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妇的小骚13p 迟到三十年的礼物

第十三章 Act.03 孟长鸣特大度:「我有工作,妳玩得开心就好,不用顾虑我。」
我觉得他太理性,我很寂寞。
于是孙福福我决定这样说:「我实在没想到赵品农会那样说,他应该是好意提醒我……我也不晓得他还记得我的生理期时间,大概因为是前男友的关係。」
孟长鸣扫来一眼:「如果妳用字遣词低调点,我可能会吃醋。」
唉,试探失败,就少妇的小骚13p 迟到三十年的礼物不知他刚才冷我做什么。
车子入库停好,下了车我还在纠结郁闷,等个电梯都让我叹气连连。
「叹气老得快,妳已经比我老了,还想更老?」他说的话特别不讨人喜欢。
这人真是有毛病。
我呕气道:「我就倚老卖老,怎样?」
他竟然哈哈大笑,说妳怎么这么有趣啊。我难过,我哪里有趣?有趣是长相无趣的人为了讨生活培养出的手段,我宁可做个无趣的美女。
他说:「看来我永远也不需要担心妳会以女大男小作为分手原因。」
我很不屑:「你也不过小我一岁,别太嚣张。」
他:「所以妳认为妳比我懂事了?」
我:「别的不敢说,社会历练至少多你一年吧。」
他:「那用不着我担心,我相信妳知道分寸。」
我有点怀疑自己听到的话,他若不是太有自信,就是对我有把握,我是否该感到光荣?
我跟在他后头走进电梯,他忽然回头,好在我人已经进了电梯,不然肯定被门夹住。
「电梯能夹死人,你知不知道?想害死我也不是这样的。」我吓得骂他。
孟长鸣没生气,他双手还住我称不上纤细的腰,我得深呼吸憋气才不至于让这唯美的画面有缺憾。就算不是大庭广众,电梯内总有监视器,我必须顾及可能在监看的警卫杯杯着想。
他直勾勾瞅我,沉声道:「孙福福,过去就过去了,只要妳不在乎,我也能不在乎,就算他是妳初恋男友,我不会追究他对妳是否上心,只要妳别去招惹人家就好。」
我有点尴尬,问:「你怎么知道他是我初恋男友的?」
他一副妳少给我转移话题的模样,幸好我也不是那么追根究底的人,再说知道他心里有我,我很满足了,乖乖回了好,我不去招惹他,保证离得远远的。
他的表情岂止得意能形容,大概是看我挺受教,他笑咪咪把我乱糟糟的浏海拨顺,我由衷觉得气氛很好,脑袋热烘烘的想着他这样目不转睛看我,是不是想吻我啊。
事实证明他君子的很,没有在有第三只眼的情况下做出太超过的事,就是我心里觉得可惜,程度跟看监视器的警卫杯杯差不多。
他倒是心情愉快,想必早发现我那龌龊的小遐想。
先生,你这样捉弄你女朋友,小心她翻脸不认人吶。
垦丁之行前,周芳丞拖我陪她去买泳衣,她毫不考虑地买了比基尼,我想垦丁是块晒身材的宝地,穿连身的才奇怪。她问我还买不买,我对晒身材没兴趣,也没那个身材,但是比基尼看起来实在好看,我忍不住也买了一套,就想将来有机会穿给孟长鸣惊豔一下。
她在付帐时,我想要惊豔的对象打电话来了,接通时我俩特有默契,都问对方在哪里。
我:「我陪朋友在买……衣服。」我决定保密,将来才有惊喜。
他:「我是问妳在哪里,不是干嘛。」
我:「百货公司。」
他:「吃过没?」
我:「三点才吃的。」
他:「吃什么?好吃吗?」
我:「美食街有家韩式铜盘烤肉很好吃。」
他:「好,妳陪我吃饭,我顺便接妳回家。」
该我结帐,同时还得讲电话,我心不在焉,于是开启反对模式:「我都吃饱了还陪你吃?不如你吃完我再去找你吧?」
依稀记得在心理学上有个名称叫Comfortable Zone,简单来说就是不易犯错的状态,对我来说为反对而反对的反对模式正是我Comfortable Zone,大概是因为平时面对客人都只能当好好小姐反其道培养出来的。
所以我并不是真的不想陪他吃饭,而是下意识拒绝,好比有人提议下班去唱歌吧,我偏要说去看电影,其实哪个都没差。
某人就不愉快了:「孙福福,妳让男朋友独自一人吃饭对得起良心吗?妳不是总说自己温柔婉约,体贴入微?」
我还皮皮的回他:「不过就是随口吹嘘,也值得你拿来把我贬成这样?身为男朋友,你才不合格。」
孟长鸣那个叫骨气:「不陪拉倒,以后妳也别和我一起吃。」
看懂气氛是我的优点之一,通常和狗腿奉承这个优点合併使用,所以我说:「唉呀,陪呀陪呀,你吃大便我都陪。」
孟长鸣:「……孙福福,妳很髒,再跟妳说下去我都没食慾了,到了再打给妳。」
说完他就挂了,我也挂了。周芳丞暧昧的眼神让我头皮发麻,于是我拜託她先替我把惊喜收起来改天再拿给我,就匆匆离开了。

第十三章 Act.04 隔天上班周芳丞拿昨天买的比基尼给我时,我本以为她会藉机问我有关男朋友的事,没想到她眼睛红红,眼圈黑黑,不知道是不是没睡饱没精神。
放饭时也说没胃口要直接去休息室休息。
我觉得奇怪,明天就要出发去垦丁,哪有人前一天看起来那么累的?
