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大好硬好烫儿媳 一个女人的推油经历

Chapter 2 – 敌人(10)
温砚洋也往我这儿看,「亮亮也要回去啦,她说还有很多书没念,看完电影后就要回家继续苦读了。」
我想不起自己何时说过这样的话,但当一触及到对方的眼睛,我就瞬间会意了什么,于是缄默不语。
范莫昇又斜睨我一眼,继续问:「那你晚上要干么?」
「可能会出去骑个脚踏车,运动一下吧,好久没动动了。」在范莫昇要开口前,温砚洋瞧着他,淡淡说:「阿昇,别这么紧迫盯人,我也是需要有自己的时间和空间的,你这么黏着我,我会喘不过气。」
蓦然间,气氛变得有些尴尬。我不自觉屏息,小心翼翼地看着他们。
范莫昇神情僵硬,没有说话,眼神里夹杂着些许愕然,甚至还有一抹像是受伤的情绪;温砚洋虽然始终和颜悦色,但他这句话的语气下,却有不容退让的认真。
还在想范莫昇接下来会有什么反应,他就朝我一指:「确定她不会跟着去吧?」
我心头一颤,真的是被他吓了一跳。
温砚洋面不改色,「不是跟你说亮亮晚上要唸书吗?」
「哼,谁知道?」他撇过头小声咕哝。
温砚洋叹一口气,无奈道:「你也该好好跟亮亮相处了,既然之前的事已经落幕,你也不该再跟亮亮作对了。你还是会想去婆婆家吧?难道今后在婆婆面前,你还是要用这种态度对亮亮吗?」
他没有回答。
这时温砚洋忽然走过来一手握住我,另一手握住范莫昇,接着,他将我两人的手交叠在一起。
「好了。」他笑吟吟,「从今以后,你们就好好相处吧!」
我跟范莫昇先是呆住,等彼此视线一对上,他就火速抽回手,拔腿跑掉,见鬼似的失声吼叫:「呜哇啊啊啊啊啊,我的手要烂掉了,啊啊啊啊啊!」
看到他简直把我当作世纪病毒,还跑去厕所疯狂洗手,我顿时呆若木鸡,哑口无言。
虽然没打算再跟他斗,但他这种毫不客气的恶劣反应,还是重新激起我的怒火,让我感到很不悦,非常非常不悦,决定不再继续给范莫昇好脸色看,短期间内也不想再理会他。
準备离开三楼,范莫昇前脚才跨出门槛,温砚洋就从身后拍拍我的肩,在我耳边低语:「我再传讯息给妳。」
他的骤然贴近,让前一刻还因为范莫昇不愉快的我,身子蓦地好大好硬好烫儿媳 一个女人的推油经历僵直,原本的积在胸口的闷气也瞬间烟消云散。
大概是他太过靠近,我突然觉得耳根子发烫,不晓得该摆出什么表情,当范莫昇一回头,我也马上保持自然,免得不小心被眼尖的他察觉到什么。
回到四楼,外婆已经出门。我整个人横躺在客厅沙发上,呆呆望着天花板,心神不宁。
温砚洋方才的气息,彷彿还在耳畔萦绕,让我紊乱的心跳到现在还尚未平息。
我闭上眼睛,频频深呼吸吐气,让涌上脸颊的温热慢慢退去……
六点二十五分,我关上家门,搭电梯到一楼。
温砚洋四点时传讯息来,约六点半在大门口见。我一踏出公寓大楼,对方已经站在那里。
「妳肚子应该很饿了吧?我们先去吃个饭,然后再去逛夜市好吗?妳有没有特别想吃的东西?」
「没有,都可以。」
「那我直接带妳去吃夜市里的一家小火锅店,它的汤头非常棒,配料也很好吃,我每次过去都会吃上一锅。」
「好啊。」我点头,「不过……这样没问题吗?」
「什么?」
「我是说范莫昇,这样瞒着他不会有问题吗?要是不小心被他发现了怎么办?」我瞧瞧週遭,彷彿对方随时都会出现在这里。
「放心,我今天都对他那样说了,他应该不至于又突然冲过来才对。」他毫不在意的笑,「我们走吧。」
来到高雄生活之后,我几乎都只在固定一个区域活动,还没想过去多远的地方玩一玩。平时放学回到家里,我也都很少再出门,更别说特地去逛夜市了。
想起两个月前,我的生活还充斥着热闹,昔日与死党一块疯狂的那些日子,转眼间就成了回忆。
身边一空蕩,耳边就不曾再听见那些开怀的笑声,连空气都清冷许多。
「妳有想过要读哪一所高中吗?」
与温砚洋吃完火锅,两人在人山人海的夜市里喝饮料闲逛时,他问了我这个问题。
我含着吸管,思考半晌,「……其实也没特别想要读哪一所,但可能会以离家近的为首选吧。」
「嗯,毕竟不是考大学,确实还不至于需要这么严肃看待。」他点点头,也表示认同。
我忍不住抬眸看他,静静地看。
他接触到我视线,「怎么了?」
「喔……没有,没什么。」我马上把眼睛别开。
「因为现在妳是考生,能玩的时间可能不多,不过偶尔出来散个心应该还不成问题。总觉得亮亮妳是个非常认真的人,知道妳连假日都窝在家唸书的时候,我还有点担心妳身体吃不消呢。适时放轻鬆,唸书的状态会比较好,要是有课业上有碰到什么麻烦,可以来找我,我会尽力帮忙。」
「嗯,谢谢。」他的关心让我觉得有点暖暖的,「可是你今天对范莫昇就不是这么说的耶。」


