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楚发现了布利诺的反应,立刻提振起自己的精神,她相信布利诺”拆野新书《第九号爱丽丝》试读

【♣♣♣】CHAPTER IV. 《盹眠森癒疗所》(a)

那是一座令万物沉睡的森林,举凡踏入的入侵者,都会陷入安详的沉眠。万籁如摇篮曲般,轻柔、慵懒,带着迷惑的旋律。

「快一点!」女孩全速奔跑,并不时回头惊惶地催促,拉在她身后带着眼镜的男孩早已跑得上气不接下气,远不及女孩的体力。

「葛楚……我不行了,我、我再也跑不动了!」男孩以落魄的哭腔喊回去,双膝像是应和他一般,同时无力虚软地跪倒。

「但是怪物就要追上来了,布利诺你快给我起来。」女孩的脚步放慢,但没有鬆开抓着男孩的手,执意拖行男孩。

两人身后的树丛受到拨动而发出摩擦声,急促的脚步声紧追在后,而且越来越接近。

「快起来,布利诺。」葛楚用力一扯男孩的手,她以为这么做,就能让赖在地上的颓丧男孩重新振作,可惜恰巧相反,布利诺被葛楚一扯,整个人往前扑倒在泥地上。

身体与冰冷湿软的土地接触时,突然有种被温柔包覆的感觉,恍恍惚惚地,微凉的温度瞬间吸取了人的动力,想就这么趴在地上,缓缓闭上双眼……

「布利诺,给我醒醒!」女孩大吼道。

自从踏入这片森林──这个「噩梦」之中开始,就一直感到睏意缠身,现在看见自己的同伴几乎要陷入沉睡的模样,就知道那绝对不是她的错觉,一切都是噩梦搞的鬼。

她没有放弃唤醒男孩,蹲下来用力地摇晃对方:「布利诺,快起来,要是真的睡下去一切就玩完了。」葛楚一边喊,却感觉到自己也被倦怠的睡意掳去,意识越来越迷茫。

这不是他们所要的,他们进入噩梦并不是为了死在噩梦里。

9038

「你光是在这里睡着,也解决不了噩梦。你不是说不想再念书、不想按照你爸妈的意思去当医生,你不是说你想成为猎手吗?」

布利诺总算是有点反应,但他的眼皮沉重得睁不开,只能以手指抓紧葛楚的衣袖,表达自己的意识尚存。

葛楚发现了布利诺的反应,立刻提振起自己的精神,她相信布利诺一定还没有放弃。就像昔日在班上那名文静却聪明的男孩──她所仰慕的对象。

知道离叫醒布利诺只差一点了,葛楚更加用力地摇晃道:

「布利诺、快醒来吧,布利诺……呀!」葛楚呼喊到一半,那只穷追在他们俩身后的怪物却已经冲出层层叶丛、追到眼前,偌大的身躯阻挡透入林中的金黄色阳光。

那是一只高大、以双足站立的鹿角巨兽。牠的正面胸口布满青苔、背上覆着大片黑鳞,颈项高耸,但在拔高的脖子之上,却长着一张人脸。

那张人脸泛绿,灰白的眼珠子朝下,直盯着下方的两人却没有攻击举动,追上了两人后,也只是静静地观察罢了。

葛楚向来大胆,她和布利诺不一样,是个体能优秀,比起动脑,更擅长动手的勇武女孩。她以跪姿缓慢地爬上前几步,阻隔在瑟瑟发抖的布利诺和怪物之间,而男孩同时也清醒了许多,瞠着惧怕的双眼,隔着葛楚的背影望向怪物。

鹿角怪物注视着两人,迟迟没有动静。过了半晌,阻挡在前的葛楚不禁鬆懈,轻声问:

「他好像不会攻击我们?」

布利诺也稍微点头,但仍放不下心,神情紧张地盯着鹿角怪物。然而一看见布利诺点头后,葛楚便马上满怀信任地安心下来,不擅长脑袋思考的她,一举一动全都託付给聪明优秀的布利诺。

却在葛楚鬆懈的瞬间,怪物猛地扑了上来!从那张人脸上发出吼声,葛楚也吓得惊叫,身体却惊惧得一动也不动。

此时却唯有布利诺反应过来,他蹬起身、撞开面前的葛楚,鹿角怪物当场扑了个空,直接冲向葛楚身后的布利诺。

怪物脸上的人嘴顿时大张,彷彿脱臼开来的下颚,令嘴角咧开至耳鬓,大得足以塞下一整颗人头。

牠一口咬上男孩的肩膀,咬碎肩胛骨对怪物而言,就像是吃饼乾一样容易。从怪物口中传来喀哩喀哩的脆响,布利诺也发出惨绝人寰的尖叫,葛楚回过神,马上冲过去奋力地搥打怪物覆满黑鳞的背部。

『咚!咚!咚!』彷彿打鼓的声音搥落在怪物的背上,葛楚边咆吼:「快滚开、给我滚开啊!」

她必须说,那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使尽了全力、使出致人于死地的力气殴打某个对象。然而雨点般落下的拳头,即使已经卯足了全劲,却不见半点效果。鹿角怪物仍压在布利诺的身上,但咬啮的动作却骤然停止。

葛楚在惊吓之余,完全忘了背包里有把尖刀,若是十分钟之前,他们甚至还有把老旧的警用葛洛克(Glock)手枪,但却因为年少的两人完全不懂开枪方法,在自动手枪的连击设定下,瞬间便耗尽了十八发子弹,最后因为后座力麻痺了双臂,就连枪也丢失在草丛中。

她的拳头对怪物根本不痛不痒,因此她抽出军刀,朝怪物鳞甲的间隙用力一刺,鹿角怪物痛得仰天长啸,毛茸茸的大手一挥,一掌便将葛楚给击飞,就连葛楚背包里的道具也都散落满地。

葛楚撞上不远处的树干头晕目眩,但是比起晕眩,更严重的竟是侵蚀意识的睏倦,她就和刚才的布利诺情况相同,彷彿吊了铅块的眼皮沉重得令她无法好好睁开眼,多么渴望能够闭上双眼沉睡,即使睡上一秒也好。

「啊、啊啊……呃啊啊啊、好痛!住手、快走开啊啊!」

从怪物的方向传来布利诺凄厉的惨叫声,这声音唤回葛楚飘远的知觉,她握紧拳头,指节发出像是卡榫般的响声,一拳抡往自己的脸上。

直击自己鼻樑的瞬间,呼吸嘎然受阻,让她痛苦得清醒过来,立刻爬起身朝怪物和布利诺的方向奔去。

那把军刀还插在怪物的背上,葛楚打算将它拔起,这次一刀朝怪物的眼睛刺入,就算是再兇残的怪物,眼皮上也不可能会有鳞甲保护,而且那是最接近脑部的位置,因此绝对是任何生物的致命点。

⚠ 本文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网文在线立场。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