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氏的心脏忽然漏跳一拍,他慌忙搓了搓擦伤的脸颊,果真不会痛,但是伤口呢”拆野新书《第九号爱丽丝》试读

【♣♣♣】CHAPTER VI. 续‧《盹眠森癒疗所》(b)

♠ ♥ ♣ ♦

茂林完全成了绿影迷宫,系氏只不过慢了类崎等人几秒踏入噩梦,待他好不容易分清楚东南西北,那几个人也老早就跑得不见蹤影。

除此之外更糟的是──

「靠!现在这什么情况!?」系氏一边咆啸,边奔驰在荒草丛生的蓊郁树林中,身后的泥土地面隆起数个丘垤,一路刨挖地底紧追在系氏身后。

若光是些会动的土丘,系氏当然不可能让它们追着跑,冲过去用力赏个几脚,把土丘踩散不就轻鬆摆平了?只可惜事实上,这些高高隆起的土丘比想像中还要来得危险。

土丘忽然炸开,除了尘土碎石飞散,一道褐黄色的物体迅猛地从系氏背后直袭,他惊险地闪开,脚下却被树藤一绊,当场夸张地大字型扑跌在泥地上,脸颊擦出一大片的血痕,捲起袖子的手臂也无法倖免,括出一道道溢出细密红珠的伤痕,血珠被尘土抹开,使得伤口与沙泥全都刺痛地混搅在一块。

刺痒的疼痛覆满系氏整张脸和手臂,但他没时间理会。系氏单手用力撑地、机警地翻过身,以正面迎战敌袭,剩下数发子弹的枪对準一个个从土丘中迸出的乾尸怪物。

那些怪物光看就让人倒胃,就像从千篇一律的老旧恐怖电影跑出来,下半身残缺、以双手爬行的腐尸,半腐蚀的脸部有张大开的黑嘴,嘴里少不了攻击用的利齿。

「这么扯!身体都烂一半了,结果牙齿却还健在,这不科学啊!」系氏边开枪,不忘粗神经的抱怨。

即使子弹所剩无几,面临弹尽援绝的状况,系氏却从没想过要省着用,当下保命不用,那是更待何时?死了之后可惜用吗?

系氏的嘴角扬起狷傲的浅笑,深邃灰眸里的瞳孔瞬间缩成针点状,手指连续扣动板机,随枪声炸响,纵使几发落空,也仍有不幸的乾尸被子弹击中,发出尖锐的悲鸣,瞬间坍垮成一堆普通的碎土。

没被击中的乾尸如同受了杀鸡儆猴的警告,纷忙潜回土里不敢作乱。系氏的最后几发子弹奏效,驱退了那些土里钻出来的噁心怪物。

「呼、哈……总算可以休息一下了。」系氏抹去方才狂奔后冒出的汗水,这才想起他的脸颊和手臂不是才因为大摔一跤而伤得乱七八糟。

他下意识抹了下受伤的脸颊,指尖上抹下鲜红,但奇怪的是怎么一点都感觉不到疼痛,就好像他没受伤似的。系氏翻转了一下手臂查看,没想到手臂那片看似怵目惊心的血痕,抹开后根本不见任何伤口。

系氏的心脏忽然漏跳一拍,他慌忙搓了搓擦伤的脸颊,果真不会痛,但是伤口呢?

“系氏的心脏忽然漏跳一拍,他慌忙搓了搓擦伤的脸颊,果真不会痛,但是伤口呢”拆野新书《第九号爱丽丝》试读

他之前也受了严重的伤势,像是被子弹擦过大腿、从七楼摔下来,虽然隔一天伤就全好了,不过当时他心想那是拜现代医疗科技的神蹟所赐,所以一直没放在心上。但这次不同,他脸上、手上这些伤,可是几分钟前才弄出来的,别说看医生,连涂涂口水的时间都没有,那为什么就这么癒合了?

那些血迹是他确实受过伤的证据,这下怎么也说不通,他的伤到底是用什么方法才复原得这么神速?