Chapter 2 – 敌人(11)
「他跟妳不一样,这小子平时真的太混了,段考前一天都还在玩。我对妳和他担心的方向完全不一样,对妳是属于『放心』的担心,对他就是真的担心了。」他笑笑,「如果阿昇有妳一半懂事就好了。」
听到他这番「讚美」,我的脸又微微发烫。
不知道为什么,他现在简单的一句话,都能让我的内心不平静,思绪也乱糟糟的,甚至无法直视他的眼睛超过三秒。
我们逛了将近三个小时的夜市,温砚洋推荐许多着名的美食给我,甚至还自掏腰包直接买给我吃。人潮过于拥挤的时候,他会搂住我的肩,小心保护我不和别人擦撞到。
他很会照顾人,对别人的关心总是无微不至,也给人靠得住的感觉,彷彿无论发生什么事,他都会在身后帮忙挡着。
有这样的人在身边,也难怪范莫昇会对他如此依赖了……


「臭三八,出来!」
週一早自习结束,范莫昇站在我旁边严肃的命令。
我停下正在誊写教学日誌的手,纳闷回:「干么?」
「啰嗦,叫妳出来就出来!」他态度霸道,不许我多问,掉头走出教室。
我犹疑片刻,最后起身跟着出去。他站在往楼上的楼梯口旁,双手抱胸,一副盛气逼人,气势汹汹的模样,不晓得又是什么事情惹到他了。
「什么事?」我站在他眼前,不敢靠太近,就怕他又像上次那样张牙舞爪的突然扑过来。
他面色冷峻地盯着我,眼睛宛如利箭直直射在我脸上,问:「妳礼拜六晚上是不是和阿洋出去了?」
我僵住,心脏差点跳出胸口,好在我及时控制住,没有将内心的惊吓表现出来,还故意不解的回:「你在说什么?我礼拜六晚上明明……」
「妳还装傻?真当我是笨蛋什么都不知道?」他瞇起眼睛,「礼拜六晚上我七点打电话给婆婆,她说妳到附近去买东西,两个小时后我再打,妳还没到家。只是去附近而已,妳是买什么东西需要花两个小时?后来我去找阿洋,他不在家,手机也打不通,我跟婆婆要妳的手机号码,结果也打不进去。最好是有这么巧,你们两个人刚好同时间都不在家,也完全联络不上。」
「……」我木然,回不了任何话。
这时他朝我走近一步,目光如炬,像是要把我吞噬,「我告诉妳,不要以为有婆婆跟阿洋在背后当靠山,我就不敢对妳怎么样。妳要是敢在背地里搞什么小动作,故意耍心机接近阿洋,我不会让妳好过,绝让妳吃不完兜着走!」
我怔愣,一头雾水,「什么背地里搞小动作……耍心机接近他?我根本完全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他不屑冷笑:「妳不是也喜欢阿洋吗?」
我呼吸一窒,心脏猛然一跳,满脸愕然!
范莫昇继续说:「妳别仗着自己是婆婆的孙女,就故意利用阿洋对妳的好藉机接近他。像妳这种花癡不是第一个,表面上装得好像很冷淡,实际上却是拚命想吸引他的注意。从以前开始,他的身边就有一堆女生想向他示好,什么各式各样的手段我都见过,所以妳的花招我也一眼就看出来了。妳不要妄想阿洋会喜欢上妳,因为他绝不会对妳这个丑八怪有兴趣,想故意在我面前对他耍心机,门都没有!」
儘管范莫昇不断冷嘲热讽,句句都尖酸刻薄,我仍然没有反应,只呆呆杵在原地不动,因为我的全部思绪始终停留在他说的第一句话上。
恍然半晌,我忍不住慢慢启口:「你刚刚说……我不是『也』喜欢温砚洋?」我吞嚥一口口水,「难道范莫昇你……」
他眉头一挑,再度发出一声讪笑,眼神轻蔑,「我喜欢阿洋,不行吗?」
我不禁张开了嘴巴。
「所以,妳不用妄想我会跟妳好好相处,因为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而且我告诉妳,我很讨厌妳,非常讨厌。我跟妳就只能是敌人,绝不可能成为朋友,我根本就不需要什么朋友,我只要有阿洋就够了。」他更靠近我,鼻尖几乎就要碰上我,「我会一直好好看着妳,走着瞧吧!」
冷冷撂下狠话后,他就俐落地转个身,大步离开楼梯口。
我怔怔然的望着范莫昇的背影,对于先前因他的某些行为举止而产生的疑惑,此刻终于得到解答。
无论是范莫昇最初看到我出现在温砚洋家时的激烈反应,以及看到我和温砚洋相处融洽,甚至兴趣相投,突然间就暴怒,还是发现我和温砚洋单独在书房聊天时,那双充满愤怒与妒意的眼神……都并不只是因为范莫昇本身佔有欲强,而是从一开始他就对温砚洋怀有兄弟之外的特殊感情。
在范莫昇眼里,我是他的敌人。
一个同样不自觉被温砚洋牵繫住心神的——情敌。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270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