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氏的注意力终于转到了类崎身上,类崎总觉得有股心酸,他的双眼顶着两圈黑轮”拆野新书《第九号爱丽丝》试读

【♣♣♣】CHAPTER IV. 《盹眠森癒疗所》(c)

一大清早在公司里集合后,类崎就感觉到空气中瀰漫着浓浓的火药味,他很清楚火药味的源头从何而来,理所当然是眼前的两名帽匠白兔搭档。

九号脸上带着马脸面具,根本无从判读他的表情,反而横眉竖目的系氏满脸怒容表露无遗,刻意把九号当空气、处处无视他。只可惜无视人向来是九号的长项而不是系氏的,不时偷瞄对方、狠瞪对方,十足在意对方一举一动的系氏,要想学无视人那套,看来是学得一蹋糊涂。

『系氏他到底在干嘛啊?』类崎过去就知道系氏的个性,有时真有种不符合他年龄层的幼稚,这种和人吵了架又在意对方反应的心态,未免也太像小孩子了。

「类崎,给我解释一下你的脸是怎么回事啊!」

9041

系氏的注意力终于转到了类崎身上,类崎总觉得有股心酸,他的双眼顶着两圈黑轮,从一踏出家门开始,就受到纷至沓来的指指点点,但系氏竟然都已经在他面前多久了还没发现。

两圈黑轮当然完全比不上九号的一头马脸来得吸睛,『算了……』类崎也自我放弃地认了。

昨夜他们离开噩梦之后,已经是凌晨左右,葛楚是个学生,见时间已经不早,抛下类崎便逃离现场。而双眼都被拳头抡中挂彩的类崎,原本以为外表年少的半蝶也会和葛楚一样马上离去,因此自认倒楣,打算一路摸索到附近的医院急诊去,没想到半蝶却上前搀扶他,陪着他到了医院里救治。

说好听是救治,说难听一点,也只不过是从护士那里接来两块冰敷袋,一左一右一副蠢样地贴在双眼上,贴了半小时后去领包止痛药就被打发走了。

其实这间彆脚的小医院,是类崎从当个街边的小混混时开始,就特定光顾的医院。这间医院的医疗设备和态度虽然远不及A‧H公司旗下的专属医院,但是那股毫不在乎、毫不干涉病患的氛围,正是类崎以及聚集在里头的不良分子所需要的。

不会与彼此有过多的牵连,一如往常地被人们的目光所忽视,类崎相当地习惯。

冰敷到头都痛了,拿下冰敷袋时,引来了周围一阵讪笑,类崎看见倒映在附近玻璃窗上的自己,看见那两圈大黑轮,也忍不住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哈哈,这脸看起来好贱、蠢死了!』三秒后意识到那是他自己的脸时,笑容也同时从类崎脸上瓦解,换上一脸羞耻。

而半蝶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悄悄地不告而别,类崎除了眼睛上的两圈熊猫眼之外,身体其他部位倒没什么大碍,所以其实也不需要人陪。

虽然是个跟蹤狂,不过看上去年纪相当轻,好歹也是个学生吧?当时已经接近学生该起床的时间,也难怪那两个孩子会匆匆离去。

见类崎没反应,系氏凑到他面前困惑地唤道:「类崎?」

类崎从昨天开始就不太对劲,怪里怪气地沉默,要不然就是顶嘴和他吵架,现在脸上又挂着两圈贱狗式黑轮,不问个清楚实在让系氏难以放心。

「没事啦,昨天……遇到了以前的仇人,在街上和对方大打出手,就变成这样了。」类崎当然不可能对系氏解释真正的原因。要是被系氏知道自己因为无聊的理由而从事非法猎手的任务,不知道会先被嘲笑,还是会先被痛殴一顿?

