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系氏带着什么悲壮的表情飞奔离开,留在原地的天生目忽然想起什么似的”拆野新书《第九号爱丽丝》试读

【♣♣♣】CHAPTER IV. 《盹眠森癒疗所》(e)

♠ ♥ ♣ ♦

连续处理了几个噩梦之后,终于结束了今天的工作。

九号已经先行离开,系氏伸了个懒腰回想,类崎今天的表现,不、他最近的表现都比过去来得阴沉许多,不只是阴沉,还心事重重、被殴打出两圈黑轮、熬夜、心不在焉,甚至还对他怒吼发脾气。种种表徵让系氏放不下心,因此决定在类崎下班后偷偷跟蹤他一窥究竟。

『他到底怎么回事,总不会是跟九号学坏了吧?他这样子好像是从复职之后开始的,啊!难道说,他还在气我之前误射他,把他送进医院的事?唉~怎么这么小心眼呢?』

系氏在自己的置物柜前监视正準备离开的类崎的背影,边试着同理,若今天换他被自己的搭档误射而受重伤送进医院,花了一个多月的时间才康复、复职,复职后还被降为没钱赚的见习猎手……想到就一肚子火!

要是真有人敢让他吃这种亏,他绝对会回敬无限量供应的子弹吃到饱大餐给对方。

「啊,怎么觉得越来越对不起类崎了啊。」鬼鬼祟祟躲在墙壁后,露出半颗脑袋偷窥类崎的系氏小声嘀咕,路过的猎手和公司职员们纷纷投以怪异眼光边绕道而行。

「系氏前辈,你在做什么?」沉稳柔和的中性嗓音传来,系氏一回头,就看见许久不见的天生目站在他后方,一脸狐疑地望着他。

「噢,天生目,你已经回来啦。」

「是的,不久前发过短讯给系氏前辈。」

天生目一如往常地谦恭知礼,全身散发大家闺秀的高雅气质。但却仍让系氏感觉到,眼前的天生目与昔日的他有一丁点的不同。过去的天生目温和却充满朝气,但现在的天生目,却彷彿被套上了一层无形的枷锁,沉寂了许多。

系氏立刻就联想到,或许原因是之前天生目被他和九号发现了真实性别的秘密有关。他不喜欢这种消沉的气氛,因此坦言问道:「天生目,呃、之前被我们无意间接穿你是男……」

话还没说完,天生目的手便倏地摀住了系氏的嘴。柔软温热的手心紧贴住系氏呆然半启的嘴,一股女性的芳郁萦绕在鼻间。

9042

啊啊,上次看到的男体天生目,其实是噩梦的一环吧?系氏一瞬间笃定地这么认为。

「嘘,系氏前辈,这件事请你帮我保密,无论如何都不要再提起。」天生目一手摀着系氏的嘴,一手在唇边竖着食指比出禁声的手势。

被压在那葱白食指下的水嫩双唇,就像是拍电视广告一样,闪动勾人的晶莹光泽。

「系氏前辈?」

天生目在系氏眼前摆了摆手,这才让盯着对方嘴唇的系氏猛然回过神:「咦、呃、嗄?喔喔,我知道,我不会说嘴唇是男的……等等、不对,我在说什么啊!」发觉自己说错话,这下让系氏更慌张。

天生目看惊慌失措的系氏,明明在噩梦里时从不曾因惧怕而慌了阵脚,是个呼风唤雨的强势帽匠,现在却像个被戏弄的纯情少年一样。

「噗呵、系氏前辈,才一阵子没见到你,怎么好像变幼稚了。」不知道系氏真实年龄的天生目调笑道。

「变幼稚?你说我?真的假的,没这回事吧。」系氏相当讶异,过去他谎报年龄横行猎手界,虽然常被人亏说长相童颜,但却没有人会说他「感觉」幼稚。

具修德烈社长所言,他虽然尚未成年,但当背负起猎手的职责时,便与普通猎手无异。说得直白一点,就是连修德烈也认同系氏担任猎手时,丝毫不输成年人的可靠气概,因此才愿意包庇系氏,承担他其实是个未成年猎手的风险。

见系氏这么惊讶地否认,天生目也赶紧不好意思地摇摇头收回自己所说的话,并转移话题问:「对了,系氏前辈,你还没说你站在这里做什么?你刚刚的动作像是偷窥狂一样,吓到好多路人。」

「谁敢说我是偷窥狂,我是在盯紧类崎那家伙……咦!人呢?」这才想到他刚刚还全神贯注监视类崎的一举一动,中途分神和天生目打个招呼,那小子的人影就从公司里消失了。

「类崎先生吗?会不是会是已经下班离开了呢。」类崎这个名字天生目时有所闻,那是与系氏搭档时间最久的白兔,天生目过去还曾因此几度羡慕类崎。

「大概吧。那家伙最近怪怪的,脸被打成熊猫眼,又时常心不在焉,之前不知从哪借胆来兇我,到现在我都还搞不清楚状况。」

「哈哈……」天生目苦笑了下,怎么听起来类崎完全被系氏的狷狂压得死死的。

系氏自顾自地推判:「我记得他以前好像混得很兇,尽认识些不伦不类的家伙,昨晚才被寻仇什么的。那家伙现在虽然被降级成见习猎手,但好歹也是我的白兔之一,为了预防他半夜又被人寻仇打残影响工作,我必须要先去好好『了解』一下。」系氏扳折手指,让指节发出清脆的响声,嗜战的灰瞳神采奕奕,看起来根本是乐在其中。

「系氏前辈对搭档真的很好呢。」看着总是能为同伴豁出去的系氏,天生目就藏不住语调中的羡慕。

系氏听了后笑道:「不然怎么会叫搭档。我和天生目你搭档时,对你也不差吧?」

「当然,我铭记在心。」天生目温婉地回以微笑,但他突然收起了笑容,悄声道:「系氏前辈你如今还愿意和我说话、没有觉得我噁心而避开我,这一点我也感激地铭记在心。」

「喂、喂,别说这种话,觉得天生目你很噁心什么的,你觉得我看起来像是有吗?」

天生目顿了下,苦笑着摇摇头:「不,没有。」

「就是说啊,我夸你漂亮都来不及了。啊,不过不要再用连续技攻击人了,也不要觉得把人敲昏可以让对方失忆,你上次那个力道大得简直是要让我失智一样。」

「呵呵。」天生目掩着嘴浅笑,略带羞怯地说道:「系氏前辈,刚才说你变得幼稚真是不好意思,也谢谢你……说我漂亮。」

漆黑的髮鬓垂落在巧笑倩兮的天生目侧脸庞,与白皙无暇的肌肤形成妖豔的对比,再次让系氏一时望着出神。

「啊、嗯,因为真的很漂亮……不不不对,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我要去追上类崎,天生目我们下次再聊吧!」系氏彷彿大梦初醒般、顿时回过神,猛捏了自己脸颊一把,像是要脸上的癡态给扯下来似的。

「是,那么系氏前辈路上请小心。」天生目朝落荒而逃的系氏微微躬身,并奉上柔和的微笑。

……糟糕,那腼腆的笑容真的很可爱。『给我振作点,天生目是男人啊啊啊!』系氏在心底吶喊,并挫败悲愤地逃离现场。

见系氏带着什么悲壮的表情飞奔离开,留在原地的天生目忽然想起什么似的,掏了掏口袋,拿出了一条垂着小颗玉石的吊饰。

「糟了,没来得及把这个交给系氏前辈,下次一定得记得才行。」天生目将吊饰紧紧的握在手中,郑重地提醒自己。

⚠ 本文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网文在线立场。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