知道「女人为什么会出水 东莞技校门三男一女我」住在哪里吗?
可恶!他说的没有错,可是帮她一下会怎么样嘛?
良久两个人终于走到岔路,正前方是写着缅甸文的路牌,可不管是往哪一个方向,路都很小、很不热闹。
「斯拉维,这上面写些什么?」缅甸文又是圈圈又是方块的,她完全不懂。
「上面写的是路名,知道对妳也无益。简单来说,继续直走是一座寺庙,往左边是一些小店家,右边是几户住家,再往里走就上山了。」
「就这样,这就是你所谓的『镇上主要道路只有三条』的意思?」还真的只有三条路可以走,再加上他们刚刚从岸边走来的那条小黄土路,刚刚好就是一个十字路口。「这个小镇也太小了吧?我的天哪……」
见她不顾形象地哀嚎,斯拉维笑了:
「这下子妳还觉得湛宸风住在这里吗?」
「这不是我觉得就算了的事情吧?大总裁搞不好就躲在那几户人家之中。他都奇怪地跑到茵莱湖上,难免他也奇怪地会喜欢住在这种地方。」
真是不死心的小女人,不过她的工作态度值得嘉许。
斯拉维不再开口说什么,这一下午几乎陪着她挨家挨户去问人。起先她是真的害怕这里的人,渐渐那找不到人的挫折感让她忘记了害怕;可惜麦道镇民不是全部都听得懂英文,他只有在安之妍与镇民鸡同鸭讲的时候才会出声帮忙翻译。
可安之妍又听不懂缅甸话,谁知道斯拉维是不是真正的说了安之妍要表达的话。
「没有……怎么会没有这个人……」几户人家并不会花去安之妍太多的时间,大约一个小时之后她沮丧地坐在路边供行人休憩的木板上,抱着宝贝杂誌哀着。
「既然没有就走了。」
「我问你,整个茵莱湖上有几个这种小镇?」
「我只能告诉妳大约有七万人住在茵莱湖上,除了像麦道镇这种村落之外,还有像我们住的水上的散村。」
「那你觉得湛宸风会住在哪里?」
「我觉得?」为什么他会住在吊脚楼上而不住这种陆地上的村子?「他住在水上。」
「奇怪你怎么这么肯定?」安之妍见他答得毫不迟疑,撇了他一眼。
他当然确定,因为她问的就是湛宸风本人啊!
「一个从大都市来的人,有这么新鲜的生活方式会什么不选择?」虽然说水都威尼斯也在义大利,他不是没有见识过;但是缅甸茵莱湖的生活真的太纯朴,这里大概是中世纪时候的威尼斯吧!
「你这么说也对,那我们走吧。」安之妍踩着颓丧的步伐,下一步她真的不知道该何去何从。
上了船,发动引擎,安之妍任凭斯拉维要把船摆渡到茵莱湖的任何一个角落去,她也不多问……问了也无益。
斯拉维坐在后头,见她这么沮丧考虑直接告诉她他的身分;可是如果安之妍当初没有遇上他,她也势必要自己解决这样的问题。
他想知道,他旗下公司的员工解决困难的能力到什么程度。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274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