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乖用力舔别停 3P前后十条感悟

02. 「品琴,午休时到导师室找我。」早上第四节课结束前,班导唐老师这么交代。
「好。」我轻声应道。
唐老师之所以叫我是因为我是班长,升上高二后我成了宝贝乖用力舔别停 3P前后十条感悟班长,虽然我也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被选上。
因为唐老师的交待,于是中午吃完饭后,我便準备前往导师室。
「品琴。」阿褐唤我,「妳要去导师室?」
「嗯。」
阿褐和我同班,从高一到高二我们都是同一班。
可以让阿褐连上课也不离开我的视线,我想我的高中生活不会有遗憾了。
「当班长真辛苦,连午休也不能休息。」
「还好。」除了杂事多了点,倒也没什么。
「我陪妳走到导师室吧。」
「嗯。」
在走廊上,我瞥见昨天的女孩,她的手上贴着OK绷,一脸不甘心的看着我。
因为抢不走阿褐,所以不甘心。
看见她那样的表情,我故意在她面前勾起阿褐的手,嘴边漾起得意的笑,随后用唇语向她传递一个简单的讯息,内容是──
「阿、褐、是、我、的。」
女孩不笨,马上知道我唇语的意思,不甘心的脸上多了生气,最后气愤的走掉。
大概是注意到我的举动,阿褐一脸疑惑的看我,「怎么了吗?」
「没什么。」我笑笑,在心里想着──只是宣示所有权而已。
「是吗。」
「嗯。啊,导师室到了,那我先进去了,你也赶紧回教室吧。」
「好。」
说完,我直接走进导师室,很快的找到唐老师的位置。
「品琴,妳来了。」唐老师一见到我,微微笑的说。
「嗯。」
「这是学校要导师发下去的东西,今天上课时我忘了带去教室,麻烦妳下午发给同学。」唐老师将东西交给我。
我接过手,「知道了,那没事的话我回教室了。」
「等等。」
「还有什么事吗,老师?」
他比了比我的手,「妳的手怎么又有伤了?」
他是指钉书针留下的小孔,「因为昨天玩了钉书机游戏。」
唐老师知道这件事,因此对于伤口的事我不避讳的说出事实。
说到唐老师为什么会知道,老实说我也不清楚,不过我猜大概是哪个多嘴的女人告的状。
记得有一次我被唐老师叫来导师室时,他直接问我伤口是不是因为钉书机钉的,当时我看唐老师已经知道事情原委,只是基于形式必须向我确认,既然他是明知故问我也就懒得解释,于是便老老实实的招了。
但让我意外的是听到我的承认,唐老师并没有责怪我玩这样的游戏,反而一脸担心的关心我的伤口,他的反应让我着实讶异,也因为他这样的反应让我之后都不太瞒他事情,久而久之他对我的事也就都很清楚。
不论是钉书机游戏的事,或是我和阿褐之间的关係。
「又玩?那可不是游戏,别老是伤害自己。」
「无所谓。」我说得轻鬆。
「怎么可以无所谓?老师我会担心的。」唐老师轻蹙眉头,表情有着不悦和担心。
「你可以不用担心。」反正又不关你的事。
「我是妳的老师,看到学生身上有伤当然会担心啊。」唐老师看着我手上的伤,眉头皱得更深,「手伸出来,我看看要不要紧。」
虽然觉得麻烦,但我还是乖乖伸出手,「阿褐帮我擦过药了,不要紧。」
「预防胜于治疗,帮妳擦药不如请他别再和女生关係暧昧了。」
「他喜欢,我也不介意。」
阿褐很受女孩子欢迎,他也喜欢和女孩子相处,虽然和很多女人关係不清不楚,但没有一个真正得到过他。
自始至终,阿褐都只属于我。
只要确定阿褐是我的,我并不介意他和别人暧昧,过去我曾极力阻止他和别人关係变得要好,不过后来发现不论阿褐和谁变得要好都不影响我和阿褐的关係,而且升高中后在同一班让我们相处时间多了很多,我也就渐渐不再干涉,反正那些暧昧也不过都是一时的。
「不管怎么说这样都不好,我看有必要找一天和罗页好好谈谈。」
「老师你就别费心了,以我对他的了解,说了也是白说。」阿褐不是容易听进别人意见的人。
不过是除了我以外。
「你们也真奇怪,怎么不交往呢?正式交往后其他女生不就不会找妳麻烦啦。」
「我对阿褐不是爱,没必要交往。」
交往是情侣要做的事,那不是适合我和阿褐的关係。
「那妳为什么又要干涉罗页和其他女生的事?」
怎么大家都喜欢问我这个问题?
