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秋魂归_三千水

拯救男配16:在办公室被大鸡巴狂抽花心 (高H)

正对着离音办公室门的教学楼一扇窗户前,站着道窈窕曼妙的身影,简歆目送了离音和顾淮安一前一后走进了办公室,看见那跟过去偷听的男生。

她记得这个男生是高三(5)班的学生,并且对他的印象还挺深刻,因为这是头一个被她施展了魅惑术便情潮涌动,当场发射的男生。

简歆盯着男生的后背,明亮的眼里掠过一丝算计。

「老师,怎幺不说话?」室内的两人对外头的情况毫不知情,顾淮安指头捻着那颗不断往外溢奶水的小奶头,旋转,拉扯,让它在自己手里越来越肿硬。

离音脖颈后仰,被他不轻不重的调弄搞得浑身又酸又麻,小腹抽搐,穴内媚肉痉挛,渗出汩汩淫液,彻底将肉壁润湿,也将她内裤打湿,多余的淫液透过了薄内裤,顺着白皙的腿根缓慢下流。

见她还在顽强抵抗,顾淮安掐她奶头的手指猛地用力搓揉,一股冲力极大的奶水喷了出来,离音双腿,腰肢都在震颤着。

顾淮安对自己造成的效果很满意,满脸春风地扬起眼帘,正欲再询问一遍要不要自己帮咬,一只手劈了过来,离音一揪他衣襟,跨出一步,水蛇腰灵巧一扭,两人已经调转了位置。

千秋魂归_三千水

顾淮安背靠着坚硬的门板,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眼神有些发愣。

离音笑着捏了捏他脸颊,伸出湿热的舌头从他凸起的喉结扫过,便一口将性感的喉结含吮到嘴里。

「嗯哈……」没有刻意压抑的低喘从他两片殷红的唇溢出,喉结在她嘴里震蕩,滚动,离音用舌尖挑着,顶弄,刻意发出啧啧的含吮声,「哈、哈……老师,嗯……」

顾淮双颊染红,骄桀的眼神变得有些温顺,多余的情感无法通过呻吟来宣洩,他那双炽热的大掌就摸到她背后,轻揉她腰肢,辗转到两片翘圆的臀瓣上,抓住,大力揉捏。

半晌后觉得手心的裙子有些碍事,顾淮安拉下那裙子拉链,黑色的包臀裙顺着修长的腿滑落,坠到地面。大手迫不及待探入内裤,两片滑腻似酥的臀肉被大力分开,粗粝的手指从股沟蹭落,探摸到那早已被淫液弄得湿淋淋的穴口,毫无预兆地插了入内。

「嗯——」离音舒服得打了个激灵,滑酥的媚肉猛地绞紧入侵的手指。

顾淮安眸色深谙,迅猛地将手指又往里送了送,指头碰到最深处那团软绵的肉,便用指腹按压着旋转,无尽的酥楚向四周扩散,那穴儿被顶得发软,淫液越流越多。

离音腿软得几乎站立不稳,又觉得不服输,解开他白衬衣的几颗纽扣,柔嫩的舌头在他细滑的肌理上舔舐,间或用贝齿啃咬,或用双唇吮吸,在白皙的胸膛处淫靡的痕迹。

千秋魂归_三千水

看着这些痕迹,离音终于明白少年为什幺喜欢在她身上留下痕迹了,因为这些痕迹在变相地告诉别人,这个少年是她的,谁也不许染指,儘管这些痕迹不一定被人看到,心理却得到极大的满足。

「老师。」顾淮安眼尾猩红,低哑的嗓音性感无比,眼睛盯着在他胸口作乱的女人,干着她小穴的手指越抽越快,咕叽咕叽的暧昧声响不断钻入耳膜,撩得人心口发麻,情潮澎湃。

离音抬起眼看他,见他脸上的红晕漫到脖颈,双黑亮的眼睛濡湿,唇色绯丽,下颚线条隐忍地紧绷。

离音忽然想起两人第一次有肢体接触那日,当时的少年也如现在这幅模样,眼神青涩,极其隐忍,一副不懂情事的模样。

不过,终归是不同的,那时的少年可没有边用手狂肏她的穴,边露出这幅表情。

在他灼灼的目光里,离音伸出粉嫩的舌刷舔他胸膛处凸起的粉色乳头,再一把吸到自己温暖的口腔。

「哈!」顾淮安坚韧的身躯微震,狂抽着花壁的手指一顿,然后像是受了什幺刺激,兇猛进出,另一只揉捏她屁股的手挠到了前面,一口气褪下裤链,释放出早已肿胀充血,饑渴难耐的大鸡巴。

兴许是憋得久了,鸡巴顶端那平时粉色的龟头,此时变成了深沉的紫红色,沾满了透明的粘液。

千秋魂归_三千水

「嗯呀……快……干小穴……啊嗯……」她双手抵在少年胸膛,屁股后翘,因为强烈的快感嘴巴夹不住少年奶头了,唇瓣张开,粉色的舌头不时随着她吐气往外舔戳少年胸膛,「淮安……小穴,快到了……用力,啊啊……」丝绸似的媚肉猝然收缩,手指却在这个时候骤然抽出,瘙痒与空虚感瞬间卷席整个花壁。

顾淮安没让她发出抗议的哼唧,便提着自己几乎爆裂的鸡巴戳到那来不及收缩的小肉洞口,挺臀长驱直入,兇悍地捣入最深处。

「啊——」花壁被熟悉的滚烫硬物顶开,充满,她嘴里溢出声满足的娇喘,眼睛儿微微阖着,细缝间盈媚生春。

顾淮安捏着她膝弯,从裙子和内裤堆里抬起她一条腿,自己整个后背压到门板上,臀部紧绷,大鸡巴快速地在花壁进出,茂密粗硬的耻毛贴刮她花唇,两个分量沉重的囊袋啪啪击打股沟,她花壁被肏得酸流涌动的同时,也承受了来自外面的酥痒。

「啊啊……好舒服,大鸡巴干里面,干到花心了……」两天没被大鸡巴肏弄,那穴儿饑渴得紧,媚肉一层一层收紧,贪婪地吸咬猛进轻出的鸡巴,龟头冲撞到花心时那既酸楚又酥麻的激流,让离音又爱又恨。

「小贪吃鬼,每次都咬得这幺紧。」顾淮安额头鼻尖都渗出了点点汗,一阵阵从男根涌向尾椎的酥麻让他越肏越快,破开花壁的同时包皮也被媚肉推着往根部剥,那花壁深处像是张小嘴,吮含着龟头不放,引得顾淮安一次比一次用力深顶。

离音脑根爽到麻痹,却也听得出他在说自己能吃,顿时有些不好意思,下意识鬆了松穴,顾淮安却猛地一记深顶,花心受到了撞击骤然一缩,大肉棒瞬间被剧烈痉挛的媚肉箍紧了,顾淮安冲击的动作一顿,好显没射出来。

他伸手迅猛地一捏女人小奶头,咬牙切齿道:「说你还不服气,还和我杠上了是吧!等着,哥今天就操得你服气!」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26256.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