「哦~原来是这种理由啊。昨天才跟你闹僵了,害我一直在犹豫该不该光明正大的笑你。」

「……是喔。」

「喂、喂,你是类崎吗?你这时候应该要吐槽我吧?说『原来你有注意到吗!不对,该说你真正该犹豫的不是可不可以光明正大笑我,而是犹豫该不该嘲笑一个伤患吧?』,昔日的吐槽役到哪里去了?」系氏搭上类崎的肩,晃了晃他,但类崎却无精打采地苦笑了几下推开系氏。

这下让系氏不免尴尬,类崎果然有异。

『看来用问的大概是问不出个所以然,得要换个方法才行,比如说……跟蹤!』系氏眼底角过精光,打定好了主意。

今天早上接到的第一个任务,是来到地方图书馆,来调查一件遗失的馆藏。

照理说馆藏丢失和爱丽丝猎手的工作应是八竿子擦不上半点关係,但实际上,问题就出在遗失的馆藏,那是被蛀书虫侵蚀过的书本。

每当蛀书虫进入了书中,创造噩梦、并被猎手解决之后,书本会恢复原貌,但有时也会出现例外,书本中的文字或图像,将会因为蛀书虫操纵而出现些微改变。

书本的异变被特殊癖好的收藏家当作是独一无二的珍宝,不过单纯基于人类的忌讳与迷信,被侵入过的书本,通常会被视为不祥之物,不再被人阅读;人工智慧的毛虫系统同时也指示必须留下被侵蚀的书本,以作为资讯数据的保存。因此最后人们达成共识,决定将书本交由当地的图书馆收入禁书室保存。

被蛀书虫侵蚀过的书本不见了,责任归属虽然属于图书馆本身,不过毕竟是与爱丽丝曾经扯上关係的物件,因此图书馆仍可以申请猎手前来处理。

听来就像是私家侦探,说直白一点,根本就是打杂抓小偷,不过很可惜地,这条工作项目确实被划分在猎手的工作中。

除了抓偷书贼、非法猎手,还有许多五花八门、与狩猎爱丽丝完全不相干的工作项目。系氏最就是讨厌这类工作,没有赏金可以领,却又推都推不掉。谁叫猎手平日所领的高额赏金全是由联邦政府支出,因此偶尔被下令去做些没钱赚的打杂事项,也算物尽其用。

「好啦,那么现在是什么情况?类崎。」

被图书馆员带入狭窄阴暗的禁书室后,系氏刻意将问题投给身为白兔的类崎,而非正牌搭档的九号。

类崎一阵尴尬无语,首先是他根本还没进入状况,二来在两人面前身为见习猎手的他,哪来的胆量和资格敢跟九号抢工作?

「这间禁书室疏于编载数据资料,因此必须手动核对出遗失的书籍做确认。」说话声从马脸面具下传来,九号的那颗马头面朝手中的通讯器萤幕,继续说道:「手写的文字记录影本我已经寄给你们,拿到之后可以开始核对。」

九号话一说完,类崎和系氏的通讯器同时响起收到讯息的提示音,他们两人掏出通讯器,果真有一份密密麻麻写着书名的纸张影本。

不得不配服九号的效率,系氏和类崎一脸呆傻地惊叹,不过系氏立刻回神,倔强地哼了声。

『该死,这家伙真的超有效率……』系氏忿恨不甘地怨道,要是能和九号好好地当一回搭档,一定是非常痛快的事吧?

九号对配合自己的搭档的节奏相当拿手,既不抢帽匠的锋头,同时又能适时给予支援,对冲动派的系氏来说,理性又善于思考谋略的九号刚好补足了他的缺失。所以要是可以的话,他也想和九号好好相处啊,但这个怪胎的脾气实在乖戾又扭曲,一会对人好、一会又把人当空气,让系氏完全摸不着头绪。

『问他他也绝对不会说吧?』他又偷瞄了一眼九号,对方正埋首于资料萤幕中,不知道这回又是在彙整什么资料。这画面说来就让系氏奇怪,他和类崎搭档时,为什么从没见过类崎这么忙录?

⚠ 本文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网文在线立场。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