找不到答案让他心底怎么也不踏实,虽说这固然是个占了大优势的好能力,但却让系氏开始觉得自己的身体似乎有哪里不对劲。

系氏想要验证看看这能力究竟只是偶然还是真的发生了异变?他盯着自己的手,自问:『要试试看吗?』

但却在这时,从系氏脚边土地的四面八方,倏地隆起土丘将他团团包围,他刚反应过来,其中一个土丘便炸出一只尸怪,残败如枯枝的手看来脆弱易断,但实际上可是一股狠劲的蛮力,扑到系氏的脚边就死扒着他的大腿不放,尖锐的手指扎入肉中。

「嘶!」系氏吃痛地皱眉,火气一上来,抬腿不管三七二十一,拖着脚上的乾尸就猛力扫向一旁的土丘,一击带着乾尸、连同土丘全给踢碎,还不忘胡言乱语怒吼:「吃我豆腐还敢吃这么用力,怜香惜玉懂不懂啊?不懂就给我下地狱去吧!」

乾尸碎散的肢块在地上颤动,系氏原想赏它几发子弹让他安份点,但扣动板机却换来几个落空的乾响,于是他一不做二不休,举脚就朝碎肢补踹了好几下。

惊见同伴一死,土丘里躲藏着的尸怪也不敢轻举妄动,环绕着在系氏周边的地底下窜动,系氏知道若滞留于原地,很容易让自己被那些狡猾的怪物逐步逼进死胡同活活玩死,因此迈开大步再度奔跑起来。

大腿刚开始还感觉到被刺伤的疼痛,但却如系氏所料,那疼痛忍一忍就渐渐地消失不见了。果然,他的身体真的有异状,虽然以目前的情势而言,属于好的那一方。

土丘追击的速度不亚于他,每当系氏稍微鬆懈了些时,那些尸怪就会破土而出,冲上来攻击系氏,好几回让系氏以赤手空拳将那些怪物的头一拳打飞,幸好乾尸们果然如表面上看到的差不多,颈椎这种连接处腐败得脆弱不堪,也幸好他手上的那把空枪可以暂代护拳的武器使用,虽然威力不大,但总比他的拳头来得有杀伤力。

尽全力的奔跑着,又一具乾尸从旁跃起,系氏早已习惯了这套攻击模式,驾轻就熟地转身,藉着迴旋的力道拿枪挥出拳头,哪知节奏快了一拍,就这么一个差池,他的手、连同手上握着的枪,竟不偏不倚地送进了尸怪的嘴里!

尸怪像敏锐的捕鼠器,瞬间咬住系氏自投罗网伸入嘴里的手腕,斑黄朽坏的牙齿深深咬啮系氏整只手腕,他反射性地不停扣下板机,但空了弹夹的枪支理当射不出半发子弹。

想起自己使用的是普通枪枝,让系氏不禁埋怨,要是现在他手上有能力物件的武器就好了,要不然就是像之前偶然在噩梦中捡到的白色纸枪那会更好,要不是上次不小心把那把纸枪弄丢了,不然那真的是把不可多得的得力武器。

『要是还有那把纸枪在,这些土拨鼠乾尸我根本不用放在眼里。』

正这么想的同时,从尸怪的后脑勺突然炸裂出一声巨响!

那是系氏早已听惯了、习以为常,他惯用的枪所发出的枪声,然而却令他登时睁大了错愕的双眼,噤若寒蝉。

那一声枪响划破了系氏被啃咬的急难,却同时也化出了系氏的惊惧,他的子弹早就耗尽了,但是从他手中的枪击射出去的这记枪声,子弹又是从何而来?

咬住他手腕的乾尸碎裂成土块,从系氏的手上崩落,这才让系氏看见了他手中握着的真相──是一把白色的纸枪。

枪身的触感就像是白色图画纸,但却同时拥有金属般的厚实感,整把枪毫无接缝处,无填装子弹的必要,就和系氏的能力物件相同,拥有高攻击力与无限弹药,但这却让系氏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爱丽丝的梦创造了不可思议的国度,那里是她的王国,她是一切的主宰。

不知怎么的,系氏的脑海中忽然闪过这句话。爱丽丝在噩梦中,能够随心所欲地操纵一切,想让时光到流、想让人起死回生,任何爱丽丝所想望的事,都将在噩梦中成真。

明明只是一瞬间浮现的想法,却让系氏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冷颤。他立即停止思考,不在深入去探究那些脑中出现的蛛丝马迹,一切的揣测都只会让他陷入惶恐的牢笼中。

『既然有这么好康的东西,当然不用白不用,想这么多干嘛!』系氏心念一转,举枪就朝剩下的几个隆起的土丘连连开枪,枪声与尸怪的凄号不绝于耳。

子弹打在尘土上扬起迷漫的尘雾,尸怪节节败退,几只侥倖的怪物赶忙钻回地底,系氏朝着土丘持续开枪,直到将泥地都给打出一个坑坑疤疤的深洼才罢休。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2605.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