我看着一脸不解的唐老师,勾起一抹笑,「因为佔有慾啊,老师。」
再说高中后我已不太介入阿褐的交友圈,但我和阿褐的关係似乎让许多女人认为那就是在干涉她们,以至于不少人来挑衅我,我也只是用钉书机游戏回应她们而已。

2.5 人生的路上充满荆棘,每个人都会被不同的荆棘刺伤。
我曾经受伤,而你可能也曾。
被伤得只能用伤害自己去麻痺那椎心的痛。
此篇并非故事连载。是我在看到部分读者留言内容后决定写的,主要是关于「钉书机游戏」一事。在发了文章后有几位读者提到有类似的自残经验,这让我无法再只是默默平静的写小说,因为你们都是我很重视的宝贝,所以当我看到这些留言时我感到非常心疼,甚至我相信有类似经验的绝不只是留言的读者,想到钉书机游戏不再只是故事中的某段剧情时,就让我无法再把此事作为一个故事桥段看待。
我知道每篇故事中所写到的剧情在世界上的某个角落可能正在发生,但当现实离我如此近时,更让我觉得我应该做些什么。
渺小如我能做的不多,我唯一想到的就是写下这一篇。
且让我先说一个小故事。
有一个女孩,她的人缘一直都很不错,不论是男生或女生都和她处的很好,但不知为何国三那年同学们纷纷疏远她,虽然没有特别欺负她,但同学间的冷淡已让她承受莫大的痛苦。
但坚强的她没有因此崩溃,因为她还有一个懂自己的好朋友。
她相信一个「知心好友」胜过一百个「普通朋友」,也因为这个好朋友,让她始终认为自己的学校生活还不错,每天放学和那位朋友一起走回家是她最开心的时刻。
不料,在舆论压力之下,她唯一的那位朋友也渐渐离开她。
那位朋友的离开彻底将她推入人生的谷底,课业一向不错的她成绩开始下滑,甚至开始怀疑自己为什么非得每天去上学。
每天都这么问自己:「为什么每天都要去见大家和乐融融的样子?」
「为什么只有自己是一个人?」
「为什么连那位朋友都不要她?」
「她做错什么了?她哪里不好了?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对自己永无止尽的疑问到最后变成巨大无比的压力与痛苦,没有朋友诉苦也不知道该如何向家人诉说的她最后选择以身体的痛去压过心里的痛。
她开始伤害自己。
狠狠的、用力的、毫不留情的。
她用指甲刮自己的皮肤、用小针和自动笔刺自己、用美工刀割自己,边哭边伤害自己,带着伤心、带着愤怒、带着绝望,那些複杂的情绪全都具体的成了她肌肤上的伤口。
即使她清楚这是个烂方法,即使她清楚这么做也无法改变什么,她还是继续这么做。
或者说,她只能这么做……
故事说完了。这是我身边一位朋友真实发生过的事,那些伤痕有些至今都还清晰可见,虽然现在的她已经好很多,但国中时的痛苦仍是心里的一道疤。
然而心里的疤,在你、在妳、在他、在她,以及在我的身上可能都有,只是造成的原因不同而已,你们、妳们、他们、她们、以及我们都有伤心痛苦的时候,可能有的有点痛、有的很痛,有的痛到想一死了断。痛苦化成巨大的压力,压迫身上的每个细胞,每次呼吸都像是在体会一次剧痛般难受,极欲寻找出口将痛苦释放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做。
于是,在身上划下伤口,彷彿这么做就能让伤痛顺着血流出伤口。
生理伤口传来的痛楚似乎让人可以暂时麻痺心理的痛苦。
那种感觉甚至让人觉得舒服。
所以,再次遇到痛苦时,又用了一样的方法。即使知道这么做也只是循环痛苦而已,却还是一再用这样的方式麻痺自己无处宣洩的痛苦。
我知道,我知道。「自残」这件事不只发生在我朋友身上,也可能发生在各位读者宝贝们身上,想到你们的身上可能和我朋友一样有着伤口,我真的觉得好心疼、好心疼,就连此刻敲着键盘的手也变得格外沉重。
我想拍拍你们的肩、想握着你们的手、想帮你们擦擦眼泪,但网路的距离让我无法这么做,所以至少让我透过文字传达我对你们的关心,正如同文字让我遇见你们。
即使我们从未谋面,我仍是希望让读者宝贝们知道我心疼你们,不论是小伤害或是大伤害;我也想告诉你们,除了我之外,还有其他人也心疼你们。
肯定有的,真的,肯定有的。
可能是你的父母、兄弟姊妹、朋友、男朋友女朋友、老师、邻居、亲戚、宠物……还有,在这里因缘分相遇的彼此。
如果可以,没有人想用自残来对待自己;如果可以,每个人都想好好面对痛苦;如果可以,谁不希望自己能从痛苦中振作;如果可以,如果可以……
但是,很多时候就是没有办法。
怎样都没办法。
我明白,我明白。即使如此,即使如此,我还是希望不论是你、是妳、是他、是她,都不要再伤害自己,都能对自己好一点,即使好一点点都好。
人生的路上充满荆棘,每个人都会被不同的荆棘刺伤。
我曾经受伤,而你可能也曾。
被伤得只能用伤害自己去麻痺那椎心的痛。
但不要忘了,世界上不会只有自己很痛。
他、她,还有我,也会有痛到不行的时候。
而且,他、她,还有我,也可能因为你的痛而痛。
很痛很痛时,请大哭、大叫、大大抱住你身边的人。
如果你痛到準备伤害自己时,请很用力很用力的想起,这个世界上有我、有他、有她、有他的他、他的她、她的他、她的她、他的她的他……多到像星星一样数不清的人非常非常期望看到……
你坚强的笑容。
愿每位读者宝贝都过的幸福,我爱你们。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2665.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