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号瞥了一眼半蝶的表情,随即却说:「刚刚那是开玩笑的。」”拆野新书《第九号爱丽丝》试读

【♦♦♦♦】CHAPTER I. 毛虫特属猎手(c)

「哇噢~」

「刚刚那脚颇帅的嘛。」

「……」

明明都被出言警告了,系氏却仍有余裕粗神经地先感叹九号的危机反应,类崎还在一旁跟着赞同得猛点头,这景象让九号顿时后悔刚才为什么不乾脆让木板打掉这两个人的脑袋,好让他们能换颗更有用的新脑。

9082

只见眼前紧跟着飞来数颗砲弹,系氏大叫不妙,急忙拉着类崎跳开。

原来是在远处孤军奋战的半蝶已经找到了蛀书虫,正在给予最后一击,只是噩梦受到蛀书虫陷入激烈死战的影响,也跟着起了剧烈变化。

砲火像是起了乱鬨的士兵漫无目标的随意发射,霎时火光四起,砲弹像是天上落雨般让人无处可躲。被炸得粉碎的船身、桅柱也到处飞散,在这场乱仗中参上一脚。

九号的通讯器这时传来即时讯息,竟然是半蝶的黑屏讯息。

『 我的搭档 没事吧? 』

「……与其担心废物,不如早点结束噩梦。」九号受不了地低喃。

半蝶和蛀书虫被船只爆炸的力道轰上天际,蛀书虫身轻如燕,狡诈地在碎片里左右闪躲。半蝶的重量远比蛀书虫重上几百倍,因此早一步遭到万有引力的拖曳,将他从空中拖往海面。

然而下坠的半蝶不为情势所动,在坠落的同时摆出狙击姿势,沉着瞄準上空的蛀书虫。

手指扣下步枪的板机,子弹直射,穿过了飞散的木屑、砲弹,丝毫不受周遭混乱的阻挠,一发命中了蛀书虫。

蛀书虫的腹部被子弹打穿,宛如玻璃珠般破碎,噩梦随之扭曲,以蛀书虫为中心点形成巨大的黑洞漩涡,吞噬世界的景物。

噩梦宣告结束,扭曲的色彩洗出现实世界的街景,净空的大马路上,只剩下远处拉起的蛀噬封锁线。

这场噩梦之役打得算是漂亮,结束时间也在平均值之内,就系氏看来,这算是相当的优秀成绩了。

战胜噩梦的功臣,同身为「毛虫特属猎手」成员之一的半蝶来到系氏面前。姑且不论系氏对于住在同一栋大楼里,也有过几面之缘的男孩竟然也是猎手,他更讶异半蝶这副长相。就算是跟他一样想谎报年纪当猎手,这张稚气未脱的秀气脸庞也绝对会出卖他的真实年龄。

半蝶不管左看右看、抓着看还是偷窥看,怎么看都像个青涩的高中生,但是毛虫既然是他们的直属上司,那应该不可能是未成年猎手。

系氏直盯着整场表现突出的半蝶,最后忍不住开口问:「欸,你说你叫半蝶对吧?」

半蝶点了下头。

系氏立刻接着问:「你到底几岁啊,十八吗?说你是国中生我都相信……」

虽然系氏没资格质问别人,但是看见半蝶这副根本隐瞒不了的模样,同身为谎报年龄猎手的系氏就不免为他担心。

类崎听见系氏的质问,不免在一旁瞎慌起来,虽说半蝶并没有禁止类崎洩漏他的真实身分,不过类他还是觉得低调点比较恰当,因此在介绍半蝶时便刻意略过细节。只可惜半蝶那张脸,还真的是骗不过半个人。

半蝶先是沉默了一下,像是在思考该怎么回答,隔了半晌才悠悠地说道:「我是童颜巨龄,自幼便每天打玻尿酸,每月拉皮三十次,紧緻霜擦三十遍,以维持童稚的少年脸。」

系氏呆愣了一下,喃喃自语:「……这些话我好像在哪里听过啊?」

『这不就是你自己说的吗!』类崎在心底大吐槽。

记得他当初上任系氏的搭档第一天,终于看清楚系氏的脸时,也对他那张少年脸露出疑惑神色,随后就被气势凌人的系氏以相同的话兇了一顿。而这段话也是系氏用来压退每个对他的童颜有意见的惯用语。

至于半蝶为什么能够完全複製系氏曾经说过了话,不消说,肯定也是来由毛虫系统广大的影音资料库提供的。

半蝶面无表情,系氏则一脸困惑,类崎在一旁看不下去,敲了下半蝶的头阻止:「半蝶,别闹了。」

「类崎,」半蝶偏着头问:「这个『玩笑』开得如何?帮我评定。」

「完全抄袭别人的梗没什么创意,顶多四十分吧。」

「了解。」半蝶点点头,接受了类崎的评语。

听两人一搭一唱,系氏才恍然大悟原来自己根本就被耍了,他青筋一跳,大怒道:「喂!你们两个居然联合起来把人当白痴耍,欠揍啊!别以为你们是那毛虫什么什么猎手就可以这么嚣张喔。」

系氏勒着类崎的脖子猛掐,拳头在类崎的头上像是地钻一样来回旋转,痛得类崎眼泪都被逼出来,半蝶则略显慌张地跟随在侧,却不知该怎么阻止系氏。

「上次你们凑在一起我就觉得很奇怪了,原来你跟半蝶早就有一腿,居然还不先跟我说一声,类崎你这家伙好样的,翅膀硬了準备来让我折断是不是?」

「不是那样啊,当时我也……啊啊痛!头、头快被你钻破了啦!」

「活该,谁叫你要瞒我,看你下次还敢不敢。」

类崎连连低头陪不是,系氏边骂边继续钻动类崎的头。虽然两个人都没有提起上次的事件,但系氏看类崎的样子,虽然带着一点逃避的意味,但不久前那股阴郁得像是要走上绝路的感觉已不复见,现在的类崎让系氏放心多了。

九号从头到尾都只是双手环胸,静静地在一旁看着。

半蝶无法介入两人的打闹,于是默默地退到一旁,看见九号时,忽然像是想起什么似的抬头问:「宫廷紧急召见你,但没有得到你的回应。为什么?」

防毒面具下传来呼吸声,随后才听见被遮罩在面具下的声音回答:「只是看看……身为道具却抵抗命令,会演变出什么情形。」

半蝶一听,认同地点头首肯。既然能够生为人类,就应该拥有意志,能够打破过去对自己所下的枷锁的九号,令半蝶对他的想法不得不给予肯定。

九号瞥了一眼半蝶的表情,随即却说:「刚刚那是开玩笑的。」

「?」

「只是因为现在不是非要我出马的时刻罢了,我是A‧H公司旗下的爱丽丝猎手,不是皇家御用的士兵,优先命令是以A‧H和毛虫系统为主。如果A‧H指派皇宫的任务给我,那么就另当别论了。」

半蝶顿时收起笑容,低声道:「这个玩笑,让人……『不快』啊。」说着的同时,半蝶的墨瞳瞬间刷过密密麻麻的数据,待数据消失在他的眼瞳深处,才开口说道:「九号,你的『玩笑』让我的系统错误又增加了。」

「呼……」

九号没发话,让半蝶带着首次出现的不满忿忿离去。

⚠ 本文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网文在线立场。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