我开玩笑问她是不是準备工作太庞大,她口气很冲的回我是不是妳也不想去,我没听过逻辑这么跳跃的一问一答,只知道她心情不好。
问过临柜几个柜哥柜姐都说不知道,可是我看他们表情都像很清楚内情,还各个劝我别理会她,我觉得奇怪,好不容易等到陈建仁来上班,其他人不明说,但以我俩的交情,他要是知道内情肯定会据实以告。
陈建仁一脸为难,还偷看了其他柜的柜哥柜姐,才招手要我过去,和我讲悄悄话。
「前几天玲如去楼下的欧舒丹买护手霜为了要折扣,就和柜姐攀交情聊了起来,作为话题,她提到芳丞以前也在一楼,现在跑到八楼,芳丞不是说因为周年庆化妆品柜的柜姐一个人要背百万的业绩,她觉得压力很大才跑转换跑道来八楼?」
我顺势说:「就算如此,毕竟各柜不同公司,她也是靠自己努力才能来的呀。」
陈宪仁挥挥手:「先不管她努不努力,一楼的柜姐说的是她其实是因为抢了别人的男朋友才待不下去。而且抢的还是同柜同事的男朋友,结果男方又劈腿了,最后分手作结。」
我有点怀疑:「真的吗?我是说如果待不下去,不用等到分手吧?开始交往就可以换工作啦。」
「大概是有男朋友的时候还能因为爱撑下去,没了男朋友还得听别人的冷言冷语特别难受吧。」
我不予置评问:「所以呢。」
「妳最近不是交男朋友吗?大家都认为她要抢妳的男朋友。」
我很惊讶:「我这么低调,你们也看得出来?」
陈建仁对我摆错重点不满:「也不瞧瞧妳走在路上那股範儿,野狗都嗅得出那春味。」
「那我交男朋友和她什么关係?为何说她要抢?」我记得周芳丞没什么机会仔细看过孟长鸣,至少我记忆中没有。
「妳男朋友不是赵品农吗?」陈建仁用大家都看得出来的表情说。
我更惊讶:「这误会还真大,到底是谁传开的?」
「赵品农对妳好到人人眼红啊!妳看过哪个楼管和我们保持妳和他那种良好交情的吗?」陈建仁不准我否认,又说:「欧舒丹的柜姐说她们都知道芳丞是为了追他才找八楼的公司应徵。妳也知道百货这圈子就这么小,工作时间又刁钻,通常要换柜递个履历,吹嘘下自己之前的业绩都很简单,只是为了追男人而换柜,也太夸张。玲如把这件事告诉大家,事情有点闹大,现在大家都不喜欢她,据说原本要跟你们去垦丁的人很多都退出了。」
这么事关重大,怎么都没有人通知我?
我急忙问:「谁不去了?」吶,不是我不关心周芳丞,只是更关心去或不去。
「我想除了妳还不知情,大家应该都不去了吧。」陈建仁因为本来就有班,还是all班,没搭上伙,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
人情冷暖,今天总算见识了。
「那到底还去不去?」我比较想知道这点,不去的话,我就有多出来的假可以陪孟长鸣。
他说他要去东部工作,我可以来个爱相随,去给他换镜头,提行李厢,在旅馆浴缸里撒玫瑰花瓣什么的,多浪漫。
「我怎么会知道。」陈建仁白眼我。
我觉得有必要问问看当事人,趁现在没什么客人可以偷传个简讯,又想到应该还她清白,于是跟陈建仁摊明了说:「我是交了男朋友,但我男朋友真的不是赵品农,大家都误会了。」
「妳跟我说也没用,有本事妳去帮她跟大家解释。」陈建仁倒是不以为然。
解释虽然只是举口之劳,一一解释又显得矫情,别人也不见得买帐,还不如等时间经过,大家自然会淡忘。
下班前周芳丞回了简讯,非常的长,内容文情并茂,大意是求我一定要去,不然民宿退订要扣钱,而且赵品农也要去,所以需要我。
所以说只剩三个人要去。
我看完简讯,可怜兮兮问陈建仁能不能调两天假陪我去,不然三人行太尴尬,他说一天可能还行,两天是爱莫能助。
我很头大,这事到底该不该跟孟长鸣提呢?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2622.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